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年過四十,別讓三種個性影響財路

These 3 Personality Traits Affect What You Earn — but Only After Age 40
米莉安.詹索斯基 Miriam Gensowski
瀏覽人數:16840
研究人員追蹤一群高智商男性超過八十年,結果得出本文的發現。

我們常聽人說到人格特質的力量,以及有些特質有益職涯發展,有些則有害。例如,我們知道,較高的盡責度(conscientiousness)和優異工作績效有關(盡責度是指努力工作、動力強勁、可靠、有條理);而對人親切(也就是較高的親和力)無法讓你加薪。但比較不那麼清楚的是,這些人格特質在什麼時候對職涯最重要(是在職涯早期較重要,還是中期?),以及哪些人受益最大。

為了探究這些問題,我最近的一篇論文檢視了男性在不同的年齡階段,人格特質與終生所得之間的關聯。我發現,在職涯之初,男性的所得完全不受人格特質影響。但是,較盡責、較外向、親和力較低的男性,在四十幾歲到六十幾歲之間,因人格特質而受惠最多。證據也指出,有一個次群體的男性,因這些特質而受惠的程度是他人的兩倍,那就是研究所教育程度的男性。人格特質對終生所得的整體影響很大,以我的研究樣本來說,差異之大,相當於高中畢業生和大學畢業生平均終生所得的差異:超過120萬美元。

我採用的是心理學家推孟(Terman)的研究資料。自1922年開始的推孟研究,是心理學領域進行時間最長的研究之一。它追蹤的對象是美國加州地區超過一千名男性與女性,他們的智商至少140(占0.5%的人口)。它可能是美國唯一有終生所得資料的研究,因此,能讓我分析早期人格評量指標,與18到75歲期間年所得之間的關聯。我這次研究的重點是男性資料(共595名),因為這些研究對象裡女性的事業機會非常有限。

我每五到十年舉行一次調查,根據調查問卷裡的回溯式問題,來建構年所得資料。人格特質的資訊,來自研究參與者的父母和老師,以及參與者自己;由父母和老師評估參與者還是約十歲孩子時的外向度、經驗開放度(藉以評量好奇心和原創力),參與者則在大約三十歲時,自我評量盡責度、親和力和情緒穩定度等特質。研究還納入參與者的背景資料,由他們的父母提供,包括他們的教育、就業、財務等資訊,以及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的健康狀況。

把人生後期的所得,與年輕時衡量的人格特質做連結,優點在於我們能更有把握地說,人格特質和所得之間的關聯,不是因為某人幸運成為高所得人士,因此變得更外向。相反地,我們可以解讀這兩者之間的關聯,來自於人格特質影響了所得。這個方法根據的是,儘管人格特質可能會隨著時間改變,但相較於同儕的人格特質表現卻相當穩定(也就是說,同儕中最認真負責的那個人,隨著時間過去,仍是那群人當中最認真負責的)。

人格特質在何時與何處變得重要?

為分析人格特質對終生所得的影響,我找出各年齡階段在智商、雙親特質和童年狀況(包括財務和健康)相當的男性,運用統計方法,比較他們的發展狀況。他們在各方面的條件相當,因此,我把所得差異歸因於人格特質的差異。

我發現,具備強烈人格特質的男性,早期的所得並沒有差異。差距大約是在三十歲左右開始出現。較盡責、較外向、親和力較低的男性,所得在這時候開始超前。因盡責、外向而來的收入增加(每年大約一到兩萬美元),在職涯的巔峰時期完全展現,也就是四十到六十歲之間。

過去研究人員並未看出這種丘形分布模式,因為他們的研究多半沒有區分年齡層。但如果檢視非常年輕工作者的資料,可能會誤以為人格特質對所得沒有影響。但事實正好相反,這裡的資料分析結果顯示,強烈人格特質的主要優勢,會在較高層級工作者身上浮現。原因不難推敲,例如,主管的人格特質對團隊生產力的影響力,必然高於基層員工。顯著的人生晚期效應也顯示,一個人職涯的密度和長度(這兩者往往受到人格特質的影響),會影響所得。

年所得的差異,如何在一生中逐漸累積?以推孟研究裡的兩名男性為例,兩人在所有背景特點和個性特質上的條件相當,只有外向程度不一樣。相較於比較內向的那位(在外向程度分布位於最低的20%),外向程度一般的那個人,終生所得多出六十萬美元。這項效應的規模,相當於終生所得的15%。盡責度產生的所得效應也有差不多的影響規模,這點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其他研究也有類似結論:盡責的男性,由於工作生產力較高,因此薪酬也較高。他們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也較多,而這一點又會再推升所得。此外,較盡責的人,職場生活往往較長、較健康,因此累積較高的終生所得。

我也發現,親和力較高的男性,往往待人友善,也樂於助人,但所得比較無親和力較低的男性少一大截。親和力極高的男性(位於分布的前20%),終生所得比親和力屬一般水準的男性大約少了27萬美元。

在這個樣本裡,智商與終生所得也有明顯的正相關,即使推孟研究只有高智商個人和極高智商個人的比較。智商每高出10,終生所得大約多出二十萬美元。耐人尋味的是,在這份樣本裡,情緒穩定度和經驗開放度,與終生所得的關聯並不顯著。

誰是最大的受益者?

接下來,我比較了教育程度相同、背景與特質相當的男性,以探究人格特質的影響,是否取決於教育程度。分析結果發現,教育程度高的男性,從這三項人格特質(盡責度高、外向度高、親和力低)的受益程度,是教育程度較低男性的兩倍多。例如,比較兩名具大學學歷的男性,內向者(位於外向度分布最低的20%)的所得,比外向程度中等的同儕少了大約29萬美元。若是把兩名具碩士或博士學位男性做同樣比較,他們的所得差距會擴大到76萬美元。

在經濟學上,我們把這種現象歸因於生產活動的互補效應:兩種類型的資本(軟技能人力資本和教育)結合之後產生的價值,大於個別價值的總和。這也表示,高度外向或盡責的人,遠比不具備這些強勢技能的人,更能因高等教育程度獲而受惠。

當然,推孟研究的樣本只納入高智商人士,他們是很獨特的。那麼,這些研究發現有多少適用於當今的大多數人?這個答案取決於當今的職涯發展方式,是否與那項研究當時的情況類似。我們有理由相信,決定哪些技能會驅動所得的基本機制(像是生產力、升遷和健康行為)仍相當類似。情況看似如此。其實,在推孟研究裡,那些與終生所得關聯最強的人格特質,與當今研究發現影響工作者薪資最重要的特質,兩者完全一樣。

這項研究提出有力的總結,顯示可能有哪些人格特質會影響職涯。盡責度和外向度不只直接影響工作生產力,也能透過對行為和職場生活的長度和強度的影響,間接提升終生所得。一生的分齡分析顯示,即使年輕工作者今日的所得差異微小,但我們可以預期,隨著他們的職涯進展,差異會大幅擴大。

(周宜芳譯)



米莉安.詹索斯基 Miriam Gensowski

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經濟學系助理教授。她擁有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博士學位,研究主題是人類不平等的根源和影響,屬於應用個體經濟學與人格心理學的交集領域。


本篇文章主題薪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