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大合併.2018大趨勢

What the Big Mergers of 2017 Tell Us About 2018
班哲明.高梅卡塞瑞斯 Benjamin Gomes-Casseres
瀏覽人數:5765
對娛樂、健康、交通等的發展,都有一些影響。

過去三年來企業重新混合(remix)的重大趨勢,並沒有減退的跡象。1990年代開始在技術和全球化方面的深度變化,持續大幅改變我們生活和工作的方式。它們迫使企業重新洗牌,並重新混合經濟中的資產所有權。

根據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報告,這是連續第三年全球宣布的併購案超過五萬件,打破了以往的紀錄。在此之前,只有2007到2008年曾有過這麼多的年度交易案,而在2007到2008年之前,2000年的單年最高峰「只有」超過四千件交易案。在過去11年裡,我們看到超過五十萬件併購案,比近幾年的任何一段類似時期都多。(20世紀初也有一波資產大量重新混合的情況,但我們欠缺有關那時的適當資料。)

關於這種重新混合與它對我們日常生活的影響,2017年最令人矚目的交易案告訴了我們哪些事?

我們的健康。680億美元的CVS與安泰(Aetna)合併案,仍讓股東和消費者感到困惑,它對我們的醫療體系會產生什麼影響?這顯然是幾年前開始進行的一系列更大規模資產重新混和做法的一部分,那些做法是由生物製藥業的交易案開始的,例如,賽諾菲(Sanofi)併購健臻(Genzyme)(2011年)、諾華(Novartis)與葛蘭素史克(GSK)交易案(2014年),以及輝瑞(Pfizer)試圖進行幾項合併案,並把總部遷往國外,結果失敗。接著,保險公司試圖整合,但被反壟斷機構阻擋。醫院也嘗試水平合併,藥品零售商也如法炮製。這使得CVS和安泰的垂直合併案開創了新的做法。未來幾年我們將會看到,這種新型的資產重新混合會帶來什麼影響。

我們觀看什麼。媒體業的重新混合,採取類似路徑,也是從已達最高水準的水平合併案開始。2011年,AT&T想收購T-Mobile,結果受阻;Sprint和T-Mobile今年談論合併,結果破局。但AT&T並未失去合併的動力,它去年宣布打算以850億美元收購時代華納(Time Warner),是另一項垂直合併行動,美國司法部今年決定提出反壟斷訴訟,打算阻止。迪士尼提出打算收購21世紀福斯(21st Century Fox)的娛樂事業資產,這一部分算是典型的水平整合,但又更複雜。一個值得關注的角度是,Hulu未來的發展會如何;Hulu是網飛(Netflix)的網路競爭對手,將由迪士尼取得多數控制股權。這場戰爭將在明年展開。

我們如何購買。健康照護業和媒體業重新混合,有一部分的驅動因素是來自網飛和亞馬遜(Amazon)之類公司的威脅,這種「電子商務」遭到的破壞,可追溯到2000年代初期。網路業務的效率,持續擊倒零售業的老牌巨頭,但實體業者與網路業者之間的戰爭,已出現新的轉變:雙方之間出現了伙伴關係和合併。對大多數人來說,亞馬遜以130億美元收購全食超市(Whole Foods),是2017年最受矚目的交易,但我們的寵物可能已注意到,寵物用品專門店 PetSmarts以34億美元收購Chewy.com。此外,沃爾瑪(Walmart)2016年收購Jet.com,似乎已出現成果,這意味著我們會愈來愈常上網購物。

運行這個世界的機器。科技世界本身也正在重新混合,並在這個合併週期的早期就開始了。戴爾(Dell)和EMC的670億美元合併案,以及微軟和LinkedIn的260億美元合併案,都在2016年完成,目前正在執行。2017年,蘋果、臉書(Facebook)和Google,除了傳出一些假的合併新聞之外,在收購方面悄然無聲(可能他們已經變得夠大了)。但博通(Broadcom)指出,有一些科技領域的整合時機已經成熟,博通曾向高通(Qualcomm)提出1050億美元的敵意收購提案,這讓Google和微軟感到懊惱,擔心蘋果公司在這項交易案背後操縱。沒錯,強大的科技大企業正在互相爭鬥,想要掌控運行這個世界的機器。

我們如何移動。科技併購案也正在改變我們從一處移動到另一處的方式。這個領域的重新混合,也很早就開始了,最初是1990年代末期的汽車業合併案與航空公司合併案,然後,在經濟大衰退時期再次出現。在這方面,水平合併也達到最高水準,因此除了完全合併之外,業者也轉向建立伙伴關係,例如,2017年慶祝二十週年的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但即使汽車業才剛調整過結構,科技也為這個產業帶來破壞,因為汽車現在逐漸變成「裝上輪子的電腦」。英特爾(Intel)今年以150億美元收購以色列新創公司Mobileye,這不僅是以色列新創公司的最大規模出售案,也顯示科技的核心已經邁入汽車領域。

我們如何製造東西。工業綜合集團的重新混合,感覺上幾乎像是後見之明;我們已經習慣看到大公司不斷重新調整資產。這方面最大的臆測是,奇異(GE)在新執行長領導下,是否會分拆旗下事業。但在化學品產業,今年發生的事情是真實的,而不是猜測。陶氏化學(Dow)和杜邦(DuPont)今年完成1,560億美元的對等合併案,而且還承諾將新的集團分拆成至少三部分。這項合併案裡的農業企業部分,一方面是為了因應拜耳(Bayer)以660億美元收購孟山都(Monsanto),以及中化集團(SinoChem)以430億美元收購先正達(Syngenta),這兩項交易案都在2017年完成;中化集團正準備與中國化工集團(ChemChina)合併。所以,沒錯,不管科技如何飛速發展,經濟的舊核心依然存在,而且愈來愈集中,愈來愈全球化。

誰擁有誰的資產?全球重新混合一點也不算是新聞,早已進行幾十年了,最初由美國多國籍公司帶頭進行,它們在1950和1960年代率先征服國外市場。隨著外國公司在美國投資,這個投資流向也一直在改變。卡夫(Kraft)和亨氏(Heinz)在2015年的合併案,是由巴西強勢的3G資本公司(3G Capital)主導,而2016年安海斯布希(Anheuser Busch)和美樂(Miller)的一千億美元合併案也是由該公司推動。但國際合併案並非沒有遇到阻力,PPG在2017年對阿克蘇諾貝爾(Akzo Nobel)的收購案失敗,而且,中國政府今年提高中國企業在海外收購時的障礙,都是例子。

以上是在2017年達到頂峰的最顯著交易案,在持續進行的商業重新混合趨勢當中,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件,而這股趨勢,正在重新塑造我們的生活方式。

(林麗冠譯)



班哲明.高梅卡塞瑞斯 Benjamin Gomes-Casseres

聯盟策略的專家,以及布蘭戴斯大學國際商學院(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 Brandeis University)教授。他對企業合併策略的研究、教學及顧問服務,已投入長達三十年,著有三本書,包括《Remix策略:企業合併三大法則》( Remix Strategy: The Three Laws of Business Combinations, HBR Press, 2015)。


本篇文章主題併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