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負面效應拖垮組織

Don't Let Negativity Sink Your Organization
比爾.泰勒 Bill Taylor
瀏覽人數:2535
人們天生的傾向就是更看重負面事物,而非正面事物。而這種固有的「負面偏誤」,也會在我們作為領導人、同事與變革促進者時,產生重大影響。因此,優秀的領導人會將「堅強務實的樂觀主義」注入組織。也就是說,他們會讓員工對未來充滿期待。具體的做法,像是不斷提醒同事注意目前的工作進展,並盡可能以有趣的方式,頻繁慶祝獲得的小勝利。

每隔一段時間,你就會看到一些學術研究,把你曾察覺到、但一直無法理解的緊張關係、議題與問題,全都處理妥當。當我讀到一本新書時就是如此,那本新書是《負面的力量:負面效應如何支配我們,以及我們可以如何支配它》(The Power of Bad: How the Negativity Effect Rules Us and How We Can Rule It)。這本書的作者是知名研究心理學家羅伊.鮑麥斯特(Roy F. Baumeister),以及得獎專欄作家約翰.堤爾尼(John Tierney),他們為讀者帶來社學當中有關生活、愛、教養,甚至政治的心得。

但對我來說,這本書為我苦思多年的商業與領導問題,帶來大開眼界的見解,這些問題直指以下這個核心問題:為何許多組織發覺即使有心仍難以轉型?這些問題的一些例子包括:

為何這麼多根基穩固、資金充裕的大型公司,即使面臨飛躍的科技進步,以及市場中令人目眩的破壞,還是維持謹慎保守的態度?為何如此難以改變?

為何許多高階主管極度害怕失敗,即使其中大多數人都承認,很少有成功的創新是完全沒有經歷過挫折的,而且推出新產品或重新思考舊流程,這兩者的本質都有賴於冒險、實驗,而且過程中勢必會有顛簸?

為何在樂觀且熱情的事業單位或專案團隊中,只要有一位意見刺耳的同事提出一個負面意見,就能為全體士氣蒙上一層巨大陰影?一粒老鼠屎,怎麼似乎總是能壞了一鍋粥?

羅伊.鮑麥斯特與約翰.堤爾尼從人類心理的一項決定性原則著手,協助我們努力解決前述與策略、文化和創意有關的難題與其他問題,這項原則就是:負面的力量比正面力量更強烈。他們主張,我們人類天生具備一種「普遍傾向,受到負面事件與情緒影響的程度,比正面事件與情緒更強烈」。我們會「被批評的話語擊垮」,但「對一片讚美無動於衷」。我們「會在群眾中看到有敵意的面孔」,但「忽略了所有友善的微笑」。

我不清楚你的情形,但對我來說,身為家長、作家與群眾演講者,這些觀察都中肯得令人痛苦。但這種固有的「負面偏誤」,也會在我們作為領導人、同事與變革促進者時,產生重大的影響。

一方面,它解釋了為何這麼多組織如此不願意改變,即使已有大量證據顯示,嘗試新事物的風險,遠小於固守老方法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根據堤爾尼與鮑麥斯特的說法,有太多人都「對安全上癮」。「我們把太多注意力放在負面事物上,回味、想像、避免它們,導致我們讓恐懼主宰了生活,變得太過戒慎恐懼。」

這種心態的社會科學用詞是「損失趨避」(loss aversion):大部分人都偏好採取「別輸」,而非「要贏」的心態,因為比起成功的喜悅,失敗的痛苦打擊更強烈。但對於希望公司勝出的領導人,特別是身處變化快速、高度競爭領域的領導人來說,容許組織繼續對安全上癮,是注定會失敗的。我發現,最優秀的領導人會把「堅強務實的樂觀主義」注入組織;「堅強務實的樂觀主義」這個詞是由領導力傳奇學者約翰.賈德納(John Gardner)提出,指的是興奮、熱情與毅力。他堅信,「不相信未來的人,很難塑造未來。」高效能的領導人,會讓他們的人員對未來感到興奮,而且會讓他們不再對安全上癮。

負面的力量,也解釋為何即使事情基本上進展順利,仍難以長期持續創新。結果證明,即使是一個小挫折,像是專案超出預算、產品沒有兌現承諾,都能蓋過周遭的所有成功,重創士氣。堤爾尼與鮑麥斯特稱這為「四的原則」:「需要四件好事,才能戰勝一件壞事。」

我發現,最有效能的領導人,會特別提醒同事注意到他們的工作進展,並盡可能以有趣的方式,頻繁慶祝他們獲得的小勝利。正因如此,許多新創公司每次談成新顧客就搖鈴慶祝(或者,最近是敲鑼慶祝),或是在週五籌辦慶祝活動,讓團隊沉浸在那一週的好消息中。我們每天在公司的經歷,都帶有一絲失落感,從建立新公司,到改變一家老牌公司,都是如此,像是沒有談成顧客、會議進行不順利。「四的原則」意味著,領導人必須刻意強調(甚至過度強調)好消息,以壓制壞消息。

負面的力量,解釋了大型變革艱巨工程中的最後一項要素,這項要素更偏向個人層面,而不那麼策略性。我一直對這件事很震驚:公司內為數稀少的刺耳意見(就是那些大聲質疑、徹頭徹尾的傳統主義者),如何拖慢或癱瘓一個廣受支持的變革計畫。事實證明,一粒「老鼠屎」真的可以毀掉一鍋粥〔儘管奧斯蒙家族(Osmonds)的那首歌說不會〕,所以,領導人的當務之急,是讓團隊擺脫堤爾尼與鮑麥斯特所描述的三種不同老鼠屎:混蛋、懶惰鬼,還有潑冷水的人。

研究人員已記錄了「社會支持」的正面影響,包括為你加油打氣和歡呼的朋友、同事、鄰居。研究人員也記錄了「社會破壞」的負面影響,也就是那些閒言閒語、懷恨在心,或是用其他方式打擊你的人。不意外地,「我們發現,社會破壞的影響力大過社會支持。」所以,除非領導人準備好要處理老鼠屎,否則即使有好構想和好意圖,也不會成功。

最後,好消息是,壞消息不一定會拖垮你的公司或團隊。但這的確需要我們這些身為高階主管、創業家與變革促進者的人,一起將健康的心理,注入精心設計的策略當中。商業就如同人生,除非你克服了負面的力量,否則很難得到好結果。

(游樂融譯)



比爾.泰勒 Bill Taylor

《快速企業》雜誌(Fast Company)共同創辦人,最近的著作是《就是輝煌:卓越組織如何以非凡方式做平凡事》(Simple Brilliant: How Great Organizations Do Ordinary Things in Extraordinary Ways)。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