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2017年1月號

消費者保護優先的金融科技

鄭貞茂 Cheng, Cheng-Mount , 採訪整理■李郁怡 採訪整理■李郁怡
瀏覽人數:20472
  • "消費者保護優先的金融科技"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消費者保護優先的金融科技〉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消費者保護優先的金融科技〉PDF檔
    下載點數 10
消費者保護優先的金融科技
金融科技(FinTech, financial technology)為全球金融產業帶來破壞式創新。P2P借貸(peer to peer,點對點)、雲端群眾募資、財富管理、電子支付、行動錢包,數位貨幣,各種創新金融服務逐漸進入人們的生活。未來,人們仍然會使用藉由大數據、人工智慧和演算法等科技發展出的新型金融服務,但實體銀行不一定再有存在的必要。

金融產業面對的轉型壓力,就像過去大眾傳播媒體受到社群媒體衝擊、實體零售市場受到電子商務侵蝕一樣。而過往華爾街金童手上的金飯碗,未來可能會捧在穿著T-shirt和牛仔褲,擅長利用科技顛覆既有產業的矽谷專家手上。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2015年6月發表的《金融服務的未來──破壞式創新如何重塑金融服務業結構、供應及消費》(The Future of Financial Services:How disruptive innovations are reshaping the way financial services are structured, provisioned and consumed)報告也指出,「金融科技帶給金融產業的衝擊並非不可預測…,這絕不是一次性的短期衝擊,金融產業會持續感受到金融科技帶來的變革壓力。」

金融服務與科技創新合流之後,一個市場結構更為M型化,大批保險業務員和理財專員被智慧機器取代的現象已經出現;但另一方面,金融科技也帶來更佳的市場效率,更多的商業機會。

而這波破壞式創新,也挑戰著各國金融主管機關的能耐。一方面,如果在金融科技發展上走得太快,可能嚴重衝擊既有金融產業與社會;另一方面,如果走得太慢,當金融科技跨時空與跨界競爭無所不在時,在地的金融服務業也將失去競爭力。

為了因應未來衝擊,2016年9月,我國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稱金管會)提出「金融科技發展推動計畫」;目前,攸關金融科技創新成敗的相關法案則在立法院進行審查,預期2017年起監理沙盒等創新實驗機制將正式啟動,提供金融與科技業者試驗新形態的金融科技服務。

金管會副主任委員鄭貞茂在2016年12月20日接受《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專訪,說明官方對於金融科技發展的管理思維。以下為專訪內容摘要: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問(以下稱問):面對金融科技,金管會的監理政策,究竟是管控風險優先?還是給予創新空間優先?

鄭貞茂答(以下稱答):我不覺得有管控風險優先或是創新優先的問題,因為這兩者都重要;外界對於金管會角色有很多誤解,認為我們傾向保護既有的金融業者,或是限縮創新科技業者發展空間。其實,站在金管會的立場,優先考慮的是保護弱勢的消費者和投資人。

金融科技帶來「去中介化」的趨勢,雖然會對既有的(金融)業者造成衝擊,但如果能為消費者和投資人帶來更為便利的金融環境,或是讓市場更有效率,我們樂觀其成;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考慮,一旦金融科技被濫用,它所創造的問題會遠比傳統金融業者來得更大。

這就像台灣消費者在阿里巴巴購物遇到交易糾紛或搭優步(Uber)遇到問題司機,一來主管機關沒有辦法拿到這些平台業者的後台數據,二來也沒有管轄權來保護消費者。像這類消費糾紛還是小事,但如果今天有台灣消費者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把錢付了出去,業者卻不見了呢?科技業者從來也沒有說明,一旦遇到糾紛,他們打算怎麼處理。所以發展關鍵在於,新創業者能不能夠對消費者負責。

這是金管會推動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的理由。我們必須了解創新的科技服務到底在做些什麼?而一旦出現風險,對於消費者會造成怎麼樣的衝擊。

舉例來說,國內有家P2P(peer to peer)信貸業者,希望可以從金融聯合徵信中心取得借款人的信用資料。通常過去是銀行才利用聯徵中心的資料來了解借款人的信用,而真正的P2P信貸業者則是利用諸如大數據分析等技術,來進行借款人的徵信。而接下來會有幾個問題產生:第一、銀行會說聯徵中心的資料是它們辛苦建立的,為什麼要分享給潛在競爭對手?第二、如果聯徵中心不提供資料,但P2P業者最終建立了自己的信用資料庫,反而聯徵中心沒有這些借款人的資料,這意味著不管是銀行業者或是P2P業者所擁有的都是片斷的資訊,那麼,會不會有借款人藉此來鑽漏洞?第三、P2P業者應該要建立自己的數據,但它如何蒐集資訊,會不會在過程中透過不正當的方式侵犯消費者的隱私,或觸犯個人資料保護法?

而另外一種創新則是,比如說,一家新創公司透過新技術模式,不必採用傳統的收視調查方法,就可以精確調查收視,但它的方法並不侵犯個別收視戶的隱私權。這種創新模式我們就認為是比較好的。

政策傾向》消費者保護優先

問:聽來金管會是以維持現有市場秩序優先。這種管理思維是否會扼殺了金融科技發展空間?畢竟,創新一定會衝撞既有體制。

答:維持市場秩序並不等同於「政策保守」。台灣發展金融科技的腳步,並不會比其他國家慢。全球目前已著手推動監理沙盒的國家沒有幾個,這就表明我們歡迎有創新來促進市場效率,所以不用銀行法來框住金融科技業者。

但不管是既有金融業者還是科技新創業者,未來要推金融科技服務,進來監理沙盒機制,在六個月的實驗期間中,我們會去看:

第一、它的商業模式特色,與現有的金融服務商業模式有什麼不同?有沒有牴觸法令,或者與現有金融業有沒有利益衝突,如果有,我們必須協調。

第二、是否真的創新,不管它有的是專利技術,還是其他方面的創新。

第三、它有沒有提供消費者保護機制。今天銀行提供消費者的,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科技業者也能夠讓消費者有足夠的信任,當然它就可以享有低度管理。

只有防守策略,沒有進攻策略?

問:金管會2015年發表《金融科技發展策略白皮書》,外界批評目標保守,看來只有防守策略,沒有進攻策略。究竟金管會怎麼評估國際金融科技發展趨勢對台灣金融市場可能造成的衝擊?

答:台灣金融產業會多快受到金融科技發展趨勢衝擊?我認為不會很快。原因在哪裡?

首先,由於台灣金融業者經營仍以國內市場為主,我們的金融業者並沒有真的在國際上與人家競爭。而台灣本地的金融市場規模小、競爭非常激烈,市場效率已經滿高,對國際金融科技業者來說,市場吸引力並不大。

舉例來說,今天消費者要辦跨行轉帳,到銀行臨櫃的手續費是新台幣三十元,用ATM自動櫃員機不過新台幣15元,即使第三方支付業者說它可以比銀行更有效率,手續費可以更低,但就算它只收新台幣九元手續費,和現在費用差距並不大;再舉例,現在一個信用條件正常的人想借房貸,台灣金融機構給的利率很少超過年利率2%,即使今天有家P2P信貸業者說,不必透過銀行,它能提供更低的利率,但它的利潤在哪裡呢?

其次,消費者改變習慣,採用新的金融科技服務誘因也不大。

舉例來說,金融白皮書要把電子支付占民間消費支出的目標在五年內由26%增加到52%,外界說保守,但其實這並不容易。「嗶經濟」(編按:電子交易時,機器會傳出嗶聲,代表無現金交易下的服務經濟)之所以在中國能夠發展、在肯亞能夠發展,是因為當地消費者有迫切需要。但台灣到處都有自動櫃員機,消費者不必帶太多現金在身上,我們光是想要推動將悠遊卡的功能加到手機裡,就有許多人抱怨程序麻煩。而想要商家改用電子支付,商家也不樂意,刷卡反而售價會提高,因為他們也不想要數據透明化呀!

未來台灣發展金融科技的機會點,一定要在自己的市場找出適合自己的模式。不管任何技術或任何服務的發展,都要回歸到當地市場機制,不是別人做什麼我們就要跟著做的。

問:世界經濟論壇去年發表《金融服務的未來》報告指出,金融科技發展將使得目前許多金融商品大宗商品化,而由於利潤下降,金融業者將面臨更大規模經濟壓力,金融併購與整併預期也會增加。這會在台灣市場發生嗎?

答:某種程度會的。但整併與否要看金融機構本身的經營環境跟條件。如果大型銀行它在金融科技投資多、發展比較快速,金融科技可能幫它鞏固市場地位;中小型的銀行發展金融科技的問題,可能在於資金不夠或沒有這個能力找到最適方案。但金融科技也提供創新機會,誰掌握到創新、能找到利基,小蝦米也可能變成大鯨魚。當然,如果小蝦米不願意投資,也找不到利基,真的就岌岌可危。

台灣面對金融競爭,問題關鍵一直都在國際化,而不是科技化。如果台灣要發展金融科技,優勢是市場效率高、技術人才也不少,弱勢則是市場太小。

台灣面對金融競爭,問題關鍵一直都在國際化,而不是科技化。如果台灣要發展金融科技,優勢是市場效率高、技術人才也不少,弱勢則是市場太小。

所以,金融科技業者不要只想著在國內市場和銀行競爭,銀行本來就競爭不過它們。

為什麼在修訂「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時,金管會堅持金融科技要有真正的「創新」?想想,如果某一種金融科技在國外已經在做了,科技業者只是把人家的模式引進台灣,雖然這種業務仍然會對國內市場開放,但是這對台灣金融服務競爭力真有幫助嗎?這與過去我們科技製造業做代工有什麼不一樣呢?

外界普遍關切金融科技發展會對台灣既存的金融業者造成衝擊。但我認為,受到衝擊的更可能是金融科技業者,因為有許多業者並不真的那麼創新。

而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傳統金融業者藉著金融科技能走出台灣,在海外不只做台商生意,也能做當地人的生意。



鄭貞茂 Cheng, Cheng-Mount

中華民國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曾任全國農業金庫總經理、金融研訓院院長、花旗銀行(台灣)首席經濟學家。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