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培養超強經理人

培養超強經理人

2016年2月號

妙解人生迷宮

丹.艾瑞利 Dan Ariely
瀏覽人數:2184
繼《誰說人是理性的!》、《不理性的力量》,以及《誰說人是誠實的!》之後,暢銷書作家暨行為經濟學家丹.艾瑞利,將藉著出版《不理性敬上》這本書,徹底改變我們看待自己心智以及行為的方式。

繼《誰說人是理性的!》、《不理性的力量》,以及《誰說人是誠實的!》之後,暢銷書作家暨行為經濟學家丹.艾瑞利,將藉著出版《不理性敬上》這本書,徹底改變我們看待自己心智以及行為的方式。本書由《華爾街日報》「請問艾瑞利」(Ask Ariely)85 篇專欄文章集結,以及十篇新的讀者投書,與《紐約客》雜誌知名插畫家哈菲利(William Haefeli)聯手合作,從社會科學的角度,來回答生活上的各種疑難雜症。本書能讓讀者在笑著讀過之後,更能以全然不同的角度,深層思考影響我們日常生活的各種問題。以下是本書的精采書摘。

約會與招募的預期

親愛的艾瑞利:公司有職缺時,我們會比較傾向從外部網羅人才,還是從內部拔擢員工?

──約翰

我與芙斯特(Jeana Frost)和諾頓(Mike Norton)之前曾以約會為主題,做過一系列研究。我們發現,一個人知道約會對象的細節愈多,對他的愛不增反減。這項研究的基本發現是,如果我們對約會對象的認識很少,便會天馬行空地想像,把對方想得太理想。然而見面喝完咖啡後,我們的美夢也頓時粉碎。奇怪的是,研究還發現,這樣的失落感會隨著每次遇到新對象又重來一次,熱中網路約會的人似乎學不到教訓,不懂得控制過度樂觀的期待。

約會學到的心得,很多也適用在生活其他領域。工作職缺就是一例。有證據顯示,同樣是執行長的職位,空降部隊拿的薪高過內部晉升的,表現亦沒有後者好。我猜原因和約會一樣,因為了解不深而期待過高。我們習慣為某個相對陌生的人加油添醋,把他過度美化,覺得他潛力大好,因此更願意網羅他,給他更高薪水。問題是,約會對象讓人美夢破滅就算了,頂多浪費一個小時喝咖啡;但網羅執行長要是懷有不切實際的期待,下場可就悽慘許多。

丟銅板決定

親愛的艾瑞利:遇到難以決定的事物時,你有什麼建議嗎?我想買車已經想很久了,但就是打不定主意。

──約翰

算你幸運,有個法寶能夠解決你的難題,而且你已經有了,那就是:銅板。人頭面代表A 款車,數字面代表B 款車,然後把硬幣拋到空中,看銅板落地後翻到哪一面,讓上天幫你做決定,但我猜銅板還沒掉下來之前,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

拉大層次來看,如果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還是不知道哪個選項最好,表示每個選項的整體價值都大同小異。這不是說每個選項都一樣,而是它們的價值相差不大,很難分辨出孰好孰壞。畢竟,要是很好分辨的話,我們早就下決定了。

既然知道各選項的價值差不多,勢必要考量時間的機會成本。為了不浪費更多時間在這件事上,我們必須逼自己拿定主意,這時銅板就派上用場。銅板一旦離手,我們就得自問到底希望銅板落在哪一面、正視我們的偏好、不再三心兩意。

炒股心情

親愛的艾瑞利:投資股票要如何自我把持,不違背自己訂下的操作規則?

──加納帕西

你的問題應該與心理學的「冷熱同理差距」(hot-cold empathy gap)有關。我們把停利點設定為15%,停損點設在10%,但一見股價跌5%,就嚇到出脫全數持股。

心理學家分析類似情形,一般會認為人的理性面是對的。正因為理性,我們一開始才會設立損益點和投資組合。而股市出現短線波動的時候,情緒面冒出慌張的聲音,害我們在股海亂了陣腳。

由這個角度來看,有兩種解決方案可供參考。一是讓理性面作主,訂出能避免情緒面一時失控的投資策略。比如說,可以和理專講好,除非你已經慎重思考了三天,否則不能讓你買進賣出。又或者,必須與另一半共同簽署文件才能買進賣出。也可以反其道而行,降低觸動情緒面的機會,例如不要常盯著投資組合,或請理專等股價掉到停損點時再提醒你。

不管選擇從哪一面下手,我想有一點是很清楚的:能夠自由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隨時改變心意,保證只會做出不好的決定。限制自由雖然人人不願,但有時限制我們做決定的能力,反而才好,這樣才能朝原訂方向前進,走得更長更遠。

預估快樂

親愛的艾瑞利:

我應該辭職嗎?我在工作上沒有什麼成就感,但好歹在公司待了八年,而且從福利和財務的角度考量,似乎沒有放棄的道理。我的待遇不錯,還有員工認股權跟配股可拿;每年有幾個星期的年假;還有退休金。另外,轉換跑道又有很多未知數,到新公司會不會比較快樂,無從得知。我該保持原狀,還是為了成就感而另謀高就呢?請您開示。

── KP

你問的其實是,你不快樂的原因是什麼?是工作還是你自己?如果是你目前的工作,那麼轉換跑道確實有機會換來更好的未來。但如果不開心的源頭是你自己,換工作也沒用。套句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到了新環境你還是會一樣痛苦。癥結到底是哪一個呢?很難說,尤其你在現職已經服務多年,加上就算新環境與工作會不會讓你更開心,也沒有證據。對了,這個問題也適用於一般人的感情生活。

有鑑於不容易判斷,我建議你等下次休假時(假設有三週時間),到心儀的企業當志工。會建議等長假時再執行,是因為這樣你才有時間等新鮮感褪去,進一步了解這份工作的眉角。當然,只當幾週的志工無法跟全職比,很難知道其中全貌,但因為暫時沒有現職工作的影響,你更能找出問題所在。試驗期結束,你應該會更清楚不快樂的原因是工作還是你自己。

還有一點值得參考:如果你懶得花三週假期摸索自己的去留,你可能也沒那麼不快樂,那就繼續留下來,少抱怨吧。



丹.艾瑞利 Dan Ariely

《不理性敬上》(Irrationally Yours)作者。


你可能還會想看

您已閱讀 4

您的免費閱讀篇數即將到達上限。

登入哈佛商業評論網站會員,即可觀看更多免費閱讀文章!

登入會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