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更多不把成長擺第一的新創公司

We Need More Startups That Don't Prioritize Growth Above All Else
瑪拉.塞佩達 Mara Zepeda , 珍妮佛.布蘭德爾 Jennifer Brandel
瀏覽人數:1601
要改變企業價值觀,先改變創投業者。

美國企業界「不惜一切追求成長」的做法,成功的公司實在太少,但這個觀念卻盛行了太久。最近,企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中帶頭的執行長們得到類似的結論,他們發布一份以企業目的為主題的聲明,拒絕以股東報酬最大化做為企業的唯一目標。

如果企業圓桌會議的執行長們,是認真想要修正股東資本主義,他們就應誠實檢視是誰獲得資金、當地社區受到什麼影響,以及相關討論中缺少哪些人的意見。已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創投資金支持的公司,設計目的是要破壞既有模式、取得市場主導地位和超高的投資報酬率,這類公司會培養出有毒的企業文化、剝削員工,以及領導階層與股東的同質性太高。在一些案例中,這些公司也可能會動搖了構成當地經濟基石的產業,而有些人認為,這些公司也會侵蝕民主的基礎。有信譽的創投業者(原本就是高身價的個人)獲得超高比率的報酬。而員工得到的是微不足道、通常很昂貴的股票選擇權,難以取得大量股權。

為此,在企業圓桌會議考慮下一步驟時,我們提出三點建議:

新創公司和新產業的公司,需要有創投以外的其他選擇

並非每個人都有公平的創業機會。根據一項分析,創投業有80%的人是男性,將近60%是白人男性,40%的人出身自兩所大學。同時,整體創投資金的80%流向僅僅三個州。創投資金支持的創辦人當中,不到1%是黑人,3%是女性。把所有權與治理權分配給較多的利害關係人,是進行變革的最直接方式。

企業圓桌會議可以支持並學習既有的組織與基金會的做法,像是「黑色與棕色創辦人」(Black & Brown Founders)、「原住民婦女領導」(Native Women Lead)、「統一數位化」(Digital Undivided),「創辦人健身房」(Founder Gym)和「後台資金」( Backstage Capital)等,它們直接處理一些進入障礙。在密西西比州,「合作傑克遜」( Cooperation Jackson)建立了一個由工作者擁有、自主管理的合作社網路。在紐約州,「合作居家照護聯合會」(Cooperative Home Care Associates)的90%以上所有權由有色女性持有,是該州工作者擁有的最大合作社。在科羅拉多州,像「主要大街計畫」(Mainstreet program)這種以個人特性為主的另類融資模式,處理的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社區貸款大幅減少的問題,這使得背負學生貸款債務的千禧世代創業者,有機會取得企業所有權。圓桌會議和這些組織合作並支持它們,可增強最接近那些問題的在地領導人已經在進行的努力。他們可以和自己想要吸引的民眾一起打造解決方案,而非由他們為那些民眾打造解決方案。

向現有的「斑馬」公司學習

優先順序是員工、企業目的和獲利的企業,也就是圓桌會議正在尋求的那類型企業,早已存在,而且為數眾多。我們認為,在每天創立的企業中這一類占了大多數,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向來沒機會取得企業所有權的創辦人(少數族裔的女性創業者)所創立的企業。

過去三年來,背景多元的創辦人社群集結起來,推動「斑馬團結」(Zebras Unite)運動。價值超過十億美元的高成長新創公司,被稱為「獨角獸公司」,而「斑馬公司」與它們不同,優先考慮的是互利互惠、繁榮共享和社會福祉,而非矽谷那種「贏家全拿」的思維。其中許多斑馬公司是由女性和有色人種組成的邊緣企業。它們最重要的價值觀,正是圓桌會議目前正在推廣的價值觀。2017年一場有250名創業者參加的聚會中,與會者大多數是女性和有色人種,70%的人表示:「對社區與公眾有益」是他們最重要的價值觀,其次是再生成長(regenerative growth,占54%),合作(45%),雙贏(占43%)和長期獲利能力(43%)。圓桌會議成員可參考已實現這些價值觀的斑馬公司創辦人的生活經驗,包括他們的公司結構、雇用實務、營運和社區參與等等。

建立更多公共/私人協作關係

下一步是在華爾街(金融業)和主要大街(各行各業,一般人民)之間架起一座橋梁。我們每個人都已在自己的領域展開兩次這種實驗。在芝加哥,「市民交流」( Civic Exchange,本文作者之一珍妮佛是共同創辦人)是新成立的一個共用工作空間和學習社群,重心是新聞、資訊和技術如何增進民主與自由。這些新創公司致力於新聞、政府、教育和社會服務,協助民主機構的演變發展,以便提供更好的服務給大眾。他們體認到團結起來更加強大,因而得以實現這個目標。在奧勒岡州,「企業改善波特蘭」(Business for a Better Portland,本文作者之一瑪拉是共同創辦人)是波特蘭市成長最快的商業組織,一直在倡導進行重大投資,為有色人種社區提供乾淨能源業的工作、負擔得起的住宅,並讓所有創業者可公平地獲得資金。我們努力推動提高公司稅,今年協助通過的教育投資已超過二十億美元。

我們在創設這些組織、我們自己的公司(分別是Switchboard與Hearken)和「斑馬團結」運動的過程中學到的是,企業能夠彼此交流合作、處理上述的重大公民議題的前提是,它們了解那些挑戰,在一開始曾經歷那些挑戰,而且已經和立法者建立關係以解決那些問題。圓桌會議成員可以進行結構性、系統化的投資,以促進更深入、更真實的公私伙伴關係,以及私部門的合作。我們開始看到更多的企業領導人帶頭衝鋒,例如Salesforce執行長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和Cloudability共同創辦人馬特.艾利斯(Mat Ellis),他們明白,第一步就是美國企業界開始繳納它們應該繳納的稅。

我們透過創辦多家公司和支持組織的工作,而得以明白,更具包容性的企業成長之路是存在的,而且我們必須依循這條路前行。我們已找到一些有創意的協作解決方案,以確保更多人和更多社區在我們的組織內占有一席之地,我們也期待和企業圓桌會議一起擴大這些機會。

(侯秀琴譯)



瑪拉.塞佩達 Mara Zepeda

「斑馬團結」運動(Zebras Unite)共同創辦人,這是由創業者、資助者和投資人組成的一個全球網絡。她也是Switchboard和「企業改善波特蘭」組織(Business for a Better Portland)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珍妮佛.布蘭德爾 Jennifer Brandel

「斑馬團結」運動的共同創辦人,這是由創業者、資助者和投資人組成的一個全球網絡。她也是Hearken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