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組建敏捷大軍

組建敏捷大軍

2018年6月號

別讓公司成霸權

The Conundrum of Corporate Power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瀏覽人數:1952
  • "別讓公司成霸權"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別讓公司成霸權〉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別讓公司成霸權〉PDF檔
    下載點數 10
我們為何對大企業又愛又恨?

Capitalisn't是一個新的經濟學播客節目(podcast),主持人是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凱特.沃達克(Kate Waldock)和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教授路易吉.津加萊斯(Luigi Zingales),第一集思考一種未來:臉書(Facebook)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成為美國總統,並修改反壟斷法,以確保他的公司永遠不會遭到分割。在義大利出生的津加萊斯提醒聽眾,不光彩的義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利用他對主要媒體資產的所有權,獲得義大利最高的政治職位。津加萊斯也指出,如果祖克柏如法炮製,他最終將控制美國政府,以及可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溝通網絡,因而得以運用「絕對權力」。


Capitalisn't
凱特.沃達克 Kate Waldock、路易吉.津加萊斯 Luigi Zingales主持
德瑞克.約翰 Derek L. John製作

但大多數人不需要等到祖克柏2020年投入總統競選活動,就已開始擔心美國最大規模的一些企業和那些企業的領導人,現在擁有的超大影響力。大量研究顯示,大多數產業中一些最大規模的組織,在市場中營收和獲利所占的百分比,比十年前或二十年前更大,而且它們的權力也已經變大。與此同時,大眾對大企業的信任度降低了:大約40%的美國人表示,他們對大型企業不太有信心,或是沒有信心,1985年的這個百分比僅有24%;而且,更多美國人認為,Google和臉書應該像公用事業一樣受到法規監管,甚至分割。

這些擔憂是否合理?位於華府的創新專家羅伯.艾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和德州大學公共事務客座教授麥可.林德(Michael Lind)認為不合理。在他們的新書《大即是美》(Big Is Beautiful)中,他們認為,大公司比小公司更有生產力、更創新和更多元。這些公司也為員工提供更高的薪資、更多訓練,以及更廣泛的福利,並花更多的錢來限制汙染。當美國人讚許家庭式商店,並猛烈抨擊大型商店時,作者的結論是,他們理解錯了。


《大即是美:揭穿小型企業的神話 》(Big Is Beautiful: Debunking the Myth of Small Business, MIT Press, 2018)
羅伯.艾特金森 Robert Atkinson、麥可.林德 Michael Lind

這種說法也許聽起來與經濟學家和政策專家的傳統智慧相反,但其實它大部分符合那些傳統智慧。研究顯示,唯一真正能推動經濟發展的小型企業,是很少見的那些快速成長的創新型新企業,而它們希望有一天會成為大企業。然而,艾特金森和林德比大多數人更進一步闡述這個論點,攻擊20世紀初美國最高法院法官路易斯.布蘭代斯(Louis Brandeis)設立的「反壟斷傳統」,並支持僅由少數幾家公司主導的市場。

有時候,大型企業確實過度擴張,例如:大食品(Big Food;編按:指主導食品產業的少數大型食品公司)是環境和營養的災難;大型銀行導致引發金融危機。但這兩位作者說得對:許多人都高估了小型企業的好處,也高估了大規模帶來的禍害。雖然反壟斷理念很合理地再次受到關注,但它並不能處理困擾經濟的大部分問題。

如果規模本身不是問題,那問題是什麼?或許,正如Capitalisn't提出的,問題在於經濟權力和政治權力令人困擾地有了交集。布林克.林賽(Brink Lindsey)和史帝文.特萊斯(Steven Teles)是主張自由主義的尼斯卡南研究中心(Niskanen Center)成員,他們在合著的《占領經濟》(The Captured Economy)一書中指出,無論規模大小,有太多企業現在都對公共政策產生不當的影響。他們提供的案例包括:金融產業、房地產、智慧財產、職業證照(人們加入某個職業時取得證照的過程),並警告說,在大眾不注意時,公司和產業組織會無恥地遊說推動通過對自己有利的法律,而且往往沒有阻力。


《占領經濟:權貴如何自肥、減緩成長、加重不平等》(The Captured Economy: How the Powerful Enrich Themselves, Slow Down Growth, and Increase Inequal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布林克.林賽 Brink Lindsey、史帝文.特萊斯 Steven Teles

雖然林賽和特萊斯給人的感覺是,他們似乎遠比艾特金森和林德更懷疑大型企業(幾乎任何人都會懷疑),但這兩組人的分析有相似之處。這四位似乎都認為,大型企業的問題不在於規模,而在於這個規模是否賦予它們不法的權力。而且這四位全都認為,小型企業也可能敗壞政策制定。

林賽和特萊斯建議的改革,是要讓立法人員更能取得獨立的資訊和分析,限制他們仰賴企業遊說人員和那些人員推銷的報告。但艾特金森和林德反駁的反壟斷主義者,無疑仍將持懷疑態度。經濟權力若仍有集中的現象,是否真能避免被轉化為政治權力?

從歷史來看,對這種支配地位的一種反抗力量,是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透過這種破壞,新公司破壞舊公司,整個行業興起或消失。《無規模發展》(Unscaled)作者赫曼特.塔涅賈(Hemant Taneja)認為,我們正在經歷這種浪潮。身為矽谷創投家,他表示看到兩種趨勢,一個是對超高度個人化產品的需求,另一個是創業者能夠在雲端租用而取得規模,這兩個趨勢使得既有業者處於愈來愈不利的地位。(資訊揭露:我在職涯初期,曾在塔涅賈與人共同創立、並擔任董事長的一個組織任職。他為HBR.org寫的第一篇關於無規模經濟〔economies of unscale〕)的文章,是由我編輯的。)


《無規模發展:人工智慧和新一代企業如何創造未來經濟》(Unscaled: How AI and a New Generation of Upstarts Aare Creating the Economy of the Future, PublicAffairs, 2018)
赫曼特.塔涅賈 Hemant Taneja

塔涅賈創投資金的投資對象之一是金流服務公司Stripe,它是這些新市場動態的象徵。Stripe讓較小型的企業有機會租用付款處理服務,得以用低價與較大的公司競爭,而它成功的部分原因是,既有的金融服務公司儘管擁有優越的資源,卻無法提供相同的服務。塔涅賈並沒有想像一個沒有大型企業的經濟體(他的書中有一個部分是探討平台,以及人工智慧可能導致壟斷的風險),但他看到相對較小和更聚焦的公司,例如從網路起家的眼鏡公司華比帕克(Warby Parker),成功對抗全球最大眼鏡集團Luxottica之類的企業巨擘。

但同樣的,任何擔心大型組織可運用更大影響力的人,可能仍不相信前述論點。的確有一些早期證據顯示,新興公司有獨特的能力,可因為雲端運算而受益,因此更可能生存下來。但數位技術似乎也協助每個產業裡最大型業者擴張版圖。

雲端和人工智慧促成新的新創企業,它們是否會對當今的企業巨擘構成嚴重威脅,還是會在取代那些巨擘之前被擊倒或收購,仍未有定論。畢竟,Instagram和WhatsApp的例子都說明了,焦點明確的小型企業可以很快速地擴大規模,並威脅到更大型競爭對手。但是,這兩者最後都被臉書收購,而且都是在祖克柏沒有入主白宮時就發生了。

(林麗冠譯自“The Conundrum of Corporate Power,”HBR, May-June 2018)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