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公司、產業和城市變成超級巨星?

What's Driving Superstar Companies, Industries, and Cities
詹姆斯.曼宜卡 James Manyika , 史瑞.雷馬斯瓦米 Sree Ramaswamy , 麥可.博山 Michael Birshan
瀏覽人數:862
頂尖公司所占的利潤比重高於以往。

關於超級明星公司和超級明星效應的討論,愈來愈激烈,部分是由於全球性的美國科技公司快速成長。然而,排除表面的現象,可能會發現其實有更廣泛的推動力量正在發揮作用。

最近我們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進行的研究,檢視了公司、產業和城市中的超級明星現象。我們將超級明星定義為:收入所占比重遠遠高於同儕,並且隨著時間逐漸拉大領先距離的公司、產業或城市。我們的確發現有一種推動超級明星的力量,正發生在公司、城市和產業裡(對產業的作用力較小)。本文的主要重點在公司,但最後會對產業與城市作簡短的評論。

我們分析了近六千家年營收超過十億美元的全球最大上市和非上市公司。這些公司占全球公司的息前稅前折舊及攤銷前利潤(EBTDA)與營收的三分之二。分析推動公司成為超級明星的動力時,我們用的指標是經濟利潤(economic profit),衡量的是扣除機會成本的公司利潤。(計算方式是把公司的獲利,扣除資金成本,然後乘以公司的總投入資本[total invested capital]。)我們聚焦於經濟利潤,而非營收規模、市場占有率或生產力的成長,因為其他這些指標會有風險,可能納入只是規模龐大、卻沒有創造經濟價值的公司。

我們分析研究裡表現最佳10%的公司(也就是我們的指標所衡量出來的超級明星),創造了我們樣本中所有經濟價值的80%,這表示它們占了營收超過十億美元公司所創造的經濟利潤的80%。表現最佳1%公司,占了全球營收超過十億美元上市和非上市公司創造的所有經濟價值的36%。表現最差10%公司所破壞的經濟價值,金額與超級明星公司創造的經濟價值差不多。長期來看,經濟價值的分布也愈來愈偏向兩個極端。今日的超級明星公司創造的經濟利潤,平均是二十年前的1.6倍。但類似情況也出現在表現最差10%公司當中,這些公司的經濟損失,是二十年前的1.5倍。

和普遍看法相反的是,這些超級明星公司不僅是矽谷的科技巨擘,也來自所有地區與產業,包括全球化的銀行與製造業者、存在已久的西方消費品牌,以及快速成長的美國與中國的科技公司。其實,今日超級明星公司所屬的產業與地域,比二十年前更多元。這些超級明星往往參與全球貿易與金融的更多流動,在數位方面更成熟,而且是下列名單中的要角:最有價值的公司,最有價值的品牌,最理想的工作場所,最創新的公司。

但這些榮譽也帶來憂慮:在每個景氣循環裡,都有近半數的超級明星公司喪失頂尖10%的地位。今日排名最佳1%的公司中,有三分之二是新進成員,十年前並不在頂尖1%的名單中。超級明星公司的高流失率,有雙重影響:超級明星公司墜落時,其中40%跌至墊底的10%,遭到巨大的經濟損失;同時,也有許多公司從墊底的10%上升,有些甚至一直升到最高位置。過去二十年來,最佳10%公司的流失率保持不變。

少數幾個關鍵特徵,將超級明星公司和其他公司區分開來,其他公司也許可以從中學習。超級明星在研發等無形資本上投入的資金,增加了二至三倍,海外營收所占比率較高,而且比中間的公司更依賴收購與無機成長。分布在兩端的公司有較大的經濟利潤與損失,是由較大的規模與投入資本所推動,而不是由於資本報酬率提高。一些墊底10%的公司也具有其中許多特徵,像是規模、甚至投資,顯示單靠規模還不夠;讓超級明星公司勝出的,是它們還有能力好好選擇及執行大膽的投資。

超級明星的動態發展,不僅出現在公司界,也出現在城市當中,產業當中也有這種現象,但程度較小。我們發現,少數幾個產業占了二十國(G-20)主要經濟體內70%的附加價值與盈餘。這些「超級明星」產業包括金融服務業(如銀行、保險和資產管理)、專業服務、網際網路和軟體、房地產、藥品和醫療產品。這些產業不成比例的高收益,與之前15至20年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當時盈餘與附加價值的收益,較廣泛地分布在一些活躍的產業。今日的超級明星產業往往比其他產業,具有更高的研發密集度與技能密集度,和較低的資本與勞力密集度。超級明星產業中較高的獲利,歸給公司盈餘的較多,歸給員工的較少,而且流向無形資本,如軟體、專利和品牌。

至於城市,我們分析了近三千個世界最大城市(以人口數來衡量),它們共占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的67%。我們使用我們的GDP和個人平均所得指標,找出了五十個頂級超級明星城市,包括波士頓、法蘭克福、倫敦、馬尼拉、墨西哥市、孟買、紐約、聖保羅、雪梨、天津和武漢等城市。這五十個城市占全球人口的8%,占全球GDP的21%,占城市高收入家庭的37%,並擁有年營收超過十億美元公司45%的總部。這些城市的每人平均GDP,比同一地區與收入群體的其他城市高出45%,而且這個差距在過去十年來已經擴大了。超級明星城市的流失率,是超級明星公司的一半。如果有超級明星城市墜落,通常會是先進經濟體的城市,而且是被開發中經濟體的城市取代。

超級明星公司、產業和城市之間的關聯很複雜。一些超級明星公司受益於身處「超級明星」的活躍產業,尤其是那些附加價值收益歸於總營業盈餘(gross operating surplus,一種呈現資本所賺收入的經濟指標)的公司。然而,有些超級明星公司所屬產業的附加價值與盈餘所占比率雖然下降,那些公司仍能維持明星地位。「超級明星」產業的收益,往往在地域上比較集中,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其中許多是超級城市。例如,只有10%的美國郡縣取得了網際網路、媒體和軟體活動的收益,總共占那個產業GDP的90%。這些城市的收入成長速度,比人口成長來得快,因而需要高技能、高薪資的工作者,但供給卻有限,使得人才爭奪戰升高。超級明星公司和產業,也為投資人、資產管理者和屋主創造了強大的財富效應,而這些財富效應也集中在超級明星城市。

雖然還需做更多研究,才能了解超級明星在全球經濟中的全部影響,但我們認為,目前已有足夠證據可供公司決策者深思。超級明星的地位仍有爭議,很容易從最高位置墜落,也可能上升,甚至從底部一直升到最高位置。規模大小很重要,但還不夠;創造價值,比單純只追求規模更重要。生產力有助益,但還不足以達到超級明星的地位。處於對的產業和對的地理位置有助益,但也可能還不夠。收購、大膽投資於無形資產、吸引人才,最終有可能脫穎而出。

(侯秀琴譯)



詹姆斯.曼宜卡 James Manyika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董事長,該研究所是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商業與經濟研究單位。


史瑞.雷馬斯瓦米 Sree Ramaswamy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合夥人。


麥可.博山 Michael Birshan

麥肯錫顧問公司倫敦分公司高級合夥人。


本篇文章主題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