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刺激計畫有所不足

The Shortcoming of the Stimulus Plan
保羅‧克魯曼 Paul Krugman
瀏覽人數:419


影片載入中...

問:為什麼刺激方案還不足以刺激經濟?

克魯曼:我認為刺激不夠的原因,第一是我們所面對的經濟不振規模極為巨大。如果你相信國會預算室的估計,那麼未來三年經濟不足約2.9兆美元。如果你相信其他的某些估計值,金額更大;所以不足之數顯然非常大。我們真的不希望反應未盡全力,因為我擔心如果經濟不振持續不退,它本身會愈陷愈深。我尤其十分擔心通貨緊縮的風險。我們目前所面對這種規模的經濟不振,如果歷久不退,真的會導致物價和工資開始滑落。或許不是每個地方都滑落,而只是在經濟很大的一部分中滑落,但會使債務問題惡化,使人更不想借錢和花錢。這很容易演變成日本式的失落年代。

刺激的目標是提供足夠的需求,希望大幅縮小短缺,而不是完全消除短缺,作為我們跨越困難時期的橋樑,不致卡在通貨緊縮的陷阱中。刺激方案太小的話,出現那種陷阱的風險會大增。這一方面,真正叫人憂心的是,半條麵包其實不比什麼都沒有好很多,因為它會收走你的選擇權。所以如果我們的刺激方案只是有點幫助,但整體經濟依然很糟,華盛頓會有很多政治人物說:「你瞧,根本行不通。」第一次行不通,如何能夠建議做更多?事實上,我們已經聽到這樣的論點。有人說:「你看,我們去年祭出的刺激方案,似乎沒有解決問題。」你試著回應:「那套方案全靠減稅,而那只是我們現在所考慮規模的五分之一而已。」這並沒有告訴你任何事情,卻還是被當作一種論點。有人會說:「新政並沒有成功結束經濟大蕭條。」你答道:「是啊,但是請看看證據──那是因為做得不夠多。」同樣的,這並沒有飛得太好。所以我真的很擔心,如果這套方案有所不足,其實我不認為會足夠,我們可能無法再度有所斬獲。

問:刺激方案應該有多大?

克魯曼:我並不知道需要多大,才能讓我們走出去;合理的估計值是1.3兆美元,或者1.4兆美元。所以這甚至比歐巴馬原先的提案高50%、60%、70% 。

問:我們可以從日本1990年代的衰退,學到什麼教訓?

克魯曼:日本的故事不像人們說的那麼簡單;它們經歷了失落的年代。它們在財政上做了很多事,也推動很多龐大的基礎建設計畫。大部分工作是在失落的年代上半期做的。一旦實施,真的對經濟產生刺激作用。當他們加強基礎建設支出,經濟無疑擴張得更快。1996年,他們的成長率是3%。依日本的標準來說,這其實相當好,因為他們的勞動人口正在萎縮。所以他們其實已經取得某些好結果,可惜太早猛然縮手。基本上可說是在失落的年代走到一半時,提高了稅負,並且提高消費稅,因此對經濟產生特別大的壓抑作用,導致經濟回挫。所以日本給我們的教訓,並非財政政策行不通。事實上,那是行得通的。這個教訓告訴我們,公共支出短暫激增,不見得足以刺激你脫離長久的景氣不振。

財政政策方面,我們打過各種不同的比方,而我認為可能有點誤導。我們談過泵的起動注油──二百個人裡面,再也沒有一個人懂它的意思。但是我們大談特談強力啟動經濟。日本人沒做到的事,當然是強力啟動經濟。支出的時候,他們得到某些利益,但除此之外,別無其他。所以我認為,對美國來說的教訓是:如果你要做這件事,不只要及早做,還要持續做,不要只做一半。日本可說是個警世故事,但不是反對刺激方案的人,所說的那種簡單警世故事。

問:美國經濟2009年會成長嗎?

克魯曼:我相信,今年(2009年)年底相當有可能會有若干成長。刺激計畫的各個部分會陸續實施,若干需求可能略見反彈。我們不難想像今年年底,工業生產會使國內生產毛額(GDP)止跌回升。如果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經濟衰退起迄日期判定委員會判定經濟衰退起於2007年12月,止於2009年8月或11月,我不會太驚訝。如果真是這樣,那會像前兩次衰退,說它們結束,其實並沒有結束。因此2001年的衰退,官方表示結束日期是2001年11月,但失業率繼續攀升。所以說,GDP可能繼續成長,工業生產可能繼續成長,但就業市場持續惡化。而且即使官方宣布衰退止於2001年11月,却直到2003年6月,失業率才真正止漲回跌。而且我懷疑我們現在至少將經歷相同的壞體驗,所以也許會有某種反彈。但是就算在明年開年後一段時間,而不是等很久,就業市場便開始有所改善,我會異常振奮,却會十分驚訝。

問:你認為這次危機會演變得這麼糟?

克魯曼:這次危機比我想像的任何事情還要糟。到目前為止,我還沒失業。看我們目前的處境,我沒有太驚訝,但情況似乎會變得更糟。不過,要點是,我見到房屋泡沫,而一旦爆破,情況顯然會變得很糟,顯然會對整個世界造成問題,因為世界已經變得十分依賴美國作為最後的消費者。但是這次的金融萎頓來得叫人驚訝。我和很多人一樣,認為我們就算沒有健全的銀行體系,至少也有受到良好保證的銀行體系,因為我們有存款保險和聯邦的管理。我沒有料到影子銀行體系有多脆弱、 整個體系陷在去槓桿的惡性循環中有多嚴重。我也沒料到國際出現裂口。我一直認為我們主要要關心的是美國的景氣不振,沒有想到西班牙、日本、烏克蘭、俄羅斯、拉脫維亞,以及全世界其他骨牌應聲而倒的程度有那麼嚴重。

問:這次危機要怪誰?

克魯曼:嗯,如果你要找罪魁禍首,那很簡單。頭號禍首是艾倫‧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主要是因為他比其他任何人更可以做點事情,提前發出警告。如果葛林斯班有把理事會成員憂慮次級貸款的聲音聽進去,對次級貸款的管理或許會更加有效。衍生性金融商品給一些人製造風險,如果他有把這些人的憂慮聽進去,而不是在體系崩垮的那一刻站出來安撫人心,說衍生性金融商品使體系更加安全,而且有分散風險的作用。如果他有把一些人警告房屋泡沫的話聽進去,而不是安撫每個人說房價合理,以及頂多只有若干市場出現泡泡。他站在一個獨特的位置,可以做種種事情,例如加強管理、警告不理性的一頭熱,卻只彈高調,什麼事也沒做,死抱市場永遠是對的藝術和信念。此外,他和他的接班人在發生事情,情況一團亂時,可以想辦法處理卻沒有處理。但這並不表示整件事都該他負責;這不全是葛林斯班的錯。也許有1%算是葛林斯班的錯,但這樣的份量超過其他人。

問:你的經濟計畫是什麼?

克魯曼:是的,就是所謂的克魯曼計畫。我們必須端出金額巨大的財政刺激措施,高達1.4兆美元左右,因為我們寧可有餘也不想不足。在這裡,好事做太多是很棒的。我們需要大量資助州和地方政府,或許基本上,至少暫時將整個財政體系聯邦化。這麼一來,州支出就不會縮減。如果它們都是聯邦機構,資金顯然就不會縮水,州支出因此不會減少。再加上大型基礎建設、健康照護補助等等,我想,能做的事情有很多。或許需要減點稅,因為減稅的效果很快就會出現。從足夠改為下猛藥,就像注射大量抗生素,將通貨緊縮的力量從體系中消除。

銀行方面,我們需要將出問題的大型金融機構有效國有化。就某方面來說,你甚至不必查封資產。這些東西已經有一些價值,因為可望得到聯邦政府的紓困。四大貨幣中心銀行合起來的價值,雖然隨著每一天的市場價格而波動,但不管如何,遠低於2000億美元。最大兩家銀行約為500億美元。因此砸下大筆錢,有效接管。然後,不是因為你想要指派官僚去經營銀行體系,而是因為只有這麼做,才能處理它們的財務問題,卻不至提供股東一筆橫財。接著處理它們的資產負債表中的不良資產。消除資產負債表中的許多債務,留下足以經營本業的就行。將債務送進某種現代版的金融重建基金(RTC),加以處理。讓銀行體系再次動起來。聯邦準備應該積極實施非傳統性的貨幣政策,或許應該設法為未來五年建立通貨膨脹目標,水準高於正常範圍。同樣的,這件事基本上需要下猛藥。這一來,便可以回復正常狀況,只是此後把銀行管理得更好。但是講了這麼多,當務之急是設法擺脫這場危機。



保羅‧克魯曼 Paul Krugman

教授、專欄作家、諾貝爾獎得主。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