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相助,醫師不過勞

How AI in the Exam Room Could Reduce Physician Burnout
麥可.艾許 Michael Ash , 喬.佩特羅 Joe Petro , 沙菲克.瑞博 Shafiq Rab
瀏覽人數:1487
超過一半的臨床醫師表示身心俱疲,因為有無止盡的記錄文件和寫報告的工作;通常他們每花在病患照護上一小時,就需要花兩小時在電腦上。人工智慧可以減少文書工作,讓醫師有更多時間診療病患。開發讓醫師有自主權的技術,才能讓他們重新回去做自己喜愛和接受訓練去執行的工作。

目前有大量新的醫療產品出現,從穿戴式消費者健康追蹤器,到承諾以人工智慧改進醫療結果和成本的診斷演算法,都包括在內。這些新的醫療產品促使醫師和醫院高階主管提出一個基本問題:「這些技術是否解決了對的問題?」

兩項正在進行的發展,為這個重要問題擴大了規模並提高緊迫性。第一項發展,是技術供應商展開的虛擬淘金熱,他們想要在健康照護資訊科技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根據研究公司MarketsandMarkets的預測,到2024年,這個市場的規模將達到3,900億美元。第二項發展是世界醫學協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所謂的「醫師職業倦怠流行病」(pandemic of physician burnout),導致的原因是記錄病人醫療照護情況的電子文書工作量驚人,而這些是為了承保範圍、財務報銷和法醫責任保護而必須要做的。超過一半的臨床醫師表示感覺身心俱疲,因為有無止盡的記錄文件和寫報告的工作;通常他們每花在病患照護上一小時,就需要花兩小時在電腦上。在《內科醫學年鑑》(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發表的一項2019年研究保守估計,醫師離職率提高和臨床時間縮短造成的營收減少,每年帶來的成本為46億美元。

重要的是,應開發一些技術以賦予醫師能力,讓他們能夠重新去做自己喜愛且接受訓練要去做的工作。同樣重要的是,我們要讓病人重新獲得醫師的全心關注。

因此,健康照護資訊科技的開發工作,首先應深入了解臨床醫師必須和想要用什麼方式工作,然後執行資訊科技的各項功能,並明確設定目標是要配合並支持他們提供醫療照護的方式。環境臨床智慧(ambient clinical intelligence, ACI)是一種前景看好的方法。

重新連結醫師和病患

顧名思義,ACI與其說是一部設備,倒不如說是一組能力,如同診間裡的燈光音響一樣不起眼地存在,並供人使用。描繪ACI的最佳方法,是想像一個典型的診間,牆上有一個平面顯示器展示出使用者要求的資訊。不起眼的一系列麥克風,無論怎麼移動或位置如何,都能準確掌握到病人的互動。診間不需要電腦,因為運算和資料輸入,都是在以雲端為基礎的後端系統裡私下進行。

ACI是以語音辨識技術為基礎,醫師過去二十年來都在使用這種技術,已經很熟悉了。它也使用聲紋生物辨識技術(voice biometrics,簡單來說,就是利用聲音來辨識人),用這種技術來認證臨床使用者,並使用其他技術來區分診間裡的醫師、病人和其他人。它也整合了對話式人工智慧、機器學習、語音合成、自然語言理解和雲端運算,以提供診斷指引和臨床智慧。這包括根據病人的病史和症狀,以及可能的藥物相互作用和推薦的替代藥物,來凸顯出可能被忽略的診斷。當醫師要求檢視病人的病史或檢驗結果、開處方藥、要求進行檢驗、預約回診時,系統會即時回應。病人看完病之後,系統會為病人製作一份摘要、更新病人的病歷,並輸入適當的帳單代碼供醫師查看、編輯,並提交給電子病歷(EHR)。

為了遵循《健康保險可攜與責任法案》(HIPAA)、系統功能和使用者接受度,病人隱私的考量必須納入ACI之中。在ACI中收集的病人資料,必須受到嚴密保護、在病人的同意下儲存,並且只能為明確定義的臨床目的,以匿名形式重新使用。

進行中的試辦計畫

如今,有一系列供應商正在開發這項技術的各種版本,包括Nuance(本文作者之一佩特羅是該公司技術長)、微軟(與Nuance合作以加速ACI開發和部署)、Google、亞馬遜(Amazon)和蘋果公司等。

今年稍早,本文兩名作者(艾許和瑞博)在我們任職的機構中展開Nuance系統的試辦計畫。我們一開始提供ACI給每個參與計畫專科的至少五位醫師,這些專科往往有結構式的看診方式和可預測的問題,包括骨科、耳鼻喉科、外科、胃腸科和心臟科。這種慎重的方法,能讓我們和我們的臨床醫師改進這項技術,並適應既不相同又熟悉的工作流程;所謂不同,是指在使用這項技術的方式上不同,而所謂熟悉,是指能夠很自然地提供病人照護。

為了衡量ACI的效能,我們取得與四重目標有關的各項指標,這四重目標是:提升病人體驗、改善整體人口的健康、降低成本、改善健康照護提供者的工作生活。我們衡量的指標包括:獨立的病人滿意度意見調查、電子病歷資料(顯示每次看診時的記錄工作和下班後的記錄工作),平均每位醫療人員的看診次數,以及醫師提供的質性評估(把ACI、使用遠距虛擬和真人抄寫員、沒有雇用抄寫員這三種情況做比較)。

目前為時太早,還無法報告有關臨床或財務結果的明確量化結論。但是,使用ACI的醫師提供的早期資料和個人報告,一直都很令人鼓舞。例如,使用ACI的醫師在看診時,有95%的病人同意被記錄,而ACI撰寫電子病歷報告的執行時間,比我們預期的要短50%。

迄今為止,最清晰的結果是質性的,特別是在直接向我們表達的醫師滿意度,以及透過使用ACI的醫師向其他未曾體驗過ACI的醫師說明來傳揚。一位醫師表示:「我每週可能要花六到八個小時記錄病歷。我敢肯定,使用ACI之後,記錄時間如果沒有減少三分之二,也有減少一半。如果多花五分鐘在每位病人身上,而現場有30到35位病人,累計會是很多時間。而且如果每天多出兩小時,你就可以做很多事情。」

更普遍來說,有一個人評論ACI「讓看診能夠按應有的方式進行」。最引人注目的評論之一,來自一位最初對ACI持懷疑態度的醫師,因為過去的技術未能兌現「減輕行政工作負擔」的承諾。這位醫師現在很支持ACI,「因為它讓我能夠回去做個醫師,而不是資料輸入員,也讓我們能夠做我們想做的事情,而不會破壞醫病關係。」

ACI和其他新的人工智慧技術能夠改造健康照護。但是,僅靠技術進步,並不能達成我們在成本、品質和成果上必須進行的改善。能達成這些改善的唯一方式,就是妥善設計相關技術,以支持那些促使健康照護系統運作、照顧我們和我們家人的醫師。

(林麗冠譯)



麥可.艾許 Michael Ash

醫學博士,美國內布拉斯加醫療體系(Nebraska Medicine)執行副總裁兼轉型長,以及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UNMC)資訊和技術副院長。他之前曾任職於塞納公司(Cerner Corporation),擔任醫務長、醫師策略與創新副總裁等職位。在加入塞納公司之前,艾許博士曾擔任內科醫師。


喬.佩特羅 Joe Petro

Nuance Communications執行副總裁兼技術長。他在2008年加入Nuance之前,曾擔任醫療資訊服務公司Eclipsys Corporation的產品開發資深副總裁,以及新創公司和大型企業的高階主管。


沙菲克.瑞博 Shafiq Rab

醫學博士、公共衛生碩士(MPH),是羅許健康系統(Rush System for Health)和羅許大學醫學中心(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資深副總裁兼資訊長,也是健康照護資訊管理高階主管協會(CHIME)董事長。他之前曾在Hackensack Meridian Health等多家醫院擔任共同資訊長和資深副總裁。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