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立即登入會員,每月精選文章免費看,並享有個人化功能與服務!  

看GDP就落伍了?

GDP Is a Wildly Flawed Measure for the Digital Age

德國、瑞士和日本,現在都是負利率的國家。丹麥、瑞典也是。美國國庫券的殖利率達到空前低點。我們也注意到了,在英國脫離歐盟公投的過程中,以及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人民的民粹主義反應。

當然有理由說,我們正墜入一個深淵之中。我們的教育和專業訓練體系,無法跟上時代的步伐。許多已經相當資深的勞工發現,製造和運輸「物品」的勞動技能,已經不像過去那麼重要和有價值了。而職業生涯剛起步的新勞工則發現,他們所受的教育,已不足以應付今日由科技驅動的生活當中的許多領域。

許多人把這歸咎於成長緩慢的經濟;有些人會說,問題在於公共政策(或是缺乏公共政策);還有人會說,那是勞工的情緒,還有就業機會成長太慢。另外,有人認為原因是消費者需求不夠。

這些因素都有影響,但依我們的看法,主要因素其實是科技的通貨緊縮效應,而我們的衡量體系無法掌握到這個部分。如果無法正確衡量經濟繁榮發展的狀況,主事者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挑起民粹主義的怒火。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全國代表大會,是否會讓這種對實際情勢的誤判持續下去?美國選出的新領導人,會不會用錯誤的數據資料,也就是用老舊、過時科學得到的資料,來解讀出一個誤導人的故事,而促成侵略主義、英國脫歐,還有更多階級、宗教和國家主義的運動?

我們來看看這種衡量錯誤是怎麼來的。隨著經濟演變經歷了好幾個時代(從工業到服務時代,再到資訊時代,然後是網路時代),但基本的衡量系統並沒有與時俱進。我們衡量繁榮的最主要指標,是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是在工業時代發展出來的。它無法納入考量今日的無形資產,像是服務、深入見解、網路等。隨著市場(包括消費者、員工和投資人)改變對「做了什麼、消費了什麼」的看法,GDP這個最重要、也最普遍使用的經濟指標,以及一般公認會計原則(Generally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s, GAAP),共同呈現了一個令人擔憂的故事。

依據這些全球性指標,我們全都進入「負成長」領域,這可能是因為科技的發展,減少了我們購買的商品、那些商品所需的投入要素、生產它們所花的時間,以及運送它們所需的時間與空間。

馬上按讚,加入哈佛商業評論粉絲團

    更多關聯主題

  • 目前尚無更多關聯主題

購買本篇文章

  • 購買PDF檔,下載點數 10
    點數不夠嗎?立即儲值
  • 訂閱HBR數位版,線上瀏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