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時間留給快樂

Time for Happiness
艾希莉.威蘭斯 Ashley Whillans
瀏覽人數:7366
為什麼追求金錢不會帶來快樂?那麼,什麼可以呢?

亞當(真實故事,假名)是好員工,他獲派一個眾人欣羨的專案,他深信這任務能讓他升遷與加薪。接受這份工作就像是理所當然的事:努力工作,完成任務,加薪。他知道必須長時間工作,甚至週末加班,而且要犧牲與年幼孩子相處的時光。他知道面臨截止期限時壓力會很大,應付部屬與他人的期望也會有很大壓力。但他也知道最終會得到獎賞,彌補失去的時間。

除非,他沒有得到獎賞。雖然他的專案成功,升遷與加薪卻是由另一個專案的成員得到,而那個人也實至名歸。亞當因為工作出色獲得表揚,之後仍舊成功地執行他的專案,但他並不開心。在夜裡,他困在堵塞的車陣中,鬱悶地沉思過去發生的事,計算他投入的時間,心想這些到底是為了什麼?他不禁覺得自己浪費了,不,是失去了寶貴的時光。

亞當想的沒錯,不過研究顯示,他即使獲得升遷與加薪,可能也不會覺得滿足。不論我們努力所得到的結果為何,我們都感到時間愈來愈不夠用,而且那些我們認為可讓自己感到快樂的事物(也就是我們如此努力追求的成就),卻沒有讓我們真的感到快樂。它們絕對無法還給我們與家人朋友相聚的時光,或是保留給我們自己的時間。

大量證據顯示,感覺擁有足夠時間的「時間充裕感」(time affluence)目前在美國正處於歷史低點。我與團隊分析一項由蓋洛普(Gallup Organization)針對250萬美國人所作的意見調查,結果發現80%的受訪者,每天都沒有足夠時間完成他們那天想做的所有事情。這情形實在很嚴重,甚至可以用「饑荒」來形容,這是在我們的文化當中,大家都無法有效管理我們最珍貴的資源,也就是時間。

時間匱乏存在於所有的經濟階層,它的影響十分深遠。研究顯示,覺得時間匱乏的人幸福感較低,焦慮、沮喪與壓力的程度則較高。他們比較不愉快,笑容較少。他們比較少運動,也比較不健康。他們的工作生產力下滑。他們也比較容易離婚。我與團隊分析了蓋洛普調查數據之後甚至發現,時間壓力對幸福感的負面影響,比失業的影響還大。

在更廣泛的層面上,時間匱乏每年造成公司直接損失數十億美元的生產力成本,次要成本則是這個金額的好幾倍。公共衛生官員把它列為導致肥胖情況增加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研究人員估計,時間壓力造成的健康照護成本每年高達480億美元。

諷刺的是,雖然人們普遍認為今日的工時較長,但資料顯示,我們大多數人擁有的可支配時間比過往更多。為什麼我們如此渴望擁有時間?

答案似乎是因為錢。大多數人就像亞當,會落入用時間換取金錢的困境,因為我們相信長遠來看,金錢會讓我們更快樂。

我們的想法很落伍。其實研究一再顯示,最快樂的人是用金錢來買時間。我和同事針對世界各地將近十萬名工作的成年人,進行相關性的長期實驗研究。我們一再發現,那些願意放棄金錢來換取更多空閒時間的人(例如減少工時或外包不喜歡的工作),可以得到更充實的社交關係、更滿意的職涯、更多的喜悅,以及整體來說,生活得更快樂。

如果你今年想立下新目標,可以把焦點放在根據時間來做選擇,而非根據金錢。這並不容易,整個世界、甚至我們的大腦,都被引導認為應該優先重視金錢。但這目標是做得到的,我會在本文中分享一些聰明的策略,你從今天就能開始採用。

為什麼我們重視金錢勝過時間

今日時間匱乏的現象,最顯而易見的解釋就是我們花更多時間做例行家事與工作。但很少證據支持這個想法。一些最好的時間日誌研究顯示,過去五十年間,美國男性每週的休閒時間增加了六到九小時,而女性的每週休閒時間,增加了四到八小時。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1950年美國人平均一週工作37.8小時,2017年則是34.2小時。

相反地,證據指向時間匱乏的其他元兇:對財富與財務缺乏安全感。在針對歐洲、亞洲、北美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中高收入人士的研究中,賺較多錢的人覺得時間較不夠用。舉例來說,一項在澳洲超過三萬名受訪者的調查中,與時間壓力更有相關性的是較高的收入,而較高工時與較高薪資的相關性,無法用來解釋這個現象。有錢人有財力雇人打掃家裡,搭計程車而非大眾交通工具,因此他們有更強的時間匱乏感似乎有違直覺。

但如果你了解商品理論,這現象就是合理的。在商品理論中,當任何一種資源被視為是有價值的,就會被視為是稀少的。因此,我們的時薪愈高,我們就會愈珍視它,失去任何一點時間都會讓我們的感覺更強烈。

財務的不安全感(無論實際上有多少財富),可能也會讓人感到更嚴重的時間匱乏。這是因為人們若是不確定未來能否保有同樣的工作,或能否賺取同等收入,就更可能優先重視賺取更多金錢,而非保有更多時間。

雖然財富與時間充裕度呈現相反關係,但大多數人還是致力賺更多錢。在我團隊的研究中,只有48%的受訪者表示希望有更多時間,而非更多錢。即使是時間最困窘的一組人(有全職工作與年幼子女的家長),其中大多數人仍有相同傾向。非常富有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把時間看得比錢重要。

我們調查的818位百萬富翁當中,有將近一半的人表示,他們不曾花錢把討厭的工作外包給別人。此外,我們詢問98位在職的成年人,他們會如何花用意外得到的四十美元,好讓自己的快樂達到最大,結果只有兩個人表示會花這筆錢來保有更多時間。當我們詢問三百位戀愛中的成年人,他們會如何花四十美元讓伴侶的幸福感達到最高,只有三人表示會用這筆錢來節省伴侶的時間。

這並不表示人們想不出節省時間的辦法:一項研究顯示,99%的受訪者能指出一件他們想花錢請人代勞的家務。但在另外好幾項研究中,只有17%的受訪者花錢這麼做。這並不是因為人們想不出更好的事可做:大多數人可以舉出幾項他們很希望有時間進行的活動,像是從事某項嗜好,即使很少人真的花錢換取時間去做它。

若要減少時間困窘與不快樂,核心挑戰不在財務上,而是心理上:人們錯誤地相信財富會讓我們的生活過得更好。即使擁有一千萬美元淨資產的人,也認為必須大幅增加自己的財富才能更快樂。

例如,研究顯示員工在考量是否接受一項工作時,常常高估現金獎勵與薪資的價值。他們認為薪水、保險和其他財務福利(像是退休計畫),會決定工作滿意度。他們低估了工作時間彈性的價值。

我與團隊分析Glassdoor一項針對42,721位員工的調查結果,發現非現金福利(像是社會體驗與休假機會)對工作滿意度的影響,比金錢更大。在一項分析中,當其他條件一樣,慷慨的產假、彈性工時、病假等福利對工作滿意度的影響,勝過年薪額外增加六萬美元(在48,000美元的平均薪資往上加)的影響。即使控制了收入、年齡、性別、教育、產業、雇主類型、公司大小、公司營收等變數,這個結果仍然成立。

研究顯示,當人們賺的錢超過他們的基本需求,額外的金錢不見得一定會帶來更大的快樂。然而我們一次又一次的選擇,總是未能反映這個現實。

為什麼我們應重視時間勝過金錢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人(尤其是那些入不敷出,或對自己的財務未來不確定的人)在選擇金錢而非時間的時候,往往真的覺得比較快樂。但情況仍然很明顯,比較有錢的人,或許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優先順序。

為了解哪些人是快樂的,以及他們如何在金錢與時間之間取捨,我與團隊提供數千位實驗參與者以下兩個關於個人的描述(其名字符合受訪者的性別)。

蒂娜重視時間超過金錢。她願意犧牲金錢來換取更多時間。舉例來說,蒂娜寧願少工作幾小時,少賺一點錢,而非加長工時來賺更多錢。

瑪姬重視金錢勝過時間。她願意犧牲時間來換取更多金錢。舉例來說,瑪姬寧可工作更長時間以賺取更多錢,而非縮減工時以擁有更多時間。

然後,我們詢問受訪者覺得自己像哪個人。單是從他們的答案,我們就能預測他們在下列情況會做什麼選擇:機票價格較低而轉機時間較長的航班,或是較貴的直飛航班;房屋打掃抵用券,或是現金獎金。

我們也發現,更重視時間的人(「蒂娜」們)年紀較長、工作時數較少,更可能當志工,也更常參與公眾事務。最重要的是,在10分的快樂量表上,他們的快樂分數比其他人高0.5分。平均而言,這個差異相當於人們從婚姻中獲得快樂的一半。

從這項研究與許多其他研究,我們可以斷言:

時間帶來快樂。蒂娜們擁有更高的整體幸福感,這無法用收入、教育、年齡、婚姻狀態、住在家中的孩子人數、每週工作時數來解釋。他們普遍傾向以時間為優先,這才是造就差異的主因。

我與同事調查超過六千名住在荷蘭、丹麥、美國與加拿大的在職成人,結果發現花錢在省時間服務的人,表示對生活的滿意度更高。購買那類服務可協助受訪者處理壓力,也較不會覺得無法應付所有的待辦事項。即使只是相對小的一次性購買,情況也是如此。

時間用來社交。在我與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教授伊莉莎白.鄧恩(Elizabeth Dunn)共同進行的三項研究中,重視時間勝過金錢的人,更常與同儕社交。在一項研究中,他們與新同事互動的時間,比重視金錢的人多了18%。這很重要,因為其他研究人員發現,即使只有與他人進行短暫的社交互動,都能在降低壓力與提升幸福感方面帶來驚人成效。

在另一項針對四萬名美國人的研究中,當人們在週六或週日購買了節省時間的服務,(相較於那些沒有購買這類服務的人)他們會多花三十分鐘與朋友及家人交流。這使得人們一整天下來感到更快樂。這些購買省時服務的人之所以更快樂,不只是因為他們更常社交,也因為他們從社交當中得到更大的快樂。

在針對4,300位身處忠誠戀愛關係美國人的九項研究中,我與同事發現,重視時間勝過金錢會讓伴侶之間更親近。那些花錢購買省時服務的人表示,他們有更多優質的共處時光,並從彼此的關係中得到更大的滿足。當夫妻處於壓力之下,省時購買(像是叫外賣)的好處,往往大於體驗購買(像是外出到更高級的餐廳用餐,這需要更多計畫、決策和交通時間)。省時購買甚至消除了配偶不幫忙所引發的部分不愉快。換句話說,花錢請人打掃家裡對婚姻的幫助,或許跟學習好好傾聽的幫助不相上下。

把焦點放在時間上,可以打造更有收穫的職涯。重視時間的人,更可能去追尋他們喜愛的職涯。我和伊莉莎白.鄧恩在另一項研究中發現,較重視時間的大學畢業生,更可能選擇帶來內在回報的職涯,因此在一年後更加快樂得多。這並不表示他們的工時比較短。當人們有一份真心喜歡、因而讓他們更開心的工作,就比較不會受到壓力的負面影響,也更有生產力與創意。他們也比較不會離職。

為什麼這麼難

如果解決時間匱乏的方法如此簡單,只要做出給自己更多時間的選擇,為什麼我們仍舊感到壓力?

我是一位快樂學研究人員。我應該知道不應犧牲我所有的空閒時間工作賺錢。然而,我卻覺得應該隨時待命,以跟上工作的要求。為了應付這狀況,我在通勤上班、運動時,在海灘上,甚至出門旅行時,都在寫電子郵件或講電話。不時有人看到我到在健身房的更衣室用筆記型電腦打字。我承認,我在自己的婚宴上花了一個半小時工作(沒有遮遮掩掩)。

我研究時間與金錢的取捨多年之後,明白了在如何使用時間方面,並非只有我一人做出不佳選擇。做出較佳選擇並不容易。這甚至有違我們的天性。

我們盲目追求財富有許多原因,但主要分成兩類:

行為因素。幾項認知偏誤,讓金錢看起來比時間更富吸引力。舉例來說,美國人認為忙碌代表更高的地位。想要感覺自己很重要,這股欲望是強大的動力,很可能會破壞我們的最佳利益。

我的研究顯示,人們花錢擁有更多時間,比花錢買東西,更容易有罪惡感。付錢讓人完成我們不想做的工作,讓我們覺得自己很懶惰,所以我們選擇避免這種感覺。

而且因為我們高估享受某項體驗所需的時間,結果最終浪費了一些片段的空閒時間,原本我們可以更有效利用這些時間才對。花五分鐘與同事社交,或是花二十分鐘在滑步機上運動,對我們情緒的益處往往超乎預期。

最後,我們也受「未來時間寬鬆」的想法所害,也就是以為自己未來的時間會比現在多。因此,我們決定現在做些犧牲,希望能在未來享受更多時間。當然,當未來真的到來時,我們並未擁有更多時間。我們只是重複相同的錯誤。

組織因素。人資部門可能會認為,員工如何取捨時間和金錢與他們無關,但有大量研究顯示,組織因素形塑了員工看待時間的方式,而且可能增加他們的壓力感,並損害社會關係與幸福感。

舉例來說,我們從數十年的研究知道,財務誘因促使人們更努力表現。但我們如今也知道,這讓員工執著於金錢。在六項研究中,紐約大學教授茱莉亞.賀爾(Julia Hur)發現,當員工因為績效提高而獲得報酬,他們對金錢的渴望會更強烈,並會更加強努力來得到額外報酬。他們也會變得更自我中心,比較不願意捐款給慈善機構,這顯示他們正背離我們所知會帶來更多快樂的活動。

在這項研究的基礎上,賀爾、我的學生李尹(Alice Lee-Yoon,音譯)和我分析了一項公開的資料組,以檢視績效獎勵如何改變人們對工作以外事務的態度。我們發現,因為工作表現獲得報酬的員工,花更少得多的時間與朋友和家人社交,也花更多得多的時間與顧客和同事社交。不論那些員工的工作時間有多長,或身處什麼產業,情況都是如此。

我們進行的其他研究也支持這些發現。它們同樣顯示,因工作表現而獲得報酬的員工,會更願意花時間在工作人脈上,而非朋友與家人身上,因為他們認為工作人脈對他們出人頭地更「有效用」、更「有幫助」。但員工並沒有更享受與這些與工作人脈打交道的時光。不論薪資水準或工作類型為何,按照工作表現獲得報酬的員工表示,與朋友的相處時光讓他們獲得更大的快樂。但他們沒法時常這麼做。

政策若是讓員工注意到時間的金錢價值,也會造成時間壓力。按小時計酬的員工,更可能把自己的時間視為金錢,更在意浪費時間、節省時間,以及運用時間來創造利潤。在一項實驗中,柏克萊大學(Berkeley)教授戴娜.卡尼(Dana Carney)與史丹福大學(Stanford)教授傑夫.菲佛(Jeff Pfeffer)發現,單單要求員工計算自己的每小時工資,就會大幅提高他們皮質醇的分泌(這是與壓力有關的賀爾蒙)。在相關的研究裡,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安德森管理學院(UCLA Anderson)教授山福.迪沃(Sanford DeVoe)與曾為他研究生的朱利安.豪斯(Julian House)發現,要求人們計算自己時間的經濟價值,會讓他們更沒有耐性,並且破壞他們享受休閒時光的能力,以及志願幫助他人的渴望。在另一項研究中,伊莉莎白.鄧恩與我發現,要求人們計算時間價值,會使他們更不願意多花兩秒鐘去做回收,以保護環境。

當志工、社交與運動之類的個人追求,會讓人們出現重大改變。積極的休閒活動,在對抗時間壓力方面的效果,遠優於消極的休閒活動。

如何開始

雖然你的大腦與組織可能會合謀讓你選擇金錢勝過時間,但少數幾個日常行動可以協助你改變心態。以下幾個簡單策略可以降低你的時間匱乏感,幫你重新掌握時間表。

1.個人活動

計畫你未來的時間。在休閒時間方面,我們的初級資料顯示,人們天生偏好自發行為:我們不想感覺自己的休閒時間有太多安排。所以我們會隨機看看要如何過週末,結果最終浪費了許多時間。但我們若有制定計畫,而非被動地浪費時間,實際上會更快樂。

變得更主動。當志工、社交與運動之類的個人追求,會讓人們出現重大改變。我們的研究顯示,積極的休閒活動,在對抗時間壓力方面的效果,遠優於消極的休閒活動(如看電視或單純放鬆)。我同事與我曾在荷蘭進行一項研究,比較百萬富翁與平均淨資產37,500美元的人;參與的同事包括:馬斯垂克大學(Maastricht University)教授保羅.史密兹(Paul Smeets),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Vrije Universiteit Amsterdam)教授瑞內.貝克斯(Rene Bekkers),與哈佛商學院教授麥可.諾頓(Michael Norton)。我們發現百萬富翁更快樂,但這不只是因為他們比較有錢。他們每天多花三十分鐘在積極休閒上,少花四十分鐘在消極休閒上。

花更多時間用餐。巴黎IÉSEG管理學院教授羅曼.卡達里歐(Romain Cadario)與我,最近調查了12,000位法國與美國成年人的用餐習慣,結果發現平均而言,法國人多花很多時間用餐。美國人選擇餐點所用的時間,多於真正用餐的時間。法國人更熱中品嚐食物,因此從用餐得到更大的滿足,進而降低他們的壓力。

認識新朋友並幫助他人。雖然開口與你不認識的人談話不容易,但與陌生人隨意的社交互動可以大幅提升幸福感。擔任志工不僅能帶來更大的快樂,還能提高你的時間充裕感。這聽起來很矛盾,因為當志工會耗用你的時間,但奉獻時間這個舉動,會讓你感覺自己更能掌控它。

花更多時間感受敬畏。敬畏是一種正向的情緒,當我們面對巨大廣闊景象時,例如面對太平洋全景,就會出現這種感受。它會增加我們的時間充裕感,正因如此,在風景優美的地方健行、去熱帶地區度假,或只是仰望天空幾分鐘,都可以讓我們感到煥然一新。

花更多時間休假。這一點太顯而易見了,但人們往往沒有充分利用假期,在美國尤其如此。這或許是因為我們感覺不工作或能夠抽出時間休假,意味著地位較低,重要人士太忙而無法休假。但我與學生漢妮.柯林斯(Hanne Collins)進行的初步研究顯示,休假天數較多的員工,生活滿意度也較高。即使我們控制了年齡、性別、婚姻狀態、目前工作時數等變數,這個結果依舊成立。然而,有15%的員工表示在過去一年沒有休任何一天假,只有40%的人表示他們休完了所有的有薪假。

2.購買時間

我們在考慮如何使用金錢來增加快樂時,大多數人會想到投資於正面體驗,像是去夏威夷度假。但同樣重要的是,應想想如何消除我們生活中的負面體驗。我的研究顯示,人們在這方面遇到許多困難,但這裡有幾個想法可以讓你著手去做:

把雜務外包。在共享經濟中,像是Angie's List、Rent the Runway Unlimited與TaskRabbit等公司,讓消費者得以用負擔得起的價錢,把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外包,以「購買」時間。今日你可以雇人幫你遛狗、組裝家具、挑選衣服、載你的小孩去參加體育練習、整理你家,甚至幫你排隊買票。但對許多人而言,採用這樣的服務需要跨出很大一步,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服務太奢侈或費用負擔不起。金錢至上的心態讓他們這麼認為。其實,把錢花在購物、打掃與洗衣等省時服務,可以降低壓力、增加幸福感,即使對低收入的人也是如此(見邊欄「時間、金錢、特權與罪惡感」)。需要注意的是:我目前進行的研究顯示,外包太多事務,會讓人們感覺自己的時間表失控,因而破壞滿足感。

但要了解你究竟想卸下什麼事務。我們通常不喜歡家事的某個部分,但喜歡其他部分。例如,伊莉莎白.鄧恩與我最近使用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Joy進行一項新研究,發現消費者從食材訂購服務(如Blue Apron與HelloFresh)獲得的滿足感,高於使用餐點外送服務。我們推測這是因為大多數人喜歡烹飪,只是覺得決定要做什麼菜,然後跑去店裡購買適當份量的每一種食材,是件很煩人的事。這讓我們回到一個更廣泛的觀點:專注於外包你最討厭的事務或部分事務。這樣一來,你就可以花更多時間享受日常活動中你喜歡的部分。

減少購物比價。找尋最佳價格所花的時間,往往比你省下的金錢還有價值。開車到很遠的地方去加便宜的汽油,或是跑多家商店尋找同款最低價的衣服,花這些心力往往並不值得。預定最便宜的旅行方式,往往也是如此。有轉機的航班往往耗掉許多時間,尤其當你錯過或延誤轉機時更是如此,而這麼做省下的錢往往很少。重新釐清你的想法,讓價格不再是唯一考量。花點錢節省時間,是無妨的。

購買更優質的時間。你把雜務外包之後,應該把多出來的空閒時間,用在能增進你最多快樂的事情上,像是與朋友和家人一起的活動。不要把你所有的時間花在沙發上。每次打開錢包時,問問自己:花這筆錢是否能讓我以更正向的方式使用時間?如果答案是「否」,你最好重新考慮是否購買。

3.工作上的活動

雖然工作像是一個很難贏得時間的競技場,但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改變你每日上班的情況,以爭取時間。

買回你的通勤時間。考慮一週搭一次大眾交通工具或優步(Uber)上班。如此你就不必困在車陣中,而能夠把這段時間用來從事休閒活動,像是閱讀。或者你若是用通勤時間來工作,就可以早點離開辦公室,得到更多時間與朋友和家人相處。即使每週只有一小時,一年加起來時間也相當可觀。

爭取更多時間。時間匱乏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工作期限太緊。一個簡單但強大的解決方法,是要求延後期限。然而,哈佛商學院博士班學生尹載元(Jaewon Yoon,音譯)、俄亥俄州立大學費雪商學院(Ohio Fisher College)教授格蘭特.唐納利(Grant Donnelly)與我進行十項針對數千名員工與經理人的研究,結果發現,即使截止期限可以調整,有時間壓力的員工也會避免要求延期。員工(尤其是女性)擔心如果他們要求更多時間,會被視為能力不足或不夠積極,即使我們的資料顯示情況並非一定是如此,員工高估了上司可能會有的負面反應。

當員工感到壓力重重,但沒法要求更多喘息空間,最後會繳出不理想的成果,心生不滿,並讓上司失望(這正是他們試圖避免的事)。這些結果顯示,如果你需要更多時間,而且截止期限可以調整,你就應該爭取延後完成。你的上司可能會毫不勉強地同意你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延後期限會給你機會表現最好的一面。如果你是主管,不妨想想如何幫助部屬爭取所需時間,以做出最佳表現,而不必擔心遭受嚴厲批評。

學習說不,但不要拿時間當藉口。你可能很想要拒絕工作(或生活)上的請求,把這當成對抗時間壓力的策略。你可能更想要告訴別人你太忙,以拒絕別人。然而,與時間相關的藉口有很高的社會成本。格蘭特.唐納利、哈佛商學院博士生安.威爾森(Anne Wilson)、哈佛商學院教授麥可.諾頓和我在一項新研究中發現,這麼做的人比較不受喜歡,也比較不受信任。這是因為一般認為時間可以由個人控制。(每個人一天都有24小時,對吧?)我們的研究顯示,對於那些以金錢為由拒絕請求,或不提供任何藉口的人,人們的反應比較正面。如果實際上你真的沒有時間,試著說明拒絕的理由是你個人無法掌控的,像是家庭職責或意外的出差。

雇主可以如何提供協助

人資部門有很好的機會可以改善人才招募和留任,做法是協助員工更聰明運用時間,並讓可能錄取的新員工知道,人資部門會增進員工的時間充裕感。

用時間而非金錢來獎勵員工。我的研究和其他人進行的研究都顯示,這個做法對員工有利,因為休假的員工會更投入工作,更有創意,也更有生產力。但人們往往不會休完他們所有的假,而且若讓他們選擇可節省時間的獎勵或是物質獎勵,大多數員工偏好後者。

我最近得到來自207家公司的資料(包含超過二十萬名美國員工),他們都有績效表揚計畫。其中有37%的公司允許員工用獎勵積點來換取省時服務,例如打掃房屋。但只有3%的員工真的這麼做,而有67 %的員工用積點換取實物,像是亞馬遜(Amazon)的書。(此外,16.5%的員工用積點換體驗,13.3%把積點捐贈給慈善機構)

限制員工的選擇或許有幫助。史丹福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一項初步研究,讓醫師只能得到提供省時服務的抵用券作為獎勵。那些獲得抵用券的醫師表示,他們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度更高,離職意願也比其他醫師低。因此,組織如果想讓省時獎勵發揮最大效用,或許應該避免讓它成為選項之一,而應是唯一選擇。

為以時間為基礎的獎勵標注現金價值。另一個策略是迎合金錢至上的心態,讓節省時間看起來是有財務價值的。正如一位矽谷人資領導人給我的建議:「若要更有效促使人們申請一份薪資較低,但有較多休假時間的工作,我們應該讓他們看到整個薪酬方案,不只是薪水,還要指出健康照護、托兒、大眾交通補貼、休假、病假的價值,並計算所有這些金額。這樣一來,員工就會知道自己真正的薪資是多少。」

為了測試為非現金獎勵設定金額,能否增加員工對這些獎勵的興趣,我和同事對超過三千名美國人進行了八項研究。我們讓潛在新員工面對兩個幾乎相同的工作,一個薪資十萬美元,有兩週休假,另一個薪資九萬美元,有三週休假。不出所料,大多數人(75%)都選擇了那個較高薪的工作。然而,當我們讓受測者面對同樣的抉擇,但賦與休假金錢價值時,選擇較高薪工作的員工人數降至50%。

在另一項研究中,潛在新員工得到兩個工作選擇,薪資都是十萬美元。A工作包括四項福利,B工作只有三項福利。不令人意外的,在這種控制組的情況下,有超過80%的受測者選擇A工作。然而當B工作福利的金錢價值被標示出來,但A工作的福利沒有標示時,50%的受測者選擇B工作,而這個工作的福利較少且薪資一樣!(請注意:對於起薪低的工作,強調時間福利的現金價值沒有好處,其他研究也發現同樣情況。)

把時間當做金錢來行銷,可以是招募人才的重要策略,因為所有研究都顯示,把福利金錢化,可以讓人們對組織的觀感變得更正面:求職者表示,他們覺得這些雇主真心關懷員工,也更注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公司還能享有額外的好處:多元性增加。女性往往認為位高權重的工作她們做得來,但不是那麼令人嚮往。這種簡單且不花錢的推銷手法,可以讓公司看起來對家庭更友善,因而吸引更多女性加入求職的行列。

別相信「總會有時間」

自哈佛商學院教授萊絲莉.普羅(Leslie Perlow)把「時間饑荒」(time famine)這個詞普及之後,至今已經將近二十年。在那之後,我們學到很多關於時間匱乏的心理學。現在該是我們實踐這些學習心得的時候了。正如哈佛商學院教授麥可.波特(Michael E. Porter)與院長尼汀.諾瑞亞(Nitin Nohria)在他們近期為本刊所寫文章〈執行長的時間管理大法〉裡指出的:「時間是領導人最缺少的資源。他們如何分配時間很重要。」我認為,判斷我們是否以最佳方式分配時間的一個關鍵要素,就是我們對時間(相對於金錢)的重視程度。

時間是難以說明的,它容易被消耗、揮霍、喪失。但它得到的關注遠比金錢少。很少人會仔細計畫,該如何使用下一段意外得到的短暫時間。我們擔心每天喝杯咖啡會浪費多少錢,以及這些錢加總起來的影響,但其實我們也應該關注那些被我們浪費掉的所有那些短暫時刻,我們原本可以用那些時間來讓自己更快樂。很少人會擬定策略,計畫如何在未來獲得大量時間,像是全心投入一個有回報的專案,或是享受一趟家庭旅行。

今年讓我們下定決心,像對待金錢與工作那樣審慎對待時間。在花用下一分錢之前,想想花這筆錢是否能讓你更妥善運用時間。在做下一個與工作相關的決定之前,想想它對你與家人相處時間的影響,以及你與他們相處會有多快樂。提醒自己,以後不見得一定會有更多時間。一定不會的。

經理人應該想想,績效獎勵與激勵方案會傳達給員工什麼訊息。問問自己,是否讓員工更容易爭取更多時間來完成專案,更少時間堵在車陣中,更少時間浪費在搭乘便宜的轉機航班,以減少他們的壓力,並改善他們的生產力。我多年來收集多個國家的資料顯示,你的快樂與健康,以及你任職組織的健康,取決於你每天所做的取捨(以及幫你員工做的取捨)。

雖然我們對財務效益的全面關注推動了經濟成長,但這也付出了代價。所有人,包括員工與經理人,都應該考慮放棄金錢,以換取更多更優質的時間。時間是珍貴的資源。重新思考它的價值,可幫助我們回答更基本的問題,也就是如何讓個人與社會的幸福極大化,並協助所有人避開日常生活的壓力陷阱。

每次打開錢包時,問問自己:花這筆錢,是否能讓我以更正向的方式使用時間?如果答案是「否」,你最好重新考慮是否購買。

長遠觀點

我們還應該思考,自己對金錢與時間所做的決定,在未來會如何影響我們的快樂。如果我們選擇一個可以賺很多錢的工作,但一週要工作八十小時,那麼長遠來看,我們的人際關係與幸福感可能受到不利影響。我的資料顯示,大學生若是選擇讓自己擁有更多錢(而非更多時間)的職涯,在畢業後一到兩年,幸福感會大幅下降。在往後許多年當中,這種重大生涯決定的負面影響其實還會逐步升高。

重要的是,應想想你在未來五到十年的其他目標(賺錢以外的目標)。你是否計畫有小孩?如果是的話,你或許應該更常選擇時間而非金錢,以盡量降低工作與生活之間的衝突。在一生的不同階段,你的價值觀也會轉變。我的資料顯示,隨著人們年歲漸長,客觀來說人生所剩的時間變愈少,在做決定時自然會開始偏好時間,勝於金錢。其他研究人員發現,當人們年紀漸長,會開始把重心放在擁有更多有意義的體驗上(而不是賺更多錢)。

時間、金錢、特權與罪惡感

用金錢換取時間難道不是有錢人的專利?並非如此。當然,收入只夠糊口的人或是財務困窘的人,不可能常常面臨這樣的取捨。然而在已開發國家,一大部分人的可自由支配收入都十分可觀。更重要的是,我的團隊和我在研究中發現,僅僅花四十美元節省時間,就能增進快樂(勝過以同樣四十美元隨意買東西給自己)。想想在2017年,美國人平均每人花1,110美元(約合一天三美元)買咖啡。因此,只要犧牲兩週不喝咖啡,就有錢購買TaskRabbit上的一小時房屋打掃服務。

即使如此,許多人仍舊把花錢使用這類服務,與運用特權聯想在一起,覺得這麼做有罪惡感。我們在尋求別人幫忙時,也會感到過意不去,即使我們有付錢!我的資料顯示,我們外包自己不喜歡的工作時,會覺得是給我們雇請的人增加負擔,即使這是他們的工作。我們也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們花錢請人提供日常服務,像是打掃與做飯,因為這表示我們自己沒能把事情處理好。但我的數據顯示,當我們能找到簡單的方法來保有更多時間,我們的快樂與生產力都會提高。

如果你對於以這種方式買時間仍然有罪惡感,可以試著要求把時間當禮物。

另一方面,如果你想為別人買禮物,請注意:能夠幫人節省時間的禮物,往往比能幫人省錢的禮物,更能讓對方覺得體貼與感激。提醒一下:如果省時的禮物凸顯出你的另一半總是比你做更多家事的事實,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省時禮物在工作場合裡,以及針對收禮者不喜歡的活動時,格外受到歡迎。舉例來說,如果有個人喜歡熨衣服,他對乾洗服務的興趣,就遠低於不喜歡洗衣服的人。

儘管如此,在我們的研究中,賺最少錢的人能從購買省時服務上獲得最大的快樂(雖然他們很少有機會購買)。我們認為,這是因為入不敷出的人往往比有錢人花更多時間在通勤、兼做多份工作與等待。與一般想法相反的是,對於生活在貧窮線或貧窮線下的人來說,購買省時服務可能特別有益。

如果我還未能說服你相信購買時間並非有錢人的專利,以下是更多證據:我與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安德森管理學院的柯林.魏斯特(Colin West)合作進行一項大規模研究,地點是在世界上最大、最窮的貧民窟之一,那就是肯亞奈洛比的基貝拉(Kibera)。那裡的工作婦女每週花四十小時做家事與其他不支薪的勞務。手洗衣服並看著它晾乾(以免被偷走)一週要花掉十小時。然而,即使在這樣一個婦女平均一天只賺五美元的貧民窟,省時服務仍然有市場。婦女有時會付錢請別人幫她洗衣服,或是拿衣服去當地的自助洗衣店。她們也會付錢請人幫忙買菜,以節省走路往返市場的數小時。在這項研究中,我們測試了基貝拉婦女得到省時服務(洗衣與買菜)抵用券的快樂和生產力水準,是否高於得到非省時物品(食材)抵用券。我們認為,節省時間的抵用券比較有效。這一觀點與「時間匱乏的人往往也是物質匱乏」的觀點相吻合。

然而,政策制定者常會低估提供省時服務給窮人的價值。魏斯特與我詢問一群在哈佛甘迺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修習公共政策課程的四十名學生,節省工作婦女時間的援助計畫,以及提供她們現金的援助計畫,哪一項計畫最可能提高婦女的福祉,這些胸懷大志的政策制定者當中,只有10%表示節省時間的計畫比較有效。

另外還有一場辯論,是關於零工經濟(gig-economy)市場對待工作者是否夠好,足以鼓勵消費者購買這類服務。我的研究雖然沒有處理這些道德問題,但確實找到證據,證明消費者十分注重那些服務提供者的報酬是否夠好。如果消費者能夠確信服務提供者樂於從事這些工作,並得到良好的福利,他們在雇請幫手時就不會那麼內疚,也更願意花錢買時間。在一項實驗中,相較於強調對消費者益處的網路省時廣告,強調服務提供者福利的廣告,獲得更多消費者的點擊與購買。這顯示,公司若是給予服務提供者良好工作條件與有競爭力的薪資,就能獲得更多生意。

(王怡棻譯自2019年1月25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艾希莉.威蘭斯 Ashley Whillans

她最初的職業是演員,最為人所知的角色,或許是在熱門電影《鴻孕當頭》(Juno)中扮演的「白眼女孩」(stink-eye girl),但沒多久她就從讓人微笑與大笑,轉變成研究是什麼讓人們微笑與大笑。 威蘭斯目前擔任哈佛商學院助理教授,探究時間運用、快樂與金錢之間複雜的交互作用。她的研究時常得到《紐約時報》之類主流媒體的關注。時間與金錢成為她的研究焦點並不令人意外;她表示,她小時候就會仔細規畫自己要花時間做什麼,列下長長的待辦事項清單。她認為,就是這種對於時間的執著,讓她得以度過研究生時期的困境,當時她經濟拮据、工作過度,還要一邊寫論文,一邊籌畫婚禮。威蘭斯希望,她的見解能夠協助人們避開「犧牲時間以追求金錢」的誘人陷阱。「很難改變人們的心態,」她說:「但當我們真能改變心態,就能讓我們在每個片刻、每一天,甚至一生變得更快樂。」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