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冒險最後一賭

Warren Buffett’s Risky Final Bet
賈許.貝倫 Josh Baron
瀏覽人數:2087

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成功的一生中,曾下過多次重大賭注,例如在2008年金融風暴,就曾對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投下數十億美元。然而,波克夏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股東將於4月30日前往奧馬哈(Omaha)參加年度股東大會,他們還是該好好思索巴菲特最大的一把賭注。

這位好心的資本家承諾,將把財產的99%捐出(多數為波克夏公司股份)做為慈善用途,而其中多半是透過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巴菲特的慷慨大方(僅僅波克夏股份,估值便高達664億美元)將有助於改善教育、提升保健、減少極端貧窮,對全球許多社群將大有助益。

然而,他的慷慨舉措卻可能傷害到波克夏公司成功的一大支柱:股權結構、以及延伸的公司控管問題。巴菲特這次賭的,是他的慷慨饋贈將不會傷及公司的策略及文化,但這兩者正是這家代表性公司長期成功的基礎。

這是一把重大的賭注。

波克夏是公開上市公司,但因為其持分,巴菲特及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一如巴菲特所言,「不論如何」都會是「控股合夥人」。根據其手中的A股及B股,巴菲特對今日的波克夏公司掌握了33%的投票權。

而隨著他自2006年起逐漸將股權捐給蓋茲及其他基金會,他的控制權肯定將慢慢流失分散至許多其他持股人身上。

讓我們來追蹤一下。

去年,巴菲特將2,064萬股的波克夏B股股票捐給5個基金會,這是他歷來最大的單筆捐贈,總計自2006年以來捐出的波克夏股票總值已高達215億美元。根據稅法,所有私人慈善基金會每年必須捐出一定百分比的資產,否則將面臨嚴懲。而主要財源為股票的私人基金會,一般就是將部分股票在市場上售出,以達成這項義務並用做公益用途。此外,大多數的基金會也採用謹慎的投資策略,讓投資組合盡量多元。

因此,在巴菲特捐贈股票之後,許多波克夏股票無可避免將會在接下來的年間被售出,使得波克夏的控制權被稀釋,一如其他公開上市公司一般。這樣一來,控制權不再集中,也使人對公司未來產生疑慮。隨著權力從老闆兼管理者的人手中偏向外界投資人,波克夏是否會愈來愈重視季度營收報告?會不會出現行動派投資人(activist investor),推動拆分波克夏?而隨著波克夏從公開上市公司走向真正的公開公司,其獨特的策略又是否會隨之改變?

從先前公佈的資訊看來,巴菲特針對自己死後公益捐贈的作為,已經考量(及摒除)部分會對波克夏造成的影響。正如他在2006年接受《財星》訪談所言:「如果這會以任何方式傷害到波克夏的持股人,我絕不會送出這份禮物。這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然而,巴菲特當時說的,只是這項公益大禮是否會在當時影響到波克夏的股價。我們的重點還要問得更深:對一家老闆兼管理者的公司來說,老闆/創立者的離開會對公司實質有何改變?(我們曾請波克夏回應此問題,但該公司拒答。)

多年來投資人一直在猜測,在巴菲特過世後,波克夏將會變得如何;但他們多半猜的只是誰會接任執行長、對股價又有何影響。巴菲特也強調,公司有健全的接任計畫;在去年的年度股東大會上,他就宣佈在自己過世後,其子霍華德.巴菲特(Howard Buffett)將會接任無給職的董事會非執行董事,以確保波克夏獨特的文化得以延續。

霍華德.巴菲特究竟能否成功挑起價值守護者的擔子,在波克夏的策略及價值面臨挑戰時,捍衛其父親的傳承?我們對此抱持懷疑,但並不是因為他本人有任何缺點,而是因為他沒有足夠的股份為他撐腰。

於此,惠普(Hewlett-Packard)的經驗正可為鑑。

2001年,當時的執行長卡莉.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向董事會建議買下康柏電腦(Compaq Computer)。這項交易是惠普公司史上的分水嶺,家族股東、特別是董事會成員華特.惠利(Walter Hewlett,為公司共同創辦人比爾.惠利〔Bill Hewlett〕之子),對此公開大表反對。

對於這項意見,惠普公然批評華特.惠利只是「音樂家和學者」,而使這位惠利家族的後代以全國平面廣告怒陳:「一個250億美元的錯誤不是惠普做事的方法。」

然而,權力是掌握在股份上。正因為惠普的共同創辦人比爾.惠利已將股票捐給惠利基金會(The William and Flora Hewlett Foundation)等單位,才讓其子無力阻止違反創辦人核心策略的管理決策。就算得到普克(Packard)家族後代的支持,但惠利一家仍然無力擋下與康柏的交易。在委託書大戰中,創辦人的後代以48%對52%敗下陣來。而到頭來,證明華特.惠利才是對的:這項交易證明是個壞主意,惠普的業績大受影響。

對公司創辦人而言,做公益慈善已經成了一個關於遺贈的問題。你希望怎麼後世流芳?是要展現在你的慈善事業、或是你的事業表現?這裡沒有正確的答案,只是要從二擇一,而且兩者各有不同結果。

微軟的共同創辦人比爾蓋茲,顯然是選擇蓋茲基金會做為表現平台。自從2000年設立該基金會,蓋茲便逐步縮減自己在微軟的參與及股份,並於2014年卸下董事長一職。他表示,自己想留下的,是要「協助每個人得到機會,能夠過著健康、有生產力的生活。」

蓋茲不僅把自己龐大的財富投入慈善事業,同時也與巴菲特攜手,開始一項行動來鼓勵其他億萬富豪共襄盛舉。至今已有將近150個家族加入這項「捐贈誓言」(Giving Pledge)活動,其中包括許多著名企業的創辦人,如英特爾(Intel)、甲骨文(Oracle)、維京(Virgin)等。這些大富豪獲譽為偉大的慈善家,不僅改變世界、也鼓勵他人捐出更多。然而,「捐贈誓言」也並非全無招致批評,像有些人就認為慈善事業還有更好的作法。

舉例來說,努力讓公司維持良善,也是創辦人能有助於社會的方式之一(但也比較不容易上新聞頭條)。包括像是嘉吉(Cargill)、貝泰(Bechtel)、莊臣(SC Johnson)等等,許多家族繼續持有公司,希望確保公司長長久久。這些家族通常也繼承著對企業、對社會深深的責任感,個人也常常十分投入公益慈善。在這些情況下,他們做慈善的方式是透過每年捐款,而不是驟然將所有權一筆捐出。每年捐款的方式不但效率高,這些家族還能夠維持著對公司的控制權;波克夏公司則將缺少這一點。

巴菲特賭的,就是他能夠魚與熊掌兼得。他深深希望自己能躋身史上最偉大的慈善家之列,但同時也希望在自己身後,波克夏能夠繼續維持成功。被問到自己的股份捐給蓋茲基金會對波克夏會有什麼影響,他的回答是:「我會說幾乎沒什麼影響……股權證書上的名字會變,但其他不會有所改變。」

但我們擔心,這位創辦人創造出了傳奇性的企業,並希望企業能夠千秋萬世,但這種一切都不會有所改變的想法,可能只是一廂情願。在我們的經驗中,不論巴菲特本人如何天縱英才,都無法克服波克夏的所有權轉移帶來的根本現實,而且事情已經開始運作。

時間會告訴我們,他的這場賭注結果如何。但同時,其他也想投入類似慈善活動的企業創辦人,將會密切注意波克夏未來的發展。有沒有可能,雖然捐掉了幾十億美元,卻還能掌握自己的公司呢?如果連巴菲特都贏不了這場賭注,大概也就沒人辦得到。(林俊宏譯)



賈許.貝倫 Josh Baron

大榕家族企業顧問公司(Banyan Family Business Advisors)共同創辦人及合夥人,著有《強國和平與美國霸權》(Great Power Peace and American Primacy: The Origins and Future of a New International Order)。


本篇文章主題世代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