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客、技術、價值鏈:塑造全球化未來

The Next Era of Globalization Will Be Shaped by Customers, Technology, and Value Chains
詹姆斯.曼宜卡 James Manyika , 蘇珊.倫德 Susan Lund
瀏覽人數:2410
昔日提供廉價勞動力的國家,現已成為利潤豐厚的市場。

如果你問一般的執行長,近來是什麼讓他們失眠,他們很可能回答是關稅與貿易戰。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不久前對全球高階主管做的問卷調查顯示,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認為,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是他們最關切的問題;四分之三的公司表示,全球投資策略因而也正在改變。

但企業承受不起只對貿易政策的相關新聞作出反應。每個決定都應參考較大格局的情勢,而當我們退一步來看,顯然較長期的結構性轉變,正在重塑全球化的本質。我們的新研究,詳細檢視了43個國家的23個產業價值鏈,以便更加了解企業目前正在做哪些事情,以及這些事情會如何引發將塑造下個世代的那些根本性變革。

首先,過去十年間,全球的需求已在地理分布上發生劇烈變化。中國、印度和其他新興經濟體,起初是靠製造勞力密集產品並出口到先進經濟體,而進入全球價值鏈。但如今,它們十億名新的消費者已是一股強大力量。把它們當成「世界的低成本工廠」,已是過時的假設。它們本身已是利潤豐厚的消費市場,它們的企業是競爭的新來源。

過去十年間,開發中國家占全球消費的比率已上升約50%。目前中國進口的最終成品和德國一樣多,超過日本、英國或法國進口的最終成品。中國現在也進口更高價值的商品。中國即將成為全球擁有最多百萬富翁的國家;目前,全球奢華精品約有三分之一的市場在中國。整體說來,到2025年,新興經濟體可能會消費全球近三分之二的產品,尤其以汽車、建築用品和機械設備為大宗。在資訊科技服務、金融服務和商業服務等知識密集服務當中,先進經濟體出口的45%已經流向開發中國家。

雖然本地需求正在上升,但新興經濟體也即將達到產業成熟的新水準。它們正在打造本國的供應鏈,因而對於維持工廠運作所需的中間投入(intermediate input),這些國家現在進口的量也較少。尤其是中國正推動許多產業現代化,並培養在設計、工程和高科技製造方面的能力。隨著中國進入較高價值的新利基市場,未來幾年,先進製造業的多國籍公司可能遭受壓力。此外,開發中經濟體自己的多國籍巨擘正在形成,這些大企業現在透過出口和收購外國公司而走向全球。西方多國籍公司在自家後院面臨新的競爭挑戰。

如潮水般湧現的下一代新技術,也在重塑產業價值鏈。其中一些技術(如數位平台和物流應用等)將繼續降低成本、減少延遲和貿易摩擦。超快速的5G網路,為物聯網、智慧電網、自駕車和虛擬實境提供支柱,以實現它們更多潛力。也許最深刻的改變是,製造業的自動化技術,正在改變商品的製造方式。

如今,多國籍公司正在研究和十年前似乎截然不同的全球需求地圖,而且它們可運用一些新技術,來降低勞動力成本的重要性。要決定該在何處設置營運據點,以及在何處投資新產能時,應考量的因素正在改變,尤其是考慮到新的自動化技術。把貨物運到地球的另一端,會妨礙企業的回應能力,並減緩上市速度,因此有些製造商正在建立或整合更多的區域供應鏈,以便更有效率地服務主要市場。

企業決策的這些轉變,開始出現在貿易統計數據中。貿易密集度(全球產出當中跨境銷售的產出所占比率)正在下降,因為有更多產品是在生產國消費的。企業在世界各地尋求低工資勞動力的日子,似乎正逐漸遠去。今日只有18%的貿易,是先進經濟體從最低工資國家進口商品。地理上接近顧客、基礎設施的品質、較高技能的勞動力等因素的重要性,正逐漸超過尋求全球最低勞動力成本。

同時,服務流量的成長速度,比商品交易快了60%。目前開始有一些技術,讓企業能夠遠距進行工業維修和遠程醫療等服務。在包括製造業的多個價值鏈中,更多價值來自服務,無論是軟體、設計、智慧財產、分銷、行銷或售後服務。許多產業的公司都在增加新的服務項目,或是實驗採取訂用(subscription)和「產品即服務」(goods-as-a-service)商業模式。

企業即使在努力應付政策不確定性之際,也在承受和回應這些更深層的轉變。隨著產業結構和全球經濟不斷變化,目前正是時候該重新評估未來要在價值鏈中的何處競爭,以及在世界何處營運。

(侯秀琴譯)



詹姆斯.曼宜卡 James Manyika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董事長,這個研究所是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商業與經濟研究單位。


蘇珊.倫德 Susan Lund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合夥人。


本篇文章主題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