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2017年1月號

延伸閱讀

復原力不是一味忍耐

Resilience Is About How You Recharge, Not How You Endure
紹恩.阿克爾 Shawn Achor , 蜜雪兒.吉倫 Michelle Gielan
瀏覽人數:19681
  • "復原力不是一味忍耐"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復原力不是一味忍耐〉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復原力不是一味忍耐〉PDF檔
    下載點數 10
復原力不是一味忍耐
我們夫妻倆經常出差,育有一個兩歲小孩,因此有時會幻想,我們其中一人登上飛機時,不會因為手機、朋友、《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而分心,可做許多工作。

我們競相把所有要在地面做的事情做好:收拾行李、通過安全檢查、臨時撥個電話談工作的事情、打電話給彼此、然後登機。接著,當我們試著在飛行期間好好做一些工作,反而什麼都沒做。更糟的是,我們一再更新電子郵件,或是一再閱讀相同的研究,後來覺得精疲力竭,等到飛機降落,我們已經累到無法繼續處理仍舊堆積的電子郵件。

搭飛機為什麼會耗盡精力?我們只不過是坐在那裡,什麼事也沒做。我們為什麼不能更堅強,更有復原力,在工作上更有決心,以便達成為自己設立的所有目標?根據我們目前的研究,我們已經了解,問題不是出在緊湊的行程表上,也不是出在出差坐飛機本身,而是出在誤解了「復原力」的意義,以及過度工作的後果。

通常,我們會以一種軍國主義般的「強悍」方式,來看待復原力和勇氣。我們會想像一位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戰士在泥濘中跋涉,一位拳擊手再戰一回合,或是一位足球運動員從球場上爬起來,繼續比賽。我們相信,堅持奮鬥得愈久,就會愈堅強,也會變得愈成功。但這整個概念在科學上是不正確的。

缺乏恢復期,會大幅降低我們維持復原力和成功的集體能力。研究發現,「缺乏恢復」及「健康與安全出現問題的次數增加」之間,有直接的相關性。不論是因為老是想著工作而影響睡眠,或是因看手機而出現持續的認知喚起(cognitive arousal),各種原因導致的缺乏恢復,造成美國企業每年因生產力降低而損失620億美元。

只是停止工作,並不表示我們正在恢復。我們有時在下午5點「停止」工作,晚上卻繼續苦思能解決工作問題的對策,在晚餐時間談論工作,或是想著明天要完成多少工作,想著想著就睡著了。不久前發布的一項研究中,挪威研究人員發現,有7.8%的挪威人已成為工作狂(workaholic)。這些科學家提到「工作狂」的定義是:「受到不可控制的工作動機驅使,而過度關心工作,投注太多時間和精力在工作上,因而損害了其他重要的生活層面。」

我們認為,大多數的美國員工也符合這個定義,其中包括《哈佛商業評論》的讀者。因此我們開始研究美國的工作狂。我們的研究,會使用一家重要醫療公司的一個大型企業資料集,以檢視科技如何延長我們的工作時間,進而干擾必要的認知恢復,導致雇主得負擔龐大的健保費用和離職成本。

人們對復原力的誤解,往往是從小養成的。有些父母試著教導孩子要有復原力,因此可能會讚揚讀高中的孩子為了完成科學展覽作品,而熬夜到凌晨3點。這真是扭曲了復原力!有復原力的孩子,應得到充分的休息。疲憊不堪的學生開車上學時,可能會因為駕駛能力受損而撞傷路人;他缺乏所需的認知資源,無法在英語測驗上表現良好;他和朋友相處時,自制能力降低;在家時,會容易對父母動怒。工作過度和精疲力盡,正好是復原力的反面。此外,在進入職場時,我們小時候學到的壞習慣,只會變得更嚴重。

雅莉安娜.哈芬登(Arianna Huffington)在她優秀的著作《睡眠革命》(The Sleep Revolution)中寫道:「我們以生產力之名犧牲睡眠,但諷刺的是,我們的睡眠時間變少,儘管能讓工作時間變多,但會降低生產力,每年每位員工總共會損失11天的生產力,相當於2280美元。」

復原力的關鍵是:非常努力嘗試,然後停止,恢復過來,接著再嘗試。這個結論是以生物學為基礎。體內平衡(homeostasis)是一個基本的生物學概念,描述大腦持續恢復與維持幸福感的能力。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正向神經科學家布倫特.弗爾(Brent Furl)發明「體內平衡價值」(homeostatic value)一詞,以說明特定行為在身體內創造平衡,進而創造幸福感,因而具備的價值。當身體因工作過度而失去平衡時,就會浪費大量的精神或身體資源去嘗試恢復平衡,以便繼續前進。

吉姆.洛爾(Jim Loehr)和東尼.史瓦茲(Tony Schwartz)曾寫道,如果你在「表現區」花了太多時間,就需要在「恢復區」花更多時間,否則會有身心俱疲的風險。若要集中你的資源「努力嘗試」,就需要花費精力來克服目前的低喚起程度(arousal level)。這叫「正調控」(upregulation),它也使疲憊的情況惡化。因此,我們愈是因為工作過度而失衡,那些讓我們能回到平衡狀態的活動,就會愈有價值。一段恢復期的價值上升幅度,和我們必須完成的工作量成正比。

那麼,我們該怎麼恢復精力,並建立復原力?大多數人以為,如果停止做某項工作,例如回信或寫論文,大腦就會自然恢復,因此當天稍晚或隔天早上,當你重新開始工作,便會恢復精力。不過,所有讀到這篇文章的人,想必都曾因大腦想著公事,躺在床上數小時無法入睡。假如你躺在床上八小時,你雖然休息了,但隔天可能還是會覺得非常疲倦。那是因為休息和恢復是兩回事。暫停工作不等於恢復。

如果你嘗試在職場上建立復原力,就需要足夠的「內在恢復」與「外在恢復」期。就像研究人員澤吉爾斯達(Zijlstra)、克羅普里(Cropley)、呂德斯泰特(Rydstedt)在他們2014年的論文中寫的:「內在恢復是指人們在工作日當中或工作場合中,安排的固定或不固定短暫休息時段;當最初任務所需的精神或身體資源暫時耗盡,便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任務上,或是轉而執行其他任務,藉此休息。外在恢復是指在工作之外的休息行為,例如,在兩個工作日之間不上班的時間、週末、假日或休假等不必工作的時間。」下班後,如果你躺在床上看著手機上的政治評論而生氣,或是一直思考如何裝修家裡而覺得有壓力,你的大腦就沒有脫離高度「心智喚起」的狀態。我們的大腦跟身體一樣都需要休息。

如果你真的想建立復原力,可以先策略性地暫停工作,設定內在與外在恢復期,以便給自己堅強起來的資源。艾美.布蘭克森(Amy Blankson)根據她在耶魯大學商學院的研究,撰寫了《快樂未來式》(The Future of Happiness)一書。她在這本書中說明,人們能如何使用科技來控制過度工作,藉此在工作日當中策略性地暫停工作。她建議,可以下載Instant或Moment應用程式,看看自己每天打開手機的次數。一般人每天會打開手機150次。如果每一次的分心只花一分鐘(這樣的假設真的很樂觀),每天的分心時間加起來會占2.5小時。

你可以使用Offtime和Unplugged之類的應用程式,策略性地安排一些時段讓手機自動轉為飛航模式,藉此建立「無科技區」。此外,你可以每九十分鐘讓你的認知能力休息一次,並且充電。盡量不要在辦公桌吃午餐,要出去走走,或是找朋友聚聚;不要談論工作。要休完你所有的帶薪假期。這麼做不僅讓你能有恢復期,也能提高你的生產力和晉升機會。

至於我們夫妻倆,現在開始把坐飛機的時間當作「無工作區」來使用,因此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進入恢復階段。效果一直都非常好。我們通常在登機時就已經累壞了,而狹窄的座位,以及不穩定的網際網路連線,對工作來說更是一大挑戰。因此,我們決定不做吃力不討好的事,而是放鬆、冥想、睡覺、看電影、寫日記,或是收聽有趣的播客(podcast)。下飛機時,我們不再感到精疲力竭,而是覺得恢復活力,準備要回到「表現區」。

(林麗冠譯自2016年6月24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紹恩.阿克爾 Shawn Achor

《紐約時報》暢銷書《快樂優勢》(The Happiness Advantage)與《快樂在望》(Before Happiness)作者。他的TED演講人氣數一數二,觀看數超過1,100萬。他曾在超過三分之一的《財星》百大企業、五十個國家演講或研究,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美國國防部、白宮都是他的客戶。他也在歐普拉電視網(OWN, Oprah Winfrey Network)帶領一系列「21天啟發正面改變」課程。


蜜雪兒.吉倫 Michelle Gielan

原為美國CBS電視網新聞主播,後轉任賓州大學(UPenn)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研究人員,著有暢銷書《廣播快樂》(Broadcasting Happiness)。她目前與雅莉安娜.哈芬登(Arianna Huffington)合作,研究令人改變的故事如何推動成功。


本篇文章主題壓力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