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好主管再進化

好主管再進化

2011年2月號

雙贏女強人

Surviving Twin Challenges—At Home and Work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6699
  • "雙贏女強人"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雙贏女強人〉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雙贏女強人〉PDF檔
    下載點數 10
雙贏女強人
在23個月的時間裡,羅伊絲.寬生了三個孩子,同時接了兩份重要的工作。但她發現,家庭責任的增加,卻讓她成為更稱職的經理人。

那天早上,羅伊絲.寬(Lois Quam)剛生下第一個孩子班恩(Ben),就接到明尼蘇達州政府幕僚長的電話,詢問她是否有意願,到新成立的健保改革委員會擔任主席,結果她答應了。當時,羅伊絲已是聯合健康保險公司(UnitedHealthcare,以下簡稱「聯合健保」)的研究主任,於是,她利用六個星期的產假期間舉行聽證會。突然間,28歲的她,成為擁有兩份工作的職業婦女,同時面對議會討論、商業決策,以及養育小孩的多重挑戰。

不到三年,羅伊絲又生下一對雙胞胎威爾(Will)和史迪夫(Steve)。過了沒多久,她又得到升任重要職位的機會,聯合健保老闆要她領導公司的政府服務部門。但這一次,她拒絕了。她回憶道:「雙胞胎讓我忙得團團轉,實在無法假裝不會影響工作,所以我回答老闆:『我真的對這份工作很感興趣,但陪伴孩子才是我人生現階段的重點。』」話才說完,她心裡便想:「真糟糕,我太坦白了,一點也不符合溝通策略。」但老闆的反應讓她非常驚訝,他說:「妳的新職位不是以工時來計算薪水,所以儘管以自己的方式做好它。如果到時候我不滿意妳的表現,會告訴妳。」

現在回顧起來,羅伊絲形容老闆的一番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因為不僅說服她接下一份幫她邁向健保產業高峰的工作,也肯定了她努力平衡家庭和工作的直覺想法。她相信:在職場上,同事會認同她是一位認真的母親;在家裡,先生和孩子則能體會她對工作的重視。她全心擁抱生命中兩個重要的部分,因此不管在家還是在公司,都變得更專注,而且更有效率。

職場首部曲

羅伊絲是第二代挪威移民,生長在明尼蘇達州鄉下,家裡有四個兄弟姐妹。她從小就盼望成為媽媽,所以23歲結婚後,就積極計畫生兒育女。但在她心中,工作、領導,以及闖出一番事業的慾望,卻也同樣炙熱。在青少年時期,她曾活躍在路德派教會的青年團契。就讀麥卡萊斯特學院(Macalaster College)時,主修政治學。大學畢業後,她獲得羅德學者(Rhodes scholar)獎學金,赴牛津大學進行研究。

回到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St. Paul)之後,羅伊絲希望找到州政府健保計畫相關工作,因為童年的氣喘經驗,讓她對健保充滿興趣。但當時她的家庭經濟狀況拮据,她回憶道:「我們借住在朋友家,開的是我奶奶的舊車,還要設法付我先生念法學院的學費。於是為了謀生,我投入了商業界。」

羅伊絲應徵進入聯合健保時,它是一家資本額4.4億美元的公司,而她還沒有懷孕。但當她開始在那裡工作時,已經懷孕了。不過,她形容:「公司裡每個人都很幫忙。」懷孕期間一切順利。她一直工作到預產日前一天,那天是星期五,然後,她在星期日生下班恩,隔天星期一她覺得身體狀況不錯,就打電話到公司辦公室。她的助理迫不及待地告訴她:明尼蘇達州長魯迪.珀皮奇(Rudy Perpich)的辦公室,早上已經打過三通電話找她了。上個月,羅伊絲接受面談,希望在明尼蘇達州健保便民委員會(Minnesota Health Care Access Commission)任職,以接續她為該州兒童保護基金(Children''s Defense Fund)的工作成果。州長辦公室來電的四天後,羅伊絲穿上她最體面的孕婦裝,在州博覽會上,接受州長提名她擔任該委員會主席。她的先生麥特.恩騰薩(Matt Entenza)回想道:「我們好希望典禮快點結束,她才好趕上班恩的餵奶時間。」

接下來的幾個月,羅伊絲忙著招募委員會成員,以及構思委員會的運作流程,希望她的改革理念,能獲得廣泛的支持。幾乎每次開會,她都帶著班恩。或許,有人會因她身邊擺著嬰兒搖籃,而貶低她的能力。但羅伊絲並不因此感到傷心,反而視為加速推動進程的大好機會。她說:「別人低估了我的能力和決心,正好給我更多轉圜和操作的空間。」

到了10月,羅伊絲產假結束,回到聯合健保工作。她先生恩騰薩則在聯邦政府的新工作上任前,先休息12個月,以便照顧班恩。在接下來的一年期間,羅伊絲覺得自己在商業界、政府工作和家庭之間,過得平衡而愉快。但後來,接近1990年底時,她再度懷孕了,而且這次懷的是雙胞胎。她說:「我馬上發現這次不一樣,非常的累。我記得坐在辦公室時,常常很想到車子裡睡一下。」即使如此,她還是堅持全職工作,努力推動委員會提出的法案,讓它們通過州議會審核,晚上還要撥出時間陪班恩和恩騰薩。

1991年6月3日,羅伊絲的多重工作似乎告一段落,因為明尼蘇達州新任州長否決了她提出的健保法案。幾小時後,她發生子宮提前收縮的現象,那時胎兒只有31週大,還好醫生緊急處理,沒有造成早產。不過,她因此必須躺在床上安胎,她描述:「我必須以左側身體躺臥,一天只能起身下樓一次。」

羅伊絲仍透過電話和傳真(當時還沒有電子郵件),和委員會保持聯繫,並和執行長吉姆.寇貝爾(Jim Koppel)商討否決後的策略;她也繼續指導聯合健保的研究工作。她解釋:「我試著讓委員會在我無法每天參與的情況下,還能順利運作。我最衷心的願望,就是胎兒能健康。」

結果,威爾和史迪夫在子宮裡待了38週,在7月23日出生,體重分別是八英磅和七英磅。羅伊絲說:「毫無疑問地,這絕對是我最大的成就。」

新平衡行動

雙胞胎的誕生,仍為羅伊絲帶來了一連串的焦慮,她記得當時這樣想:「我要如何安排接下來的生活?該繼續走目前的道路嗎?我是家族裡唯一的職業婦女,我的媽媽、妹妹和小姑都是家庭主婦。我想多參與孩子的成長過程,但也想貢獻自己的能力,達成其他重要目標。我剛經歷過辛苦的懷孕過程,現在有三個幼小的孩子等著我照顧。我必須思考,究竟該怎麼做,才能面對真實的自我,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然後,羅伊絲休了八個星期的產假,才繼續進行兩份工作:聯合健保的研究工作,與修改健保法案以促成立法。她先生恩騰薩先前的聯邦政府工作結束後,就待在家裡十個月照顧雙胞胎,之後,再開始到明尼蘇達州檢察總長辦公室工作。

接下來的兩年期間,他們夫婦倆老是沒辦法一夜安眠。恩騰薩說:「如果孩子在半夜3點之前醒來,我就得跟著起床;如果孩子在3點之後醒來,羅伊絲就得起床。」他們還得三天兩頭跑醫院,因為史迪夫和班恩有氣喘的毛病。此外,當然也少不了有三個小男孩的家庭必經的混亂:尿布堆積如山、樂高積木散落一地,還有果汁沾滿沙發。恩騰薩承認:「我們家真是一團糟。」

但在職場上,羅伊絲仍是模範經理人,並持續晉升。她在聯合健保公司領導的部門,在她離開時,規模已達兩萬名員工,年營收達320億美元,後來成為分支公司(Ovation)。她的同事瑪西亞.史密斯(Marcia Smith)自己也有雙胞胎,她說:「放下孩子來上班,當然是很大的心理壓力。但羅伊絲非常冷靜,而且做事非常有條理。你看不到她臉上浮現任何一絲擔憂。」

羅伊絲在委員會的同事喬治.哈維森(George Halvorsen),目前是凱澤基金醫療計畫(Kaiser Foundation Health Plan)和凱澤基金醫院(Kaiser Foundation Hospitals)執行長。他的說法和瑪西亞類似:「我記得羅伊絲有一對雙胞胎,但不記得這影響到她的任何工作表現。她非常擅長協調合作,工作非常努力。」羅伊絲的努力,終於使「明尼蘇達州健保法案」(MinnesotaCare)在1992年開始生效,成為美國其他各州的模範。

生命大課題

羅伊絲怎麼做到的呢?她承認:「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很累,忍不住想離開職場。但我先生提醒我,如果在家裡陪三個小孩,一樣會累。他說:『妳可以做出很多貢獻,也喜歡工作。我們再想想,要怎麼樣改變才能讓一切上軌道。』」

羅伊絲的第一個策略,是專注在抓住大方向、實現整體目標。她在家裡的目標,是盡力扮演好母親和妻子的角色,營造一個健康快樂的家庭。為達成這個目標,她比許多同事更晚上班、更早下班,從來不在週末加班,而且家裡有急事就立刻趕回家。她說:「有好幾次我才剛進辦公室,馬上折返回家,因為家裡有人生病。」她在職場的目標,是了解聯合健保如何幫助政府的健保計畫,並藉此擴大公司規模。所以,她進辦公室的第一件事,不是回覆留言和訊息,而是坐下來端杯茶,拿著筆記本,思考重要議題:機會、風險、招募和慰留人才,以及下一步要做什麼。寇貝爾認為,她也以同樣的風格,催生了「明尼蘇達州健保法案」,他說:「我記得羅伊絲經常問:『我們要怎麼做,才能達成目標?』」

羅伊絲的另外兩個策略,是分工合作和充分授權。如果她煮飯,恩騰薩就負責洗碗。如果她付帳單,他就整理玩具。雖然親朋好友會幫忙帶孩子,他們還是用盡儲蓄,請了一位全職保母、一位跑雜務的大專生,以及使用類似宅急便的送貨服務。不過,他們沒有請專職管家,因為太奢侈了。同樣的方法也適用於職場,羅伊絲說:「在處理每一件事時,我都會問:『這件事需要我嗎?』我可能會因孩子生病,或只是不想晚上又不在家,就派同事代表我去參加重要會議,而其他的與會主管可能都親自出席。」不過,這反而讓她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主管,她說:「公司裡很多人想來我們單位,因為表現的機會特別多。」

羅伊絲的最後一個策略,是誠實面對自我,不介意讓自己多重的角色彼此重疊。起先,她曾帶著班恩參加委員會聽證會。後來,她也帶著雙胞胎的其中一個去出差。一方面,這樣可以避免恩騰薩自己一個人在家帶三個孩子,過於辛苦;另一方面,也藉機建立一對一的親密母子關係。等孩子大了些,這樣做還可以讓孩子了解她的工作。當然,如果她自己一個人出差,一定得在外面好好休息。在工作時,或是在其他公開場合中,羅伊絲也經常聊起育兒經。像這樣的私人話題總會讓人印象深刻,並引發人們思考,讓更多人了解負擔得起健保是多麼重要,尤其是為了孩子。瑪西亞表示,像羅伊絲這麼坦白的作風,在當時並不常見,因為「工作與家庭生活的平衡」,尚未成為商業界流行的概念。瑪西亞說:「羅伊絲走出了自己的路。雖然她的事業版圖愈來愈大,如果你要她二選一,你一定猜得到她的選擇。」

羅伊絲的大兒子現在已經21歲,雙胞胎也19歲了。她自己則在2007年離開聯合健保公司;接下來的18個月,她在投資銀行Piper Jaffray擔任短期的環境和健康保護部門督導;現在,她經營自己的公司(Tysvar),致力扶植「新的綠色經濟」(new green economy),並推動健保改革。回顧她還是年輕職業婦女的日子,羅伊絲承認,當初的目標只是「撐過去就好」,她說:「那是一段艱辛的歷程,但也迫使我學習如何更有效率。本來在那種情況下,我應該不可能爬到執行長的位子。但其實,正因為身經百煉,我才能把位子坐得更穩、讓事業走得更長久。」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艾莉森.比爾德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工作生活平衡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