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為了重返職場而低就嗎?

Should You Accept a Lower-Level Job After a Career Break?
卡洛.費雪曼.柯恩 Carol Fishman Cohen
瀏覽人數:2215
重點在能擁有什麼機會,而不是擁有什麼權力。

重返職場會有個難題:在職涯中斷後重回職場,回歸什麼層級的工作算是恰當?

重返職場的專業人士,如果接受了比先前層級更低的工作,可能會擔心自己是屈就了。對於應徵比過去低階工作的重返職場人士,雇主也可能覺得疑惑,因為他們看來是大材小用。相對地,有些重返職場的專業人士認為應該要申請較高階的職位,高於雇主認為可提供或適當的層級。

蘇.多狄克(Sue Dodick)原本在桑福德伯恩斯坦研究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擔任資深投資組合經理,也是該公司職級最高的女性之一,但後來她中斷職涯長達12年。她成功完成了摩根大通集團(JPMorgan Chase)的「重返職場計畫」(ReEntry Program)之後,重新回到職場擔任低於原本層級的副總裁職位。經過五年,她升任摩根大通捐贈及基金會集團(Endowments and Foundations Group)的股票部門主管。最近她離職了,與一位負責某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的前同事合作(編按:家族辦公室是指家族成立以進行財富管理和信託的公司)。她表示:「要重返職場,就得要有一點謙卑的態度。我曾經有12年待在家裡,而且其中還發生了2008年的金融風暴。所以很難評估重返職場時應該有什麼期望,因為你實在不了解情況。」多狄克完成為期三個月的重返職場計畫後,獲得雇用,還發現自己以前在伯恩斯坦公司的行政助理也到了摩根大通集團,擔任執行董事(那位助理之前去進修獲得了企管碩士學位),她現在的職級高於前上司多狄克。多狄克表示:「有些人會在意這種事,但我不會。我只想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工作,而且做我喜歡的工作。」

把重點放在「重新進入職場」是有道理的。求職顧問公司Advancing Women's Careers創辦人、女性職涯路徑專家蜜雪兒.弗里曼(Michelle Friedman)指出:「第一份工作十分重要,能夠抹除過去的缺口。要重返職場的人,在找第一份工作而協商職級和薪酬的時候,可能沒想到這個層面,但第一份工作可以增加很大的價值,因為有了第一份工作,就不再是職涯中斷的人,而是目前在職的人了。此外,如果這份工作是正式的重返職場計畫所安排的,計畫中提供的訓練、專業發展和指導,也算是薪酬的一部分。如果想重返職場的人擔心或疑惑自己是否有點低就了,別忘了考量這一點。和公司協商時,也可以要求在未來某個時點重新討論你的職級和薪酬。」

「重返職場」計畫有兩種:一種是以計畫為基礎,就是前述多狄克參加的那種;另一種是以職務為基礎。這兩者的形式與在校生實習計畫的形式很類似,都固定會得到支持,包括導師、同伴、專業發展課程、會見資深經理的機會、規畫良好的新進人員訓練及到任計畫。以職務為基礎的計畫中,每一位參與者都會得到一個真正的職缺,例如專案經理、流程工程師、供應鏈客戶專員等等。擔任這個職務的最初12或16週(可能更久,各計畫不太一樣),屬於重返職場計畫的一部分。等到計畫結束,如果參與者的表現很優異,就會繼續待在這個職務和職級,轉為正式員工。然而,此時薪酬可能會調高,調整與否取決於你在重返職場計畫過程中的表現,以及展現的潛力,特別是那些中斷職涯時間很長的人。採用這種以職務為基礎重返職場計畫的公司,包括聯合技術(United Technologies)的Re-Empower、嬌生(Johnson & Johnson)的Re-ignite、IBM的Tech Re-entry,以及萬事達卡(Mastercard)的Relaunch Your Career等。

在以職務為基礎的計畫裡,參與者最後會得到什麼職銜和職級是明確的。重返職場的求職者,申請的就是他們認為適合自己的職務,而雇主選擇的,也是他們認為最符合這個職務的人選。以職務為基礎的計畫日益受歡迎,正是因為對相關各方來說,這種計畫都具有可預測性;雇主不必猜測六個月後公司會有哪些部門可能出現職缺,參與者則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得到什麼職務。

參與者職涯中斷的期間從一年到二十年不等,而雇用這些人對雇主是一種風險,因此試用期可以降低這種認定的風險,也可以讓雇主依據他們一段時間的真正工作表現來做出雇用決定,而不是根據一系列面談來決定。

想重返職場的人若是直接去應徵,而非參加正式的重返職場計畫,那麼他們回到職場上的職級多高或多低都有可能。桂伊.梅特克斯(Kuae Kelch Mattox)曾在電視頻道MSNBC擔任製作人,休息13年後重返職場,先是在ARISE TV負責敲通告(這家媒體公司在歐洲、非洲及中東都有播出),接著為英國新聞通訊社西南新聞服務(Southwest News Service)擔任新聞編輯。最後,她成了CNN的編輯製作人。她說:「我花了很長時間才重返職場,所以得吞下自尊,不能堅持一定要得到什麼職級。我得先跳到大海裡的船上,然後好好駕船……要記得自己已經快五十歲了。我當時想:『離開13年了,我該怎樣才能回到這個年輕的領域?』我回到CNN工作時,這個職位只需要有三年的工作經驗,而我有將近三十年的經驗。」

崔西.夏皮洛(Tracy Shapiro)中斷職涯13年後,重返職場的第一個工作是在美國新罕布夏州的瑞士蓮(Lindt & Sprugli)美國總部擔任臨時財務助理。她的表現超乎預期,於是獲得正式雇用。接下來七年間她晉升六次,現在擔任財務總監。她表示:「我這個團隊裡的所有職位我都做過,讓我得到團隊信任。我完全了解我要求大家去做的事情,而且他們也很清楚這一點。」

有某位負責招募的人員,她自己也曾經中斷職涯,現在就負責招募人員加入公司的重返職場計畫;她表示,有些人很猶豫是否要在多年後重返職場時接受低於過去的職級。她向某些人提出較低職級的工作時,發現有些求職者有一種降格以求的感受。她希望重返職場的人能夠理解,重回職場可能必須從較低的職級開始。她自己重返職場的時候就是如此,但因為有了過往的經驗,她晉升非常迅速。她才回歸三年,現在的職級就已經比中斷職涯之前更高。

Advancing Women's Careers的弗里曼表示:「回歸的第一個職位只是暫時的,只是職涯中斷後重新工作的開始。雖然合理滿意的職級和薪水很重要,但下一步也同樣重要,也就是在第一個職位之後要如何發展?」

中斷職涯後重返職場的職級,依然會是個重要議題。從當事人的角度來看,績效優異的人不會只因為中斷職涯,就喪失自己的能力。隨著各種正式的重返職場計畫逐漸成熟和改變,而且雇主內部有更多成功重返職場的人員,以後會有更多資料可讓我們知道,重返職場時得到的工作職級,會與哪些因素有關,像是先前的工作經驗、過去及現在的教育水準、職涯中斷時期的相關經驗、職涯中斷的時間長短等。

更長遠來看,隨著離職一段時間之後重返職場成為正常的職涯發展路徑,雇主與員工對於「適當」職級的期望應該能形成共識。

(林俊宏譯)


(資訊揭露:嬌生、摩根大通、聯合技術、IBM、萬事達卡都是iRelaunch的客戶。蜜雪兒.弗里曼是iRelaunch特聘顧問。桂伊.梅特克斯是iRelaunch顧問委員會的委員。



卡洛.費雪曼.柯恩 Carol Fishman Cohen

iRelaunch公司董事長暨共同創辦人,與企業合作打造聘雇計畫,以重返職場的專業人士為招募對象。她的Ted演講「職涯中斷後如何重回職場」已有超過兩百萬的觀看次數。她也曾與人合著《回歸職涯軌道》(Back on the Career Track),並主持播客節目「3, 2, 1 iRelaunch!」。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