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問題的模式裡找到創新的線索

Innovate by Looking for Problem Patterns
瀏覽人數:3195


影片載入中...
哈佛商學院教授克雷頓.克里斯汀生解釋,如何藉由研究你想要解決的問題,以及其他產業如何解決同樣的問題,以發揮創意來創新。

大約12年前,我曾有段很有趣的經驗。安迪.葛洛夫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我沒有時間去讀那些學術言論,但我知道,你做的一項研究可應用在英特爾。請你過來一趟,和我們講講這個研究,以及它對英特爾的意義。」那對我是個千載難逢的機緣。於是我有機會可說明,摧毀成功企業的因果機制,幾乎總是來自市場底層。

當時,SiriX和AMD這兩家公司正在殘害英特爾,雖然他們沒有看出這點。這場談話導致他們後來的因應做法,就是跨入市場底層,推出賽揚處理器。這項產品在很多方面挽救了英特爾。

在那之後大約三個月,我接到來自華府的電話,找我的人是美國國防部長柯恩。他說:「我讀了你的書《創新者的兩難》。我想能否請你過來演講,對我和我的人員談談那本書?」那對我也是千載難逢的機緣。當他說「我的人員」時,我以為他指的是幾位少尉和大學實習生。但當我走進他的會議室,在場的是參謀長聯席會成員,還有次長、副部長和助理部長等人,他們全都在那裡。柯恩部長說,這是他第一次召集所有那些人,他說:「就請你發表見解吧。」

於是我就開講了,我用的投影片,和我在英特爾演講時用的一樣。我說明,在市場底層出現的小型煉鋼廠,如何打敗了垂直整合的鋼鐵公司,做法就是從鋼筋開始,一路向上發展。我的演講結束後,參謀長聯席會主席薛爾頓將軍把我攔住。他說:「你根本不知道我們為何對這個感興趣。」我說:「我的確不知道。」於是他說:「你說的市場頂層,是鋼板,對吧?對我們來說,那就是俄國人,而他們現在已經不是敵人了。在市場的底層,你所說的鋼筋,那對我們是恐怖主義。而我們作戰的動員編制,無法讓我們變成對抗恐怖主義的高手。

我的天啊,之後我們進行了很精采的討論,談論他們必須做什麼。後來他們在諾福克郡另外成立一個組織,是個聯合小組,以找出對付這項新威脅的方法。但我覺得這實在太有趣了,過去我從未這麼想過,因為大部分人會認為,半導體和恐怖主義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領域,而不管哪一個領域,都要花一生心力才能理解。

但在基本層次上,我們看到同樣的問題一再出現。在研究裡展現創新的一個方式,不是培養某個領域的專業,而是去問:哪個領域曾出現類似的問題?我可以在那個環境架構裡研究那個問題,然後回到這個領域,以同樣的建議方案,來檢視同樣的問題。我認為那是通用的原則,也就是說,若要創新,你必須問:「在其他地方,是否有人歷經過並解決了那個問題?」這可協助我們大幅提高生產力,效果遠勝於其他做法。 ( 周宜芳譯 )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