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人員眼中的配偶因素 - 不只你有事業心,我也有

The Spouse Factor
珍.史蒂文生 Jane Stevenson
瀏覽人數:4578
作者是專業招募工作者,她與潛在工作機會的候選人洽談時,會優先問對方的家庭,是否有任何她應該了解的情況。

高階招募人員若要展現優異的績效,就必須理解對你候選人的誘因何在,而且不只是工作上的誘因。在我請他們考慮一個要到異地赴任的職位時,尤其是如此。有很多案例是,我已經知道候選人的家庭生活狀況,包括配偶或伴侶的事業狀態、(如果有小孩)孩子的年齡,以及他們是否有年老的父母住在附近。我若是不知道這些資訊,會想辦法問:「你的家庭狀況是否有什麼我們該特別注意的事項?」如果有,務必及早得知,尤其如果這些議題會變成阻礙。

挑選配偶可能是你這輩子最重要的職涯決定之一。所以,請明智選擇。

根據我34年的經驗,在招募必須異地赴任的候選人時,最難克服的因素是孩子,尤其是就讀中學或是有特殊需求的孩子。(無論候選人已婚或離婚,通常都是如此;搬家對和前配偶共有監護權的候選人尤其困難。)配偶是候選人不願派駐他地的第二個最常見原因,尤其如果兩人都對事業發展都懷有高遠抱負。

強力支持爭取高位女性

當我嘗試招募雙職涯伴侶中的一方,一個重點是充分了解另一方的職涯,以及我想要他們赴任的那個城市。以所謂的「隨遷配偶」來說,最有挑戰性的職涯,是自己執業的醫師或律師,或是公司無法搬遷的企業主。在這些情況下,當事人通常已投入多年經營客戶群,累積在地的名聲,這些都難以在新地區複製。目的地城市的規模也是一個因素。如果候選人伴侶的工作屬於傳統的企業職能,在洛杉磯或紐約之類的大型市場,或許比在小城市更容易找到類似(或更好)的職位。如果隨遷配偶的工作經常出差,地點靠近主要機場也會變得重要。

如果候選人的伴侶不要或不能搬遷,我通常會問這對伴侶是否考慮「通勤婚姻」。今天的企業愈來愈願意讓高績效領導人通勤,或者遠距工作。然而,公司會更願意讓現任員工這麼做,因為他們知道這個人過去的表現;感覺上,新員工在這方面的風險較高。

有時候,我們必須創意思考。幾年前,一位同事和我為一個亞洲的職缺,招募一位以歐洲為基地的女性候選人。她有個長期的伴侶,對方有很好的工作,也不願意搬去亞洲。於是,我們檢視候選人可能的職涯發展(如果她接受新職務的話),我們的結論是,如果她在亞洲的工作表現優異,非常有可能晉升到美國總部的職位,而她的伴侶願意搬去美國。於是,這兩個人通勤了兩年,而我招募的這位女士,後來確實得到總部的高階職位;她的伴侶搬去美國,他們得以重聚。

我的工作為我打開一扇獨特的窗,看到伴侶如何因應這些情況,但我的觀點,也參考了我在光輝國際(Korn Ferry)領導的女性執行長職涯研究專案。我們訪談57位現任或前任的執行長,了解她們晉升到高階職位的路徑,而最突出的重點,是配偶對有志爭取高位女性給予強力支持的重要性。大部分女性在討論她們的成功因素時,都主動提起她們先生的支持。大約有一半的執行長,配偶也有重要的職涯;管理他們的雙職涯,需要複雜的行事曆協商、輪流做某些事情、職涯決定的權衡取捨、搬遷的意願,以及管家、保母的大量協助等。大約有三分之一受訪的女性執行長,在成為執行長時,由配偶或伴侶主要負責料理家務和照顧孩子;有些是家庭主夫,有些是退休或兼職工作。

每個人能運用的能量有限,而應付一個不是真心為你事業加油的伴侶,會銷蝕那份能量,限制你的潛能。我們訪談的執行長裡,有少數幾位表示之前有過不支持她們的丈夫或伴侶,但後來還是遇到更支持自己的另一半。她們猜測,如果沒有得到所需的支持,她們就無法坐上高階職位。(與我合作過的大部分男性執行長也說過同樣的話。)我的子女現在分別是24歲和21歲,我非常直接地告訴他們:挑選配偶可能是你這輩子最重要的職涯決定之一,因為對你在事業上的雄心壯志來說,這個人若不是你的支柱,就是你的絆腳石。所以,請明智選擇。

適時調整雙方職涯優先

對苦於這些問題的伴侶,我感同身受,因為我是過來人。我先生是病理學家。我們結婚37年。大約前二十年,他的職涯優先。我們搬了幾次家,以配合他的醫學院訓練、住院醫師實習、研究員工作,以及在美國空軍服役。我相信強韌的花朵能在任何地方開花,於是,我試著把這些搬遷看成機會:當我們從加州搬到費城,我求職的過程讓我踏入高階主管招募工作。我們搬到德州時,我當時的雇主在那裡沒有辦事處,於是我在那裡開設新據點,這是非常好的經驗。隨著我的職涯演變,我們也做了改變。我的出差行程非常誇張。2007年,當時我們的孩子還小,我先生辭去醫院的工作,開始從事諮詢服務,以增加彈性,更常在孩子身邊。從那時起,我們開始把我的職涯放在優先的地位。

歷經這種推拉之後,我體認到,通常是像我這樣的人打了一通電話來,提供優渥的工作機會,這會讓伴侶雙方重新思考他們的對等安排。由此開啟的對話,經常聚焦在正向的機會。伴侶自然會去比較他們職涯的潛力,決定把投資報酬率較高的職涯列為優先。在過去,通常是男性的職涯優先,但現在,經常是女性的職涯優先。

在這類時刻,許多雙職涯伴侶會決定,其中一人的職涯退居次要,或是所得較少的一方放手一搏,希望自己能在新城市找到(或創造)好工作。伴侶雙方在面對這個展望時,我會提醒他們,優先考量其中一方的職涯,並不表示永遠都要如此。職涯是一條漫長的路。現在退讓的一方,在未來也能居於優先。我認為由我提出這個主張,是有公信力的,因為我自己就歷經過這種轉換。

(周宜芳譯自“The Spouse Factor,” HBR, September-October 2019)



珍.史蒂文生

珍.史蒂文生 Jane Stevenson

光輝國際(Korn Ferry)執行長接班諮詢服務的全球領導人,以及董事會與執行長諮詢服務的副董事長。她與人合著有《脫穎而出》(Breaking Away)一書。


本篇文章主題聘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