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六堂課翻轉合作困局

六堂課翻轉合作困局

2019年12月號

國家資本主義—台灣給大陸的啟發

State Capitalism—What Mainland China Can Learn from Taiwan?
周行一
瀏覽人數:915
因為民間缺乏資金或是不願承擔風險,經濟發展較不發達國家必須以國家資源發展產業,當這種情況普及,政府控制許多經濟活動時,這種經濟結構意識型態通常被稱為國家資本主義,現在中國大陸即是這種狀況。

美國發起中美貿易戰的訴求之一,是要中國停止補貼企業或扶植國有企業,基本上就是要放棄國家資本主義。大陸迄今堅持發展的「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是一種政治極權與經濟開放並行的體制,接近台灣1970至1990年代的情形,就是政治上由中國共產黨集權領導,避免中國動亂,而經濟上走自由開放,確保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志業有強大的經濟力量支撐。參考台灣的經濟與政治發展軌跡,我們可以預期大陸還會有一段長時間繼續走現行的制度,這期間當然蘊藏許多商業機會,將吸引大量外資進入中國發展。

大陸正在從貧窮往小康發展,現在的國民所得一萬美元,大致是三十年前台灣在1990年代初期時的水準,貧富差距極大,深圳、上海、北京、天津等都會區的生活水準與西部落後地區有天壤之別,中共必須堅持國家資本主義,藉2025目標達到科技自主,藉一帶一路維持貿易、資源、與地緣政治的安全。

台灣對大陸有極大的啟發,1986年工研院與荷蘭飛利浦共同出資成立台積電,「行政院國家開發基金」為第一大股東,占股48.3%,荷蘭飛利浦占27.5%,台塑等七家私人企業占24.2%,今天台積電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企業之一,如果當初沒有政府資金與政策支持,台灣不可能有台積電,如果當時多投資幾家像台積電一樣的高潛力公司,經濟應該會比今天繁榮許多。

台灣花了二十年,從1990到2010年代初期,國民所得才從一萬美元達到兩萬美元,之後花了七、八年時間,共經過了三十年,國民所得才達到兩萬五千美元,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從7%降到現在2%左右,而美國的國民所得卻從25,000美元漲到六萬美元。

同期間台灣迅速民主化,也積極推動民營化,政府的經濟角色愈來愈淡,加上民主化伴隨的社會福利訴求,今天,政府的財政能力已經不是經濟發展的關鍵力量。

現在大陸的國民所得是一萬美元,與台灣在1990年初期相當,大陸的條件輔以台灣經驗,可以避免陷入台灣的成長泥沼。共產黨的統治基礎牢固,擁有全世界第二大國防武力、14億人口、地大物博,可以完全靠內需成長,某些領域已具備世界級尖端科技,民族意識與愛國心強烈,而且已經有現代化的經濟與金融中心(如上海)。國家資本主義兼容私人創業家精神會產生許多特殊商業機會,大陸市場想必會吸引大量外資的!



周行一

國立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特聘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