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昨日網際網路,今日區塊鏈

The Blockchain Will Do to the Financial System What the Internet Did to Media
伊藤穰一 Joichi Ito , 妮哈.納如拉 Neha Narula , 羅布勒.阿里 Robleh Ali
瀏覽人數:2596
昨日網際網路,今日區塊鏈
突破性創新科技再度出現,它的演變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示。

當年,儘管網際網路已發展了一段時間,仍有很多人認為它不過是一時熱潮而已。當然了,網際網路至今已對我們的生活產生重大影響,從購買商品和服務到個人社交生活,從阿拉伯之春到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都擺脫不了網路的影響。但在1990年代,尼可拉斯‧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預言大部分人即將從閱讀報紙,轉而在網路上讀新聞時,主流媒體卻對他嗤之以鼻。

從今天展望二十年後:我們即將看到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發揮有如網際網路般的效應嗎?兩者之間確實有許多共同點。就跟網際網路一樣,比特幣之類的加密貨幣,是由開放新架構(比特幣區塊鏈)與核心技術進展,所共同驅動的。就跟網際網路一樣,這項技術是有很多層(layer)的分散化設計,這每一個技術層都有可互通的開放協定,供企業及個人在其上打造產品和服務。就像網際網路一樣,它在發展的早期,出現許多相互競爭的技術,因此,你必須具體說明你談的究竟是哪一個區塊鏈。另外也跟網際網路一樣,在每個人都使用相同的網路時,區塊鏈技術發揮的效益最強大,因此,未來我們提到區塊鏈時,指的會是個同一個區塊鏈。

網際網路和它的各個技術層都已歷經數十年的發展,每個技術層都引爆大量的創意和創業活動。起初,乙太網路(Ethernet)為電腦透過線路傳輸位元的方式建立標準,諸如3Com等企業,得以藉著網路交換器產品來打造企業帝國。TCP/IP通訊協定,是用來處理、控制資料封包在電腦之間的傳輸。思科(Cisco)打造網路的路由器等產品,善用這套通訊協定來創造業務,到了2000年3月,思科成為全球價值最高的企業。1989年,提姆.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開發了另一項開放、不需許可的通訊協定HTTP,讓eBay、Google和亞馬遜等企業得以開展事業。

區塊鏈的殺手級應用

不過,兩者之間有個重大差異。早期的網際網路是非商業性的,一開始由國防經費支持開發,主要用來連結研究機構和大學。它的設計目的不是為了獲利,而是為了開發出最穩健、有效地建構網路的方式。一開始就缺乏商業參與者、不牽涉商業利益,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此建立的網路架構可以分享各種資源,這是市場導向的體系裡無法做到的。

早期網際網路的「殺手級應用」是電子郵件;它驅動網路的普及,也強化了網路。比特幣是區塊鏈的殺手級應用。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比特幣,驅動了區塊鏈的採用。比特幣有堅實的技術社群,以及穩健的編碼審查流程,因此在多種區塊鏈當中,比特幣是最安全可靠的。就像電子郵件,比特幣會以某種形式持續存在。但區塊鏈也會支援許多其他應用,包括智慧型合約、資產註冊,以及許多超越金融和法律用途的新形態交易。

理解比特幣的最佳角度,就是把它看成一個具體而微的小宇宙,展示分散化、自動化的全新金融體系如何運作。儘管它目前的能力仍然有限(例如,交易量仍低於其他傳統的支付系統),但它的編碼本身既是規範體系,也是經濟體系,因此是極有潛力成真的未來願景。例如,交易必須符合某些規則,才能被比特幣區塊鏈接受。目前的金融體系設定規則,並指定主管機關追蹤違規事件;但比特幣區塊鏈的運作不是如此,比特幣編碼會設定規則,由網路來查核交易是否遵守規則。如果交易違反規則(例如,數位簽章不相符),網路就會拒絕交易。就連比特幣的「貨幣政策」,都已寫進它的編碼裡:每十分鐘發行新幣,發行總量有限制,因此永遠只有2,100萬比特幣,這就是「硬錢原則」(hard money rule),類似金本位制(這是指貨幣的供給以某項大宗商品為指標,而非由政府決定)。

這不表示比特幣目前提供的各項選擇已完美無虞。其實,許多經濟學家並不認同比特幣的硬錢原則,律師也主張,只透過編碼來規範是缺乏彈性的做法,不容許任何有用的自由裁量。然而,比特幣真實而有效,是不爭的事實。世人賦予比特幣經濟價值。維護比特幣區塊鏈的「礦工」,以及撰寫比特幣交易用軟體的「錢包提供者」,一律遵守比特幣規則。它的區塊鏈仍可有效防禦攻擊,也支援一個儘管只有基本功能、但穩健強勁的支付系統。區塊鏈有機會能夠擴大應用來改造金融體系,這一點引發了不安,卻也同樣有吸引力。

投資太多太快?

遺憾的是,金融科技(fintech)投資人的熱潮,遠遠領先這項技術的發展。我們常看到不是真正的創新,卻號稱是「區塊鏈」,想趕搭這波熱門列車,其實只是資料庫而已,已存在數十年了。

過去也曾有許多「前網際網路」(pre-internet)參與者,例如,想在自家網路提供互動多媒體的電信公司和有線電視業者,但沒有一個具備足夠動力,得以建立深植人心的品牌。區塊鏈技術可能也會出現類似發展趨勢。目前這個領域裡混雜著進行漸進式改善的老牌金融機構,以及立足於快速變動基礎設施的新創公司,希望腳下的流沙,能在他們淹沒之前,盡快變成硬地。

以加密貨幣為例,創投公司目前投資的積極程度,遠超過當年發展處於類似早期階段的網際網路。投資人和企業的過度關注,讓加密貨幣與網際網路出現根本的差異:它無法有長達數十年的時間保持相對低調,讓非商業的研究人員調整、實驗、反覆嘗試,並重新思考它的架構。我們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的數位貨幣專案(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為什麼如此重要,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它是少數幾個能在沒有財務利益和動機下,從事區塊鏈重大研究的地方。這點極為關鍵。

既有的金融體系目前已變得非常複雜,這種複雜性帶來風險。加密貨幣讓分散化金融體系有機會能夠建立,這種新制度能移除層層中介,變得更單純。它有助於防範風險,並用不同的方式來轉移金錢,因而有可能創造各種類型的金融商品。對目前被排除在金融體系之外的人,加密貨幣可讓他們加入這個體系,也能降低產業的進入障礙,並促進競爭。主管機關可重新思考,在不放鬆標準的前提下,達成政策目標的最佳途徑為何,藉此改造金融體系。這也是降低系統風險的契機:規範制定者和使用者一樣,都因體系的不透明而受害。研究顯示,制度的透明度提高,能縮減金融體系的中介環節,並降低使用者的成本。

重點整理

隨著新技術發展成熟,這些新技術和基礎設施的主要用途、甚至技術採用者的價值觀,往往會大幅改變。區塊鏈技術當然也不例外。

比特幣最初是為因應2008年金融危機而創造的。創始社群具備強烈的自由主義與反當權機構的色彩,這在許多方面,都近似具強烈反商業價值觀的免費軟體文化。然而,一如Linux現在已融入幾乎每種商業應用或服務,區塊鏈的許多重要用途,可能也會成為大型企業、政府和中央銀行等既有參與者的標準配備。

同樣的,許多人認為區塊鏈和金融科技只不過是一項新的傳輸技術,或許類似光碟機。其實,它對金融體系和法令規範的影響,更可能近似網際網路對媒體和廣告公司的影響。經濟的一個核心部分面臨如此根本的改造,對仰賴那個部分生存的既有公司,是一大挑戰。要為這些變動做好準備,就應投資進行研究和實驗。能做到這點的企業,就能在一個新興起的金融體系裡取得良好地位,得以蓬勃發展。(周宜芳譯)



伊藤穰一 Joichi Ito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總監,麻省理工學院媒體藝術與科學實務教授。


妮哈.納如拉 Neha Narula

麻省理工學院數位貨幣專案(MIT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研究總監。


羅布勒.阿里 Robleh Ali

麻省理工學院數位貨幣專案研究科學家。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