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大破大立新人才學

大破大立新人才學

2018年3月號

成為零工經濟贏家

Thriving in the Gig Economy
詹比耶洛.比崔格里利 Gianpiero Petriglieri , 蘇珊.艾許福 Susan Ashford , 艾美.瑞斯尼斯基 Amy Wrzesniewski
瀏覽人數:9271
  • 文章摘要
  • "成為零工經濟贏家"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成為零工經濟贏家〉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成為零工經濟贏家〉PDF檔
    下載點數 10
在這個零工經濟的時代,有許多不隸屬於任何組織的獨立約聘人員。這些自由工作者如果要在職場上取得成功,就必須管理不確定性。因此,本文提出他們必須努力培養、耕耘的四大連結:工作環境、例行公事、事業目的、人際關係。

你是否曾站在表演空中飛人的高空鞦韆上?」當我們請目前擔任獨立顧問的瑪莎,描述她在五年前離開全球性的顧問公司之後的工作經歷,她就是這麼回覆我們的。她最近剛開始嘗試高空鞦韆,覺得這很適合用來描述她目前的生活:在兩項工作之間的空虛感,接到下一個案子的興高采烈,以及她這一行必須具備的紀律、專注與優雅。她進一步解釋,空中飛人表演者似乎冒著極大風險,但背後其實有一個安全系統保護他們,包括網子、設備,以及其他表演者。她說:「他們似乎完全靠自己,但其實並非如此。」

瑪莎(假名,本文中提及的其他人名也經修改)屬於目前蓬勃發展的工作群體,也就是俗稱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北美與西歐約有1.5億人,離開相對安穩的組織生活,自願或非自願成為獨立約聘人員。這個成長趨勢,部分反映叫車與任務導向服務平台的興起,但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近期發表的報告指出,知識密集產業與創意工作,是自由工作經濟(freelance economy)中最大與成長最快的群體。

為了解獨立工作如何能成功,我們最近針對65位自由工作者進行深度調查。我們發現,這些自由工作者不分世代與職業,感受出奇地相似:所有調查對象一致表示,他們不像傳統員工那樣擁有組織的保護與支援,因此,會對個人、社會與經濟感到焦慮,但他們也宣稱獨立是一種選擇,並不打算放棄獨立帶來的好處。雖然會擔心難以預測的工作時程與財務狀況,但也覺得自己已逐漸累積更多勇氣,正在邁向比企業內員工更豐富的人生。

我們發現,最有效能的獨立工作者都採取相同的策略,來處理這些壓力。他們會努力建立四種連結,包括與工作環境、例行公事、事業目的和人之間的連結,以協助他們度過工作上的情緒起伏,並從他們的自由中獲得能量與啟發。隨著零工經濟在全球成長發展,這些策略也愈來愈重要。我們的確認為,這些策略對部分公司員工也有幫助,只要他們的工作自主性較高,可在家工作或遠距工作,或是覺得自己有一天可能會想要或需要跨入自由工作經濟,都可以採用這些策略。

生產力或出局

我們開始訪談獨立顧問與藝術家之後,發現的第一件事是:獨立工作的風險極高,不僅是財務上的風險,還有是否能在業界立足的風險。人們在掙脫主管與公司規範的束縛之後,可任意選擇最能發揮長才與反映真實興趣的工作,他們感覺能夠掌控自己的產出和整個職業生涯。一位參與調查的受訪者告訴我們:「相較於以往的任何工作,我現在更能做自己。」

然而,這種自由的代價,是不會隨時間消退的不穩定感。即使是我們訪談過最成功、最具基礎的獨立工作者,仍會擔心錢與名譽,有時還會覺得他們的職業身分不保。舉例來說,如果客戶不再請你提供服務,便無法自稱為顧問。一位常出版作品的作家告訴我們:「你會變成你的工作。如果你寫了一本好書……那很好,但如果你沒有成功,也只能接受……這樣的挫敗,可能會變成你定義自己的方式。」一位藝術家也同意這樣的觀點,他說:「沒有終點。那是迷思。」

正因如此,我們訪談的每個人都非常強調生產力。那不但是一種自我表現,也是不穩定感的解藥。但有趣的是,我們訪談的對象,不只強調把事情做完並售出成品,他們也在乎自己是否處於工作狀態(也就是有紀律地定期產出可找到市場的產品與服務),以及自己是否投入工作(也就是有勇氣全力投入過程與成果)。

獨立工作者花許多時間建立一個「護持環境」,為工作創造一個實體、社會與心理上的空間。

維持生產力是一種持續的奮鬥,憂慮與分心會侵蝕生產力,而這兩項障礙充斥在我們的工作生涯。一位高階主管教練曾這麼鮮明描述沒有生產力的一天:「我明明有許多事要做,卻雜亂無章,也無法重新振作,恢復條理。(到了傍晚)我早上打開的電子郵件還是開著,我想完成的文件一件也沒完成。我無法專心,感覺自己在浪費時間。」他說,像這樣的日子,讓他對自己充滿懷疑。

我們詢問受訪者有何祕訣,才能度過這樣的日子,最後還能維持他們想要的生產力,結果卻發現他們的答案中存在著矛盾。他們都希望能保有獨立性,甚至有許多人想要維持不安定感(其中一位顧問認為,不安定感是持續學習與「保持最佳狀態」的關鍵),但他們也花許多時間建立一個「護持環境」(holding environment),為工作創造一個實體、社會與心理上的空間。

護持環境的概念,最早由英國心理分析學家唐納德.溫尼科特(Donald Winnicott)提出,用來描述關愛的照顧者,透過保護孩子不承受壓力,以及創造實驗的空間,來促進兒童發展;後來,這個概念應用到成人的發展,是指人們在這種情況下,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而且能成長。當然,在一個堅實的組織中,公司員工可從好上司的身上,找到護持環境的條件。但對獨立工作者來說,護持環境比較像是成就而非禮物,需要耕耘才能達成,也可能會喪失。

因此,這些獨立工作者自行創造護持環境,做法是建立並維持我們所謂的「自由連結」(liberating connection),因為自由連結一方面給予人們自由,讓他們得以展現自己的創意,同時也把他們固定在工作上,讓產出不會付諸東流。

四種連結

工作環境。我們的訪談對象不再在辦公室工作,因此會另覓工作地點,一方面可隔絕外界讓他們分心的事物與壓力,另一方面,也避免讓他們產生失根的感覺。 雖然許多人強調,他們的工作有機動性,但似乎還是有某個地方可去。一位作家告訴我們:「人們會失敗,往往是因為他們沒有建立一個空間與時間,讓他們做該做的事。」

我們親自拜訪許多這樣的空間,發現它們有幾個共同點:第一、感覺很狹小,某些藝術家的空間,幾乎達到不舒適的程度;第二、所有實際作業,都持續使用這個空間;第三、在那裡工作的人很容易取得工作所需的工具,除此之外的東西很少;第四、這些空間純粹為了工作,大家只要完成當天的工作就會離開。一位軟體工程師的家庭辦公室具備以上所有特徵,他把這個空間描述為「戰鬥機駕駛艙」,他需要的一切都在伸手可及的範圍內。他解釋說:「有時候,這個地方實在狹小得令人喘不過氣,但當我待在那裡,腦中總想到廣闊的空間。」

儘管有這些共同點,每個工作場所仍有獨特性,地點、家具、用品和裝飾,都反映出主人的工作特性。這些地方不只是主人的「工作自我」的保護殼,也能激發出主人工作的那一面。獨立顧問卡拉(Karla)起初告訴我們,她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而且「做出對世界有正面影響的事」,但她最後承認,家庭辦公室是她避免干擾與尋求靈感的地方,四周都是目前與未來的專案,是看得見、摸得到的檔案。她告訴我們:「當我穿過那扇門,便走進一個包容我所有面向的空間。在那裡,我覺得非常自在。」卡拉繼續解釋,如果沒有那個地方,以及裡面提供給她的空間,她對外界的各種要求可能會太敏感,因而變得不夠專注,也不夠自由。

例行公事。組織中的例行公事,往往伴隨著安全感或乏味的官僚制度。但愈來愈多研究發現,精英運動員、天才科學家、知名藝術家,甚至是一般上班族,都會利用例行公事,來提升專注力與績效。我們訪談的專業人士,也同樣會借助例行公事的力量

許多例行公事會改善人們的工作流程:更新行事曆;依循待辦事項清單;每天最先做的是最具挑戰性的工作,或是拜訪客戶;刻意在未完成的草稿裡留下一個不完整的句子,讓第二天更容易開始;一邊清掃工作室的地板,一邊思考新的案子。其他的例行公事還包括睡眠、冥想、食物或運動,把個人健康事項融入個人工作中。這兩種類型的例行公事,都帶有儀式的要素,可提升人們的秩序感,以及在不確定環境下的掌控感。

一位我們曾訪談過的顧問,每天早上都會泡澡,當她浸泡在熱水中,會在腦中設想要完成的事。另一位顧問馬修,專長是協助董事會聚焦在創新上,他每天嚴格按表操課:「我每天早上6點起床運動,之後準備我太太的午餐盒,接著,我們會禱告。她每天早上8點出門,而我在8點半之前,已在自己的辦公室。通常,早上我會做比較需要深度思考的事,比如設計或寫作,因為那時我的狀況最好。下午我就安排電訪,還有其他業務或財務相關的待辦事項。」這樣的紀律,也延伸到他的衣櫃,他說:「我總是會穿戴整齊到辦公室。夏季的大部分日子,如果沒出門,我會穿短褲,但還是會淋浴和刮鬍子,就好像我要出門到位於別處的辦公室。」

這聽起來可能很嚴格,卻能幫助馬修專心投入工作。他與其他成功的獨立工作者,似乎都遵循法國小說家古斯塔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的建議:「維持規律和有秩序的生活......工作才會強力而有原創性。」

事業目的。大部分研究對象決定要獨立工作的最初目的,都是為了從事能讓他們在市場找到立足點的工作,但他們堅決表示,若要持續下去,工作必須連結到更廣大的目的。所有人都會清楚表達工作(至少是他們做得最好的工作)不只是維生的工具而已,無論工作內容是透過影片幫助女性自主、揭發醜陋的行銷手法、延續美國民謠的傳統,或是幫助企業領導人以正直的方式獲得成功。目的就像一座橋梁,連接個人的興趣、動機,與世界的需求。舉例來說,馬修說他剛開始時「只覺得要拚命找到客戶,並賺錢維生」,但隨著時間過去,他對成功的觀點,逐漸轉為把成功當成一種生活方式,要「對別人提供服務,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我們訪談過的一位高階主管教練表示,目的讓她保持穩定、維持靈感,並能鼓舞他人。「成功的獨立工作者,與失敗者或回到公司上班的人,兩者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這讓我有足夠的復原力,可以面對高低起伏。那讓我有勇氣拒絕與我的目的不契合的工作,也讓我擁有能吸引顧客的真誠與信賴感。它也協助我建立及維持事業,讓我服務該服務的人。」

我們發現,事業目的和其他三項連結一樣,都可以引導與提升人們的工作,讓大家同時擁有自由度與安定感。

人際關係。人類是群體動物。針對企業環境進行的研究,長期以來一直顯示,其他人對我們的職涯很重要,無論是作為楷模,讓我們模仿學習,或是作為同儕,與我們一路攜手前進。研究人員也一再警告,辦公室可能產生「職場寂寞症」 (loneliness epidemic),而獨立工作者的風險可能更大得多。

但我們的訪談對象,非常了解社會隔離的風險,也盡全力避免。雖然許多人對正式的同儕團體又愛又恨,認為那是同事的乏味替代品,但所有人都表示,他們有對象可尋求肯定與鼓勵。這些對象有時是他們的楷模,或是支持的共事伙伴,有時是家人、朋友,或是類似產業中的聯繫對象;這些人雖然不見得能提供工作相關的明確建議,卻可幫助我們的研究對象熬過艱難時刻,讓他們有勇氣,去承擔工作上必要的風險。

舉例來說,馬修曾表示,向他身邊親近的人尋求協助,可安撫他的緊張不安。他說:「如果我完全靠自己,可能會呆坐在辦公室內,陷入一個無底洞。你會一直聽到內心的聲音,而那個聲音卻是一個反覆不斷的漩渦。」卡拉也說,她會定期聯絡一小群關係密切的同儕。她說:「我在這個獨立經濟中的所有工作,都來自這些聯繫對象。」但他們的協助不只是引介工作,她解釋:「我是透過與這些人的對話,才具備繼續前進、發展與成長的能力,並了解我在工作中扮演的角色。他們讓我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

重新定義成功

在知名的管理故事中,職涯成功通常會伴隨著安全與穩定。但對獨立工作者而言,這兩者都得不到。即使如此,大部分的研究對象還是覺得自己是成功的。

在零工經濟中工作的人,必須追求不同類型的成功,他們必須在可預測性與可能性之間取得平衡,也要在生存能力與生命力之間取得平衡。

我們獲得的結論是,在零工經濟中工作的人,必須追求不同類型的成功,他們必須在可預測性與可能性之間取得平衡,也要在生存能力(可望持續接到工作)與生命力(在工作中感覺到自己的存在、真實與活力)之間取得平衡。我們的訪談對象取得這種平衡以達到成功的做法,是利用工作環境、例行公事、事業目的和人際關係等四種連結,來建立護持環境;這些連結可幫助他們維持生產力、忍受焦慮,甚至把那負面情緒轉換成創意與成長的來源。一位顧問告訴我們:「自雇人員的職涯會讓人產生一種信心,你會覺得無論情況有多糟,都能克服,都能改變。你可以不要在一個你必須待的地方工作,而是在你選擇待的地方工作。」

我們訪談的許多對象認為,他們不可能在傳統組織中,找到同樣的精神空間或力量。把自己比喻成空中飛人的顧問瑪莎回憶說,當一位值得信任的諮商師,幫她重新建構、面對自己的困境,而不是想辦法逃避時,她「在專業領域上變得更成功」,而且「對自我身分感到更自在。她讓我了解,可以把自己當成先驅人物(我現在的確這麼想)。我不適合組織裡現有的任何類型職位,所以,自立門戶對我來說更有成效。」採用這種觀點之後,一切的不安與不確定都變得可以接受,同時也肯定了她的選擇,而這顯示,她正在做她應該做的事。

在我們的訪談中,瑪莎已不再把往日受雇的職涯,描繪成她失去的錨,反而覺得是非常幸運才得以掙脫的枷鎖。她最後總結:「我不會再把我的新生活視為漂泊不安,而會當成真正的生活。」

(吳佩玲譯自“Thriving in the Gig Economy,” HBR, March-April 2018)



詹比耶洛.比崔格里利 Gianpiero Petriglieri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組織行為學副教授。


蘇珊.艾許福 Susan Ashford

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管理與組織學講座教授。


艾美.瑞斯尼斯基 Amy Wrzesniewski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組織行為學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