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創新快狠準

創新快狠準

2014年12月號

新創募資平台的定位思考

採訪整理 ■王國賢 王國賢
瀏覽人數:8167
全球創新生態正在轉變。對台灣來說,傳統由政府主導創新、發展產業的模式不再可行,亟需重塑創新生態。然而,現在卻出現新創業者找不到資金,投資人也找不到好案源的窘境。群眾募資平台能扮演橋梁角色嗎?

目前台灣新創氛圍低迷,新創公司籌資困難,這點從創投對台灣早期階段事業(意即商業模式與團隊尚未成熟的新創事業)投資案件大幅下滑即可窺得一二。

創投公會統計,從2000到2011年這11年間,台灣在早期投資,包含種子期與創建期的創投投資比重逐年下滑,2000年的早期投資還有687件,到了2011年卻僅剩下57件。總件數為11年以來的最低。這意味著,想要創新創業的年輕人,愈來愈難從創投業者手中拿到早期創業資金。

這對當前亟需創業、創新動能的台灣經濟來說,並不是好消息。

問題出在哪裡?有人說,是因為台灣年輕創業者的主意不夠好!或是,在市場規模有限的情況下,沒有國際化視野,因此投資人不想將錢投在這些成功機率極低的創新上。對此,無名小站與群眾募資網站Flying V共同創辦人林弘全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問題出在傳統新創募資管道有難以突破的限制。

傳統新創募資管道的限制

從創新價值鏈的觀點來看,一個創意從開始、轉為收益,形成公司、公開發行、IPO,會有不同的資金支持,直到最後與資本市場接軌,創意才有變成真正收益(real money)的機會。然而,台灣的創新資金價值鏈並不像美國矽谷般,當創業者提出某個創意後,到商業化、上市,每一個階段告一段落,都會有下一階段的投資人承接。在台灣,新創必須仰賴傳統的籌資管道,包括創投、政府補助、金融機構借貸、天使投資人,來取得資金。然而,這些傳統的籌資管道都有其限制:

傳統新創募資管道的限制

從創新價值鏈的觀點來看,一個創意從開始、轉為收益,形成公司、公開發行、IPO,會有不同的資金支持,直到最後與資本市場接軌,創意才有變成真正收益(real money)的機會。然而,台灣的創新資金價值鏈並不像美國矽谷般,當創業者提出某個創意後,到商業化、上市,每一個階段告一段落,都會有下一階段的投資人承接。在台灣,新創必須仰賴傳統的籌資管道,包括創投、政府補助、金融機構借貸、天使投資人,來取得資金。然而,這些傳統的籌資管道都有其限制:

限制1:創投的資金動能下降

創投對於「早期事業」的投資,一度扮演了重要角色。

「創投早期新創事業資金規模愈來愈小,」林弘全作為創業者,曾經利用過各種籌資管道,而在成功創立無名小站賺得第一桶金之後,轉換身分成為創新投資者,也對此有深入觀察。

他指出,台灣創投曾經在1990到2000年代非常活躍。當時,來自政府、金控、人壽保險、田僑仔等傳統的有錢人(也就是所謂的old money),投入創投推動半導體等高科技產業起飛後,創造了許多新富(new money),初期這些高科技公司也將賺來的錢投資創投。但是2000年之後,隨著創投股東投資抵減條例取消,加上許多企業開始成立投資部門(corporate VC),由於企業投資經常是為了策略發展需要,資金投資更多放在企業垂直與水平發展,非本業業外投資比例下降。這些因素,使得獨立創投公司愈來愈難募集到資金,而來自金主對投資報酬的壓力卻變大。

於是創投在看新創案子時,對於成熟的團隊、市場規模、競爭優勢,以及「出場機制」(編按:意即孵育中的創新事業,成熟到有人願意併購或能上市,將投入資金獲利了結出場)這些攸關商業模式是否能夠成功的要件,要求愈來愈高。缺乏相關條件的早期新創,獲得資金的門檻也就變高了。

限制2:政府補助與平台

其實,官方也理解問題所在,所以每年都投入百億以上新台幣,提供創業者申請補助,也試圖打造媒合創業者與投資人的平台。然而,關鍵問題在於:「政府提供的補助,以及其打造的平台,都必須向納稅義務人交代,以致不能挑選超乎過去經驗、或看來成功機率比較低的案子。」林弘全指出,這無形之中,可能讓未達審核標準,但有創新價值的新創案子胎死於腹中。

另外以政府補助為例,新創團隊需撰寫長篇累牘的申請書與報告,撥款後核銷流程瑣碎,又要接受各種審核。忙於創新事業的年輕人,除非有強烈的短期資金調度需求,泰半沒有申請意願。

那麼,去年才上路的「創櫃板」呢?這個官方版的群眾募資平台不能補上早期創新的資金缺口嗎?對此,林弘全表示,目前兩梯次審核通過的廠商,很多都是準興櫃業者。換句話說,草創階段財務與商業模式都還不成熟的公司,也很難到創櫃板募資。

限制3:金融機構借貸

低利率時代,借貸成本不高。但近年的新創趨勢,無論是文創、穿戴式裝置,或是服務導向、以商業模式取勝的新創公司,擁有的都是腦力密集的無形知識資產,缺乏實體財產可做為抵押。所以,新型創業者在長成企業之前,也很難從銀行借到錢。

限制4:天使投資人

與上述的資金管道來相比,對尚未足夠成熟的新創業者而言,天使投資人是理想的資金來源。問題是,這些新創業者往往不知道天使投資人在哪裡?

因此,傳統的人際管道、父母、師長,甚至銀行的小額信貸、信用卡,成為年輕創業者的資金重要來源。「我看過很多創業者,辦了一大堆信用卡,循環利息一直繳下去,這(環境)對創業者不公平!」林弘全表示。

募資平台能扮演橋梁嗎?

傳統募資管道不能發揮支持早期新創事業的功能,最大的負面影響,在於創業失敗成本可能過高。換句話說,不成熟的創新者需要有環境支持他們累積經驗,不因為一、兩次的失敗,就再也沒有東山再起,才有機會成為更成熟的創業者。

而這正是募資平台興起的主因。在Flying V等群眾募資平台出現之前,規模較小的新創團隊,即使只是需要募集資金新台幣一百萬到一千萬,和投資金額在新台幣十萬到一百萬小額投資人,即使互相需要,也沒有機會合作。

另外,在募資平台上,雖然是還不成熟的創新創業者,只要有一個好的主意和企畫書,即使是在只有產品概念,公司都還沒成立的階段,不用花太多力氣,就能在小額投資人的支持下,進行創業的實驗;而對投資人來說,小額資金可以分散投資在不同的新創案,由於是在尋求更多元的投資機會下,同時分散投資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募資平台扮演了創業創新練兵場的角色,彌補了傳統募資管道的不足。

台灣群眾募資的現況與未來

然而,群眾募資並非沒有缺點。傳統的募資管道對早期新創事業的限制,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是為了「風險控制」。投資人可藉著現有機制,去除成功機率較低的標的,而政府也較能管控投資環境。但線上群眾募資平台往往只擔任媒介角色,更為考驗投資人的眼光與風險承受力。

「群眾募資從來不是一個total solution,」林弘全認為,在現有新創投資環境下,群眾募資扮演的角色,比較像是銜接創業者最缺乏的創業初期資金缺口,和提供投資人另一個媒介創新案源的角色。

而從國際的發展趨勢來看,群眾募資平台可區分為「回饋式」(reward-based)與「股權式」(equity-based)兩類。前者創業者只要有一個概念、產品或專案,取得群眾認同就可以獲得捐助或借貸,後者較是已經成立法人組織的新創團隊,他們將創新事業放上平台,希望透過收益分成或股權分配作為回報,吸引投資人。2012年後「股權回饋」或「收益分成」形式成為群眾募資的主流。原因在於,後者可以讓在回饋式平台上發展成熟的事業,投資人有下一階段出場機制,創新資金鏈因此可以更為完整。

但台灣的現況,群眾募資發展還停留在回饋式的階段。以林弘全共同創辦的Flying V為例,案源偏向公益捐助、產品預購。成立兩年半迄今,八百個募資案上架,約46%的案子成功達到目標募資金額,總募集金額超過1.6億元。其中也有案子,成熟到了可以吸引創投。然而,由於法令與投資環境的限制,股權式的群眾募資還沒有正式推出。




本篇文章主題創投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