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可口可樂、網飛、亞馬遜如何以失敗為師

How Coca-Cola, Netflix, and Amazon Learn from Failure
比爾.泰勒 Bill Taylor
瀏覽人數:2958
鼓勵你的團隊接受犯錯。

為什麼許多成功企業的領導人,突然間開始鼓勵公司與同事勇於犯更多錯誤,並欣然接受更多失敗?

詹姆斯.昆西(James Quincey)在5月份接任可口可樂公司執行長之後,就號召基層主管克服對失敗的恐懼,自多年前的產品「新可樂」(New Coke)大挫敗之後,這種恐懼就一直迷漫在公司裡。他堅定表示:「如果沒有犯錯,就代表我們不夠努力。」

6月份,網飛(Netflix)在訂戶數方面獲得空前成功之際,執行長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卻擔心該公司極具價值的串流服務中有太多熱門劇,淘汰了太少新劇。他在一場科技會議中說:「我們現在的成功率太高。我們應該冒更多險……嘗試更多瘋狂的事……我們應該提高整體淘汰率。」

即使像亞馬遜(Amazon)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這樣全球公認的成功創業家,也直言不諱地說,亞馬遜的成長與創新,是建立在失敗之上。他在亞馬遜收購全食超市(Whole Foods)之後不久解釋說:「如果你即將大膽下注,這些賭注一定是實驗。既然是實驗,你便無法預知它們是否會成功。實驗的本質就是容易失敗。但只要少數幾次大成功,就可以彌補很多次的失敗。」

這些執行長傳達的訊息非常容易理解,大多數人卻很難實行。我實在見過太多企業領導人、拜訪過太多組織,都推崇創新與創意的優點,但其中有許多領導人與組織,都非常害怕犯錯、失誤與失望,而這也正是他們這麼缺乏創新與創意的原因。如果你沒有準備好失敗,就還沒準備好學習。除非人們與組織的學習速度與世界變化的速度一樣快,否則永遠無法持續成長與演變。

那麼,要如何正確地犯錯?組織與個人需要掌握哪些技巧,才能欣然接受小失敗與大成功之間的必然連結?位於美國麻州西部的女子學校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發起一個「正面處理失敗」(Falling Well)計畫,讓學生知道所有人都可能從失敗學習到什麼。活動負責人瑞秋.西蒙斯(Rachel Simmons)近期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一篇文章中解釋:「我們試圖教導學生,失敗並不是學習的錯誤,而是學習的特徵。」學生登記參加這項計畫時,會收到一張「失敗證書」(Certificate of Failure),宣告他們「獲得授權可以搞砸、毀滅或弄壞」一段關係、一項計畫、一場考試,或是其他看起來非常重要的活動,但「仍是一個非常有價值、極為優秀的人」。準備好面對失敗的學生,比期待完美表現與完美績效的學生更堅強,也更勇敢。

這是值得應用到企業的心得。2010年上任的達美樂比薩(Domino's Pizza)執行長派屈克.道爾(Patrick Doyle),七年來的表現比產業中任何領導人還要輝煌,但他堅持認為,公司的所有成就,都是因為公司勇於面對錯誤與失策的可能性。道爾在對一些執行長的演講中說,公司與個人若要誠實面對失敗,會面對兩項極大的挑戰。第一項挑戰,是他所謂的「無作為偏誤」(omission bias),這是指大部分有新想法的人,都會選擇不去實現那個想法,因為一旦嘗試失敗,可能會危及自己的職涯。第二項需要克服的挑戰,是他所謂的「損失趨避」(loss aversion),也就是人們行動時往往會想著不要輸,而不是如何贏,因為對大多數人來說,「損失的痛苦,是獲勝的快樂的兩倍。」

道爾解釋,「允許失敗就能夠激發活力」,而且這也是創造成功所需的必要條件,正因如此,他把那場演講的題目訂為「失敗是一個選項」(Failure Is an Option)。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這或許是最重要的一個經驗教訓。只要問問里德.哈斯廷斯、傑夫.貝佐斯或可口可樂的新執行長,就可以知道:沒有失敗就沒有學習,沒有挫折就沒有成功。

(吳佩玲譯)



比爾.泰勒

比爾.泰勒 Bill Taylor

《快速公司》雜誌(Fast Company)共同創辦人,最近的著作是《就是輝煌:卓越組織如何以非凡方式做平凡事》(Simple Brilliant: How Great Organization Do Ordinary Things in Extraordinary Ways)。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