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鏈結區塊鏈金脈

鏈結區塊鏈金脈

2017年8月號

正視區塊鏈影響力

The Impact of the Blockchain Goes Beyond Financial Services
唐.泰普史考特 Don Tapscott
瀏覽人數:4712
  • "正視區塊鏈影響力"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正視區塊鏈影響力〉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正視區塊鏈影響力〉PDF檔
    下載點數 10

最有可能改變今後十年企業界的技術,不是社群網路、大數據(巨量資料)、雲端計算、機器人學,甚或人工智慧,而是區塊鏈(blockchain),那是比特幣(Bitcoin)之類的數位貨幣使用的技術。

區塊鏈技術很複雜,但它的概念很簡單。基本上,區塊鏈是個巨大的全球性分布式分類帳(distributed ledger)或資料庫,在數以百萬計的裝置上運作,並且對所有人開放;在區塊鏈,並非只有資訊可移動,並可安全地、祕密地儲存,而是有價值的所有事物都可以那樣做,包括金錢、所有權憑證、契據、音樂、藝術、科學發現、智慧財產,甚至選票等等。在區塊鏈,不是由強大的中介機構(如銀行、政府和技術公司)來建立信任,而是透過大規模協作(mass collaboration)和巧妙的程式碼(clever code)來建立的。區塊鏈能確保陌生人之間有誠信和信任,讓人很難欺騙作弊。

換句話說,它是為「價值」而建立的第一個原生數位媒介,就像網際網路是資訊的第一個原生數位媒介。這對商業和企業有重大影響。

有關區塊鏈的大肆宣傳,向來著重在它們徹底改變金融服務業的潛力,因為它們能降低金融交易的成本與複雜性,把世界上無銀行帳戶的人們變成一個可發展的新市場,並提高透明度和監督管理。的確,它對金融服務業已有重大影響。然而,我們為期兩年的研究計畫,訪談了數百位區塊鏈專家,提供了強大的證據顯示,區塊鏈可能以更深遠的方式,改變商業、政府和社會。

在網際網路發展初期,許多管理學思想家(包括本文作者)推測,網際網路將降低公司內部和外部的交易成本,尤其是在搜尋、協調和溝通方面的成本。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網際網路對企業架構造成的影響並不大,沒有大幅降低許多商業交易的成本。

我們進入價值與資訊並重的第二代網際網路時,區塊鏈可能大幅降低許多交易成本。例如,所有交易的全球化搜尋資料庫,將大大降低搜尋的成本。使用區塊鏈的智慧型合約(smart contract,自動執行複雜指令的軟體程式),將大幅削減簽訂合約、執行合約和付款的成本。自主代理人(Autonomous agent,一種智慧型合約)可望消除代理成本與協調成本,甚至可能導致只需少量管理或無需管理的高度分散式企業。

以音樂產業為例,中介機構獲得幾乎所有的價值,音樂人最後才得到報酬。如今,由獲得葛萊美獎(Grammy)的音樂人伊莫金.希普(Imogen Heap)創辦的Mycelia等公司,已開發出內建智慧型合約的聰明歌曲,讓音樂人可直接將歌曲出售給消費者,不必透過唱片公司、金融中介機構或技術公司。這表示版稅和授權協定會立即自動執行,音樂人最先得到報酬。Spotify、蘋果(Apple)、索尼音樂(Sony Music)等大眾媒體公司會遭受損失,還是會獲利,取決於它們多快採用這項技術。

區塊鏈技術也可以把網路商業模式帶到新的層次,因為它能支持一整套突破性的應用程式:不需要銀行、信用卡公司及其他中介機構即可運作的付款系統,將削減交易成本與時間。而建立在社會資本與經濟資本上、由個人(而非由評等機構與信用評等服務等中介機構)控制的信譽系統,將改變消費者和企業之間的互動關係。無信任交易(trustless transaction)會成為可行的,這種交易是指兩個或更多的人即使彼此不認識或不信任,也能做生意。這會帶來驚人的重大意義,遠超過金融服務的範圍。

我們雖然才剛開始看到區塊鏈的可能性,但預期下列領域將率先經歷深遠的影響:

解決數位時代的智慧財產問題。

在第一代網際網路時代,許多智慧財產創造者沒有得到適當報酬。音樂家、劇作家、記者、攝影師、藝術家、時裝設計師、科學家、建築師和工程師,不僅受制於唱片公司、出版商、畫廊、電影製片廠、大學和大型企業(這些都是數位時代之前留存下來的殘餘物),這些創造者還得處理網路上可能出現的數位盜版問題。

區塊鏈技術提供一個新平台給智慧財產的創造者,讓他們取得自己創造的價值。以藝術品的數位登記為例,包括真實性、品質狀況和所有權的證明書。在區塊鏈上營運的新創公司Ascribe,讓藝術家自己上傳數位藝術,在藝術品上面加上水印做為最終版本,而且可以傳輸那些作品,就像比特幣一樣,從某人的收藏品轉變成另一人的收藏品。這個技術解決了智慧財產世界相當於數位貨幣重複花費的問題(the double-spend problem),效果優於現有的數位版權管理系統;藝術家可以自行決定他們是否要使用,以及在何時、在何地使用它。

創造較佳的共享經濟。

大多數所謂的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企業,其實是服務匯集者(service aggregator)。他們透過一個集中的平台,匯集供應者想要銷售其過剩產能的意願(包括汽車、設備、空置房間、工匠技能),然後將那些過剩產能轉售給使用者,同時還能收集一部分有價值的資料,做進一步的商業開發利用。

區塊鏈技術可以為這些服務供應者,提供一個協作的工具,讓他們取得較大比率的價值。租車公司優步(Uber)所做的一切,幾乎都可透過區塊鏈的智慧型代理人(smart agent)程式來完成。區塊鏈的信任協議,讓人們可以聚集在一起,組成並管控合作社或自治協會,來滿足共同的需求。扣除開銷之外的所有服務收入都由合作社成員享有,他們也能夠掌控這個平台,並且作各種決定。

開放製造作業。

3D列印技術已證明是另一種革命性技術,把製造作業更推近使用者,並為「大量客製化」(mass customization)帶來新生命。但在今日,製造商仍需要集中化的平台來出售產品,而且在保護自己創作物的智慧財產方面,遇到困難。有了區塊鏈,資料和權利的所有人,可以把從人體細胞到鋁粉的任何物質的後設資料(metadata,或譯「元資料」,意指描述資料的資料),儲存在區塊鏈上,因而解除了對企業在製造上的限制,同時也保護智慧財產。新市場讓買賣雙方較容易在開放的市場上簽訂合約。

所謂的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將會需要區塊鏈,來管理未來數兆筆的日常交易。傳統的金融服務公司,無法處理小額付款及某些款項的支付,例如一家工廠的一盞燈向公共電力拍賣會購買電力時的付款作業。萬物聯網(Internet of Everything)需要一個萬物聯網的分類帳。

改變企業的協作。

如今,協作工具正在改變組織內部的知識工作與管理的性質。但今日的工具組都有明顯的局限,因為我們仍然需要居中的中介機構來建立信任,並協調大部分的能力。這創造了機會給以區塊鏈為基礎的系統。例如,如果每個員工都擁有自己精心製作並管控的個人資料,員工和企業就能保有自己的資料,而非交給大型的社群網路公司。如果目前的開發計畫可做為參考依據,例如麻省理工學院正在進行的「神祕」(Enigma)計畫,那麼相較於現有的社群網路,區塊鏈的社群網路會擁有更豐富得多、更能客製化的功能,而且裡面的資料受到保護,消費者獲得力量。既有的供應商只有兩條路可走:面臨瓦解,或欣然接納區塊鏈技術,以提供更深入得多的能力給顧客。

在1990年代中期,聰明的經理人努力了解網際網路,以及它會如何影響他們的公司。如今,區塊鏈技術正迎來第二代網際網路,如果企業不想被拋在後面,就必須避開創新者的兩難困境,並從內部開始破壞改造。(侯秀琴譯)



唐.泰普史考特

唐.泰普史考特 Don Tapscott

著有暢銷書《維基經濟學》(Wikinomics)、《數位經濟》(The Digital Economy),以及另外十幾本有關技術、商業與社會的備受好評書籍。在「全球五十大管理思想家」(Thinkers50)排行榜上,他是在世的第四位最重要的管理思想家;他也是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兼任教授,以及特倫特大學(Trent University)校長。他即將出版的新書,是和他兒子艾力克斯合著的《區塊鏈革命:比特幣技術如何改變貨幣、商業與全世界》(Blockchain Revolution: How the Technology Behind Bitcoin is Changing Money, Business, and the World)。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

你可能還會想看

您已閱讀 4

您的免費閱讀篇數即將到達上限。

登入哈佛商業評論網站會員,即可觀看更多免費閱讀文章!

登入會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