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立即登入會員,每月精選文章免費看,並享有個人化功能與服務!  

哈佛個案研究:新官推不動變革?

How Much Change Can a New CEO Demand?

這位剛到銀行走馬上任的年輕領導人,儘管未曾擔任高階主管,但已獲得董事會的授權,似乎可以大刀闊斧地整頓,而她也的確滿懷抱負。只不過,在實地視察第一線工作情形後,她開始擔心,這些基層員工對改變已忍無可忍。

塞娜.艾斯蘭(Sena Aslan)希望從安卡拉機場到FDM銀行土耳其最大分行的車程,能稍微長一些。

她剛接任這家銀行的執行長,上任之後的優先要務就是實地視察。透過實地視察,她才能觀察第一線員工承受她之前領導推動變革的情況,也能藉此物色已準備好擔任較高職位的年輕經理人。

但這次塞娜不是單獨視察,她長期的良師益友和法國母公司董事蘇菲.何努(Sophie Renou)隨同前來,這兩位女士有半個多小時可以聊聊近況。

「我當然想聽聽工作的事情,但先告訴我,丹尼茲(Deniz)和女孩們最近如何,」蘇菲說。

「她們很好,甜美可愛但固執己見。」

「就像她們的媽媽一樣,」蘇菲微笑說。

「我們這個週末到一個主題公園去玩,」塞娜繼續說:「澤赫拉(Zehra)一直待在旋轉飛椅上不下來,感覺就像坐了好幾個小時。我們最後不管她大聲抗議,把她從飛椅上拉起來,我居然對她說,『澤赫拉,每個人有時候都應該要把速度放慢。』這太好笑了,因為上星期埃爾坎(Erkan)跟我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蘇菲看起來並不驚訝。埃爾坎.瑪拉斯(Erkan Malas)是土耳其FDM銀行的營運長,從一開始,他就對塞娜的任命案和做事方法感到氣惱。包括蘇菲在內支持她的人看來,35歲、曾擔任金融業顧問的塞娜聰明開朗,對公司該如何調整適應迅速變化的市場,充滿了活力和遠大的構想。但批評她的人看來,她是個年輕的外行人,從未擔任過銀行高階主管,甚至沒有在銀行工作過,要學習的地方還多得很。

雖然董事會授權讓塞娜整頓銀行,但埃爾坎質疑她的每一項策略轉變,包括:放棄各自為政的分行結構,讓銀行大約40%的平庸資深經理下台,讓出位子讓給新人才,並促使階層式企業文化,轉型為更加績效導向的企業文化。

「我可以想見埃爾坎那樣說,」蘇菲說:「他討厭改變。」

「或是說討厭我碰觸的一切事物,」塞娜回答。

「妳不需要他的核准,」蘇菲說:「妳現在做的是對的事情,只要他執行妳的決策,就沒有什麼問題。」

「但他其實不喜歡我的新策略,」塞娜說。她受命重新思考銀行的零售策略,所以排除了傳統的擴展分行路線,轉而增加行動銀行的營運,競爭對手也都這麼做,她還期望嘗試更創新的事情:與超市和電子產品商店聯手合作,讓FDM在它們內部設立服務機台。這可讓銀行能在顧客需要提款時,隨時隨地服務他們,並讓申請貸款更便利。

「他說,員工出現『變革疲乏』的症狀,沒辦法完成任務。而且,有些董事可能同意這種說法。我擔心他們會堅持己見。」

馬上按讚,加入哈佛商業評論粉絲團

    更多關聯主題

  • 目前尚無更多關聯主題

購買本篇文章

  • 購買PDF檔,下載點數 10
    點數不夠嗎?立即儲值
  • 訂閱HBR數位版,線上瀏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