科技四巨頭擁有未來願景嗎?

Do the U.S.'s Big Four Tech Companies Have a Vision for the Future?
馬克.強森 Mark W. Johnson
瀏覽人數:1085
蘋果、亞馬遜、Google與臉書,號稱美國科技四巨頭,對全世界的各個層面也有深遠影響。四巨頭於7月29日出席公開聽證會,接受美國反壟斷法的調查。但除了追究他們關於企業壟斷的責任,我們更應該關心,四巨頭擁有龐大的資源與影響力,在無限擴張追逐利潤之外,是否都有遠大的遠景,要為所有人擘畫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7月29日,美國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長達一年的反壟斷調查,以公開質問四大科技公司領導人作終,他們包括蘋果(Apple)的提姆.庫克(Tim Cook)、臉書(Facebook)的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Google的桑達.皮柴(Sundar Pichai)與亞馬遜(Amazon)的傑夫.貝佐夫(Jeff Bezos)。這些執行長因為公司被指控握有壟斷力量、進行不公平的貿易行為,而接受盤問,但我希望至少有一位委員會成員,督促他們答覆另一系列不同(但密切相關)的議題:我想聽這些領導人說明他們公司未來十年發展的願景(如果他們沒分拆的話),以及為何美國人無論如何都該關心他們會發生什麼事。

我指的願景,並非願景宣言,像是成為業界「最優秀」、「最大型」或「最創新」的公司這類老掉牙承諾。這些公司全都在廣告、公關與遊說上花費了數百萬美元;我當然知道他們希望自己的品牌傳達出什麼訊息與感受。我真正想聽的是,他們實際上認為,他們的公司在未來幾年可以如何改善人們的生活,說明得愈具體愈好。在最理想的未來中,為何人們該慶幸有這些公司存在?

我對這一點的興趣不只是出於無聊的好奇心。我身為企業策略專家,曾花費數十年協助公司制定長期願景與計畫,以成功度過破壞事件。但我從未研究過像我們今日面臨的那種未來,有極高的可能會發生破壞。由於新冠疫情大流行造成的經濟餘波、氣候變遷、美國高度兩極化的政治,以及我們這種贏者全拿式的資本主義,因此我們的體系,正面臨自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生存威脅。

直到之前不久,大多數美國人仍認為我們的自由企業體系,是世上最有效率、最有生產力的系統,而臉書、亞馬遜、Google、蘋果,是這一點的最佳體現。二十年前,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依據他對家用電腦的願景,以及接下來十年行動裝置的興起,而制定了數位中樞策略,將蘋果公司從利基型電腦製造商,轉型成一家在各方面都是世上最有價值的公司,徹底改變了我們工作與娛樂的方式。亞馬遜一直以來都運用本身的規模,幫助小型企業接觸到數百萬名顧客。Google承諾我們不會為惡,並將整個世界的資訊帶到我們的指尖下;臉書計畫讓世界變得更緊密,而從很多種層面來看,它辦到了。

大多數人相信,隨著這些公司成長,整個經濟大餅也跟著擴大,商機廣布。但過去幾年中,這四家公司都在追求擴大規模的過程中,失去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善意。美國人曾頌揚這四家公司創造與建設的動力銳不可擋,但現在,許多人目睹他們持續邁向完全支配市場,甚至偶爾會看到反烏托邦、反競爭的勢力。亞馬遜掌握三分之一的雲端業務、44%的電子商務,以及驚人的70%智慧型音箱市場。Google掌握超過90%的搜尋業務。臉書已成為政治假新聞流通的管道,而蘋果是炫耀性消費與凶狠地保護品牌的象徵。正當成千上萬的小型企業,以及規模比小型稍大的企業,因為疫情爆發而面臨破產,這四家公司仍持續茁壯成長。

在未來十年中,他們是否會持續不懈地追逐利潤,或者,他們會以先進科技、新應用、較低的價格、更高的生產力與更高的潛力等形式,為世界帶來大量新價值,而這些新價值之多,足以使世界各地的人們都認為自己的生活改善了?他們是否能共同減輕我們社會中最迫切的問題?或者,他們只會繼續只為了成長而追求成長?

蘋果、Google、亞馬遜與臉書的估值,總計約5.5兆美元,而他們的領導人,名列全世界最富有人士之林。他們都不需要更多財富,美國卻亟需他們能集結的所有資源、人才、聰明才智與現金;假使以企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發表《企業目的宣言》(Statement on the Purpose of a Corporation)中的話來說,他們肩負的任務,不只是服務公司的高階主管與投資人,還包括全部的利害關係人:他們的顧客、員工與供應商,以及他們運作所在的國家與社區。

沒有人能預測未來,但卓越企業的領導人可以透過一些抉擇與投資,來改善未來,包括他們在本身的核心事業或看似不可能實現的冒險計畫中,所做的抉擇和投資。他們可以利用自身的大量資源,投資創造一個比我們今日生活的世界更永續、更公平,以及更健康的世界。這麼做並非癡人說夢的構想,而是符合他們自身利益的行為。西門子(Siemens)、聯合利華(Unilever)與騰訊(Tencent)這些極為不同的公司,都已在近幾年證明,企業的抱負愈目的導向、對社會愈負責,員工就愈受到啟發和激勵,因而締造更重大的成果。

成長的重點不僅在於規模;價值的重點也不僅在於金錢。組織還能做許多事,來確保後續世代有更好的未來,而且組織必須持續改變、革新和增進本身的能力和注重的焦點。無論他們的領導人是企業創辦人,像貝佐斯與祖克伯,或是專業經理人,像庫克與皮柴,都必須採取更長遠的觀點,而不只關注下一季的盈餘報表,並設立具體到足以掌握、又大膽到足以啟發人心的目標。傑夫.貝佐斯大約在一年前曾發表演說,分享他的遠大願景,要設立足以容納多達一兆人口的太空殖民地。這並非我們這裡討論的重點。試著想像:亞馬遜運用科技與物流能力,來減少我們目前所居住星球上的匱乏問題;蘋果研發出穿戴式醫療科技,能明顯改善健康的結果;臉書協助人們彌合彼此的差異,而不是製造認知與意識形態的同溫層泡泡;Google能達成它聲稱要將世界知識普及化的目標。他們是否能將那些含糊的抱負,化為能執行、能達成的策略?

蘋果、亞馬遜、臉書與Google的未來仍不明確。他們的領導人是否有願景,要為我們所有人設想一個更好的世界,是否擁有必要的意志和資源,願意根據那樣的未來而從現在開始努力,以實現那個未來?或者,他們很滿足於只是從現有地盤向外擴張,並伺機增加產品與服務來保護既有優勢?我希望他們的願景宏大、無畏,而且可以實現。因為無論是由他們或其他人去完成那樣的願景,我們都很需要更強的希望。

(游樂融譯)



馬克.強森 Mark W. Johnson

策略顧問公司創見(Innosight)共同創辦人與資深合夥人,著有《從未來領導》(Lead from the Future)。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