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機器搶走舊工作,企業創造新工作

As Machines Take Jobs, Companies Need to Get Creative about Making New Ones
達琳.達姆 Darlene Damm
瀏覽人數:2056
機器搶走舊工作,企業創造新工作
繁榮與否,就靠它了。

零售業、運輸業、製造業和農業的工作,非常容易受到技術變化的影響。目前有愈來愈多人在網路上購物,因此,梅西百貨(Macy's)和服飾品牌The Limited之類的零售商,正陸續關閉數百家分店,裁撤數萬個工作,而其他公司則在測試機器人助理,或是規畫自動化商店。此外,超過33家公司正在開發自動駕駛汽車,未來很快就會取代運輸工作。從2000年以來,美國消失的五百萬個製造業的工作,其中約有85%可能是由機器人取代。自動化農業也在迅速發展。

雖然我們第一個直覺反應,可能是協助員工找到新的工作,但我們真正應做的,是協助企業轉向專注在人力服務的新市場,並採用新的商業模式,讓員工、顧客和社區,都能從技術變化中獲益。

首先,企業可以把自家那些設置在策略性地點的建築物,改造成可造福社區鄰里的商店;特別是那些有大型實體商店、受網路零售商擠壓的公司,更適合這麼做。這樣的改變已經發生。舉例來說,沃爾瑪(Walmart)目前提供驗光服務、美容沙龍和餐廳。不過,為何要就此打住?為何不以大家都能負擔的價格,提供瑜伽、健身、烹飪、營養或身心健康的課程?還可以提供托兒、老人照顧、心理服務、復健或社區團體的會議空間?這麼做,可以創造新的營收來源、改善社區,並提供新的工作和技能組合,給過去負責結帳、整理庫存貨架或清潔地板的員工。

另一種方式可重新定義自動化爭議的議題,那就是提供股票給員工,世上許多最創新的企業已付諸實行。這種做法有助於公司招募和激勵員工,也為員工解決部分「技術失業」(因技術改變而失業)的缺點。

許多人認為,員工持股只會對創業者和技術產業的員工有效。不過,已有幾家食品業公司,率先證明這套模式也適用於工廠和零售業員工,像是優格品牌喬巴尼(Chobani)(看看喬巴尼創辦人的創業故事,〈新創事業不假外求〉)、星巴克(Starbucks)等公司都已這麼做。2016年,喬巴尼創辦人漢迪.烏魯卡亞(Hamdi Ulukaya)決定,把公司10%的股票分配給兩千名員工。結果,他可能讓其中幾位員工變成了百萬富翁,其他員工每人拿到價值約15萬美元的股票選擇權;這對愛達荷州和紐約州中部的工廠員工來說,可是一大筆錢,在這兩個地方,一棟房屋的平均成本分別是153,600美元和85,800美元。這種方法,只是單純透過把更多財富移轉給員工,增加他們的經濟安全,來幫他們為技術失業做好準備,但如果公司計畫要把工作自動化,這樣的做法便特別有價值。

如果員工持有公司的股票,之後工作被機器人取代,他們其實可能會因機器人接手他們的工作、又做得更好而受益,因為公司變得更成功,他們股票的價值便會隨之增加。假設優步(Uber)今天發股票給它的駕駛人,幾年之後,如果優步成為成功的自動駕駛汽車公司,那些前任駕駛人就會在財務上獲益。股票選擇權讓員工可能在未來,成為取代他們的那些機器人的所有人和受益人。

當今幾家最創新的企業,正在運用技術來創造雙贏的商業模式,讓顧客創造收入。例如,特斯拉(Tesla)計畫讓顧客把自己的電動車出租,以償還車輛貸款,並賺取額外的現金。同樣地,購買屋頂太陽能板的屋主,一旦付清貸款之後(約8到11年),未來也可以把能源賣回給電力公司,取得額外收入。

被稱為「特斯拉版本生態村」的ReGen Villages,正計畫把相同的模式應用在村落社區,居民可利用技術來種植自己的食物,生產自己的能源和水,而且可以出售多餘商品,協助支付原有的房屋貸款,或是創造額外的收入。目前,ReGen正在荷蘭打造第一個村落,未來計畫會擴展到北歐和世界各地。

隨著這些商業模式擴大和成為主流,它們會協助打造出能為每個人創造更大利益的經濟。

當然,這樣的轉變並不容易。企業領導人必須投入時間和資金,來研究自己的產業,了解技術會如何影響產業。這不僅是要了解競爭對手可能會如何運用新技術,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來打造與自家競爭的產品和服務,而且還要探索新的商業模式和企業模式。過往商業模式的成功,是從員工和顧客身上取得價值,但未來的商業模式是要與員工和顧客合作,共同創造新的財富,以獲得成功。

除了傳統企業之外,我們也需要那些打造創新經濟的公司更加努力。例如,支持創業的育成公司(incubator)、創業加速公司(accelerator)、大學、機構和投資人組成的生態系統不斷在成長,這個生態系統必須接觸一些較傳統的機構,像是北美卡車司機工會(Teamsters)、美國農民工會(United Farm Workers)、其他工會和大型量販店,請他們加入。新一代的自動駕駛卡車公司,不是該由技術專家和卡車司機共同創辦嗎?新一代的自動化農場,不是該由技術專家和農民一起創立嗎?

許多人認為,沒受過大學教育、一輩子都做著重複性工作的眾多勞工,會很難轉到創新經濟。這樣的說法並不正確。

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在2016年的紀錄片《荷索的網路異想》(Lo and Behold, Reveries of the Connected World)當中,史丹福大學教授瑟巴斯欽・史潤(Sebastian Thrun)分享說,在他的電腦科學課程「自動駕駛汽車程式編寫」開放註冊之後,前412名優異成績的學生都不是史丹福的學生;許多其他有關技術的「大規模開放網路課程」(MOOC),也出現類似的驚人事實。雖然大學對教育和訓練未來的創業者非常重要(而且我並未主張創業者不需要上大學),但我們必須明瞭,如果打開正確的大門,目前人數可能達數百萬名的低度就業人士,也許就可以更上一層樓。

另外還有證據顯示,從事重複性工作的人,能轉換到需要完全不同技能組合的工作。舉例來說,非營利組織「卡車司機反對人口販賣」(Truckers Against Trafficking)讓卡車運輸業人士參與社會創業,以協助終結人口販賣。綠色經濟組織「全員環保」(Green for All)和社會正義促進組織「夢想行動」(DreamCorps),已協助美國一些最弱勢的人,轉為從事太陽能技術和程式編碼方面的尖端工作。「監獄創業方案」(Prison Entrepreneurship Program)協助囚犯擬定商業計畫,並與企業領導人建立關係,好讓他們出獄後就可以創業。這些計畫的領導人認為,人類的潛力沒有限制,並致力創造不常見的伙伴與結盟關係,協助人們獲得成功。

隨著我們的生活中增加愈來愈多的技術,我們必須持續投入同樣多、甚至更多資源在人類潛能上。只有想像力,才能限制我們可以完成哪些事情,只要我們想像得出,就能做得到。(蘇偉信譯)



達琳.達姆 Darlene Damm

奇異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資深教授。近二十年來,她領導社會創新領域中的許多組織和計畫。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