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投資人總是短視近利!

Why an Activist Hedge Fund Cares Whether Apple's Devices Are Bad for Kids
羅伯.艾克斯 Robert G. Eccles
瀏覽人數:1976
永續性是行動派投資的下一個領域。

2017年1月6日,紐約的行動派避險基金JANA合夥公司(JANA Partners)和加州教師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簡稱CalSTRS)寫信給蘋果公司(Apple)董事會,信中內容可能改變「行動派投資」(activist investing)的未來。那封信引述了很多的專家研究,指出:「我們認為,蘋果公司很有必要提供父母更多的選擇與工具,以協助他們確保年輕消費者用最恰當的方式,使用你們的產品。」信裡指出,青少年及孩童過度使用iPhone手機,與許多問題有關聯,包括上課不專心、難以對他人產生同理心、憂鬱、睡眠不足和自殺率提高等。

JANA和CalSTRS合計持有蘋果二十億美元的股份,因此也難怪,在《華爾街日報》刊登這封信的內容之後,這件事受到全世界矚目。但真正令人意外的,是JANA跟CalSTRS這個罕見的組合。對許多人來說,「行動派避險基金」往往是「企業攻擊者」,它們為了取得短期利益,而犧牲其他利害關係人和長期投資人的利益。全球另外有一些資產擁有者,特別重視在作投資決策時,應考量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 簡稱ESG)議題,也就是把投資當成一種工具,在追求投資報酬最大化的同時,也要推動世界變得更美好,而CalSTRS就是這類資產擁有者的領導業者之一。既然如此,CalSTRS為何會想要與一家行動派避險基金公司合作?

其實,行動派投資與「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兩方世界趨向同一發展方向的速度,比大部分人所想的更快;而這種結盟,為那些期望建立可以支持永續經濟發展的資本市場的人來說,帶來很大的希望。JANA也許是最公開展現這種轉變的行動派投資人,因為它最近宣布,打算募集一支「影響力」基金,以便把它對蘋果公司的宣導,擴大到其它公司。這支基金由一個成員都是影響力人士的顧問委員會協助,其中的成員包括達利修女(Sister Patricia A. Daly)、歌手史汀(Sting)、導演楚蒂.史戴勒(Trudie Styler)和我。據報導,JANA並不是唯一這麼做的公司。

這些猙獰的行動派人士,怎麼會變成鼓吹重視長期永續的投資?一個主要的原因是,他們一如以往地追著錢跑。責任型投資(responsible investment)的市場規模很大,且持續成長,一些最大規模的資產管理公司為了回應這種需求,紛紛在近幾年推出著重ESG的基金,這些公司包括貝萊德、道富環球投資管理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和先鋒集團(Vanguard)等。根據美國永續與責任投資論壇基金會(US SIF)的資料,2015年底在美國的永續與影響力投資策略金額達8.72兆美元,占了由專業機構管理的資金的五分之一。貝萊德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執行長賴瑞.芬克(Larry Fink)在1月初的一封公開信中宣布,企業若需要貝萊德這個股東繼續支持它們(貝萊德通常是它們的大股東),那麼不僅要有獲利,還「必須對社會有貢獻」。

另外,許多行動派投資人其實並不像許多人所想的那麼短視近利。行動派投資人雖以手法粗暴地為短期利益進行財務工程而聞名,但實際上也尋求透過創造長期的重大價值來得到投資報酬。實證研究顯示,行動派避險基金的長期影響其實是正面的,而非負面的,這與一般的普遍印象正好相反;由盧西安.貝伯查克(Lucian Bebchuk)、艾隆.布拉夫(Alon Brav)、姜緯(Wei Jiang)進行的研究結果就證明這一點。這項研究分析了1994到2007年間兩千個行動派避險基金的干預行動,追蹤那些公司在基金介入干預之後五年的績效,而研究人員的結論是:「我們並未發現有證據顯示,若是公司長期的營運績效下滑,基金會採取一些特別受到反對者抗拒的干預行動,例如限制投資(investment-limiting)、反向式干預(adversarial intervention)等。」

因此,問題的重點並不在於著眼的時間區段,而是在於行動派避險基金界逐漸開始明白,在他們已經採行的時間區段裡,重大的環境和社會因素與價值有關。無論從負面的風險角度、還是從正面的機會角度來看,都是如此,而這兩者在蘋果公司都存在。JANA和CalSTRS已建議蘋果公司設立專家委員會,監督對這項議題的研究,協助開發新的工具或選項,以控制過度使用iPhone的情況、教育消費者,並報告這些行動的進展。JANA這麼做,是因為認為這樣的商業決定對蘋果是正確的,而且長期可為蘋果股東創造價值。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看到一家行動派避險基金公司這麼公開地積極推動ESG議題,我心中的興奮真是筆墨難以形容。這就好比堅決反共的尼克森總統(Nixon)拜訪中國一樣令人意外。倘若連頑固的行動派避險基金界都覺得ESG很重要,還需要多說什麼,才能說服持懷疑態度的經理人、投資人和政府決策者改變態度?這現象已經徹底改變既有做法了。

像CalSTRS這類大型資產擁有者已持續耕耘多年,因為它們知道,若要讓基金受益人獲得長期回報,它們投資組合裡的公司必須把重要的ESG議題納入考量。而JANA這類公司能提供的,是一套複雜精良的流程,用來找出價值被低估的公司,並改善他們的績效以提高他們的價值,而現在要改善的面向更廣泛得多了。他們也知道如何動員更廣大的投資界,來支持他們想要看到的改變。

這波趨勢會持續下去嗎?但願如此。我能肯定的是,JANA真的致力運用ESG,為它的投資人創造長期價值。我若不相信這一點,就不會答應加入他們的諮詢委員會。如果至少有一些委員也與我一樣認真看待這一點,我們就真的處於投資界即將典範轉移的時刻了。即使在目前,企業界仍很懷疑,投資人究竟有多麼重視在投資時應考量ESG議題,以及對社會的影響。當有一家行動派避險基金來敲他們大門時,他們就會知道,自家公司對環境與社會的影響,就與財務績效一樣重要,因為後者是從前者而來。

(陳佳穎譯)



羅伯.艾克斯

羅伯.艾克斯 Robert G. Eccles

薩伊德商學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管理實務訪問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