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哈佛教你做好自我管理

哈佛教你做好自我管理

別讓大腦超載了

Overloaded Circuits
艾德華.哈洛威爾 Edward M. Hallowell
瀏覽人數:13095
為何聰明人的表現不如預期?本文認為,現代的辦公室生活,與稱為「注意力缺乏特質」這種日漸普遍的現象,正在把原本沉穩的高階主管,變成暴躁、績效低落的人。

大衛一邊瀏覽著電腦螢幕上的電子郵件,手指一邊敲著辦公桌。同時,他還與半個地球外的某位高階主管通電話。他的膝蓋像電鑽一樣上下抖動,而且不時咬一下嘴唇,或者伸手去拿他隨時不離身的咖啡杯。他同時在做好幾件事,結果忘了Outlook 行事曆在15 分鐘之前,提醒過他有個約。

資深副總裁珍的辦公室,就在執行長麥可的辦公室隔壁,所以他們可以很快溝通,然而,好像他們不曾溝通過。「每當我走進麥可的辦公室,不是他桌上的電話響了,就是我的手機響了,再不然就是有人敲門,或是他突然轉向電腦螢幕寫起電子郵件。有時是他告訴我有個新問題,要我馬上去處理,」珍抱怨說:「我們馬不停蹄地工作,但只是維持運作,沒有完成任何重大成就。這快把我逼瘋了。」

大衛、珍和麥可並沒有發瘋,但他們必定快抓狂了。他們的經驗,正逐漸變成過勞經理人的常態;他們就跟你的許多同事一樣,你可能也是如此,正經歷一種非常真實、但受到忽略的神經系統現象,我稱為「注意力缺乏特質」(attention deficit trait,以下簡稱ADT)。ADT 是因大腦過度負荷引起的,目前在組織裡很常見,核心症狀是注意力不集中、內心暴躁,以及失去耐性。有ADT 現象的人,做事很難條理分明、無法釐清優先順序,也無法管理時間。這些症狀會逐漸減損能幹主管的工作效能。大衛、珍、麥可和數百萬名像他們那樣的人,若了解自己神經系統方面的狀況,就能積極管理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等到問題發生後才來因應。

我擔任精神科醫生25 年來, 診斷並治療過數千名患有「注意力缺失症」的人(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簡稱ADD; 目前臨床上稱為注意力缺陷(attention-deficit) 或過動症(hyperactivity disorder)。我親身觀察到,有部分成年人出現ADT 這種新的相關症狀,而且人數正在快速增加。過去十年來,有ADT 症狀而來我診所就診的人激增了十倍。很可惜的是,時間管理顧問與高階主管教練為長期負荷過重提供的多數補救措施,無法解決ADT的根本原因。

ADD 是有遺傳因素的神經失調,可能會因為環境及身體因素而加劇,但ADT 不同,完全是由環境引起的。ADT 就像交通壅塞一樣,是現代生活的產物。它是過去二十年來,因我們必須付出的時間與注意力暴增而引起。我們的心智充滿噪音,也就是紊亂而無意義的思緒,讓大腦逐漸失去全面而深度關注事物的能力。

ADT 症狀是逐漸在人們身上顯現的。患者不是只經歷單一危機就產生這些症狀,而是經歷一連串較小的緊急情況,讓他愈來愈吃不消,難以維持良好的狀態。患有ADT 的高階主管肩負責任,必須「任勞任怨」,在工作量增加時也不能有怨言。他們盡全力處理所有的工作,但無法達到自己希望達到的水準。因此,ADT 患者總是感到低度的恐慌與內疚。面對如潮水般湧來的諸多任務,這些高階主管變得愈來愈倉促、草率、專斷,而且失焦,卻假裝一切都很好。

若要控制ADT,首先,我們必須正視它的存在。假如我們要成為有效能的個人與組織領導人,就必須控制它。以下我會分析ADT 的起源,並提供一些建議,幫助你管理它。

注意力缺乏的類似症狀

要了解ADT 的本質和療法,一個有用的方法,是先了解與它類似的症狀ADD。

通常,ADD 被看做是兒童的學習障礙,其實,也有大約5%的成年人苦於這種症狀。研究人員使用核磁共振掃描器來檢查患者,結果發現,罹患ADD的人,在四個大腦區域的腦容量略有減少,這四個區域的功能不同,像是調節情緒(尤其是憤怒與挫折),以及協助學習的功能。其中有一區是由額葉和前額葉組成,會產生想法、作決定、設定優先順序,以及組織安排活動。用來治療ADD 的藥物,不會改變大腦結構,但會改變大腦的化學性質,進而改進這四個區域的功能,因此大幅增強了ADD 患者的表現。

ADD 有缺點也有優點。負面特性包括:往往容易延遲,錯過期限。患有ADD 的人,苦於做事混亂與拖拉;他們可能會容易健忘,在與人交談與閱讀時心思渙散。他們的表現可能時好時壞:這一刻很亮眼,下一刻卻讓人不滿。ADD 患者往往也表現出沒有耐心與不專注,但奇怪的是,在壓力下,或是同時處理多項工作時,卻沒有這些缺點。(這是因為壓力導致腎上腺素產生,而腎上腺素的化學成分,與我們用來治療ADD 的藥物類似)。最後,ADD 患者有時也會飲用過量的酒或其他東西,來進行自我治療。

從正面來看,罹患ADD 的人通常擁有罕見的才華和天賦。然而,由於ADD 的負面症狀引發問題,因此那些天賦往往未受注意或未獲發揮。ADD 患者可能極有創意和原創力。他們在某些情況下,會表現不尋常的堅持,而且往往擁有創業的本領。他們展現聰明才智,也鼓勵別人發揮天分。他們往往能在壓力之下即興發揮。他們有能力同時處理多項工作,因此在變動的時代,他們可能是強勢的領導人。遭遇挫折後,他們往往也能迅速復原,每天都為公司帶來新的活力。

採取生存模式的經理人,會喪失彈性和幽默感,並失去處理未知事務的能力。他忘記大局,也忘了自己代表的目標和價值觀,只拚命想殺死那頭令人驚慌的「老虎」。

罹患ADD 的高階主管,通常表現時好時壞。他們做事沒有章法且會犯錯,因此有時會失敗得很慘。但有時候,他們的表現又很出色,提出原創的構想及策略,帶來最高水準的績效。

捷藍航空(JetBlue Airways)執行長大衛.尼爾曼(David Neeleman)就有ADD。上學讓他很痛苦;他無法集中注意力,因此很討厭學習,而且總是拖拖拉拉的。「我覺得應該出去做些什麼,推動一些事,卻困在這裡學習統計學,而我知道,那對我的生活沒有用處,」尼爾曼告訴我:「我知道必須受教育,但在第一次有機會創業時,就趕緊離開學校了。」他善用自己的強項:原創思維、精力充沛、激發人們作出最佳表現的能力,因而在公司裡快速晉升,並在組織與時間管理方面獲得協助。

與大多數罹患ADD 的人一樣,尼爾曼有時可能會因有話直說而得罪人,但他提出的構想很好,足以改變航空業。例如,他發明了電子機票。「我提出那個構想時,人們嘲笑我,說沒有人會在去機場時不帶紙本機票,」他說:「現在人人都這樣做,電子機票為航空業省下了數百萬美元。」一個罹患ADD 的人,發明不必記得帶紙本機票的方法,似乎是順理成章的。尼爾曼認為,ADD 是他成功的關鍵之一。他對自己罹患ADD 並不遺憾,反而覺得很棒。但他明白必須審慎處理他的ADD。

注意力缺乏特質(ADT)的特點,在於有ADD 的負面症狀。然而,ADT 純粹是對我們生活環境高度忙碌的反應,與基因沒有關係。的確,現代文化導致許多人產生ADT 症狀。自古以來,人類的大腦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被要求追蹤這麼多數據點(datapoint)。在每個地方,人們依靠手機、電子郵件和數位輔助工具,競相收集與傳輸資料、計畫和構想,而且速度愈來愈快。我們可以說,現代社會的主要價值是速度,也就是小說家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描述的「科技賜給現代人的狂喜形式」。我們沉迷於速度,即使已經不可能再更快了,依然要求速度。詹姆斯.葛雷克(James Gleick)在《更快:一切都在加速》(Faster: The Acceleration of Just About Everything )一書中語帶挖苦地指出,電梯操作鍵裡面被磨擦掉漆的,往往是「關門」鍵。人腦努力跟上一切發展,途中一個踉蹌,就落入了ADT 的世界。

這是你的大腦

從腦部的掃描中,無法顯示有「正常」大腦的人和苦於ADT 的人,結構上有什麼差異,但已有研究顯示,人腦必須處理數量驚人的資料時,靈活、有創意地解決問題的能力下降,錯誤的次數也增加了。為了找出原因,讓我們先簡短地介紹一下神經系統。

人類有幸擁有自然萬物中最大的大腦皮層,擁有這個由一兆個細胞構成的器官,而現在,人類把非凡的壓力加在額葉和前額葉上;以下,我一律簡稱為額葉。這個大腦區域管理所謂的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 EF),這個名稱很貼切。EF 指引決策及規畫;資訊和構想的組織整理,以及排定優先順序;時間管理;其他各種複雜的、人類獨有的管理任務。只要我們的額葉持續負責掌管這些功能,一切情況都會很好。

在額葉下方的那一部分大腦,主管生存。這些深層中樞執行基本功能,像是睡眠、飢餓、性欲、呼吸、心跳速率,以及不加掩飾的正面與負面情緒。當你的表現良好,運作到達最高水準時,這些深層中樞會發出興奮、滿意與喜悅的訊息。它們強化你的動機,協助你維持注意力,不干擾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工作記憶指的是你能同時追蹤的數據點數目。但如果有一天你的第三個交易告吹,第12 個不可能辦到的工作要求意外地突然出現在你的電腦螢幕上,而當時你正在搜尋第九個遺失資訊,並遭到五度打斷,同時又面臨第六個決定,在這種情況下,你的大腦會開始恐慌,你的反應好像第六個決定是一頭嗜血成性、吃人的老虎。

身為研究學習障礙的專家,我發現,最危險的障礙不是任何可正式診斷的狀況,像是閱讀困難或ADD,而是恐懼。恐懼會把我們轉變成維持生存模式(survival mode),因而阻止了流暢的學習,以及細膩的了解。當然,如果真的有老虎要攻擊你,你就應該採取生存模式。但如果你希望明智地處理一個不需要細膩處理的任務,生存模式反而是非常令人不愉快的,效果也適得其反。

當額葉的容納量接近頂點,我們開始擔心自己無法維持良好狀況,便會導致大腦上半區(higher brain,或譯高級腦)與下半區(lower brain,或譯低等腦)之間的關係,產生不祥的轉折。數千年來的演化,已教導大腦上半區,不要忽視大腦下半區發出的遇險信號。在生存模式當中,大腦的深層區域取得控制權,並開始指揮上半區。結果,整個大腦陷入神經系統進退兩難的處境(catch-22)。深層區域詮釋從額葉得到負擔過重的訊息,詮釋方式與它們解讀一切事物一樣,是原始的方式。它們狂暴地發出各種訊號,像是恐懼、焦慮、急躁、易怒、憤怒或驚恐的訊號。這些警報訊號欺騙了額葉的注意力,迫使它們放棄許多力量。維持生存的訊號不可抗拒,因此額葉失靈而發送訊息回深層中樞說,「訊息收到。試圖處理這件事,但沒有成功。」這些訊息進一步擾亂深層中樞,發送更強大的遇險訊息回到額葉。

同時,為回應大腦裡的情況,身體的其餘部分已經轉為危機模式,尤其是內分泌系統、呼吸系統、心血管系統、肌肉骨骼和周邊神經系統,而且,身體也改變基本生理機能,從溫和平靜變成紅色警報。大腦與身體困在一個反響迴路(reverberating circuit)中,而額葉失去原本的精明能幹,有如醋加入酒中一樣。在這種情況下,大腦執行功能恢復到頭腦簡單的非黑即白思維方式;不同的觀點和模糊地帶消失。智力減弱。大腦企圖去做超出能力的事,結果徒勞無功,反而降低自己清晰思考的能力。

在經理人拚命嘗試處理更多超出自己能力的任務時,前述的神經系統狀況發生了。在生存模式之下,經理人衝動地作出判斷,憤怒地匆匆結束手邊的事情。他覺得非立即控制那個問題不可,以撲滅自己察覺到的危險,避免那個危險事物毀了自己。他喪失了彈性、幽默感、處理未知事情的能力。他忘記大局,也忘了他代表的目標和價值觀。他失去創造力與改變計畫的能力。他拚命想要殺死那頭「老虎」。在這些時刻,他很容易崩潰、亂發脾氣、責怪別人、妨害自己。或者,他可能走向相反的方向,否認及迴避正在攻擊他的問題,結果他反而被毀了。這是ADT 最壞的情況。

雖然ADT 不一定會達到這種極端的地步,但確實會嚴重打擊忙碌工作的人。每一個大腦都不一樣,因此,有些人處理這種情況,會比別人來得好。然而,不管高階主管表現得如何優秀,沒有人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執行功能。

管理ADT

可惜直到現在,管理高層仍以道德或性格的扭曲觀點,來看待ADT 的症狀。似乎無法跟上工作步調的員工,就被當成是能力不足或軟弱。我們來看看一個企業主管的案例,他在完全工作負荷過度時來找我。我建議他跟上司談談自己的情況,並要求協助。我的客戶找上司談,對方卻告訴他,如果無法處理自己的工作,就應該考慮辭職。儘管他的績效評估非常優良,而且曾受到讚美是公司內最有創意的人員之一,但最後公司仍讓他離職。該公司試圖維持這個神話:沒有任何稻草會壓垮員工的背,因此無法容忍這個經理人指出,他的背快被壓垮了。而他離職自行創業後,業務興隆。

我們怎樣才能控制ADT 狂暴的影響,包括對自己和組織的影響? ADD 往往需要藥物治療,但治療ADT卻不必用到藥物。只要有創意地改變患者的環境,以及情緒健康與身體健康,就能控制ADT。我已發現以下的預防措施,對企業主管控制ADT 症狀很有幫助。

提升正面情緒

控制ADT 最重要的一步,並不是購買功能最強大的黑莓機,輸入許多待辦事項,而是要創造一種環境,讓大腦運作達到最佳狀態。這意味著要建立一個積極、沒有恐懼情緒的氛圍;因為情緒是執行功能的開關。

人們有身體接觸、彼此互信互敬的環境中,ADT較少發生,這是有神經系統相關原因的。當你自在地與同事建立良好關係,即使你正在處理極艱鉅的問題,大腦的深層中樞仍會發送訊息,經由快樂中樞(pleasure center)傳到分配資源給額葉的區域。即使你處於極端的壓力下,這種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感,仍會讓執行功能活躍運作。

相反地,單獨工作的人,較有可能遭受ADT 之苦,因為我們愈孤立,就會變得愈沮喪。我在一所全球頂尖大學的化學系當顧問時,曾目睹戲劇性的例子,看到孤立環境的危險,以及人際關係良好環境的療癒力量。那個系之前採取強力驅策的文化,許多人患有ADT,又因系裡有一條準則,禁止任何人尋求協助,甚至不能說情況出差錯了,而使系上的問題更加嚴重。人們互不信任;他們獨自進行專案,這麼一來,導致更多的不信任。大多數人都有情緒上的痛苦,但隱含在該系文化內的觀念是:巨大的痛苦,帶來巨大的收穫。

1990 年代末,系裡最有天賦的一名研究生自殺身亡。他的遺書明確指責這所大學逼迫他超出極限。這個科系的文化簡直是致命的。

當時的系主任與下一任的系主任沒有試圖掩飾悲劇,而是採取大膽且有創意的行動。他們立即改變監督系統的結構,讓每個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員都有三位指導教授,而不是只由一位教授來掌控學員學業前途。該系每兩週舉辦一次非正式自助餐會,讓師生聯誼。(即使是最深居簡出的化學家,也會出來用餐,食物是最能連結人們的東西。)系裡的領導人甚至改變了該系主建築物的結構,拆除牆壁,並增設公共區,以及一家有大鋼琴的咖啡吧。他們提供演講和書面資訊給所有的學生,向他們說明精神耗損的危險訊號,並採用保密程序,來處理需要協助的學生。這些做法,加上資深教授、大學行政主管都會出席的定期會議,形成了較有人性、高生產力的文化,學生與教師都非常投入地作出貢獻。該系的表現依然一流,而且提出許多很有創意的研究。

飲食也對大腦健康極為重要。許多工作勤奮的人,習慣食用碳水化合物,它們會導致血糖忽高忽低,而造成惡性循環:胰島素的分泌量快速上下波動,會進一步增加對碳水化合物的渴求。結果,依賴葡萄糖供給能量的大腦,葡萄糖不是太多就是太少,這兩種情況都無法達成最佳認知功能。

如果血糖可以保持相對穩定,大腦的表現會好得多。要做到這一點,就要避免食用含有糖份與白麵粉的簡單碳水化合物,像是糕餅、白麵包與麵食。應該食用水果、全穀類、蔬菜所含的複雜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很重要:早餐不要吃丹麥麵包與咖啡,不妨嘗試喝茶和吃個蛋,或是一片煙燻鮭魚配小麥土司。每天服用一顆綜合維生素,以及補充omega-3 脂肪酸;魚油是omega-3 脂肪酸的極佳來源。mega-3 脂肪酸,以及綜合維生素中的E 和B 群,可促進健康的大腦功能,甚至可能預防阿茲海默症與發炎症狀;發炎可能是最後引發心臟病、中風、糖尿病、癌症等健康主要殺手的因素。喝酒也要適量,因為過量的酒精會殺死腦細胞,並加速記憶力的喪失,甚至癡呆。在你改變飲食,來促進最佳的大腦功能和良好的全身健康時,身體也會擺脫多餘的體重。

如果你認為找不出時間運動,最好再考慮一下。

控制ADT 最重要的一步是,創造一種環境,讓大腦能在其中運作得最好。

連續數小時坐在辦公桌前,會降低心智的敏銳度,這不僅是因為流到大腦的血量減少,也有其他生物化學上的原因。活動一下身體,會誘導身體產生大腦喜愛的多種化學物質,包括腦內啡、血清素、多巴胺、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以及兩種最近發現的化合物:腦源性神經營養因子(BDNF)與神經生長因子(NGF)。這兩者可促進大腦細胞的健康和發育,阻擋老化與壓力帶來的損害,並讓大腦維持在最佳狀態。若要刺激產生BDNF 與NGF,最有效的就是體能活動,也正因如此,定期鍛練身體的人才會說,如果有幾天沒運動,就會覺得體力較差,而且行動遲緩。運動提高的生產力與效率,可彌補你花在跑步機上的時間還有餘。若要避免工作時的ADT 症狀,就應從辦公桌前起身,上下樓梯走個幾遍,或是輕快地走過走廊。這些快速、簡單的動作,會讓大腦恢復靈敏。

化混亂為有序

設計一些小方法讓生活有條理,是重要的,但不要像提出空洞的新年新希望那種做法。相反的,你的目標是要以適合自己的方式來安排工作,以免混亂的情況讓你無法達成目標。

首先,你應制定策略,來協助你的額葉維持掌控。做法像是把大型任務分成幾個較小的任務,並讓你的部分工作空間隨時保持乾淨(你不必讓整個辦公室都維持整潔,只需要在辦公室裡有塊整潔的地方)。同樣地,你可以試著讓一天中有一段時間,不受約會、電子郵件或其他事物干擾分心,才能有時間思考和規畫。電子郵件最容易讓你拖延時間,且讓你很容易出現ADT 症狀,所以不妨考慮訂定明確的「電子郵件時間」,因為你不必立即回覆每一封電子郵件。

每天你開始工作時,別讓自己捲進電子郵件或語音信箱的漩渦,也不要先處理會耗費你的時間,卻沒有重大成果的不重要任務,而應先處理重要的任務。下班之前,列出明天應關注的優先事項清單,最多不超過五項。清單的項目少,你就不得不排出工作事項的優先順序,並完成任務。此外,不要任文件堆積而不去處理。我有一個擔任高階主管的ADD 患者,採用OHIO 法則,也就是只處理一次(only handle it once)。如果他觸摸一份文件,就會處理它,然後歸檔,或是扔掉。「我不會把它放在一堆文件之中,」他說:「成堆的文件就像雜草。如果你讓它們一直長,它們就會占領一切」。

留意你在一天當中的哪個時刻,覺得自己的績效最佳;然後在那個時候,做你最重要的工作,把重複性的工作留在其他時間做。要以能協助心智發揮良好功能的方式,安排你的辦公室。如果音樂聲能讓你更專注,那就播放音樂(必要時使用耳機)。如果你站著的時候思考力最強,那就站著工作或頻繁走動。如果塗鴉或敲手指會有幫助,就想辦法在不會干擾到人的情況下這麼做,或是去開會時,帶個能在手中把玩的小玩具。這些小策略聽起來平凡無奇,卻能對付藏在令人分心細節裡的ADT 魔鬼。

保護你的額葉

若要遠離生存模式,並防止你的大腦下半區奪走控制權,請放慢速度。花點必要的時間,去理解發生什麼事,去傾聽、提問,並消化別人說的話,如此你就不會感到困惑,不會讓大腦陷入恐慌。授權一名助理監督你;堅持要助理提醒你該停止處理電子郵件、放下電話,或是離開辦公室。

如果你開始感到不堪負荷,試試下面的清理腦袋(mind-clearing)訣竅。做一件簡單的重複性工作,例如,重訂手錶的日曆,或是針對中性的主題,寫一份備忘錄。如果你對展開一項計畫感到焦慮,就拿張紙或打開電腦,寫一段與該計畫無關的事情(例如描述你的房子、你的汽車、你的鞋子,任何你熟知的事物都可以)。你也可以處理這個工作最容易的部分;例如,只要寫下有關它的備忘錄標題。打開字典,閱讀幾個字的定義,或是花五分鐘玩填字遊戲。這些小工作都可以讓你的大腦下半區接收不到危言聳聽的訊息,讓你的額葉再度完全掌握控制權,如此就能讓你的大腦下半區平靜下來。

最後,要準備好對付ADT 的下一次攻擊,做法是在辦公桌旁你能看到的地方,張貼本文的邊欄「控制你的ADT」。知道自己已作好準備,就不容易恐慌,因而降低遭到ADT 攻擊的可能性。

領導人能做的事

有太多時候,企業要求員工快速思考,而不是深入思考,結果誘發並加劇員工的ADT。企業還要求員工進行多項重疊的計畫和行動方案,導致二流的思考。更糟的是,要求員工同時做太多工作的企業,往往會獎勵那些聽命接受過度負擔的員工,卻懲罰選擇重點、不願工作超過負荷的員工。

此外,企業會犯一種錯誤:撤除支援人員,迫使愈來愈少的員工,去做愈來愈多的事。從長遠來看,這些公司是虧損的,因為經理人如果花愈多時間去做行政助理的工作,加上能委派他人去做的事情愈少,他就愈無法有效地進行推動企業前進的重要工作。此外,忽視員工ADT 症狀的企業,本身也受到ADT 的不良影響波及:員工表現不佳、造成混亂、抄捷徑、粗心犯錯,並浪費腦力。隨著企業對員工的要求持續增加,高壓力的有毒環境,導致員工生病和離職的比率升高。

為了對抗ADT,並利用員工的腦力,企業應投資一些福利措施,以協助打造正面的氣氛。SAS 軟體研究公司(SAS Institute)這家位於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大型軟體公司,在這方面表現優異。該公司很有名的一點就是提供一連串福利給員工:公司附設36,000 平方呎的健身房;每個工作日上班七小時,下午5點下班;擁有該州最大的企業附設日間托兒所;自助餐廳提供嬰兒座椅和高腳椅,好讓家長與孩子一起吃午餐;請病假無日數限制;此外,還有很多項福利。SAS 的氣氛是溫暖、關係良好,以及輕鬆的。這對公司獲利有十分正面的影響;員工流動率也從未超過5%。SAS 節省了其他軟體公司花費在招募、培訓、遣散(在軟體業,估計至少是薪資的1.5 倍)方面的數百萬美元。員工以高生產力回報公司的厚愛。摧毀其他企業的ADT,在SAS 從來沒有機會坐大。

領導人也可藉著讓員工適才適所,來防堵ADT 產生。如果經理人指派給員工的目標,讓他們負荷過重,或是要求員工專注在自己不擅長、表現不好的工作上,壓力就會上升。相反的,了解ADT 危險的經理人,可找到辦法讓自己與組織維持正常運作。例如,捷藍航空的大衛.尼爾曼曾不怕丟臉地公開指出自己不擅長的地方,並設法因應自己的弱點,像是透過委派或授權,讓他的助理來指導他。尼爾曼也以身作則,為所有員工提供良好的示範。他坦然面對自己罹患ADD 帶來的挑戰,使得其他人也敢開口談論自己注意力缺乏的難處,並獲得所需的支持。他還鼓勵公司裡的經理人讓員工從事適合本身認知與情感風格的工作,因為他知道,沒有最佳風格這種東西。尼爾曼認為,協助員工發揮長處,不僅代表卓越的管理,也是提升員工生產力與士氣的極佳方式。

讓ADT 無所遁形

ADT 對我們是一種非常真實的威脅。如果我們不好好管理它,它就會管理我們。但若是了解ADT 及它的破壞力,我們就能運用確實可行的方法,來改善我們的工作與生活。最後,開明的領導人對付ADT 問題最關鍵的一步是,公開它。不要隱藏ADT,說明它的症狀,如此就可消除企業長久以來加在不堪負荷員工身上的汙名與道德譴責。企業如果能讓員工要求協助,並保持對壓力徵兆的警覺,就能在培養更有生產力、更均衡、更有智慧的工作環境上,有很大的進展。

(侯秀琴譯自“Overloaded Circuits,”HBR , January2005)



艾德華.哈洛威爾 Edward M. Hallowell

醫學博士,精神科醫生,創設了哈洛威爾認知與情緒健康中心(Hallowell Center for Cognitive and Emotional Health),該中心位於美國麻州。他著有12 本書,包括《分心不是我的錯》(Driven to Distraction ), 也曾為本刊撰寫〈玩出職場競爭力〉(“What Brain Science Tells Us About How to Excel,”全球繁體中文版刊於2010 年12 月號)。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