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不均怪現狀

The Inequality Story, in Charts
葛蕾.蓋芙特 Gretchen Gavett
瀏覽人數:4396
頂尖經濟學家用他們最愛的視覺化方式,來呈現代表「不均」各個面向的數據資料,並說明這些資料背後的意義為何……

不論我們檢視的是不同國家、企業、員工或性別的情況,經濟不均(economic inequality)都是當今一項重要議題。不過,經濟不均究竟是什麼?經濟學家都同意,這不是一個巨大的單一問題,只有單一原因和結果。相反地,我們應透過多重觀點來檢視不均,這些觀點各自扮演不同角色,塑造了我們的世界。為了更清楚了解所得不均的現象,《哈佛商業評論》請重要的經濟學家,提供視覺化的數據資料,來呈現他們認為最引人注目的議題,與讀者分享。

下列這七張表呈現各種議題,從全球轉變、教育和性別,到企業的角色,經濟學家認為這些表格最能適切描述當今世界的不均現象。

(蘇偉信譯自2017年3月25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布蘭可.米蘭諾維奇 Branko Milanovic
紐約市立大學(CUNY)社經不均史東中心(Stone Center on Socio-Economic Inequality)核心教授,之前曾擔任世界銀行研究組首席經濟學家。

米蘭諾維奇:從1980年代中期到目前的這段時期,是過去兩百年以來,首次出現全球不均呈現減少的現象。這段時期,也出現工業革命以來個人所得的最大重組。這張圖表有時被稱為「大象圖」,從圖中可看出這次所得重組的「贏家」,是亞洲相對貧窮國家的中、上階級,以及全球所得排名前1%的群體。(相對的)「輸家」是富裕國家所得分配裡位於中、低階級的人。對處於落後地位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全球化造成一個更不均的世界,即使在客觀上並非如此。因此,給全球帶來希望的事實,卻可能會導致國內的動盪,尤其是在美國和歐洲。

海瑟.布榭 Heather Boushey
華盛頓平等成長中心(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執行主任暨首席經濟學家。

布榭:過去五十年來,經濟成長的好處,有高得驚人的比率是由極富裕的人享有,而中產階級和勞動階級的生活水準幾乎沒有任何改善。這張表來自托瑪.皮凱提(Thomas Piketty)、伊曼紐爾.謝茲(Emmanuel Saez)和嘉布理歐.祖克曼(Gabriel Zucman),這張表相當有說服力,因為它首次說明了經濟成長的分配:美國經濟創造的所得,有多少是由哪些人得到。

托瑪.皮凱提 Thomas Piketty
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EHESS)與巴黎經濟學院(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教授,著有《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皮凱提:這張表簡要地呈現美國不均現象加劇的情況。表中顯示,從1960年代初期以來,頂端和底層勞工的經濟地位基本上是彼此交換了。過去,後50%的成年勞工,獲得近20%的總所得;2014年,他們只獲得12.5%。同一時期,前1%勞工的所得占總所得的比率,從大約11%上升到20%。

大衛.奧特 David Autor
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學系副主任暨講座教授。

奧特:受過大專教育的人,比高中畢業或輟學的人薪資更高。不過,這個薪資溢酬(wage premium)不只是因為教育程度較高的人,實質所得提高,也是因為未受大專教育的勞工,實質所得下降。

從1980到2012年,大專教育程度的全職美國男性的實質時薪增加,每年提高幅度從20%到56%不等,其中受惠最大的是擁有學士後學位的人。在同一時期,教育程度較低的男性,薪資大幅減少,其中高中輟學生下降22%,高中畢業生下降11%。女性的教育差距比較沒那麼明顯,但在這一段時期,沒受過任何大專教育的女性,實質所得的成長仍非常有限。

克勞迪亞.戈爾丁 Claudia Goldin
哈佛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院士、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BER)美國經濟計畫發展總監。

戈爾丁:這張很吸引人的表顯示,各個職業類別裡女性對男性的年所得比率(以對數表示)。商業類職業的比率最低,技術與科學類職業的比率最高。我的研究顯示,跟其他領域相比,企業和金融業對員工較嚴格,會懲處特定時間無法聯絡上,或只是短時間休假的員工。其實,性別的所得差異,通常並不是因為總工作時數較短,而是因為女性愈來愈需要有彈性的工作時間。

尼可拉斯.布魯姆 Nicholas Bloom
史丹福大學(Stanford)經濟學講座教授、史丹福經濟政策研究院(SIEPR)資深研究員,以及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生產力、創新與創業計畫共同主任。

布魯姆:關於所得不均的公開辯論,大多聚焦在高收入人士和其他人之間的差距日益擴大,但研究顯示,不均的真正因素,是各家企業之間的薪資差距。雇用所得百分位數最高人員的企業,平均薪資成長很快,雇用所得百分位數較低人員的企業,平均薪資成長就少得多。這表示目標只放在縮小個人之間差距的政策,可能會是無效的。

瑪莉莎.科爾尼 Melissa Kearney
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經濟學教授、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非駐任資深研究員。

科爾尼:這張表顯示,美國社經地位低的男孩(定義為母親沒有高中文憑)當中,居住在所得高度不均各州的男孩,與住在所得不均程度較低各州的男孩相比,前者更可能從高中輟學。這項發現很令人注目且非常重要,有下列三個原因。首先,這顯示在社經地位低的家庭中長大,跟生活在所得高度不均的州,兩者之間存在破壞性的關係。第二,這表示平均來說,不均程度較高並不會激勵社經地位不佳的男孩,讓他們想要有更高成就,並留在學校就讀;相反地,它似乎產生相反的效果。第三,這顯示所得不均的程度較高,可能會阻礙向上流動(upward mobility)。



葛蕾.蓋芙特 Gretchen Gavett

《哈佛商業評論》副主編。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