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NSOR CONTENT

跨域 X 創異,為學術注入活水,發揮關鍵影響力

瀏覽人數:2262
圖/《臺大管理論叢》總編輯林修葳教授(左)、《管理學報》總編輯黃家齊教授(右)。

知識就是競爭力。在知識經濟時代,學術研究是國家生存命脈,如何持續不斷的創造並利用新知識,不僅成為現代企業管理的重要課題,也是國家未來的競爭力所在。身為台灣重量級的管理研究期刊,《臺大管理論叢》總編輯林修葳教授、《管理學報》總編輯黃家齊教授透過一場精采的對話,分享這10年來臺灣管理學界的變與不變。

林修葳:管理,朝「跨域X創異」的多元化發展

長期以來,台灣的管理學術受美國的影響很大,能在美國好期刊發表的學者會較受肯定。在美國紐約大學念MBA,又在史丹福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林修葳十分了解A級以上期刊的影響力,它們顯著影響國內期刊的格式、議題與方向。而這10年來,他認為台灣的管理學者的研究知能已接軌國際,尤其在全球化和多元化的管理趨勢下,國內學界在包括數位工具、市場分析、大數據使用等,和實務界相互激盪而產生創新。學術議題形成本是需要多讀論文、多見聞、多思考,研究題目宜創新,取材可多元,思考不設限;這幾年學術圈也積極跨領域,和電資學院、醫療體系等對話。未來,細膩營造的創新平台會更多。「條條大路皆通往創新」,我們對學術人的期許是大膽的假設,但應關注於眾人在意的課題,當然,還得嚴謹求證。

圖/《臺大管理論叢》總編輯林修葳教授。

黃家齊:引導台灣學術研究產生質變的關鍵

在台灣,引導學術方向的重要關鍵,首推科技部。《管理學報》總編輯,同時也是政大商學院副院長的黃家齊教授指出,從2000年建立TSSCI指標,晚近又加進國際評比的指標,甚至學校的排名等,對國內的學術研究有著關鍵的影響。

以前論文的發表是量重於質,但現在則是質重於量,大家更在意論文是否發表在頂級的A級、A+級期刊,論文的引用數量有多少。這不僅是評比標準,也代表文章的影響力。注重研究品質而非數量,這對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助益很大;尤其是國際評比,「這對台灣學術的競爭力是好的」,黃家齊強調。

國外「學術強權」V.S台灣「少米之炊」

黃家齊以2007年在美國費城舉辦,在管理學界最具代表性的AOM年會為例,當時台灣的論文數量排名全球第4,僅次於美國、加拿大、英國,「這代表台灣的學術研究能量是充足的」;即便這幾年澳洲、中國大陸、南韓,甚至越南的論文著作量不斷提升,台灣仍維持在前四分之一強。但跟美國這樣的「學術強權」比起來,落差還是很大,經費資源是主因。

圖/《管理學報》總編輯黃家齊教授。

在台灣,最重要的研究經費來源就是科技部,且研究計畫自由度相對比較高。美國則不論是州立、私立大學,來自聯邦政府的經費挹注相當充裕,而且研究經費來源比較多元。林修葳以美國管理學院助理教授起薪為例,年薪26萬美元都不足為奇。他希望台灣學術界不要自外於實務需求,好論文還是需要與商業課題攸關(Relevant),取材也不該自我設限。雖被期許要做「少米之炊」,還是該盤點資源,掌握機會。兩位總編還是樂觀以待。

從論文發表量減少看背後的隱憂

兩位也觀察到論文整體發表量下滑。這幾年頂尖期刊的文章持續向上走,代表學術界的研究能量正不斷提升;但發表數量持平或下滑,則跟台灣學術環境結構問題有關。博士生數量下降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則是教育部的多元升等,以及回歸技職等政策,導致老師投入研究的動機降低。

從總量上來看,或許個別專業期刊數量下降,但頂尖綜合期刊要求的向來都是質而非量,刊登率更僅有20-25%!林修葳補充,台灣期刊的競爭對手,很多是國外期刊,而國內不少學校評定升等論文時比較看重國外期刊。身為總編,他們期許以平台的角色,開拓課題,吸引更多好文章,同時也向學校呈現國內期刊的優點—能更專注在對國人有意義的議題上。像前幾年因應大數據、數位時代到來,就有期刊透過平台長期徵稿,成為引領學界的一股力量。

從量化到質化,讓學界與業界接軌

量化研究向來都是學界主流,但近年來全球都有質化研究與量化並駕齊驅的趨勢。有些論文獎的評選,像「聯電經營管理論文獎」得主中,質化研究比例越來越高。量化、質化本來就各擅勝場,而質化更是從實務現象中梳理出具有洞見的理論,相較以驗證為主的量化研究,讓實務界更有感。

不過,要讓學術走出象牙塔,除了「文以載道」外,怎樣讓說出來話人家聽得懂也日益重要,至少摘要跟序言要可溝通;期刊的態度也一樣,把論文的價值,最終的可用性,作為考量重點。至於如何把深奧的論文轉譯成一般科普文,則需透過分工,這也是國外常見的做法,值得台灣借鏡。



本篇文章主題知識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