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六堂課翻轉合作困局

六堂課翻轉合作困局

2019年12月號

職涯經驗談 —朱莉亞.吉拉德

Life's Work
採訪/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1022
  • "職涯經驗談 —朱莉亞.吉拉德"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 —朱莉亞.吉拉德〉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 —朱莉亞.吉拉德〉PDF檔
    下載點數 10
吉拉德在2010到2013年擔任澳洲總理,是唯一擔任過這項職務的女性。她以學運成員的身分參政,贏得工黨席位。接著,她在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麾下擔任副總理,最後爭取總理職位。2012年,她因發表演說,譴責對女性的歧視而在全球聲名大噪。一年後,陸克文贏得黨魁選舉,她就此退出政壇。她現在專注倡導教育、性別平等和心理健康等理念。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擔任總理時,如何把事情做好?

吉拉德答(簡稱答):政府機器太大,所以我曾經對自己說:「不是我管理它,就是它管理我。」如果你只是被動回應各種事務,事情會多得做不完,你會變得很忙。那樣你就無法推動你想推動的事項。因此,你必須非常清楚說明那些事項,迫使政府機器優先處理那些事項。我們政府的核心是教育改革和失能保險,而儘管我們完成了許多其他事項,但我們始終決心要完成這些優先事項。

問:在你們的議會制度中,你如何組成聯盟?

答:我們接觸小黨成員和無黨籍人士,把他們的觀點納入考量。政治人物花很多時間談話,而我花時間思考對我最重要的是什麼,以及我可以協商妥協的是什麼,但我同時也好好聆聽對方的意見,試著找出對他們最重要的是什麼,以及他們可以協商妥協的是什麼。人們若是受到認真尊重的對待,會有所回應。這樣的話,即使你們最後沒有達成共識,而是尊重彼此意見不同。

問:你受到對手、媒體、本身政黨的打擊。你如何應付?

答:靠著運用自我意識來應付。我不能隨著新聞標題而感到愉快或難過。官邸裡有位替我拿報紙的女士,我卸任後,她告訴我,她總是試著把標題最正面的那份報紙放在最上面,但有時候她無法分辨哪一份最不負面,因而差點哭出來。但那並不表示我已經從正常的吉拉德變成某種怪物。我知道,最重要的終究還是我在任上所完成的事情。這需要紀律和韌性,但我相信這些是肌肉,如果好好鍛鍊,它們會變得更強壯。

問:你為什麼決定公開談論性別歧視?

答:我曾經支持某個人擔任眾議院議長。有一天,那個人被揭露傳送性別歧視的簡訊,因此,我預期會面臨批評,即使我不可能知道那些簡訊的內容。在議會質詢期間,反對黨領袖東尼.艾波特(Tony Abbott)發言時,我手寫了一項答覆,因為我手上已有幕僚給我的一份清單,上面列舉了他最糟糕的性別歧視言論。但那並不是在深思熟慮的策略之下,花數天精心打造的演講,而是突然湧上心頭的。我認為那源自極度的沮喪,因為之前我一直克制自己,不說出針對我的性別歧視事件,而那個時刻我即將被指控為性別歧視。那種憤怒促使我公開說出來。

問:你如何處理後果?

答:起初,我對那件事變得如此重大感到困惑,也覺得有趣。接著,我幾乎感到憎惡:我在國會任職15年,結果一切資歷竟縮短成這項演說。但是我現在對這件事已經心平氣和。如果外國人對澳洲政治的了解就只有這一件事,而且情況經常是如此,那麼知道這件事也很不錯。

(林麗冠譯自“Life's Work,” HBR, November-December 2019)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