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經濟不是你想的那樣

Myths of the Gig Economy, Corrected
大衛.喬利 David Jolley
瀏覽人數:4014
例如,其中一項該打破的迷思就是:千禧世代並不熱愛零工經濟。

每天都會有新聞報導討論所謂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也就是勞工付出全職或部分工時的勞力,他們並非享有福利的員工,而是獨立的約聘人員(contractor)。共乘業龍頭優步(Uber)的執行長多拉.霍斯勞沙希(Dara Khosrowshahi)在9月10日自豪地宣稱:「很少有品牌能做為動詞來使用。」在同一週,雇用自由工作者的平台Upwork也提出股票首次公開發行(IPO)的申請;Fiverr同樣提出IPO申請,並誇口表示自己「為精實的創業者提供自由工作服務市集」。確實,零工經濟不僅將數百萬美國人變成約聘人員,也給較成功的創業者一些工具,讓他們成長更快。步調快速的新創公司,可以在需要人才的時候找到人才,把發薪水之類的日常瑣事外包出去,好讓公司維持精實儉省;我在安永(EY)的工作是要協助有創意且成功的創業者,透過這些工作,我的確看到創業者採用這種做法。

然而,關於零工經濟有許多迷思,不論是關於全職或兼職的工作。零工經濟確實在成長,但幅度並不如大家想像的大,而且成長發展的方式也可能與你想像的很不一樣。它對年紀較長的高階主管的好處,甚至可能大於剛畢業的新鮮人。以下就是幾項該打破的迷思。

迷思1:千禧世代喜歡打零工

常見的想法認為,千禧世代就是喜歡兼差的零工職務。但近期安永的一項研究發現,情況並不那麼簡單:(出生於1981到1996年之間的)千禧世代,有60%完全沒有加入零工經濟,而只有24%表示有加入零工經濟賺錢。其實,根據我們收集的資料,美國千禧世代有全職工作的比率大幅成長,從2016年的45%成長到2018年的66%。這反映出經濟在成長,因而提供更多全職工作;但這也顯示,這個世代想要的可能和他們的父母一樣:穩定的工作,有清楚的晉升途徑,也要有福利,像是健康保險或有薪假等。

迷思2:我們即將全部成為零工

有時候,零工經濟的規模及成長速度似乎會被高估。各家採用的現況數字可能出入極大,而對於未來可能擴大的幅度,各項預測也相差甚遠。早在2013年,就有一項廣為宣傳的調查顯示,到了2020年(距今只剩一年多),將會有高達40%的勞工屬於所謂的臨時員工(contingent worker),包括約聘人員、臨時人員,以及自雇者。然而,以下才是實際情形:根據零工經濟資料中心(Gig Economy Data Hub)的資料,最佳估計顯示這個數字大約是30%;零工經濟資料中心是康乃爾大學勞工關係研究所(Cornell University's Institute of Labor Relations)與亞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合作進行的一項專案計畫。30%這個數字並不低,而且還在繼續成長。但別以為我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正在消失。目前大約只有10%的勞工是以零工做為全職工作。至於透過Lyft或Task Rabbit之類應用程式所接到的隨需服務零工工作,只占了所有零工工作的更小一部分。其實在過去這個月,透過線上平台來安排工作的勞工不到1%。大多數勞工仍然是用傳統方式從事額外的工作(在正職之外去當酒吧服務生或臨時員工),而不是透過數位方式接工作。

迷思3:零工經濟比較好

安永成長晴雨表(EY Growth Barometer)是一項針對中階市場企業領導人的年度全球調查,在2018年的報告中,我們發現有種趨勢其實是偏離兼職和零工雇用。大多數企業仍然以提供全職職位為主,因為這有許多好處,像是員工忠誠度、能保留各種知識、機構經驗傳承、從對手那裡搶奪人才。在很多情況下,擔任某些職位的人是團隊的必要成員,或者這些員工必須接受監督。所以,我認識的許多創業者都會在可以雇用零工時雇用他們,但他們仍一直都很有興趣全職聘用優秀的人才。以零工為基礎的公司,無法以傳統的方式來傳遞「企業文化」。哈佛商學院企管教授昆恩.米爾斯(D. Quinn Mills)曾在受訪時提到:「你會有一些人員在做那些你管不到的事,除了工作本身以外的事。」米爾斯提到,雖然零工經濟可能對企業有好處,也可能會繼續成長,但不見得適合所有企業。

迷思4:零工工作無法帶來滿足感

有些人認為,零工工作沒有前途。事實並非如此。以喬迪.格林史東.米勒(Jody Greenstone Miller)為例,她從白宮到迪士尼(Walt Disney Company),職涯經歷亮眼無比。她原本是一位在洛杉磯的律師,後來成了創業家,與人共同創辦商業人才集團(Business Talent Group),並擔任執行長,公司業務是媒合高階人才和專業,領域包含金融、營運、併購等等,客戶涵蓋輝瑞(Pfizer)、卡夫(Kraft)、萬事達卡等。米勒曾在訪談中提到,她手中的頂尖人才希望「能選擇自己工作的客戶及內容」。這與安永近來的發現相符。根據2018年安永成長晴雨表報告,全球都有缺乏高技能人才的問題,對美國企業特別嚴重;美國企業受訪者有25%認為這對成長造成挑戰,而其他地方只有10%的受訪者這麼表示。美國失業率達到四十年來的歷史低點,人才庫裡就是沒有足夠數量的合格人才可供雇用。

《安度人才轉變時刻》(Navigating the Talent Shift)作者麗莎.胡弗德(Lisa Hufford)是一位顧問,與零工人才合作多年。她親身觀察到,雖然零工經濟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但可協助新創公司以較低成本滿足人才需求,也能協助成熟企業繼續成長。它也可能對嬰兒潮世代和X世代有意想不到的好處。胡弗德自己就屬於X世代,她曾在受訪時表示:「在我們成長的時代,選擇並不多,而現在選擇有那麼多。不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人,可能會覺得應付不了這種情況。我希望能夠協助人們安然度過這種轉變時刻。他們知道自己擁有企業想要的許多技能,也擁有許多選擇。這滿酷的。」

(林俊宏譯)



大衛.喬利 David Jolley

安永(EY)美洲成長市場主管。


本篇文章主題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