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人資打掉重練

人資打掉重練

2015年7月號

別被錯誤職涯絆住了

How to Stay Stuck in the Wrong Career
荷蜜妮亞.伊巴拉 Herminia Ibarra
瀏覽人數:18643

  • 文章摘要
  • "別被錯誤職涯絆住了"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別被錯誤職涯絆住了〉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別被錯誤職涯絆住了〉PDF檔
    下載點數 10
別被錯誤職涯絆住了
本文研究成功轉職的人,發現他們的做法與「先想清楚再行動」的認知相反,而是採取「測試與學習」的模式,也就是實際測試新的工作身分,以了解是否真的適合自己。因此,如果已準備好要放棄一切,重新開始,現在只需確定自己沒有聽從一般的轉職建議即可。

大家都曾聽過類似這樣的故事,某位聰明傑出的企業人士,喪失對工作的熱情,不再期待走進辦公室,卻依然深陷其中,看不出要怎麼脫離這個困境。大部分的人也都知道另一個故事,某人放棄了從事二十年的職業,追尋另一份完全不同的工作,過得更加快樂,像是律師拋下一切,成為作家,或是稽核人員離開會計師事務所,創立玩具公司。

「現在的工作適合我嗎?或是該轉換跑道?」是目前處於職涯中期的專業人士心中,最迫切的問題之一。做出重大轉換職涯決定的人數,在過去十年之間大幅增加,並持續成長,更別提是曾思考過這個問題的人數。但是,渴求改變卻留在原地的人,與在職涯中期投身尋找新成就感的人,這兩者之間的差異,恐怕與一般人想像的不同。讓我們看看下面的例子:

原本在某家頂尖顧問公司擔任合伙人與策略實務主管的蘇珊.芳登(Susan Fontaine,與我的其他研究對象一樣,她的名字是化名),果斷地捨棄過去無法帶給自己成就感的職涯。但這位前管理顧問還沒有時間弄清楚未來的方向。一位老客戶向她提出誘人的機會,擔任某家《金融時報》一百大企業的策略最高負責人職位。她接受了。蘇珊已做好準備要接受改變,而這又是個不容錯過的絕佳機會。根據她的說法,這是完全符合企業管理碩士履歷的職務。但讓她感到失望的,是這份工作和原本的工作根本沒什麼兩樣,新職位的所有層面都正是她當初在舊職位上想要改變的。擔任新職務兩週之後,她發現自己鑄下了大錯。

完成頂尖商學院四週的高階經理人教育訓練後,在某大型醫療機構擔任法規主管的哈瑞斯.羅柏(Harris Roberts)已準備好迎接改變。他想要承擔企業獲利的責任,而且迫不急待地希望把在訓練課程中學到的最新想法,應用到實務上。長久以來擔任他企業導師的公司執行長也保證:「等哈瑞斯回來之後,會讓他負責管理一個事業單位。」但當哈瑞斯回到公司之後,一個複雜的新產品推出計畫,讓他期待已久的職涯轉換必須延後。公司需要他待在舊的職務上,因此要求他把自己的夢想延後。一如往常,哈瑞斯把公司擺在最前面。但他感到失望;舊有的職務對他不再有挑戰性。他拒絕再等下去,決定創造自己的「企業導師網路」,成員包括公司裡的高階主管,希望他們可引領他的發展,並幫助他嘗試取得夢寐以求的總經理職務。一年半之後,他基本上還是做著相同的工作。

年屆五十這個重大關卡,個人生活中出現巨大變化,加上職涯首度獲得負面的績效評估,這種種情況同時發生,讓蓋瑞.麥卡錫(Gary McCarthy)做出「關鍵抉擇」。麥卡錫曾擔任投資銀行家和顧問,商學院畢業後,他理所當然地接下大型績優上市公司的職務,慢慢等待他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現在,他決定是時候做出主動的職涯選擇。為了不犯任何差錯,蓋瑞把所有該做的事都做了。他先找了職涯心理學家,替他做大量的測試,幫忙找出自己的工作興趣與價值觀。他也和獵才公司、朋友、家人討論,並閱讀有關轉職的暢銷書。蓋瑞自己認為這些建議都不是很有用。他研究了可能任職的產業與公司後,訂出兩份清單:一份是完全不同的職業,從事的是他很有熱情的事務,另一份則是僅與自己當前工作略微不同的職務。一年後,還是沒有任何實質可行的方案產生。

我仔細思考了這些人的經歷,以及過去幾年其他眾多研究對象的經歷,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外界說法如何,真正轉換職涯方向是非常困難的。這不單純是因為經理人或專業人士通常不願意改變;相反地,很多人認真嘗試重新改造自己,冒著極大的職業與個人風險,投入大量時間、精力在這個過程中。即使大膽做出嘗試,結局卻依舊是陷在錯誤的職涯中,既無法發揮自己的潛力,也犧牲掉職業成就感。

許多學者與職涯顧問觀察這種慣性後,結論是問題源自最基本的人性動機:我們害怕改變,缺乏準備,不願犧牲與妨礙自己。然而,我的深度研究(見邊欄:「轉職研究」,說明我的研究方法),導出不同的結論:大部分的人都失敗,因為他們用的方法完全錯了。的確,傳統上告訴我們的轉職做法,事實上是讓我們堅守崗位的處方。問題出在我們的方法,而不是我們的動機。

我在研究中看到許多人試用傳統的方法,之後數月、甚至數年都仍感到痛苦。但若是採取不同的路徑,也就是我所謂的「工作身分」(working identity)做法,這些人最終都找到了通往全新職涯的道路。當然,「工作身分」一詞帶有兩種涵義。首先,它代表我們對自己擔任某個職業角色的感受,我們向其他人傳達的自己是什麼樣貌,最終則是我們如何度過自己的工作生活。但是,「工作身分」也可以代表行動:致力於重塑工作身分的流程。我發現,塑造身分是種技能,而不是取決於個性,因此,幾乎所有尋求轉職的人,都可以學會這項技能。但首先,我們必須願意捨棄過去學到的、有關做出完整轉職決定的一切知識。

三點計畫

我們一廂情願地認為,成功轉職的關鍵,是清楚知道自己接下來想要做什麼,然後根據這一點,來導引自己的行動。然而,我研究了那些正在進行轉職的人,得到的結論令人震驚:其實,改變發生的過程順序剛好相反。先做改變,然後才知道要改變成什麼(我不是研究已經完成轉職的人,因為後見之明總是會認為,轉職之前就已經清楚知道要改變成什麼)。

我的研究指出,傳統上聽來合理完備的轉職方法,將導致災難性的結果,也就是沒有結果。

為什麼其實應該要「先做改變然後才知道」?因為轉職代表重新定義自己的工作身分。轉職遵循的順序是「先行動再思考」,因為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以及我們所做的工作,這兩者緊密連結,是多年行動累積造成的結果;要改變這樣的連結,我們也必須訴諸行動,恰巧與傳統謹慎行事的說法相反。

傳統的轉職方法,像是蘇珊「符合邏輯」的履歷進展、哈瑞斯的打造人際網絡,以及蓋瑞的職涯規畫,這些都是我稱為「計畫與執行」轉職模式的一部分。它的流程大概是這樣:首先,盡可能清楚確實地決定自己真正想要做什麼。接著,根據這一點去找出自己有熱情從事、且符合你技能與經驗的工作或領域。向最了解你的人和了解市場的專家,尋求建議。根據前述行動制定行動步驟,然後就去執行。轉職被當成是只有一次機會:「計畫並執行」的方法,要我們謹慎行事,必須等到想清楚自己要往哪個方向發展,才能開始移動。

這一切聽起來都很合理,也是讓人放心前進的方式。但我的研究結果顯示,用這種方式前進,最終大多會導致災難性的結果,也就是沒有結果。所以,如果你內心深處真正渴求的,是一直堅守在讓你厭煩、或是抑制自我表達的職涯,那麼你就遵照傳統的做法即可。以下就是傳統式簡單的三點計畫。

計畫1:了解自己

就像蓋瑞.麥卡錫一樣,大多數人被灌輸的觀念是:轉職的第一步是了解自己。理論上,對自己的了解,是來自於自省,無論是自我省思,或是藉由制式的問卷調查和持有證照的專業人士幫助。要知道究竟自己是內向還是外向、傾向在結構分明還是混亂的環境下工作、自己較重視影響力或收入,來幫助我們避開會讓自己重蹈覆轍的工作。了解自己的性格、需求、能力、核心價值觀、優先要務,有助於人們走出去,找到符合志趣的工作或組織。

這些事情蓋瑞都做過了。根據自己的測試結果,他研究了前景看好的企業與產業,並與許多人建立聯繫,來取得推薦。他製作兩份可能的清單:「墨守成規」與「不墨守成規」。但從這之後發生的事,以及他尋找新職涯的那一年當中九成的時間,都耗費在傳統模式沒有納入的部分:大量的「嘗試與錯誤」。

剛開始,蓋瑞先與許多傳統企業與獵才公司,進行數輪談話。接下來,他嘗試把熱情或嗜好轉換成職涯:他與妻子撰寫一份品酒導覽的商業計畫。但財務數字不理想,最後只好放棄。接著,他開始追尋自己心中的夢幻職業:蓋瑞取得潛水教練證照,並開始調查購買潛水業務的資訊。蓋瑞很快就發現,自己夢想中的工作,不太可能長時間支撐自己的興趣,也因此,不值得做出如此的經濟犧牲。所以,他又再次找上獵才公司與傳統企業,結果只是再次確認,自己不想要它們提供的工作機會。接下來,蓋瑞找出自己欽佩的創業家,並想辦法拜訪他們。他嘗試自由工作(freelancing),嘗試從令人振奮的年輕企業接到短期專案。但他始終沒有找到完全符合條件的工作。

當然,回顧過往職涯是常見的做法,找出自己喜歡與不喜歡什麼、滿意與不滿意什麼,可以是有用的工具。但這類做法最常見的問題,就是大家徹底誤解它可以找出個人「真正的自我」,而事實是,我們沒有人有這類的本質(見邊欄:「我們的眾多可能自我」,討論為什麼個人的真實自我如此難以捉摸)。密集地自省也可能造成危險,讓打算轉職的人陷入白日夢的領域。不是無法在現實世界中找到與這類幻想相符的有給薪工作,就是遭遇與蓋瑞不同的狀況:我們沒有發現,我們始終嚮往的夢想工作,其實早已不適合我們。

我們是在實務中,而不是在理論中,了解自己成為什麼樣的人,也就是透過測試理想與現實來了解,而非透過「自省」。了解自己非常重要,但它通常是重新再造流程的結果,而不是那個流程最初輸入的訊息。更糟糕的是,一開始就試圖找出個人真實的自我,經常會造成行動癱瘓。就在我們等待靈光乍現的瞬間,機會正悄悄流逝。若要重新出發,我們必須停止思考,開始行動。

計畫2:諮詢值得信任的顧問

如果你接受傳統的說法,轉業從認識自己開始,之後經由客觀檢驗可能的選項來繼續進行,那麼,你應該向誰尋求指引?傳統的說法,是你應該諮詢那些最了解你與市場的人。朋友與家人這些陪你一路走來的人,可以對你的真實個性提供看法,而且他們會以你的最佳利益為優先;專業人士添加許多實際觀察,讓你不要和現實市場脫節。

在充滿變動與不確定的年代,我們自然會對長久以來與朋友和家人的關係,感到安心。但若是要重新改造自己,最了解我們的人,反而是最可能阻礙我們,而非幫助我們的人。幫助我們的人可能希望展現支持,通常卻是強化我們極欲擺脫的舊身分,甚至迫切地試圖保住那些舊身分。蓋瑞在轉職初期,發現自己親近的交友圈沒有太大幫助。他說:「我想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但驚訝地發現人們已把我歸類為某一種人。我試著與朋友和家人腦力激盪我可做的其他事情。所有的想法到頭來大概就是『嗯,你可以在某企業的財務部擔任中階管理職務。』或是,『你可以參加主管培訓計畫。』」希望成為小說家的投資銀行家約翰.亞歷山大(John Alexander)表示,經常和友人與家人討論自己的職業困境。約翰說:「他們常會說:『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寫作可能很有趣,但你現在的工作很好,你真的想破壞這一切嗎?』」

導師與親近的同事,雖然立意良善,但也可能不經意地阻礙我們。以哈瑞斯.羅柏為例,他擔任醫療機構的主管,但想要接掌總經理的職務。他身邊的人花了很多心力說服哈瑞斯留下來,這些人只是反映原本就存在哈瑞斯心中,對離開舒適區的疑慮。哈瑞斯的導師很關心他,而且也有權力可以讓哈瑞斯渴望的改變成真。但他們架起的是藩籬而不是出口,阻擋了會導引到轉職的行動。哈瑞斯交談的對象與他屬於相近的專業領域,這些人提供的想法也無法跨越藩籬,因此哈瑞斯完全困住了自己。他不只缺乏外部市場的訊息,而且,這些同事比他自己更難以拋開心中對哈瑞斯的過時印象。

獵才公司、就業輔導人員與今日的轉職專家,同樣也會把我們與過去綁在一起。我們正確假設他們擁有我們欠缺的市場觀點,卻忘記他們所處的行業,是要在已建立的職涯軌道上,促成漸進式的轉職行動。然而在職涯中期,很多人不再追求「在不同的環境下善用過去經驗」。他們希望創造自己的工作,擺脫公司常規的束縛,有些人甚至想做一些完全不同的事。管理顧問蘇珊.芳登的經驗相當典型:「我發現獵才公司沒有什麼幫助。我會說:『這些是我的技能;還有什麼其他我能做的事?』他們卻只是一直說:『你為什麼不去安達信(Andersen)?』或是『你怎麼不試試貝恩顧問公司(Bain)?』他們的建議根本都一樣。我不斷地說:『我很清楚我不想做這個,如果我真的想做這個,就不必來找你。我自己就可以做到了。』」

那麼,如果自我評估、親近友人的建議、轉職專業人士的諮詢都沒有效,我們可以從哪裡得到重新出發所需的支持?若要確實與過去分手,我們必須重新認識自己。我們需要有過相同經歷、能理解我們追尋方向的人,來指引自己。接觸自己一般交友圈之外的新朋友、人脈網絡、社群,是打破框架與取得心理支援的最佳方法。

計畫3:從大處思考

我們常認為自己可以從想要轉職的念頭,直接跳到能讓自己重新出發的單一決定,傳統的說法會告訴你,不該用微小、流於表面的調整來欺騙自己。但試圖快速解決重大改變,可能會產生不良後果。就像從探尋個人的真實自我開始,可能無法讓轉職計畫有所進展,反而造成癱瘓,同樣地,想要一步到位,結果可能阻止改變的發生。

蘇珊.芳登決定離開自己的顧問職涯,有很好的理由。她是有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發現經常出差和工作上其他事情對她私生活造成的影響,愈來愈讓她難以忍受。她辭職並決定花一些時間,研究自己有哪些選擇。然而,財務的壓力,加上前客戶管理團隊向她提出誘人的工作條件,使得她的決心瞬間消失了。在接受新的職務後,她發現新工作的要求和前一份工作非常類似。她之後告訴我:「我心想:『我究竟在做什麼?我曾有機會離開這一切!』」蘇珊冀望一下子就解決自己所有的問題,因此她做出的改變卻導致完全沒有改變。接手新工作兩個星期後,她辭職了。

即使我們很想避免無止盡的擱置,但不成熟的結論,不是真的答案。我們需要花時間,去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改變,以及發掘會阻止自己改變的長久習慣與假設。蘇珊的故事告訴我們,試圖做出單一的大膽行動,可能馬上又會把自己帶回原點。時間較長且較不直接的轉職過程,可能會讓自己覺得在浪費時間。但就像下面的例子,採取較小的步伐,可以用更豐富的方式、更堅實的基礎,讓我們重新定義的工作身分逐漸浮現。

三個成功故事

蓋瑞.麥卡錫、哈瑞斯.羅柏、蘇珊.芳登都曾是傳統說法的受害者,一度掙扎不前,但他們最終都改採不同且更成功的方法。現在,蓋瑞任職於自己嚮往的一家媒體公司,擔任內部創投家的角色,這個職務讓他能運用自己在顧問與金融機構的技能,但又賦予他極大的創意自由,而且對自己的工作成果完全負責。哈瑞斯是某家成長快速的醫療設備公司總裁暨營運長,高度參與新公司策略方向的制定。蘇珊投身於非營利事業,把自己的策略專才帶入這個領域,而且她熱愛這份工作。

他們全都不是採行直接、簡短的路徑。蓋瑞曾涉足品酒導覽,也曾有興趣購買潛水業務,最後才選定他妻子說的、較正常的路徑。由於公司重整,哈瑞斯和自己心繫的總經理職務再次擦肩而過。他一度考慮前往一家新創的生技公司,但發現自己實在不願嘗試這麼冒險的舉動。蘇珊暫時成為獨立顧問,靠著承接傳統諮詢案件來支付帳單,並利用閒暇之餘,探索更多元的工作組合。

他們的經驗相當典型。幾乎每個人都曾花費很長一段時間,嘗試找出真正適合自己的職業。大多數轉職都需要約三年的時間。幾乎都不會是條筆直的道路:我們往前踏出兩步後,又退後一步,最終抵達之處,往往連自己都感到訝異。

工作身分

一旦我們提出的問題,不再只是關於自己當前的工作或是任職的組織,是否適合自己,也探究自己想追求的是什麼樣的未來,那麼,傳統教導的工作搜尋方法就完全派不上用場。但這不代表我們應改採隨機流程,任由無法掌握的外在因素來主導,像是出現生涯危機而迫使我們重新排定優先事項,或是接到意料之外的工作邀約。有一個有效的替代做法,它遵循的是不同於先計畫後執行的邏輯。我觀察到蓋瑞、哈瑞斯、蘇珊,以及許多其他成功轉職的人士,都採用同樣的方法,我稱為「測試與學習」轉職模式。在轉職期間,我們的可能自我大幅改變,此時創造改變的唯一方法,就是實際執行我們可能的身分,運作與雕塑它們,直到它們充分立基在經驗之中,足以引領我們踏出更具決定性的步驟(見表:「測試與學習」)。

測試與學習的方法認為,若要克服不確定性與抗拒熟悉事物對你的拉力,唯一的方法就是讓未來的可能選項更加真實、具體與可行。我們過去是在實做之中取得自己的舊身分。同樣地,我們要在實做之中重新定義這些身分,做法是精心設計一些實驗、轉變人脈連結、理解我們經歷的改變具有什麼意義。無論轉職的差異多大,核心做法都包括這三種共通的實務,讓看似巧合的事件和雜亂無章的行為,都能產生合理的解釋。

實務1:精心設計實驗

截至目前為止,人們在試圖轉職時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直到自己確認好最終目的地之後,才踏出第一步。這個錯誤帶來破壞,因為只有在試過之後,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不難理解,大多數人都不願意奔向未知。我們必須測試自己的幻想,否則,幻想永遠就只是幻想。我發現,大多數人在創造新的工作身分時,都是由兼職工作開始著手,像是參與副業,以及在週末執行專案。

把生活的各個事件匯整成有條理的故事,是轉職過程中,最不顯眼、卻最耗費心力且充滿挑戰的事。

精心規畫實驗,就是指創造這些兼職的專案。它們的一大好處,就是我們可以在有限的範圍內,嘗試新的職業角色,而不會影響到現有的工作,或是太快奔向新的職務。就我的觀察,幾乎所有成功的轉職案例,當事人都早已深入參與新職涯好一段時間。

建立有效運作的實驗,有很多方法。再次下定決心探索各種可能的蘇珊,一邊接下舊有職務類型的外包案件,同時也為慈善機構提供免費的服務,作為幫自己度過這段艱難時期的救生繩。經由這個工作,她開始建立一些人脈,可以為她帶來有給薪的慈善顧問工作。慢慢地,她變成完全投入非營利組織,在過去她從未想過會在這個領域找到工作。而且,她發現自己很享受從事自由工作。今天,她與專精於慈善工作諮詢的全英國最大顧問公司共事,她想說的是:「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再犯下錯誤,沒有先給自己機會探索心中真正想做的事,就貿然轉職。」

其他人則是利用暫時性的任務、外包工作、顧問工作、下班後兼差,來獲取經驗,或是建立新產業的技能。多虧了曾短暫領導他的部門,哈瑞斯克服多年來默默困擾自己的恐懼:害怕自己缺乏成為稱職總經理所需的財務與跨部門資歷。這個具體的經驗,比任何程度的自省,都更能讓他想像自己擔任總經理時會是什麼樣子。修習課程,或取得新領域的教育訓練認證,則是另一種實驗方式。我研究的對象中,有許多人利用高階經理人計畫、在職進休假期或延長假期,來精進自己的能力,以邁入新的方向。這些暫時休息期間的活動具有強大力量,因為它們一方面強迫人們跳脫每天的例行公事,另一方面,又讓人們認識新的朋友,以及參與新的活動。

實務2:轉變人脈連結

員工常這麼形容自己的公司:「我不想像這家公司裡的任何一個人一樣。」在職涯中期,我們追求的改變,很少只局限在自己的工作上;或許更重要的,是改變自己的工作關係,替自己帶來更大的成就感與啟發。轉移人脈連結所要做的,是找到能幫我們發現與發展新自我的人。大多數我觀察到的成功轉職者,都有導師或新的專業社群,指引前進的道路,並降低最終轉職時的衝擊。

要找到新工作,總是會需要與固定交友圈不同的人際網絡。我們藉由向外拓展,得到新的想法與工作線索。舉例來說,蓋瑞成功利用自己的校友與公司網絡。一位與蓋瑞沒有私交的前公司員工,讓他得到現任公司的暫時專案。但真正讓他下定決心,以及讓這份工作不同於其他自己曾考慮過、延續過去職涯發展的職務,是他有機會能替自己長久以來欽佩的效法對象工作,並向他學習做事的方法。

在充滿變動與不確定的時候,向熟悉的工作關係尋求庇護,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哈瑞斯犯下的典型錯誤,就是回頭找舊的導師阿佛列德(Alfred),阿佛列德投注過多心血,要留住這位對未來徬徨的後進,以致扼殺了哈瑞斯的成長空間。哈瑞斯脫離這種「共生」關係的契機,來自於他在某次專業會議上偶然遇到的一個人。企業創辦人傑瑞(Gerry)在之後雇用哈瑞斯擔任營運長。他最初只是固定向哈瑞斯尋求諮詢,但最終,他們發展出非正式的諮詢關係。對哈瑞斯來說,他找到一個相信自己有潛力擔任總經理的人,並提供他不同類型的緊密、互相依賴的工作關係。哈瑞斯說:「這與我和阿佛列德的關係相當不同。不是父親對小孩的。傑瑞知道我需要學習的事情,也就是與創新融資、募資有關的事務,但傑瑞也有必要向我學習。他不知道如何經營一家公司,但我知道。他需要我教他如何發展組織,為組織建立基礎。我認為可以從傑瑞身上學到很多,但與阿佛列德相比,我與傑瑞是更加成熟、專業的關係。」

為了捨棄過去,我們必須冒險跨入未知的人際網絡,不只是為了找到可能的工作機會,還因為陌生人經常最能幫助我們,看清自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實務3:賦予意義

當身處混亂當中,不知該選擇哪條路時,許多人都會希望能有件事情幫我們釐清一切,讓我們從跌跌撞撞,踏上井然有序的軌道。試圖放棄行醫的醫生胡里奧.岡札雷茲(Julio Gonzales)的說法是:「我等待上天給我啟示,在半夜醒來,仁慈的天使告訴我,這就是我該做的事。」第三個工作身分實務「賦予意義」,牽涉到為自己製作啟動改變的開關:替重大與平凡的事件注入特殊意義,將它們編織成故事,訴說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

曾轉職的人,對做出重大決定的時刻,都有自己的故事。就拿前述想成為作家的約翰.亞歷山大為例,這一刻發生在他拜訪占卜師時,腦中一閃而過的念頭。占卜師對他說的第一件事,讓他大吃一驚:「我很高興自己過去兩、三年來都沒有像你一樣。你的內心一直十分痛苦,因為有兩股力量相互拉扯。一邊想要的是穩定、經濟富裕、社會地位,另一邊則是渴望藝術表現,可能是作家或藝術總監。

你可能想要相信能在兩者之間找到折衷方案。我告訴你,不可能。」另一位原任職於科技新創公司的女性轉職者,對高階經理人一職愈來愈感到挫折,她說:「有一天,我先生問我:『你快樂嗎?如果是,就太棒了。但你看起來似乎不快樂。』他的問題促使我重新思考自己的職業。」

這些說法讓我們很容易相信,轉職是從這樣的瞬間開始的。但深刻體會的這一刻,是改變的效果,而不是成因。綜觀我的眾多訪談後,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這類時刻通常會發生在轉職過程後期,也就是只有在經歷許多嘗試和磨難之後,才會出現。這種重大時刻不會催化改變,而是讓人們理解那些早已展開的改變代表什麼意義。

啟發事件不只是把我們從每天的例行公事中敲醒,更是我們重新出發的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頁。

把生活的各個事件匯整成有條理的故事,是轉職過程中,最不顯眼、卻最耗費心力且充滿挑戰的事。重新出發,就是重新撰寫自己的故事。剛開始轉職的時候,我們手上只有棘手的散亂想法清單,沒有任何故事,這情況讓我們感到焦慮。有這麼多不同的選項吸引我們,讓我們感到困擾,我們很擔心,當初自己選了現在不想再做的職業,如今有可能再次做出錯誤的決定。沒有一個能說明自己為什麼必須改變的故事,會讓其他人對我們重新出發的決定感到半信半疑,而我們自己也會覺得焦慮和不安。

好的故事在反覆訴說中發展,甚至在發展完成之前,就流入公共領域。例如,約翰對自己去找占卜師這件事,沒有感到不好意思,反而大方告訴每個人他的故事,甚至寫在報紙的專欄。愈是能貼近自己找到的創意出口,情節就愈合理,自己的故事也就愈不會引來「你為什麼想這麼做」的反應。藉由向公眾宣布自己尋找的是什麼,以及串連自己新、舊自我的共同點是什麼,我們清楚表達自己的意圖,並增進我們獲取他人支持的能力。

現在選擇的路

大多數人都知道自己試圖逃避什麼:範圍狹隘的職涯發展、不真實或乏味的工作、讓人麻木的辦公室政治、缺乏工作以外的生活時間。要找到真正適合的替代方案,就像找到自己人生的使命一樣,不可能一蹴可幾。它需要時間、堅持不懈,以及投注大量心血。但光靠努力還不夠;擁有完善的方法,以及付諸執行的技能,同樣不可或缺。

致力找尋自己身分的想法,違背了一直以來教導人們選擇職涯的一切說法。它告訴我們,該把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投入行動,而不是反思,去實踐而不是去規畫。它要我們放棄搜尋完美的計畫,並接受崎嶇的道路。但最不可思議的,是轉捩點發生的過程,其實是任何人都可以採行的「做中學」實務。讓我們從採取行動開始吧。

( 劉純佑譯自“How to Stay Stuck in the Wrong Career,”HBR , December 2002)



荷蜜妮亞.伊巴拉 Herminia Ibarra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組織行為教授,著有《轉業聖經》(Working Identity: Unconventional Strategies for Reinventing Your Career , HBP, 2003;繁體中文版由藍鯨出版公司發行),書中指出有利人們成功做出重大轉職的環境。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