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機運──以下是根據機運來規劃職涯的方法

Life is Luck — Here’s How to Plan a Career Around It
泰勒.湯普森 N. Taylor Thompson
瀏覽人數:10393

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宣稱他最喜歡的等式是以下這項:

成功 = 天份 + 運氣

重大成功 = 多一點天份 + 許多運氣

康納曼的意思是,小幅成功和重大成功之間的差異,主要在於運氣,而非技能。在職涯上,運氣扮演的角色,遠大於我們的期望或了解,大多數人可能接受上述說法的好處,那就是人們無論如何都會將事情歸功於好運氣,但幾乎沒有人能夠接受這項說法的壞處:將自己的職涯視為命運的玩物。幸好,我們可以作決定,協助將噩運對一生的影響降到最低。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主張,當牙醫賺取的1百萬美元,不同於當搖滾歌星賺取的1百萬美元,因為藝人的成功更加仰賴機運。如果你想像「職涯輪盤」(career roulette)的遊戲,每次你當上搖滾歌星,有99%的機率會淪為有一餐沒一餐的藝人。他說,如果你想要將遭逢噩運的機率降到最低,那就做個牙醫,因為世上沒有「挨餓受凍的牙醫」。

但我們的目標不只是要將運氣的影響力降到最低;而是要盡量避免讓噩運造成令人無法接受的情況,不管那是挨餓受凍、離婚、無法獲得你渴望的自主性等。換句話說,我們想要將職涯中與高度不確定性有關的風險降到最低。

如果我們的目標,是盡量降低遇到令人無法接受的結果的機率,那麼在必須作出職涯決定時,應該注意什麼?以下是三個答案。

運氣在決定績效上所扮演的角色

第一個要回答的問題是,在特定領域或特定專案中成功,有多少比例是基於運氣。在充滿不確定性的領域,技術人才失敗的可能性最高。這些不確定性的領域包括:未充分了解因果關係、背景環境經常改變,或是你無法在決定績效上扮演重大角色。運氣的角色舉足輕重,我們從每個人績效變化差異之大就看得出來──專案成果在分布圖上呈現右偏的情況。我們在投資績效、新產品發表、新創公司、創意產業和學術界看到極高的變異,在這些領域中,運氣全都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

技術導致績效佳之前,你嘗試的次數

只有當組織要你為失敗負責,而這項失敗與運氣而非與個人技術有關時,極端不確定性才會是個問題。經營良好的組織會仰賴流程衡量標準來處理高變異專案,並根據多種結果來評斷你。當清楚了解將行為與績效連結起來的因果機制時,流程衡量標準是最容易的做法:在軟體實驗上縮短周期時間,可以進行更多實驗,進而產生更好的結果。分散投資可能會同時發生(從事投資組合,這個組合是由相同時區裡的許多投資所組成),也可能依序發生(從事一系列投資,這些投資在一段時間內平均起來等於一個組合)。

新創企業界提供一個依序分散投資的例子:眾所周知,即使是「做什麼都對」的企業家,也很可能會失敗。但是企業家可以參與不同的投資事業,藉此在一段時間內多元化──使技能在一段時間後值回票價的機會大幅增加。運氣是創造「全壘打」成功的最大因素,但是要讓投資人說出「你開下一間公司時記得找我」,主要透過技術就可以做到。

早期成功促成後續成功的程度

有能力的人並不總是有機會被擢升,早期的成功才是促成後來成功的因素。當成功孕育成功,而初步的成功多半是隨機性質時,最成功的人是那些早期運氣亨通的人──技術不一定會在一段時間後顯現出來,因為分散投資是不可能做到的。社會學家羅伯.墨頓(Robert Merton)首先識別這項在學術成功上的現象,並稱之為「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這個名詞引用自《聖經》章節,意指社會中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現象。

想想兩位有抱負的創投家個案:兩人都很聰明,而且擅長自己從事的工作。這兩人一位就讀史丹福大學,另一位就讀哈佛大學,如果他們在1995年開始投資,史丹福生聽到消息並投資Google,而哈佛生並沒有得到早期的投資機會;如果他們從2005年開始投資,哈佛生就有機會投資臉書(Facebook),而史丹福生則錯過機會。不論是哪種情況,早期成功都促成更好的交易流動(dealflow)、更多的收購機會(對臉書或Google銷售新投資)、更多的徵才機會、更強大的顧問網絡,以及許多其他好處。兩位投資人之間的初步差異,並沒有隨著時間而達到平均,而是更為加重。幾乎每一項職涯都為(經常是不勞而獲的)早期成功提供聲譽優勢,但幾乎沒有一項會像創投一樣,大幅增加早期運氣的好處。

降低職涯中不確定性的風險

為了某種目的而冒風險,常會產生我們負擔不起的結果。而風險的定義完全因人而異。若想從自己的工作中獲得財務和心理上的滿足,擁有技能是最基本的條件。但我們可以運用對運氣的了解,挑選會充分降低非必要職涯風險的策略。根據我們對運氣的認知,以下是避免風險缺點的一些方法:

避免操縱比賽──如果你的績效將會與不確定性較低的專案相比,那就要認真思考是否要接受高度不確定的專案。

了解你在乎的事項──相對表現愈是重要,就愈應該避免運氣主導的選項,在這些選項中,良好選項與絕佳選項之間的差異,比較可能源自運氣而非技術。相反地,你愈在乎「影響」──世界因你的努力而顯得不同──就愈應該要考慮高度不確定的選擇。如果你最在乎確定性和社會認可,那就當個醫生;如果你在乎的是預期的影響,那就開一家醫療保險公司。

掌握明智的時機以降低風險──注意決定的順序。將兩項決定的順序顛倒過來,可以大幅改變它們的整體風險。例如,開一家公司做為你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缺點很少──最糟糕的情況是,你獲得有趣、寶貴的經驗,這些經驗使你在平淡乏味的候選人中脫穎而出。在第一份工作做三年後開設同一家公司,牽涉到更高的財務和職涯機會成本。(這通常仍然是一個好構想,但潛在的缺點更大。)

建立產品組合──在不確定性很高的環境中營運,要尋找多樣化的機會。身為產品經理,你可以進行快速實驗,在有潛力的專案中排除不確定性;身為中階主管,你可以贊助多項專案,以增加高風險專案成功的機率和規模。

重新建構你承擔的風險──撲克牌玩家從預期的觀點思考,以便避免決策遺憾和結果偏誤。例如,他們會思考,平均而言,一項特定決定會賺錢或虧本。最有報酬的專業經驗,不確定性往往最大,應該要避免專注於決定的結果,轉而思考這項決定的預期價值;包括在財務上和心理上的價值。

聚焦於你可以控制的項目:人生中的某些層面極不可測,或自然而然多變化,人際關係往往兩者兼具:努力交友幾乎總是會強化友誼,我們有許多朋友和許多機會可以加強每一項友誼,投資於人際關係,將會獲得相當豐碩的報酬。(林麗冠譯)



泰勒.湯普森

泰勒.湯普森 N. Taylor Thompson

成長與創新論壇(Forum for Growth and Innovation)成員,該論壇是以破壞性創新為中心、發展和強化理論的哈佛商學院智庫。在推特(Twitter)的@ntaylorthompson可看到他的貼文。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