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崛起於危機之中

崛起於危機之中

2020年7月號

工作之外,還剩下什麼?

Do You Have a Life Outside of Work?
羅伯.克羅斯 Rob Cross
瀏覽人數:9310
  • "工作之外,還剩下什麼?"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工作之外,還剩下什麼?〉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工作之外,還剩下什麼?〉PDF檔
    下載點數 10
我們以為埋頭辛勤工作,才是照顧好家庭的不二法門,卻落入精疲力竭、喪失人際關係的窘境。其實在工作之餘,培養與其他團體的良性社交關係,擁有多面向的豐富生活,才能以更理想的方法,經營家庭與人生。

「我的出差取消,莫名多出一段空閒時間。我在某個美好的夏日回家,將車子停進車道的時候,發現家人各自在不同地方做自己的事,而我既沒有可聯絡的朋友,過去的嗜好也沒持續下去。我在車裡坐了一個多小時,想弄清楚自己是怎麼淪落至此。」

這段話出自一位風光的軟體公司高階主管,他說的內容所反映的模式,我曾在數百名我合作過的成功高階主管身上看到過。他們大學畢業時興趣廣泛、朋友眾多,之後選擇能贏取最多金錢、地位,有時還包括影響力的職涯。工作量很快增加到一天工作12小時以上,通勤與出差減少了運動頻率、社交活動,而他們的世界,範圍大致縮小到工作與少數幾位特別的朋友。之後他們買房子與成家,進一步限制了社交互動,而且財務壓力變大,導致工作又變得更重要。

此時,這些高階主管會加倍努力,搬到更大的房子、更好的社區,或者搬進一個學區,感覺好像一位優秀的「供養人」,自然要額外提供這些給家庭。有時候,他們會升級兩次。不管怎麼說,這一步會導致他們陷入回音室(echo chamber;編按:意指局限在與自己想法類似的人在一起),沒有時間與朋友相處(有時對家人也是如此),工作成為他們全部重心,這樣的情形持續達五年至八年。原本有一些團體和活動,能協助他們面對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壓力,但他們會與最後一些這類團體和活動脫節。如果這些活動需要技能,像是與一群人打網球或慢跑,他們就幾乎無法跟上那些持之以恆的成員。

他們如果夠幸運,就會跟我的矽谷朋友一樣,在某個頓悟時刻清醒。很多人卻沒有,最後身心俱疲、離婚與深陷危機。

工作與生活兼得的祕訣

我的同事與我已研究這些人二十幾年,我們注意到,有一群特別的人不會落入這種惡性循環。這些人在他們的組織中績效頂尖,在衡量幸福的指標上也得到高分。所以,我們花許多時間,找出是什麼讓他們能管理成功的職涯,同時又能經營那些會創造幸福的重要社交活動。

我們發現,他們在工作之餘,幾乎都有培養和維持與二、三或四個團體的真誠關係:運動鍛鍊、志工工作、公民或宗教社群,以及像讀書會或晚餐會的社交同好會。相反地,正處於第二或有時是第三段婚姻、不健康狀況已陷入危機的人,或是有小孩但只是容忍他們存在的人,生活幾乎往往都只剩一個面向:工作。工作成就變成他們人生成就的唯一重心,而且慢慢讓他們脫離所有這類團體與活動。

他們是怎麼落到這個地步的?其實,是求好心切的初衷。有一種很吸引人的方法,可以合理化你選擇只專注在工作,那就是從供養人的角度審視人生:我們是為了家庭犧牲。這並不是說家庭是差勁的選擇。正好相反,家庭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支柱。如果我們保持其他社交聯繫,就能以更理想的方式供養家庭,但如果我們只為了家庭而工作,讓工作成為我們的重心,其實就無法辦到。矛盾的是,只致力透過工作來供養家人,會剝奪我們的幸福,並讓我們變得脆弱。

扭轉人生的三點構想

你也許覺得,自己已變成這種生活只有單一面向的人,既不健康又脆弱,特別是當今有許多人都在更深入思考意義與目的之際。你可以改變路線,重新建立一些活動與社交連結,以改善你的人生,還有你所愛的人的人生。

首先,讓我提供三點構想。

1. 只要改變一種活動,就能創造多種會激發目的感的互動

我們生活中的目的感,是由工作上與工作外的互動所建構。對很多人來說,工作是正當合理的目的來源,但我們感受到目的與意義的方式,有50%或以上是經由周遭的各種人際關係而感受到。目的不只存在於工作的本質中,也存在於工作周遭的各種網絡。有些組織從事高尚的工作,像是治療疾病、拯救孩童生命、教育,在那些組織裡工作的人,有可能是最不幸福的人;而有些從事看似單調乏味工作的人,卻可能感受到強烈的目的感。工作與生活中的連結關係,都能創造目的感。以下的工作連結,可以創造目的:

領導人與組織文化:為振奮人心的領導人或願景工作,或身處的文化是在做正確的事,並關心同事的成就。

同儕 :共同創造有意義的未來,與有相似價值觀的人真誠互動。

團隊與導師 :創造能讓同儕、隊友與學員蓬勃發展的環境,像是幫助他人、見證成長,分享你的學習成果、坦承與展現脆弱。

顧客與利害關係人 :顧客認可你的產出,例如治癒人們的科學方法,或是改善人們生活的產品。

以下的生活連結能創造目的:

精神 :以宗教、音樂、藝術、詩文與生命美學的其他領域為核心,以進行互動,這些領域能拓寬工作的視野。

公民與志工 :為有意義的團體出力,這種付出可為你的健康福祉帶來好處,那就是讓你接觸到各式各樣志趣相投的人。

朋友與社群 :透過群體活動建立與他人的連結:運動愛好者、讀書會或晚餐會、經營與小孩家長的關係。

家庭 :照顧家人,示範展現寶貴的行為,以及透過與大家庭互動以維持身分認同。

這些做法的目標並非要你一下子就改變生活,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剛開始時,我們只需要改變一項活動。哪一項?用以下這項練習來選擇。

仔細思考下方表格〈創造目的的連結〉。目前讓你感受到最多目的感的領域可得到100分。沒有得到100分的領域,或許能豐富你的生活面向。

重拾體能鍛鍊、嗜好與熱愛的事物,往往是讓固執的人打進新團體的第一步。 一旦確定是哪一個領域的活動,就接觸相關團體,努力達成這個領域裡的一個目標。設立強硬的規定,並請家人進一步加強督促你達成那個目標。你把這個轉變融入生活之後,再多進行一、兩次。與其他完成這項練習的人一樣,你會發現,你之前不想在工作之外建立連結時所用的藉口,真的就只是藉口而已。如果你願意,你確實會有時間,而且工作也能調整因應。

2. 零碎時間也用心生活

即使似乎不太有時間完成很多事情,也要更用心投入。將注意力放在如何塑造我們今天會面對的互動,而不是被這些互動所左右。

即使是「短短瞬間」也用心生活 :只要花點時間讓其他人知道你信任他們,或是為他們提振精神,或幫助他們做正確的事,就能對你有助益;發現你們之間的共通點;理解他們的抱負。只要改變我們投入現有關係的方式,通常就能找到方法,讓現有人際網絡激發目的感。

持續談論值得去做的事情 :躲過人生危機時刻的人,會花更多時間與其他人討論過生活的方式。有位成功的高階主管匯集了一群人,成員是她在困難時期可以依靠的人。不像傳統的導師,這個團體的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有年輕人也有長輩,重點是都能協助她不斷反思,她該如何實現目的。

重拾關係 :這些堅定的關係,往往是在逆境中建立的。你如何與他人一起處理狀況不利的時刻、你看出可能性與積極主動的能力,以及對他人的同情,這些都能幫助你度過難關,也能幫助你建立日後能繼續維持的關係。

3. 勇敢挺身進入轉變時期

將轉變當成機會,可發現更好的、全新的自己,而不是把轉變當成威脅。注意哪些事情會耗盡目的,就不去做那些事情,接著重新投入你希望投入的新活動與團體,你會覺得這些活動與團體,能成為你那個有目的感的身分認同裡的一個正向部分。最重要的是,即使看起來很嚇人或艱難,也要堅持下去。

以一名非常成功的高科技高階主管為例。二十多年的職涯讓她變成自己預料之外的模樣。工作損害了她的健康與身分認同,這逐漸讓她身心俱疲,於是她辭去許多人羨慕的工作。她決定更重視健康,去嘗試瑜珈。她深知自己憤世嫉俗的天性,因此向丈夫保證自己會給這項嘗試三次機會。

第一次,每個出席的學員都過於友善,她對此大翻白眼。第二次,她暗自嘲笑那位「瘋癲」、「極度崇尚天然」的教練。第三次,她的忍耐度提升,但仍覺得再也受不了。瑜珈課結束時,教練走過教室,觸碰了每個人的頭。

讓我朋友大為震驚的是,她突然哭了。在解釋這次事件時,她明白這是她長期以來第一次讓自己流露出脆弱或真誠。她失控了。看似簡單的小事,讓她精疲力盡。但她與教室內的陌生人們分享了這份脆弱;她在企業界的形象可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時間快轉,之後瑜珈已變成她與先生的生活核心要素。這成為他們社交世界的一大部分,甚至是假期的很大一部分重心。但如果她沒有勇敢開始轉變,並堅持下去,這一切都不會成真。透過這項活動而形成的關係,為她的生活增加更多面向與角度,這是過去完全被工作主宰的生活所欠缺的。它們成為復原力的一個來源,也幫助她鼓起勇氣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而不是遵照別人對成就的定義過日子。

若要用這位高階主管的方式,找出並善用生活中的各個時刻,請思考以下幾點:

在不合理的時機開始轉變 :適合額外花力氣接受挑戰的時機,是你感到安心自在的時候,或是你覺得必須耐心等候,以度過難關的時候。此時你反而應該挺身而進。盡早廣泛地向外探索,並一頭栽進轉變,在你目前享受的既有活動中(信仰或運動)重新建立連結,並開始進行至少一項新的活動。

專注在你的理想自我、行為和人際關係 :有些由社會定義的目標、抱負或歷史傳統,會影響到你,你可以利用轉變期來反思這些因素。思考有哪一種方式可讓你投身在你想做的事情,或是思考可與他人進行的一項活動,以便增加生活的面向與廣度。

注意有哪些衝擊或劇烈波動,會讓你遠離你的價值觀 :別讓你對負面時刻或漫長時間的反應,阻擋你成為你想成為的樣子;太常發生的情況是,看似暫時的東西,後來被納入別人對你的期望之中。

別放棄人生控制權

我們目前所處的時期確實很艱難。但我們的經驗,往往是由我們自己造就的。有史以來,我們第一次變得更有能力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以及與誰一起去做。

別放棄這個控制權。如果你已經失去這個控制權,請把它拿回來。我一次又一次看到,拿回控制權的那些人,確實擁有了最強烈的目的感與幸福。

(游樂融譯自2020年5月13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羅伯.克羅斯 Rob Cross

美國貝伯森學院(Babson College)全球領導力講座教授,與人合著《社群網路的隱藏力量》(The Hidden Power of Social Networks, HBR Press, 2004)。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