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終身學習讓你不被自動化淘汰

Automation Will Make Lifelong Learning a Necessary Part of Work
雅克.巴格因 Jacques Bughin , 蘇珊.倫德 Susan Lund , 艾瑞克.哈桑 Eric Hazan
瀏覽人數:11875
在2030年之前,許多勞動力必須具備全新的技能。

法國總統艾曼紐埃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與許多矽谷公司執行長,共同揭開在巴黎舉行的VivaTech科技大會的序幕,目標是要展現科技「美好」的一面。我們的研究列舉其中一些好處,尤其是自動化與人工智慧可為經濟帶來的生產力成長與績效提升。如果這些科技被用來處理重大議題,像是對抗疾病或氣候變遷等,也會為更廣大的社會帶來效益。但我們也注意到,有些重大挑戰需要克服。其中最重大的一項是:未來我們在職場中需要的技能,將發生重大改變。

為了解那些轉變可能有多大,我們最近的研究分析八百個工作裡,個別工作活動所需的技能,以檢視現今的勞動力,每天花多少小時在25個核心技能上。接下來,我們估計到2030年時,當自動化與人工智慧技術運用到工作場所,這些技能要求會發生多大的改變。另外,我們也參考一項詳細調查的結果,那項調查的對象,是七個國家的三千多位企業領導人,他們大致證實了我們之前的量化研究結果。我們把那25項技能劃分為五大類:身體與體力(目前最大的類別)、基礎認知、進階認知、社交與情緒、技術技能(目前最小的類別)。

這些研究結果,凸顯出我們的勞動力、經濟和社會福祉面臨的主要挑戰。在所有優先事項中,這些結果顯示,我們迫切需要為會受到自動化影響的大多數勞工,實施大規模的再訓練計畫,而今日卻嚴重缺乏這樣的計畫。

技能轉變並非新鮮事:我們之前曾見證過從體力轉換成認知工作,最近轉換成數位技能。但即將到來的下一波工作技能轉變,規模可能異常龐大。給你們一些概念:超過三分之一的工作者,可能必須在2030年之前調整本身的技能,而且,根據我們不同的自動化採用比率假設情境,在某些情境下,受影響的員工比率,可能是前述數字的兩倍;終身學習新技能,對所有人都會變得非常重要。當人工智慧來臨,基礎認知技能如閱讀與基本計算能力,對許多工作來說已經不夠;而根據我們的分析,對先進技術技能如編碼與程式設計能力的需求,到2030年將增加55%。

對社交與情緒技能的需求,包括主動積極與領導力等,也會快速提升24%;而其他更高層的認知能力,像是創意、複雜資訊與問題解決能力,重要性也將大幅提高。這些通常被視為「軟性」技能,學校與教育體系通常不會傳授這些技能。但在更自動化的未來,機器能取代更多機械化的工作,這些軟性技能將變得更重要,因為機器仍無法提供專業知識與指導,也不管理複雜的關係。

許多人擔心自動化會減少人類可從事工作的數量,但我們注意到,人工智慧的擴散需要時間。對基本認知技能的需求,以及對身體與體力技能的需求,都不會消失。其實,若以工時來看,身體與體力技能仍會是許多國家裡最大的技能領域,但在各國的重要性大不相同。舉例來說,在法國與英國,對社交與情緒技能的需求,將勝過體力性技能,但在德國,較高層次的認知技能變得特別重要。國家之間會有這種差異,是因為各國產業組成不同,而這又影響到自動化在各經濟體中的發展潛力,以及未來的技能組合。我們根據現今各國與各產業的自動化潛力來估算,但這也可能改變,取決於各公司、各產業、各國採用人工智慧的速度與熱衷程度。可以肯定的是,中國正在快崛起成為人工智慧領導者,而整個亞洲對人工智慧的投資規模,已經超越歐洲。

我們認為「再訓練」(或者有些人喜歡稱為「重塑技能」〔reskilling〕)在未來十年內勢在必行。這不僅對位於前線的企業是一項挑戰,對教育機構、產業和勞工團體與慈善家,也是難題,當然,對政策制定者也頗具難度,他們必須找出新方法,來鼓勵各界投資在人力資本上。

對企業來說,這些轉變只是廣泛自動化挑戰中的一部分,這個自動化挑戰促使企業全面重新思考,應如何組織安排公司內的工作,包括策略性勞動力的可能需求,以及該如何著手達成這些需求。我們在研究中,發現一些聚焦在再訓練的企業案例,有的是在公司內部進行,例如德國軟體公司思愛普(SAP),有些則是與外部教育機構合作,如AT&T。整體來說,我們的調查發現,歐洲公司較可能透過再訓練,來滿足未來新自動化時代的人員配置需求,而美國公司傾向招聘新人。這一切改變的起點,要從改變心態開始,企業應根據本身是否有能力提供員工持續學習的機會,來衡量未來的成功。

技能轉換不僅是挑戰,也是機會。如果企業與社會能協助工作者取得所需的新技能,成果會相當可觀,包括更高的生產力成長、薪資提升和更加繁榮。馬克宏認為,科技將成為創造福祉的力量,這一點將會變成自我實現的預言。相反地,如果未能解決這些技能需求的轉變,可能會導致所得更加兩極化,並將增加政治與社會的緊張情勢。風險雖高,但我們已看到哪些是必須做的事,而且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可用來尋求解決之道。

(吳佩玲譯)



雅克.巴格因 Jacques Bughin

位於布魯塞爾的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董事。


蘇珊.倫德 Susan Lund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合夥人。


艾瑞克.哈桑 Eric Hazan

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巴黎辦公室資深合夥人,以及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理事會成員。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