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擴增實境:大賺數位財

擴增實境:大賺數位財

2017年11月號

要求應得的職稱

How to Ask for the Job Title You Deserve
芮蓓嘉.奈特 Rebecca Knight
瀏覽人數:5343
  • "要求應得的職稱"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要求應得的職稱〉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要求應得的職稱〉PDF檔
    下載點數 10
你的個人薪資,並不是唯一能上談判桌的事。

職稱不是一切,但確實重要。當你獲得新的職務,或是待在同一個職位一段時間之後,應該如何看待自己應得到的職稱?你怎麼決定是否值得為此談判協商?如果你覺得自己無法加薪,是否還應該要求調整職稱?從另一方面來看:如果你的上司提議,要調升你的職稱,但沒有加薪,你該如何反應?

專家怎麼說

大多數人接受新職位或尋求升遷時,往往會把重點擺在薪資談判,但史丹福商學研究所(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瑪格麗特.尼爾(Margaret Neale)表示,你也應該一併協商職稱。尼爾與人合著《獲得更多》(Getting (More of) What You Want),她指出,職稱是種「訊號,同時告知外面的世界和組織內的同事,你在組織裡所屬的層級」,應把職稱視為「個人薪酬方案」當中的一部分,可提供地位和人脈,並「協助你把工作做得更好。」倫敦商學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教授丹.凱柏(Dan Cable)說,你的職稱也影響你日常的幸福感和投入程度。他說:「這是在職場上一種自我展現的形式,象徵你的職責,以及你創造的價值。」無論你鎖定新的職位或現有職位的新職稱,以下一些想法可協助你得到你想要的。

反思

談判或重新談判自己的職稱,需要先做一些心靈探索。為什麼你想要某個職稱?為什麼你覺得這個職稱是自己應得的?你必須想清楚這些問題,以確定是否該提出要求。如果你待在公司已有一段時間,「你的工作範圍和責任可能已經擴大,但你的職稱還是一樣,而你的薪資仍低於現有工作應得的水準,」尼爾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和上司討論或許是合理的做法。或者,你正在仔細思考新的工作機會,想取得更有利的位置,因為潛在雇主可能會以你的職稱,作為判斷你原本薪資的指標。她解釋:「這個時代,人們比較不願意說明自己過往的薪資,企業也比較無法詢問這一點,因此,你的職稱是未來雇主估算你對薪資有何期望的方法之一。」而且,如果已有另一家公司提供你工作,談判職稱可能是一種方法,可讓你調整自己的職責,做更多自己喜歡的事,凱柏表示:「把這想成是個客製化職責的機會,讓它更貼近你的技能和興趣。」

事前準備

第二步是要找出能正確反映自己專業、責任、組織內層級的具體職稱。利用LinkedIn和Glassdoor這類資源,來檢視其他公司同業的職稱。凱柏還指出,應思考哪一種職稱會讓你感覺備受重視,並獲得很大的授權。他說:「想想自己為什麼能發揮功用。」例如,假設你是某家大型顧問公司的「資深分析師」,「但你真正擅長的,是與資料有關的視覺簡報。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也許應要求在自己的職稱加上『客戶藝術家』,因為這是你最亮眼的領域。」同時,你必須注意自家公司和所屬產業背景下的實際情況,尼爾說:「所有組織都有層級,職稱必須提供有關組織內層級的資訊。」如果你打算要求一個「前衛」的頭銜,她建議你,「最好同時也有更加傳統的職稱。」例如,若是你要求「激勵長」的頭銜,名片上最好指出你也是「人力資源規畫執行副總裁」。

全面思考

接下來,你必須排定優先順序。比較薪資和福利、工作職責、年休假天數、工作時程安排,在你談判薪酬方案時,該強調你想要的職稱到什麼程度。尼爾說:「我強烈建議不要進行單一議題的談判。你的職稱,應該是多個議題討論的一部分,所以應思考把工作做好所需要的全部資源。」無論你是在換工作,或是已在同一個組織待了很多年,都要問自己:哪些好處最重要?如果職稱名列其中,就去爭取。

先傾聽……

為了準備和目前的或未來可能的主管進行談判,你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傾聽。尼爾說:「在工作面談中,應該留心人們所說有關組織面對的挑戰。如果已經在組織內部,你應該知道這些挑戰是什麼。」試圖了解你的上司最重視和最擔心什麼,才可以據此打造自己的說服理由。尼爾說:「人們最容易被自己的話語和觀點影響。別因為太專注在自己想要的東西,而沒有聽到上司想要的是什麼。」

……再制定策略

在準備推銷說法時,尼爾建議問自己一個問題:「什麼會讓對方說好?我若升遷,可以為上司解決哪個問題?」如果不知道,代表你還沒有為這次對話做好準備。她補充道,「有提出要求的理由」會有幫助。或許,你剛成交一大筆新的生意、執行重大專案,或是有人提供你工作機會,但你想繼續留在公司。你也必須說明,為什麼新職稱能讓你在工作上更有效率和效能,或許是因為這讓你更有威嚴和信譽。凱柏指出,有些職稱,特別是個人化的職稱,「可協助你與客戶和同事建立融洽關係。」他說,這些職稱「打開門戶,讓其他人可問你如何用獨特且個人化的方式工作。這實在很重要,有助於建立真實誠懇的關係。」

和你的上司談話

凱柏建議,要開始向你的上司提出要求時,可由「學習模式」開始談話。對求職者來說,「可藉這個機會談論你能對工作做出什麼貢獻」,並更清楚了解聘雇經理如何定義這個職位的成功。「你或許可以說:『我看到現在的職稱是『分析師』,這個名稱很普通,如果可以重新調整職稱,更能反映這個職位的職稱是什麼?』」他說,這個問題「通常會導引出很好、很實際的對話。」如果你本來就在組織裡,而想要有新的職稱,凱柏建議,提供你的上司有關職稱能激勵員工和鼓舞士氣的研究結果。他說:「有些上司很頑固,用『只要我在的一天絕對免談』的方式回應。但在其他人眼中,這說不定是個適時且有趣的議題,同時也是個讓員工更能展現自我的方式。」無論你怎麼做,千萬別顯得「狂妄自大」。展現長處,但也要保持謙遜。尼爾建議,強調「自己提供上司的解決方案」,以及「自己用來推動組織向前邁進的技能和能力。」

(某個程度的)感激

如果你的主管同意給你想要的職稱(或那個職稱的某種版本),你第一時間的反應該是說「謝謝」。如果你很失望那個職稱沒有帶來其他新的福利,記住,這不見得是一次就解決的事情,尼爾說:「這是持續的談判。」所以,盡可能用最有禮貌的方式,利用這個機會透露線索,讓他知道,雖然你很感激,但還不夠,你還會再談這件事。若是對方完全不給你任何機會,無論是職稱、薪資或任何其他福利都沒改變,她建議你要求上司提供更詳盡的「標準」,也就是上司評斷你所用的標準,以及彼此怎麼知道你已「達到這些指標」。基本上,這個問題就是:「要怎麼做才能升遷?」

謹記的原則
該做:

● 思考自己的情況,並考慮自己想要新職稱的理由。新職稱如何能讓你把工作做得更好?

● 利用自己的社群網路和其他線上資源,找出可能反映自身技能、專業和地位的職稱。

● 反思自己上司的動機和挑戰。在你提出要求前,問自己:為什麼我現任或未來的上司會答應?

別做:

● 個人化職稱別做過頭。如果你想要個人化的職稱,而你的雇主也同意,你應確保還是有個相應的傳統職稱。

● 沒有仔細思考如何談判更好的職稱。包括薪資、職務說明、福利等所有事項,都應提出來談判。

● 沒有立刻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感到氣餒。要求新的職稱,是長期的談判。

個案研究1:自己進行實質審查,讓職稱調整和上司的優先事項一致

即使你沒有想要加薪,要求調整職稱仍可能「有益於你的職涯,以及未來的工作機會,」莎莉.肯恩(Sally Kane)說。她是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法律行銷機構PaperStreet的內容總監。這是她的經驗之談。

莎莉的職涯早期,在一份讀者群為法律助理的全國性雜誌擔任主編。她的職責包括:管理雜誌的編輯內容、監督內部人數不多的一組人和一群自由撰稿作者,以及和特別專案的供應商合作。

擔任這個職位六個月之後,莎莉開始覺得,職稱沒有正確描述自己的職權地位。她說:「我認為,新的職稱能讓我贏得供應商和其他作者的信賴。」

她也發現,不同的職稱,能讓自己的履歷看起來更亮麗。她回憶道:「我把這個職位當成墊腳石,我知道自己不會一直待在那個位置。」

所以她做了一些功課,先從LinkedIn和Glassdoor著手。她解釋道:「我想要非常資料導向,收集能支持自己論點的事實。所以,我查看有沒有更接近我工作內容的職稱,也檢查了和我們類似規模和發行量的同性質刊物,想了解它們編輯架構的樣貌。」

她決定要求上司,也就是雜誌的所有人和發行人,升自己為總編輯。當時,她只要有新職稱就很開心,並沒有想要加薪。

在提出要求之前,她有策略地思考這個職稱變動會如何幫助上司實現他的目標。發行人很想要提升這份雜誌在這個產業的知名度,並建立自己的品牌。

接下來,「在談話時我告訴他,調整我的職稱,能讓我更妥善定位這份刊物:我可以得到更多機會在研討會裡演講,對供應商來說我會也更有份量,」她回憶道。

上司立刻同意調整莎莉的職稱。六個月後,她在年度考評中獲得相應的加薪。

個案研究2:了解自己的薪酬方案,包括薪資、福利、責任和職稱,是持續的談判

朗達.里斯(Rhonda Rees)在大學畢業之後,得到洛杉磯一家小型公關公司的初階工作。她回憶道:「我的職稱是公關助理。我是新人,加上這是個初階職務,所以沒有人對我有太大期待。」

朗達決定盡量學習了解公關業務。她把自己的上司視為「導師」,我們姑且稱他為喬治。喬治看出朗達的潛力,於是增加她的工作量和責任。她說:「我手中的工作增加很多。」

但她一點都不埋怨,反而很積極想要證明自己。她說:「我發現自己有帶來業務的本領,因為我喜歡陌生拜訪,很快就為公司帶來大客戶。」

喬治很滿意朗達的工作表現,也這麼告訴她。她說:「讓我可以領佣金,是他的想法。除了薪水,我還有10%的佣金,我對此很滿意,便繼續埋頭苦幹。」

隨著其他員工繼續擔任其他職務,且喬治花愈來愈多時間在高爾夫球場上,朗達的工作量又再加重。但她依舊只是公關助理,這表示她必須更加努力,才能讓客戶重視她。

她最終了解,她需要一個和職責相應的職稱。她說:「最初我覺得自己在做客戶主管的工作,但突然之間,我變成在做客戶督導的工作。我記得當時我認為喬治私下已當成我是在擔任這個職務,但還是沒有正式的職稱。」

她決定去和喬治談。她說:「我走進他的辦公室,解釋自己做的工作,並表示這個業務已經不能沒有我。我要求加薪,並成為客戶督導。」

「他的回應讓我嚇了一大跳,他給我副總裁的職稱。我的職責依舊和先前一樣,但有了新的頭銜和小幅調薪。」

朗達很感謝喬治。她說自己「滿意」了一小段時間,但很快就想在職涯裡更進一步。她說:「這個經驗讓我有自信創辦自己的公司,所以就創業了。我知道我可以包辦一切。現在我是老闆,稱自己為『總裁』。」

(劉純佑譯自2017年7月17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芮蓓嘉.奈特 Rebecca Knight

位於美國波士頓的自由投稿記者,並擔任美國衛斯理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講師。她的文章曾發表於《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


本篇文章主題溝通

你可能還會想看

您已閱讀 4

您的免費閱讀篇數即將到達上限。

登入哈佛商業評論網站會員,即可觀看更多免費閱讀文章!

登入會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