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作塑造中,看見更多可能

What Job Crafting Looks Like
珍.達頓 Jane E. Dutton , 艾美.瑞斯尼斯基 Amy Wrzesniewski
瀏覽人數:822
透過「工作塑造」,我們可以把工作從單純的維持生計,轉化為更有意義的行為。本文提出塑造工作的三種形式:任務塑造,改變實際的任務內容;關係塑造,調整工作中的人際互動;認知塑造,扭轉你對工作的想法。本文更透過三位實際案例,呈現他們煥然一新的工作狀態,不僅找尋到更多賦予自我的意義,也能輻射到組織與團體中,帶來更多良性能量。

工作塑造(job crafting),是指改變你的工作,讓它變得更吸引人投入、更有意義,而工作塑造可以有許多形式。我們持續研究工作塑造已經二十年,研究對象包括醫院清潔人員、某家製造業公司的員工、一個非營利女權團體及科技業員工,結果我們找出了產生這些改變的三種主要形式。

首先是任務塑造(task crafting),也就是改變你工作當中各項任務的類型、範疇、順序和數量。接著是調整你工作中互動的對象,也就是關係塑造(relation crafting)。最後則是認知塑造(cognitive crafting),也就是改變你對自己所從事的任務和∕或工作的詮釋方式。為了解釋這幾種塑造做法,以下舉出三個案例,這三個人都重新設計了自己的工作,以產生更多意義。

凱蒂絲.沃克(Candice Walker)是一家大學附設醫院的清潔人員,她最在意的一向就是醫院裡的病患及病患家屬。從開始從事這份工作以來,她就認為自己的工作責任不只是打掃清潔而已,而是從認知上,將自己的工作重塑成一種治療方式,是在「希望之屋」裡扮演一個關鍵角色。她把自己的角色定義為「治療者」,因此她會特別注意那些有助於病患康復、更快出院的任務。這表示她會在寒冷的季節加強浴室清潔,好讓病患免於面臨風險。這也表示她要預期到可能短缺的備品,事先提供,好讓病患覺得「一切都在控制中」,覺得自己可能正加快出院返家的速度。她也會和病患及其家屬建立關係,去認識了解他們,而不是只把他們當成一時的病患。

凱蒂絲運用她的情緒智慧(emotional intelligence),詢問一些溫和有禮的問題,可展現她的關懷,而不會逾越分際。她運用類似的技能,看出在某個白天或晚上有哪些人可能需要額外的關注和談話,因為他們正感到痛苦、恐懼或孤單,。於是她會調整花在每位病患身上的時間,讓她的工作在病患的生命裡發揮意義。凱蒂絲在認知上重塑自己的工作,因而能夠告訴我們,她在工作上找到更大的意義。

瑞秋.海德勞夫(Rachel Heydlauff)擔任顧問,任職於專長是組織變革的公司Root Inc.。她負責設計、指導各項計畫與流程,以改善組織效能,而她大部分的工作內容,是與多個客戶專案的多個團隊合作。她的公司特別努力協助員工追求自己熱愛的事物,公司的領導人也鼓勵員工進行工作塑造。

她在幾年前加入公司,當時她就明白表示,希望能分享自己在正向組織學識(Positive Organizational Scholarship,POS)方面的專業。早期她擔任初級顧問的時候,就開始為客戶及顧問同事舉辦各種正式與非正式的POS工作坊。這點並未明確列在她的正式工作說明書裡,但她讓這個部分占工作的比重不斷提高,也在公司內外逐漸建立這方面的名聲。她也成功將POS納入她客戶的幾項解決方案當中。她成功地爭取到大學課堂演講,參與正向業務研討會,這進一步深化了她的專業。

瑞秋也進行了一些關係塑造,以便與客戶及同事建立更深度、更個人的連結。她會刻意在開會前早點到,努力去了解每個人在工作以外的興趣和喜好。她愉悅的舉止和判斷現場氣氛的能力,都加深了她與別人的關係,也有助於她塑造自己的工作。她認為自己是正向激勵者,能夠看出團隊什麼時候活力低落,也擁有工具和技能可以為團隊打氣,以面對艱難的任務或客戶麻煩的回饋意見。像這樣的認知塑造,讓瑞秋有能力介入處理他人覺得很困難的情境,也讓她用新方式為團隊增添價值。

最後的例子是傑克(化名),他長期任職於Burt's Bees,這是一家永續天然個人照護用品的製造商。傑克的工作是混合各種化合物,必須遵守許多嚴格指示,以混合產品的大量原料,之後才能包裝那些產品。他的工作幾乎不需要與其他人互動,自主性也很低,不太能改變他工作當中的那些體力勞動任務。傑克覺得自己是個愛和人相處的人,但他的工作本身很少有機會和人相處。於是,他決定改變這一點。

傑克對他工廠裡的技師十分好奇,他們負責設計、打造專業的生產設備。他會主動去和設備工程師談話,也會和他們一起開會,以便更了解他們的做法與知識。他參考這些資訊,讓加入新團隊的程序變得更有成效,現在更擔任這項流程的負責人。傑克對自家工廠追求永續的做法很感興趣,於是加入「Eco-bees」,這個小組的目標是要減少浪費,並協調各項行動,以便讓工廠對環境更友善。他加入這個小組、他與設備工程師的關係、協助團隊新成員到職的責任,都改變了他在工作上的關係,同時讓他得到自己深深喜愛的任務與活動。

自從我們的研究結果在二十年前首次發表以來,已有針對許多不同職業的文獻及研究指出,審慎改變工作的設計,能夠帶來正面的影響。「工作塑造」的原則仍然適用於現代社會,因為目前的工作結構改變迅速,讓個人承擔愈來愈多的責任,要為自己在工作上的體驗與投入程度負起責任。這必然會造成挑戰,卻也能帶來機會,打造出可以為工作帶來意義的任務、關係與認知。

(林俊宏譯)



珍.達頓 Jane E. Dutton

美國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s Ross School of Business)企管與心理學傑出校聘教授,也是羅斯商學院正向組織中心(Center for Positive Organizations)共同創辦人。


艾美.瑞斯尼斯基 Amy Wrzesniewski

美國耶魯大學(Yale)管理學院組織行為學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