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大城市,科技新創公司沒金援?

One Way to Finance Tech Startups Outside of Superstar Cities
艾德華.榮格 Edward Jung
瀏覽人數:932
在地的創新債券,可以資助新領域的新事業。

亞馬遜公司(Amazon)宣布將在兩個富裕的美國東岸大都會區建立新總部,有人真的對這項消息感到驚訝嗎?目前美國的財富愈來愈集中在大型多國籍公司和大型城市中心,而亞馬遜的決定只是其中一例。與此同時,在全球較小的城市和中等收入地區,即使是最好的構想和最有前途的新企業,也可能因為欠缺進入市場和取得資金的管道而中途夭折。那些地區需要新形式的創新融資,以便在全球化商務時代繁榮發展。有了適當的資金,美國許多社區都可以(而且應該)建立自己的「本地採購創新經濟體」。一種新類型的金融工具「本地創新債券」,可針對在成長發展過程中維持由本地擁有和管理的科技新創公司,建立一個債務融資庫。

經濟成長和機會的區域差異擴大,這現象已有豐富的資料紀錄。在美國沿海走廊地帶繁榮發展的同時,一些中心地區的經濟面臨了就業、薪資和生產力下降的問題,有一些是近代最嚴重的情況。用意在於刺激這些地區成長的租稅優惠和其他政府補貼,大多失敗了,2017年稅收改革所建立的「機會區」可能也會失敗。這類計畫裡,通常沒有條款是要鼓勵投資在能支持重要社區的新公司和小企業。

有些矽谷投資人正尋求透過新的創業基金,來解決這種不平衡問題,例如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的創投公司「其餘的興起」(The Rise of the Rest),以及驅動資本(Drive Capital)旗下的基金。但對於區域經濟而言,創投是問題的一部分,而不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創投家投資股票,因此要尋找具有重大潛力和快速退場潛力的新創公司,也就是可在挹注資金的幾年之內被收購,或以高估值股票上市的公司(所謂的獨角獸公司)。創投家專注於退場考量,因此往往會忽視完全可行、但不太具有破壞性的科技新創公司,而大多數新創公司都屬於這類型!

面對這些壓力,許多創業者都抗拒創投模式。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本地企業主可以獲得創業資金,他們所在的社區仍然可能會失敗。外地投資人持有股權,意味著新公司創造的大部分價值會被轉移到別處。

事情不見得一定要這樣發展。沒那麼有破壞性的科技新創公司,就是能夠確保當地經濟成長的公司。他們可能需要更長的發展過程才能成功,而且他們為投資人創造的報酬可能不算太高。但相較於高風險的獨角獸公司,它們需要的資金較少、風險較低,而且概念驗證和開始銷售的時間都較短。此外,許多「落後」地區實際上已擁有幫助這些公司繁榮發展所需的所有成分:財富、人才和需求。它們欠缺的是一個統一的財務結構,可把這些資源匯集起來,以促進該地區全面的繁榮。

聖路易市(St. Louis)就是一個恰當的例子。它曾經是美國邊境的一顆寶石,但它的財富和人口在後工業經濟中大幅減少。但它的大學和醫院可提供許多人才的智慧。我最近應邀到那裡演講,遇到六位年輕的創業者,他們有很好的構想和堅實的商業計畫,其中大多數是在當地的大學實驗室裡孕育出來的。例如,其中一家公司為當地一家醫院開發了一種新型空氣過濾器,預計每年可以創造一千萬美元的銷售額和授權費。這家公司已經有一個可運作的產品原型和社區裡的一個顧客,最多只要九個月就可以製造出產品。它不需要花費數千萬美元進行研發或取得顧客,但它確實需要幾十萬美元,才有經費進行最後一個開發階段。而即使這筆資金不高,它仍很難取得。

這種機會無法吸引創投家,但是它適合某些類型的債券投資結構。而債券投資人近在咫尺。像聖路易市這種高齡化的工業城市,通常擁有基金會和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譯注:指家族成立的私人財富管理公司),由建立這些組織的商人和企業大亨的後代來經營。家族辦公室目前在全球擁有四兆美元的資產,而且逐漸開始尋求不同的投資選擇。

其中大多數家族已經透過遺贈和捐款,把部分財富投入當地社區。在投資方面,他們並不是在尋找有風險的賭注和巨額支出;他們只想每年收取一些債券利息,一美元賺七美分就夠了。如果能從當地一家空氣過濾器公司一千萬美元的銷售額當中分一杯羹,就很適合上述類型的投資人。他們應該會有興趣資助自己家鄉裡創新的新創公司,只要這種投資的風險是可以控制的。

我已經建議一種名為「本地創新債券」(Local Innovation Bond, LIB)的新金融工具,可把這些規避風險的本地投資人,與資金匱乏的當地業者連結起來。若要降低這種債券的風險,可以成立多角化投資的基金,並由地方和地區政府保證最初幾年的投資報酬。企業可以用自家新產品所產生營收的某個百分比,來償還本地創新債券的貸款,因此他們在取得任何收入之前,不會面臨沉重的債務負擔。我的初步分析顯示,即使沒有擔保,本地創新債券也可以為債務投資人提供具有競爭力的報酬率;而且順帶一提,這類投資人的資金總量,遠超過全球創投公司和其他股權投資人的資金。

與外地股權交易相比,地方債務融資有助於把價值保留在當地社區裡,並讓當地創業者當家作主。本地創新債券對於地方政府也有利,因為取得這類投資會比提供租稅優惠更具成本效益(爭議也更少),租稅優惠的目的是要吸引已經蓬勃發展的外部企業。這種基金不會產生另一個Google或亞馬遜,也不會對所有陷入困境的社區或地區都有效,但它很適合全球許多中小型城市,這些城市曾因工業或農業的繁榮發展而建立,仍然能證明本身具有強大的腦力帶(brain belt):從墨西哥的萊昂(Leon)、芬蘭的圖爾庫(Turku),到韓國的清州,都是如此。

多年來,我花了很多心力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我經常接觸這個議題。我協助成立一家全球性的發明公司,現在我經營一家專精於創新網路的公司,所以我會在各種地方遇見擁有新構想的人。我也和世界各地正尋求在科技界立足的區域規畫人員和投資人,有過許多次談話。這些人通常會認為,資金、人才或投資機會必定來距離自身社區很遙遠的地方。但解決方法往往就在眼前。目前有太多國家受到民粹主義和分裂的衝擊,因此強大的區域經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林麗冠譯)



艾德華.榮格 Edward Jung

Xinova創辦人及執行長,也是高智發明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共同創辦人。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