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無限學習者領導未來

無限學習者領導未來

2019年3月號

你只是離開目前的組織與職務,學會告別熱愛的工作

How to Leave a Job You Love
詹比耶洛.彼崔格里利 Gianpiero Petriglieri
瀏覽人數:8047
  • "你只是離開目前的組織與職務,學會告別熱愛的工作"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你只是離開目前的組織與職務,學會告別熱愛的工作〉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你只是離開目前的組織與職務,學會告別熱愛的工作〉PDF檔
    下載點數 10
不值得熱愛一份職務或一個組織,因為它們不會愛你。但如果有個職務或組織,協助你找到值得熱愛的工作,以及值得熱愛的人,那麼它就對你有益,而且值得尊重。你該做的,是省思你學會的事情,還有你可以如何成長。

或許你愛得神魂顛倒。或許你的感情與日俱增。你只知道自己擁有每個人都在尋找、但似乎很少人能獲得的事物:一份你熱愛的工作。而你即將離開這份工作。你該如何開始解釋這情況?

工作很棒。組織也很棒。原因不在於他們,而在於你自己。而且,這不只是一時的克制不住。你其實已經考慮了好一陣子。即使你可能會後悔,現在還是必須告別。現在正是時候。

畢竟,你一直告訴自己,你最好在自己選擇、而且還有選擇的時候離開。你年紀還輕,不該安於現狀;你表現很好,不該被組織視為理應如此。你已經看過那些人的下場。有一天,他們被毫不客氣地拋棄,原因是什麼呢?為了新的人才?或者,他們的愛慢慢轉變成志得意滿,工作只是敷衍了事。不,你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摧毀掉一段美好現代愛戀的回憶。

這就是現實情況,所以你就承認吧。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一個世紀前說過的話經常被引用:若要過美好的生活,我們必須能夠愛和工作。近來,情況似乎變成我們必須要能愛,才能工作。我們不再只希望從工作中獲得尊重、安全或金錢。我們也想要熱情、滿足和驚喜。總而言之,我們想要浪漫關係(romance)。

組織認真看待這些願望,而且盡可能贏得我們的心。他們不再只用物質獎勵的承諾來吸引人才。他們的招募宣傳內容承諾你會找到意義。你會成長。你會成為某個社區的一員,你還會協助改變世界。如果你很幸運,甚至可以獲得高薪。這還有什麼不好?

工作,上了癮?

學者花了數十年研究,哪一項因素可讓組織贏得我們的心。答案是身分認同(identification)。我們傾心於那些不只用優渥的福利待遇來獎勵我們,還讓我們變得更好的組織。

當我們「覺得認同」時,我們便成為我們的所有作為。我們開始以「納入」(實際獻身於)組織價值觀的方式,來思考自己。如果我的組織是開放的、嚴謹的,且具有創業精神,那我一定也是如此。當我們的組織表現傑出,我們也感覺自己表現亮麗。當組織遭逢困難,我們也陷入困境。就像其他的浪漫關係一樣,我們的工作,似乎是最健康、最明智的癮頭。

難怪我們無法停止思考我們的工作,而有時候工作會讓我們失去理智。這就是浪漫關係的運作方式。它的要求很嚴格。可能會讓你身心俱疲。可是當一切順利,它會讓你覺得充滿了活力。當順利的情況持續時,的確如此。

我時常遇到一些和他們(以往)熱愛的工作或組織關係不再的人。他們經常轉而參與高階主管課程(類似某種伴侶關係治療),尋求協助,以釐清他們的複雜感受。我相當了解他們,因為有些時候,我自己也碰到類似情況。我了解那份猶豫、些微的內疚感和恐懼。我只是缺乏耐心嗎?我能克服它嗎?我能找到更好,甚至只是一樣好的工作嗎?如果我離開,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有時候,這些問題是一種跡象,顯示我們跟自己工作的浪漫關係變成功能失調。其他時候,我們和工作之間逐漸褪色的浪漫關係,正在轉變為我們對工作較為成熟的愛。最常見的是兩種情況都有一些,但重要的是,必須要能區分這兩者。你必須先了解自己離開的原因,才能思考如何妥善地離開。

下列這些跡象可以協助你判斷,自己是否處於功能失調的浪漫關係之中。你付出了許多,但並沒有得到需要的東西,而且,還會覺得這是自己的錯。即使其間牽涉到虧待與傷害,分手還是會讓人很難受。因為經濟和心理的原因,你會覺得受到控制。你想要離開,但覺得自己承擔不起後果,而且坦白說,你甚至無法想像離開這件事。一旦離開,你會是誰呢?

下列這些跡象可以協助你判斷,你的浪漫關係,是否正在轉變為持久的愛。你的熱情正在轉變為全心投入,你開始了解哪些事情真正值得投入。你不確定是否值得投入某個職務。你可能投入了許多愛在某個職務上,它卻永遠不會同樣愛你。但在這份職務中,你愛自己做的事情,也愛你成為的那個人。你愛這個職務的工作,也愛你透過這些工作接觸到的人。那些人事物值得你全心投入。

功能已失調,請盡速離開

如果你的結論是自己處在功能失調的浪漫關係中,那麼你只要做一件事,以便好好離開。那就是盡快離開。找到支持你自己所需要的人事物,像是另一個職務、一群好朋友,然後分得一乾二淨。它會比你想像的痊癒得更快。即使只有你部分的工作像這樣,你還是應該在自己和那些部分工作之間劃清界限。一旦你了解自己過得比較好,它就會讓你不受束縛。或許,甚至以不同的條件繼續做這份工作。

如果你已經有其他選擇,像是一個吸引人的工作機會,而且你周遭有足夠的支持,而你仍然猶豫不決,那你便需要採用不同的做法。你可能會把你的愛從這份職務(job)轉移到你的工作(work)上,而你需要尊重前者,並完全接受後者。所以,在你離開前要思考兩次。一次是你需要放棄哪些事物,另一次是你不能捨棄哪些事物。然後,確保你對前者表示哀悼,將後者隨身帶走。

離開一份讓你成為你目前模樣的工作(即使這份工作已經縮小,或你已經成長到超越了它,或者兩者都有),你都不可能迅速且輕易地離職,而且,你不該試圖這麼做。這麼做會是一種侮辱,也浪費了學習的機會。你應花些時間跟人們和工作空間道別,甚至對事物說再見。回想上一次你執行任務、參加全體會議,或是從某個窗口往外看。如果有舉行派對,讓派對充滿故事。讓悲傷與歡慶同時存在。人們恭喜你時,讓他們知道哀悼可能也有其道理。你如果覺得悲傷,可能會讓你懷疑離開是否是錯誤的。有可能是錯的;你必須考慮到這一點。不過,或許這只是意味著你一直以來所有事情都做得對。

讓你的工作教導你最後一件事:品味失去。未來你會再次需要這麼做。在我們這個時代流動的職場中,能繼續前進,就跟能夠努力投入工作一樣重要。如果這兩件事辦不到,我們看起來就沒什麼才華。只是能夠熱愛自己的工作,是不夠的。我們還必須學會離開工作。如果好好地愛很難,好好地離開就更難了。

你說出衷心的告別時,請記得,當你離開心愛的工作時,沒有必要只打包最基本的東西。盡可能隨身帶走你能帶走的所有事物,以免把自己遺忘在後。留意你會繼續做的工作內容,甚至是在其他地方做,並記下工作可能會如何發展,因為你的工作不再受到限制。讓那些你想要保留在工作生活中的人知道,你們的關係會持續下去,甚至可能會以新的方式發展。如果你已經知道這些方式可能會是什麼模樣,就大聲說出來,這會讓你和他們都感覺很好。如果你是那種樂於擬定清單的人,請務必要擬定一份你打算帶著的工作與人的清單。

培養獨處的能力

最後,讓我們來談一談組織。你可能選擇了離開它,但仍可以保有自己在那裡學到的習慣和價值觀。這就是身分認同之美:你不必像繳回筆記型電腦和識別證那樣歸還它。許多人珍惜他們在許久以前離開的組織中的時光,維持對組織的忠誠,因為那些地方幫助他們發現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他們能做哪些事情,以及他們接下來可以去哪裡。珍妮佛.彼崔格里利(Jennifer Petriglieri)和我為這些組織創造了「身分認同職場」(identity workspace)一詞。我們這個時代流動的人才覺得它們具有吸引力,正是因為它們讓我們覺得自己可以移動到任何地方。我們離開了很久之後,它們仍與我們同在。

有時候,我們必須要離開某個職務或組織,以便能夠更熱愛我們的工作。若要好好愛某個事物,要做到一件任何工作或組織都無法教導的,那就是獨處的能力。一旦我們能做到,愛便不再是必需品,而是一種愉悅。我們更有可能設立穩固的界限,讓我們更容易接近他人和我們的工作,而不至於失去自己。當我們能夠獨處,就較不容易遭到剝削和虧待。我們可以真正地認真投入工作,因為我們沒有受困而動彈不得。

我認為,不值得熱愛一個職務或組織。讓我再說一次:它們不會愛你。可是,如果某個職務或組織協助你找到值得熱愛的工作和值得熱愛的人,那麼它就對你有益,且值得你尊重,不論你仍在那裡之時,還是在你離開之後。

(蘇偉信譯自2018年11月15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詹比耶洛.彼崔格里利 Gianpiero Petriglieri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組織行為學副教授。他也是醫師和精神科醫師,研究和進行領導力的培育發展。他負責歐洲工商管理學院的管理加速計畫(Management Acceleration Programme),以及全球組織的領導力工作坊。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