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改變思考方式,先改變觀察方式

To Change the Way You Think, Change the Way You See
亞當.布蘭登伯格 Adam Brandenburger
瀏覽人數:5351
福爾摩斯與洗手乳的創作者,有什麼共通之處?

「不同凡想」是蘋果公司1997年的知名廣告詞。很顯然,這對所有創作者、創新者和創業家都是絕佳的忠告。

然而,想提出革命性的新構想或新產品,除了需要用不同方式思考,也要用不同方式觀察。優秀的創作者、創新者與創業家看世界的方式,與大多數人不同。正因如此,他們能看到別人沒注意到的機會。

像是廣為人知的魔鬼粘故事。瑞士工程師喬治.德麥斯楚(George de Mestral)在森林散步後發現衣服黏上了一些毛刺(植物的種子),於是他決定仔細研究那些毛刺。他拿出顯微鏡,看見大自然在毛刺上設計了倒鉤,於是那些倒鉤黏在他衣服的毛圈上。這知名的倒鉤與毛圈設計問世了,稱為魔鬼粘(Velcro),成為拉鍊的替代品。〔目前,稱為仿生學(biomimetics)的一整個領域,都在致力模仿自然來解決人類的問題。〕

比較不為人知,但同樣實至名歸的則是洗手乳。美國創業家羅伯.泰勒(Robert Taylor)決定深入研究,當肥皂包裝拆開並在浴室使用時,實際上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他近距離觀察原本乾淨的肥皂盤,結果發現一灘令人不舒服的肥皂泡。他認為,解決方法應該是把液體肥皂放在美麗的壓罐內使用,這就是現今洗手乳的由來,它改變了整個肥皂產業。

兩位聰明的創業家用不同的方式看世界。不論是透過顯微鏡或變焦鏡頭,不論是從字面上或比喻,他們都踏出了關鍵的一步,用不常見的方式觀察尋常的事物。偉大的法國數學家布萊茲.巴斯卡(Blaise Pascal)曾說,「思想狹隘的人只關心非凡事務,思想開闊的人則關心尋常事務。」他的想法似乎十分類似:看看我們眼前的事物,但用大多數人不用的方式去觀察。

這行為有個專屬用詞:陌生化(de-familiarization)。在20世紀早期,一位名為維克特.什克洛夫斯基(Viktor Shklovsky)的文學理論家指出,大文豪托爾斯泰(Tolstoy)採用一些技巧在寫作上創造加強效果,這些技巧包括用扭曲的角度描寫事物,或是不採用物件常見的名稱,以及讓一般熟悉的事物變得陌生(陌生化)。後來,優秀的法國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在電影《斷了氣》(Breathless)用跳接(jump cut)為電影工業帶來革命。這個創新在今日看似理所當然,然而在當時必定讓許多人困惑。在那之前,電影從業人員花很大力氣在銀幕上創造順暢的連續流(「連續性」)。畢竟在大腦的運作下,我們視覺的體驗就是連續流。這是我們熟悉的模式。但高達決定打破這種連續流,迫使我們跳開平日的假設,看到他的人物角色真的是跳躍且不連貫的。如此一來,我們感受到他的角色所體驗到的孤立感,以及他們努力想要互相接觸連結,而最終這些努力都不成功且是悲劇性的。高達把陌生化這項技巧,從書本提升到大銀幕。

這些優秀藝術家的例子,提供包括創業家在內的所有人一些訣竅,可用來避免用熟悉方式看世界,並開始用不熟悉且富創造力的方式看世界。當我們注視這世界,我們不能只是仔細檢視,而是要刻意用不同的觀點來檢視。不只為我們周遭的事物命名,也創造新的名字。不只考量整體,也把事物拆分成多個部分。這些技巧可以幫助我們走向嶄新與革命性的事物,不論是在藝術或商業領域。

福爾摩斯曾對華生說過一句名言:「你在看,但沒有好好觀察。這之間的差別很明顯。」關於如何打破窠臼,而去真正仔細觀察,這方面有更多忠告來自心理學家與作家瑪麗亞.柯妮可娃(Maria Konnikova)的著作《聰明絕頂:如何像福爾摩斯那樣思考》(Mastermind: How to Think like Sherlock Holmes,繁體中文版書名《福爾摩斯思考術》)。她寫道:「在觀察時,你必須學著把情況與詮釋區分開來,把你自己與你所見事物區分開來。」柯妮可娃建議一些技巧可以改善這方面的能力,像是大聲描述一個有趣的情況,或是寫信給同伴。她指出,福爾摩斯在調查案件時,常找華生來討論他的觀察,而且往往是透過這樣的做法,案件的關鍵點才逐漸明朗。這是另一個技巧,可供有抱負的藝術家與創業家嘗試,私家偵探同樣可以嘗試。

我們大腦的設計,是要阻止我們投注過多注意力。特克斯勒消逝效應(Troxler fading)這種視覺上的錯覺,已經印證了這一點(這個效應是以發現這現象的十九世紀瑞士醫生命名)。如果在我們的眼角餘光範圍內放置一個靜止的圖像,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們就會看不見它。這現象在神經科學上的一般術語是「習慣化」(habituation),這或許指出了一種有效率的大腦運作方式。神經元對一項沒有變化的刺激有了足夠資訊之後,就會停止放電。但這並不表示習慣化一定對我們有好處。

努力設法不僅用不同方式思考,也用不同方式觀察,我們可以把這種努力當成是要對抗我們天生的習慣化傾向,克服我們用熟悉的方式來觀察和體驗的傾向。所有優異的藝術家、創業家和創作者,都用一種方法想出一些深刻見解,因而得以改變世界,這種方法實際上就是,他們看世界的方式與大多數人不同。他們的方法告訴我們,若是用不同方式看事物,我們最終能夠看到別人還未看到的世界。未來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王怡棻譯)



亞當.布蘭登伯格 Adam Brandenburger

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史登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講座教授、坦登工學院(Tandon School of Engineering)傑出教授、上海創意與創新課程教學主任。


本篇文章主題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