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打造跨世代不老企業

打造跨世代不老企業

2019年2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高階團隊地盤爭奪戰

史考特.薩米爾斯 Scott Salmirs , 黛爾.溫斯頓 Dale Winston
瀏覽人數:1122
  •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高階團隊地盤爭奪戰"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高階團隊地盤爭奪戰〉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高階團隊地盤爭奪戰〉PDF檔
    下載點數 10
問題:蘭斯該如何處理德蒙和阿梅德之間的衝突?

(請見:哈佛個案研究:高階團隊地盤爭奪戰

評論一:領導人表明要求合作

■ABM工業公司(ABM Industries)總裁兼執行長/史考特.薩米爾斯Scott Salmirs

蘭斯的問題不在於人員,而是文化。他應該減少關注阿梅德和德蒙之間的特定衝突,多關注高階主管們各自為政所在的封閉「地盤」,這些是他促成、甚至鼓勵的地盤。適配的誘因、外部教練的指導和打造團隊的措施,全都有幫助,但除非蘭斯清楚說明他想要看到哪一種協作,否則那些做法都不會有效。

如果人們了解,自己的目標與同事的目標交織在一起,他們才會進行團隊合作。單靠財務長,無法確保組織成功;他對於最佳的成長類型,必須與銷售主管看法一致,對於人才需求,應該與人力資源主管的看法一致,而對於合約條件,必須與法律總顧問的看法一致。這些聽起來可能是陳腔濫調,但長字輩高層是一個生態系統,不是自家地盤。

四年前我接任ABM執行長,我們公司是美國最大的設施服務供應商之一。當時公司內各部門壁壘分明。因此我訂立一條規則,要求至少要有三個人一起討論,才能作成任何決定。當財務長向我提出建議,我會說:「找人資長一起來,聽聽他的想法。」當時我的信念是(現在仍然是):較多人提供更好的意見,會產生較優良的決策。我承認一開始很尷尬,因為同仁以為我不信任他們能做好他們的工作。但在六個月內,他們都欣然接受這個改變。現在,很少有人來找我之前,沒有先和至少幾個同事討論過。

這個想法不是要增加工作。蘭斯對手下團隊的時間運用,務必要非常小心。但我並不是主張進行廣泛的徵詢,或是長時間開會討論每個細節。我只是認為應該要有更坦誠的對話,阿梅德和德蒙之間,以及其他每個人之間,都應該如此,好讓整個團體避免衝突,一起作出更高品質的決定。

蘭斯首先可以舉辦兩週一次的員工會議,讓團隊成員坦誠討論組織目標,以及如何共同達成那些目標。他甚至可以要求所有人共同執行一個專案,例如大幅修改薪酬制度,好讓他們有個具體的商業理由進行協作。

在我接掌ABM之後不久,我們重組公司業務,並改為採用共享服務中心模式。為協助完成整個過程,我把高階領導人組成指導委員會,告訴他們,希望他們互相辯論,可是一旦作成決定,就不可以有人翻白眼或放馬後砲。大多數人都能遵守這一點。有少數人繼續挑起衝突,破壞我們的努力,最後都被解雇了。

如果阿梅德和德蒙無法解決他們的緊張關係,蘭斯可能也需要讓他們走人。但首先,他必須明確鼓勵更多長字輩主管進行團隊合作。如果文化仍然功能失常,「新血」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評論二:邀外部顧問解決問題

■高階主管獵才公司Battalia Winston董事長兼執行長/黛爾.溫斯頓 Dale Winston

我同意君帕的看法:真是一團糟!蘭斯自五年前擔任執行長以來,真的對這個問題視而不見嗎?他很幸運,巴克一直持續成長,因為這種地盤爭奪戰可能會使組織陷入癱瘓。我猜想,如果他不盡快解決阿梅德和德蒙之間的緊張關係,他的運氣將會用光。

在這個時刻,找外界來協助似乎很適當。蘭斯應聘請組織顧問和教練,來客觀分析和判斷情況,並針對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提出中肯的建議。

德蒙可能需要教練指導他如何溝通,或是他和阿梅德可能必須充分討論他們彼此衝突的做法。我領導的Battalia Winston,是美國女性擁有的最大高階主管獵才公司之一,我在經營這家公司的27年中,曾聘請許多教練來幫助高階主管了解,他們的工作風格可能會如何影響到周遭的人。

我也成功運用過艾瑞克建議的那種打造團隊的活動。度假會議是很好的機會,可以擺脫日常問題和怨言,來討論工作風格和人們想要如何協作,讓大家取得共識。

如果有個合適的會議主持人(這一點絕對很重要),蘭斯可以讓他的團隊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這項活動會對所有成員都有好處,即使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需要這個活動。

我絕對不會建議蘭斯現在解雇阿梅德或德蒙。

如果兩位高階經理人在工作場所不能好好合作,員工不可避免會開始選邊站。如果蘭斯只因為他們互相爭吵就解雇其中一人或兩人,他看起來會很軟弱,沒有能力管理他團隊內有益的辯論。

每個組織內都有衝突。德蒙說得對,銷售部門通常重視營收勝過獲利能力,而財務長的工作就是要扭轉這種態度。多年來,我看到高階主管之間的大多數衝突,都是關於地盤、客戶和爭搶別人的功勞。但我們總是有辦法解決那些問題,並確保問題不會轉變為破壞性的個人鬥爭,做法是強調我們的團隊精神,並向我們公司的顧問展現,每個人的工作如何對我們集體的成功作出貢獻。

蘭斯犯的錯在於讓問題惡化。他接任執行長時,就應該在上任之初解決這個問題。但現在為時未晚。

我相信,透過重新致力促進高層協作,並借重專家的協助,他能緩和德蒙和阿梅德之間的緊張關係,而且我希望,結果能達成巴克的營收目標。



史考特.薩米爾斯

史考特.薩米爾斯 Scott Salmirs

ABM工業公司(ABM Industries)總裁兼執行長。


黛爾.溫斯頓

黛爾.溫斯頓 Dale Winston

高階主管獵才公司Battalia Winston董事長兼執行長。


本篇文章主題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