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辦公室不是你家

辦公室不是你家

2016年6月號

事業退休才開始

Next-Gen Retirement
赫哲.弗 Heather C. Voug , 克莉絲丁.巴泰利 Christine D. Bataille , 雷莎.薩珍特 Leisa Sargent , 瑪莉.迪恩.李 Mary Dean Lee
瀏覽人數:87800

  • 文章摘要
  • "事業退休才開始"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事業退休才開始〉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事業退休才開始〉PDF檔
    下載點數 10
事業退休才開始
SAM PEET
不管你屬於哪一個世代,在面對個人退休之後,已經改變的「後職涯」生活,都必須要有全新的因應對策。因此,本文提出了四項指導原則,不僅可協助你順利度過即將結束的職業生涯,更可望由此展開接下來的全新精采人生。

在美國,每天都有超過一萬人變成65 歲。數十年來,65 歲通常都是退休的年紀。從五十歲出頭開始,最晚到了七十歲時,大家都期望能告別職業生涯,擁抱休閒生活。不過,過去二十年以來,這樣的模式已經產生了重大轉變。根據《百歲人生》(The 100-Year Life )作者琳達.葛瑞騰(Lynda Gratton)和安德魯.史考特(Andrew Scott), 引用人口學家吉姆.歐本(Jim Oeppen)、詹姆斯.佛佩爾(James Vaupel)的研究,說明目前年齡六十歲的人當中,有半數的人可以活到至少九十歲。同時,企業和政府提供退休金計畫,承諾一輩子財務安全的時代已經結束。基於這個因素及其他原因,當前許多高階主管正在重新思考退休的意義。

研究人員投入了許多時間調查,組織應如何回應,並善用這個趨勢。其實,老化專家肯.戴克華德(Ken Dychtwald)在一篇與人合撰、刊登在2004 年《哈佛商業評論》的文章認為,企業應該「讓退休制度退休」(retire retirement),透過打造重視經驗的文化,以及允許彈性時程和離職計畫,讓年紀較大的員工持續參與。

在我們與高階主管的合作當中,也對個人如何看待、應對21 世紀的退休生活產生興趣。為探索目前大家運用的方法,我們跟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的傑琳娜.茲克(Jelena Zikic)合作,與最近剛退休,或是正在積極考慮退休的一百位高階主管和經理人,進行了深度訪談。另外,我們也訪談了24 家公司的人力資源專家,以便對目前的退休狀況有更廣泛的觀點,而大多數我們研究的參與者,都是在這24 家公司所屬的金融服務業、自然資源、高科技製造業等行業任職。我們會聚焦在經理人身上,是因為他們的離職對組織會產生重大的影響,而且這些人更可能擁有財務能力,得以選擇退休的時機和方法。

我們發現,這些個人的意見和經驗相當分歧,不同於傳統理論和一般論調。我們在這篇文章中總結了研究發現。我們從蒐集到的見解出發,延伸發展了四項指導原則,應可協助每一個世代順利展開他們職涯晚期的旅程:準備「脫稿演出」、找到個人的退休隱喻、創造新的協議、帶來改變。

準備「脫稿演出」

我們發現,在聆聽經理人談論自身故事的過程中,當他們到了特定年紀或符合特定資格時,只有極少數人以堅定不移的方式,從全職工作變成退休狀態。他們結束職涯的方式不盡相同,退休時間表通常也無法預測。雖然某些經理人的確是說「依照(傳統的)劇本」退休,但也有人談到正好在覺得該退休了之際,「找到一扇機會之窗」:因健康或其他事件轉而離開工作,「有了頓悟」;因條件優渥的離職方案而「拿錢走人」(cashing out);因組織變革而「感到幻滅」;「遭棄置不用」,特別是被工作或組織排斥在外。總而言之,有好幾項因素,影響了這些人的退休方式。

例如,56 歲的路易斯,一家國際化電信公司某大型部門總經理,已在公司任職了32 年。當老闆任命一位他不尊重的人擔任新執行長之後,他決定比原先預訂的時間提早退休。雖然路易斯繼續多待了兩年,協助組織重整,但只要覺得時機合適,便盡速離職。又如,49歲的亞倫,一家製造公司的區域銷售經理,工作成功且廣受尊重,他的故事也相當類似。在公司轉換了所有權和組織重整之後,公司給他三個選擇:需要搬家的平行調職、降職,或是提前退休。雖然他最初覺得自己還年輕,不想退休,最後他決定,接受提前退休方案,是對自己最有利的。

這些故事告訴我們的是,只有少數人能完全控制職業生涯結束的時間和方式,因此,每個人都該準備好見機行事並適應調整。企業併購、管理或策略方向的轉變、組織重整,以及無法預期的個人事件,或許不會導致立即離職,但可能會啟動某些事情。不論退休計畫構想得多周全,事情可能不會如你希望的那樣發展。

找到個人的退休隱喻

經理人在談論退休時,使用了各式各樣的語言(見邊欄:「『退休』對你的意義何在?」)。某些人把退休當成「排出」工作壓力的「毒素」、從日復一日的壓榨中「解放」,或是從高度要求的職涯中「轉換低速檔」。所有的這些隱喻,都巧妙地描述出吉姆的經驗。吉姆還不滿五十歲時,就因為擔心自己的健康狀況,從一家國際化公司的執行長職位上退下來。他的父親在四十多歲時就去世,吉姆不想步上父親的後塵。其他人則想像著他們的生活「復興」(renaissance),或是有機會進行「轉型」(transformation)。瑪格麗特就是這樣,她原本在某家消費產品公司的行銷和策略規畫部門工作,在離開那個要求嚴格的工作之後,到某家聲譽卓著的商學院擔任駐校經理人(executive-in-residence)。不過,還是有經理人把退休看成是他們職業生涯中的里程碑,擔心會「喪失」專業身分,或是想像自己「堅守崗位」,繼續發揮自己的技能。地質學家比爾就是這樣,他很早就從任職25 年的石油公司退休,很快就決定要重新開始工作,之後跟同事創立了鑽油的新創企業。

然而, 當人們逐漸邁向退休生活,對退休的觀點也常會隨之改變。某些人起初把退休視為「解放」,就是自由享受打高爾夫、玩橋牌,或是搭郵輪,後來可能會轉變成堅守崗位、轉型,或是復興的模式。吉姆後來的故事就是這樣:他在退休的前幾年,只是單純地離開原先耗費心神的工作,讓自己放鬆和恢復,但後來開始想念自己成功的職業生涯。他先是把注意力移轉到家人身上,但最後重拾職業生活,擔任企業教練,指導那些充滿雄心的年輕經理人。

我們從研究中發現,採取彈性方法、願意從某一種隱喻移轉到另一種的人,能為自己打造出合適的退休方式。所以,尤其是如果你正逐漸接近這項人生的重大轉變,需要花一些時間,好好思考這件事對你的意義。你的心中出現哪些形像?如果適合的話,我們描述過的這些隱喻中,有哪一種符合你的夢想和欲望?如果這些隱喻都不符合,有另外一條適合你的路嗎?這麼做,是要讓你更了解自己、你對自己工作和生活的看法、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以及對你來說,所有可能的新活動或身分。

除此之外, 你也要記得,退休有許多不同的路徑供你選擇。對未來的世代來說,這種多樣性會變得更重要。根據葛瑞騰和史考特的研究,目前二十歲的人,有50%的機率可以活到一百歲,至於目前四十歲的人,也有相同的機率可活到95歲。就算你在75 歲時結束職業生涯,可能也會想嘗試不只一種的退休方式。

創造新的協議

許多專業人士並未完全退休,而是跟他們的組織達成協議,依照重新設計的時程或職責,繼續待在組織內。丹尼爾是一家金融機構的高階主管,他跟公司協議好,以兼職的方式持續工作。現在,一個月有兩個星期的時間,他在海邊荒野的小木屋度假、釣魚和打獵。不過,其他兩個星期,丹尼爾回到公司總部擔任「思考領導人」(thought leader),指導高階主管的明日之星。另一位參與我們研究的資深經理人,跟小孩年紀尚輕的兩位同事提議,三個人做一份工作。他想放慢腳步,但也想繼續參與工作;他的同事想配合家庭生活來安排工作時間,繼續發展自己的職涯;而他們的高科技公司,同意了這項計畫。

長久以來,一般都視退休為人們轉而投入慈善事業的時候,不過,目前許多退休人士對社會的貢獻,遠超過財務上的貢獻。

其他高階主管採取逐漸淡出的退休方式:逐步減少他們的工作時間,同時幫忙把知識和責任移轉給繼任者。舉例來說,林業高階主管馬克到了可領退休金的年齡時,跟公司協議好,以過去工作量的60%上班。這樣的話,他可以繼續奉獻給公司,特別是指導兩個團隊的經理人,協助接任規畫,但同時也可回應某些迫切的個人健康議題。時日一久,他也逐漸減少工作時間。

另一種替代方案,是跟前雇主安排約聘工作。這樣的安排,可讓個人和組織兩方都獲益;個人可獲得薪資報償和重新參與的機會,組織可重新獲得失去的專業技能。五十多歲的銀行高階主管彼得在退休六個月之後,前雇主請他以約聘的方式回任,讓他發揮自己獨特的小型企業貸款專才。

不過,亞當採取了另一種退休途徑。他在五十歲出頭時申請了兩年留職停薪,擔任市議員。之後他回到公司一陣子,然後在56 歲時正式從公司退休,接著去領導一家大型的社區組織。

我們鼓勵任何考慮退休的人,去探索不同方式的留任或離職。審慎檢視你的工作,以及你獨特的經驗、技能和知識,還有你的雇主看待你的方式。省思你曾擔任過的各個不同角色、完成過的專案,以及最有意義的貢獻,還有自己最滿意的地方。

並不是所有的組織,都能協調或促進創新的與一次性的角色或安排,但迴旋的空間可能比你認為的還要大。一旦清楚自己想提供的貢獻,以及較喜歡的時間安排,就可以非正式地跟你的主管或人資經理提出這個想法。如果他們不願意探索留任或轉變的彈性方案,還是不願意提供你正在尋找的安排,就可以考慮跟其他組織接洽,他們可能會樂意提供這樣的靈活彈性。

帶來改變

長久以來, 一般都視退休為人們轉而投入慈善事業的時候,這或許是依循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提出的建議,把人生前三分之一投入在接受教育上,第二個三分之一變富有,最後的三分之一把財富奉獻出來。不過,我們發現,目前許多退休人士對社會的貢獻,遠超過財務上的貢獻。

下列有幾個這樣的例子:哈利曾在紙漿造紙業服務,從工程師轉任工廠經理人。當他在六十歲出頭出乎意料被公司開除之後,便開始跟高中輟學生合作,幫他們獲得市場上需要的技能。在銀行有28 年經驗的主管培訓專家琳達,五十歲退休之後重回大學,研讀國際發展,想為因愛滋病而失去雙親的非洲孩童創立孤兒院。成功的投資銀行家希薇雅因工作而身心俱疲,早早便退休,然後無償擔任某家重要文化機構董事會的財務長。電信業高階主管蓋瑞離職後創辦了新事業,資助想達成社會使命的新創企業。

如果你可能會活得更久,身心健康狀態也會更好,退休並擱置自己專業技能的想法,就沒有什麼道理了。

未來世代, 尤其是對那些具社會意識的千禧年世代(Millennials),無疑會全然接受的這個新慣例,是讓退休人士充分發揮他們的知識、技能和才華,為自己的社區或這個世界帶來改變。就算是你厭倦自己一直以來從事的特定工作,你的領導能力、團隊合作,以及專案管理的技術,還是可應用到許多其他活動上。退休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退休是一個大好良機,可讓你實驗和探索,投入你重視的事務,或許,還能重新創造你留給這個世界的遺澤。

( 蘇偉信譯自“Next-Gen Retirement,”HBR , June 2016)



赫哲.弗 Heather C. Voug

美國辛辛那提大學林德納商學院(University of Cincinnati's Lindner College of Business)助理教授。


克莉絲丁.巴泰利 Christine D. Bataille

美國綺色佳學院商學院(Ithaca College School of Business)助理教授。


雷莎.薩珍特 Leisa Sargent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商學院(UNSW Australia Business School)教授。


瑪莉.迪恩.李 Mary Dean Lee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狄索特爾管理學院(Desautels Faculty of Management, McGill University)榮譽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退休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