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問兩個問題,讓你變成更好的人

If You Want to Get Better at Something, Ask Yourself These Two Questions
彼得.布雷格曼 Peter Bregman
瀏覽人數:5766
學習新事物,可能會讓你很不自在。

這是滑雪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我十歲的兒子丹尼爾,穿著滑雪服,戴著頭盔和護目鏡,在起點旗門等待信號。

「 三……二……一……」守門員大喊。他推動滑雪竿取得動力,瞬間就從起點消失。他擦過的旗門,一個一個被撞倒在地。接近終點時,他把身體壓低成流線型,以縮短幾毫秒的時間。他喘著氣越過終點線,那是在出發後48.37秒。我們歡呼,擁抱他。

但他沒有笑。

48.37秒,讓他的排名正好落在中間。

我產生了指導他的想法。能幫助他變得更快的方法。我是高階主管與領導力教練,週末時也是滑雪教練,我在他這個年紀時也是滑雪比賽選手。但我先按捺住自己的回饋意見,再次擁抱他,並告訴他我愛他。那一刻他所需要的就是這個。

稍後,我詢問他對比賽有什麼感覺。

「我從沒進過前十名。」

這是要小心拿捏的領域,我指的是指導自己的小孩,我小心選擇自己的措辭。

「我要問你兩個問題,」我說。「第一個:你想做得更好嗎?」

如果回答是「不想」,那試著指導他也是徒勞(我曾犯下的錯誤)。

「想,」他說。

「我的第二個問題是:你要付出更多努力,並且嘗試可能會讓你覺得奇怪和有不同感受的新事物,而且這些努力不會立刻就見效。你願意忍受這些帶來的不舒服感覺嗎?」

他安靜了一陣子,我讓他保持沉默。沉默很好,是正在思考的聲音。而這對丹尼爾來說,是需要思考的重要問題。

我相信(我在各種不同情境下指導數百位領導人的經驗也證明這一點),任何人在任何事上都能表現得更好。但是,為了進步(也為了有效接受指導),你必須對這兩個問題都誠實回答「是」。

也許你想成為更能啟發別人的領導人。或者你想與別人加深連結。也許你想要更有生產力或影響力。或許你想要更善於溝通,簡報時更有影響力,或是更擅長傾聽。也許你想更有效地領導,承擔更多風險,或是成為更強大的主管。

無論你想做到哪一點,都可以做得更好。就如同我清楚知道你可以在任何事情上進步一樣,我還清楚知道另一件事:在下列兩種情況下你不會有進步,(1)你不想進步,以及(2)你不願意忍受以不同方式做事時,所產生的不自在感受。

一位曾與我合作的高階領導人,每當人們提供回饋意見給他,或是批評他的決策時,他就會採取防禦態度。他告訴我,他想要進步,也願意感受那種不自在。所以,我給他非常明確的指示〔向我的運動教練朋友馬歇爾.葛史密斯(Marshall Goldsmith〕學的):與你團隊中的每位成員見面,坦承你不擅長接受回饋意見,然後告訴他們你決心要改進。接著,請他們給予回饋意見,特別是能讓你成為更好領導人的方法,而且你要做筆記。除了說「謝謝你」之外,什麼都別說。

「我用盡全身力量克制自己,才能做到不與他們談他們對我的評論,」他之後告訴我。「尤其是因為我覺得他們有時會誤解我。那比不自在還糟糕。而且我搞砸了幾次,因而必須道歉。但我做到了,而他們不停談論有多樂於見到這項改變。」

學習新事物,本來就令人不自在。你必須以不熟悉的方式行事。承擔新的風險。很多情形下,必須嘗試剛開始很令人挫折的事物,因為第一次做不會成功。你勢必會感到很笨拙。你會犯錯。你可能會覺得尷尬,甚至覺得羞恥,尤其如果你對成功習以為常,而我所有的客戶都對成功習以為常。

如果你繼續努力克服這些,就會變得更好。

如今,我會先問這兩個問題,再決定是否要指導任何執行長或高階領導人。這是成長的先決條件。

我靜靜坐在丹尼爾旁邊,時間久到我以為他可能已經忘了我的問題。在那種不自在的情況下坐著,我理解到這對我來說也是新的行為。我之前習慣直接介入設法幫助他。現在,我誠懇地詢問他是否想要我的幫助。無論他的答覆是什麼,我都真心接受,而這感覺有點詭異。但我愈適應這陣沉默,坐在他身邊就愈感到自在,我發現自己喜歡這麼做。

終於,他開口了。

「我想應該是吧」他說,「但是這個賽季已經結束了。我們可以等到下個賽季開始時再談嗎?」

「當然,」我說,「到時候我會再問你一次。」

(游樂融譯)



彼得.布雷格曼

彼得.布雷格曼 Peter Bregman

大師級認證教練,布雷格曼合夥公司(Bregman Partners)執行長,領導超過25名教練組成的團隊,幫助高階領導人和團隊創造正向行為改變,更有效共事合作,並達成公司最關鍵的業務成果。他著有暢銷書《用情緒勇氣領導》(Leading with Emotional Courage),主持播客節目「布雷格曼領導力」(Bregman Leadership)。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