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職涯大布局

職涯大布局

2008年2月號

開啟中年轉機

The Existential Necessity of Midlife Change
卡洛.史純格 Carlo Strenger , 亞里.拉登柏格 Arie Ruttenberg
瀏覽人數:12788
  • 文章摘要
  • "開啟中年轉機"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開啟中年轉機〉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開啟中年轉機〉PDF檔
    下載點數 10
人到中年,一定是危機嗎?其實不然,中年不見得是走下坡的開始,反而是做出改變、開創第二春的好時機。當然, 改變不是「奇蹟」,而是捲起袖子、腳踏實地去發展潛能。 畢竟,要做真正的自己,中年是最佳和最後的機會。

1965年,加拿大精神分析學家暨組織顧問艾略特.賈克(Elliot Jacques)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文中創造了「中年危機」(midlife crisis)一詞。那年賈克48歲,名氣不高,他指出,我們必須面對自己的局限性,體認「有限的」可能,並且接受人都難免一死。

但是賈克自己步入中年以後,似乎沒有感受到局限性。他在那篇報告發表之後38年,也就是2003年,以86高齡去世。在這38年間,他寫了18本書,並擔任美國陸軍、英國國教和其他許多企業的顧問。他與凱瑟琳.卡森(Kathryn Cason)結為連理,兩人在事業上合作三十多年,並共同創辦一家顧問公司,專門傳播他的理念。

可以這麼說,艾略特.賈克活了兩次。在人生上半場,也就是45歲前,他取得醫學和心理學的兩個博士學位,受過精神分析訓練,無論是擔任組織顧問或精神分析師,他的經驗都很豐富。在人生下半場,賈克斯成為真正的獨立思想家。他大舉拓展合作對象,和許多不同單位合作,並創造出一些觀念和理論,因而聲名大噪。他最創新的一些想法是在1990年代末期成形,當時,他已經七、八十歲了。

中年改變:勢所難免

大多數人看到賈克一生的成就,通常會驚訝不已,「怎麼有人可以維持這麼久的生產力?」但是本文將闡釋,像賈克這樣的一生不應該被視為異數。人們對年齡的觀念,與現實嚴重脫節。西方人現在的平均壽命大約是八十歲,而且還在繼續延長。這表示目前年齡中位數(median age)為52歲的嬰兒潮世代(1946到1964年間出生的一代),還可以再活三十年。讀者不妨思考一下:很少人在完成教育前就進入職場,因此,嬰兒潮世代未來還可以發揮生產力的時間,會與他們已經歷的工作年資一樣長。

隨著平均壽命延長,許多商界人士得在中年時期做出改變。有些改變完全出於自發性,比方說,高階主管可能覺得無法再從工作中得到滿足、想要接受新的挑戰,或覺得該是自行向外發展的時候了。也有些中年改變,是由外在事件引發,像執行長與董事會發生無法解決的衝突,高階主管覺得自己可能職位不保,或是升遷不成,覺得更上層樓的機會渺茫。

不論是自願或被迫,有些中年改變勢所難免。儘管人們常在中年做出改變,而且這種改變很有必要,但是中年(大約是43到62歲)仍然是非常艱難的過渡期,一般人也沒有充分作好準備。

兩個看似矛盾的迷思促使許多人害怕中年到來,並且妨礙了中年成功轉型。第一個原因就是「中年顯示生命開始走下坡」的迷思,這是過時的舊觀念造成的。

根據這個迷思,人到65歲就不再具有生產力、該退休頤養天年。但是,65歲不是個神奇的數字,而是德國在1916年所制定的退休年齡。

1889年時,德國首相俾斯麥(Otto Bismarck)提出七十歲開始領退休金的觀念。當時有人問俾斯麥,政府怎麼有能力這麼大方,俾斯麥回答說:「反正沒什麼人能活到那個歲數。」他說的沒錯,那時德國人的平均壽命是49歲。

而第二個迷思則是「中年神奇轉變」的觀念。這種迷思是過去幾十年來,大量鼓吹靠自己就能成功的自助式書籍、雜誌報導和流行文化氣氛造成的,讓我們產生錯覺,以為只要有願景和意志力,就可以心想事成。矛盾的是,第二種迷思對中年事業轉型有害無益。

這類誤導人的故事屢見不鮮,像是醫生某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想當廚師;家庭主婦突然浮現親手打造企業帝國的願景;律師突然想到創立高科技企業的明確計畫。現實生活中的人,難免覺得這些事情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自己心懷恐懼、疑慮,頂多有一些模糊的想法,因此寧可照常過日子。

根據我們數十年來和許多領域的企業和主管合作,對年逾半百族群所作的質性與量化研究,以及人文主義和精神分析傳統中最重要的人格理論,我們認為,上述任何一種迷思都會讓人無法在中年成功轉型。

接下來,我們會更仔細探討這些迷思,並說明這些迷思如何讓人用不當的方式來看待中年。我們發現,能看穿這些迷思的高階主管,可以在生活和事業上成功進行轉變,關鍵就在於,他們必須保持開放心態,相信自己的豐富經驗可以帶來許多可能的發展機會,同時必須務實地看待這些可能性。最後,我們會檢視先進企業如何開始協助高階主管過渡到生命的第二春。

破除迷思1

誰說中年就會走下坡!

「中年就會開始走下坡,只有服老才能成熟面對老化」的想法,仍然是一般人心目中的「常識」。但常識的價值通常被高估,中年是令人振奮的時期,因為這時候才有機會重新檢討一切,甚至包括最基本的人生概念。

不要誤會,我們絕對無意小看中年出現的各種實際問題,例如年紀漸長之後勢必會面臨的問題是,失去企業的全職工作後,要如何維持自己早已習慣的生活水準。

此外,中年人也受到更多體能限制,健康成為大家更關切的問題。一位醫生曾經告訴我們:「五十歲卻毫無病痛的人,很可能是死人!」在沒有全民健保的美國,進入中年後,重大疾病可能導致嚴重的財務損失(見邊欄「妥善規畫中年以避免高風險」)。加上目前的文化氣氛,讓五十多歲的人愈來愈難找到工作,可以預料的是,許多中年人將產生嚴重的焦慮。

中年優勢:認清自己

我們想指出,雖然已經有很多文章討論過這些問題,卻很少人提到許多人在中年時擁有的優勢。

大多數高階主管早年面臨的一些漫長危機,當時看似難以克服,但到了中年時,大概都已經平安度過,而且他們因為那些危機而發掘出自己的強項。最明顯會隨著年紀增長而與時俱增的能力,就是全盤看待新問題的能力,讓中年主管能更冷靜、更有把握地應付眼前的問題。

進入中年,大多數主管擁有至少二十年專業經驗;經歷過許多情況,不僅對工作很了解,對自己也有許多領悟。例如,到這個時候,大多數高階主管已認清自己究竟是真的喜愛激勵別人,還是喜歡單打獨鬥,獨自思索事情,覺得與別人合作是浪費精力。

我們認為,對愈來愈多人,中年時期是促進自我成長的空前機會,而能利用這種機會的人也將愈來愈多。

在最理想的情況下,這可能是美國人本主義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所謂從匱乏動機(deficiency motivations)變為成長動機(growth motivations)的時期。匱乏動機源自缺乏。例如,沒有食物的人會一心想要找食物,缺乏自尊的人會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相形之下,成長動機不是出於缺乏,而是出於想要充分實現自我潛能的人性需求。如果是出於成長動機,我們可能會去傾聽自我,以發掘真實的自我,了解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東西。

基於這些理由,我們認為,人到中年時,比之前任何時期擁有更多自由。我們並不預期大家會毫不抗拒地立刻接受這種看法。抗拒心理最根深柢固的來源,就是我們通常認為自由就是完全不受限制,是充滿無限可能的感覺;從這個定義來看,進入中年似乎不太有趣。

但是這種「無限可能性會隨歲月消逝」的感覺,源自一種錯誤的前提。人在年輕時根本無法真正擁有無限可能,那只是一種錯覺,因為年輕時,我們對自己、對世界的了解都還很有限。我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何在,就作出各種決定;畢竟在二十歲前後,我們對自己真正的長處和喜好所知甚少。

許多人的事業,是經過許多嘗試和錯誤而逐漸發展成形的;在這個過程中,左右事業發展的因素主要是外在環境(例如是A公司而非B公司雇用我),以及我們內心抱持的成功形象(「我必須成為華爾街高階主管!」)。

年輕時自由自在的錯覺,也是年長後回首當年,把過去一切理想化的結果。我們忘了年輕時面對的壓力:我們必須努力進入好學校、拿到好成績,第一份工作必須是個好工作,而且到三十歲時,必須達到某種地位。在這些需求的壓力下,年輕人必須去重塑自己的性格,發展自己的能力,並且建立自尊。

許多人到了中年時,這些壓力已不再那麼迫切,他們覺得自由自在,也唯有深刻了解自己才可能會有這種自由的感覺。他們不再擔心自己可能一無是處,不必證明自己無所不能,也不用再汲汲營營。

大多數高階主管若是想要更換事業跑道,通常不必急著採取行動。他們有時間傾聽自己的心聲,規畫自己可能的發展,審慎開創新生活。這段歷程可能曲折起伏,最後才達到令自己滿意的境地。

中年轉型:自我開發

看看一位以色列女性「茱蒂絲」(Judith)的例子。她現年55歲左右,在許多方面都頗有成就:她是一家大型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的合夥人,擁有漂亮的房子,育有三個孩子,老么即將從著名大學畢業。但她有個大問題:過去一年來,茱蒂絲發現自己每天早上愈來愈不想出門上班。她害怕看到待辦事項清單;電話一響,她就想叫助理告訴對方她正在開會。不論是與客戶會面、與同事溝通策略,或是與公司海外部門舉行視訊會議,工作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她欣然期待的。

茱蒂絲碰到了中年危機。她覺得需要改變事業方向,卻不知如何著手。她一輩子都按照明確路線前進:很早就結婚;選擇家人接受的行業而成為會計師;在實踐生涯規畫的過程中,不曾遭遇任何大麻煩。她的家庭對她灌輸強烈的工作倫理:如果沒有好好安排時間,就是浪費時間。她打趣說:「難怪我會成為會計師。」

茱蒂絲中年轉型的第一步相當令人意外,與改變事業也沒有什麼關係。宗教對她一直非常重要,但是到某個時候,她開始覺得她的宗教生活變成沉悶的例行公事。她說:「長久以來,我覺得破壞現狀沒有什麼益處。我們有孩子要教養,我也沒有其他方式可以替代宗教集會等慣常的做法,而且我從來就不喜歡世俗的生活方式。」

茱蒂絲在一位顧問鼓勵下,開始閱讀各種猶太教學說。她非常聰明,之前卻從未真正想過要研究宗教。她花了幾個月閱讀各種宗教思想家的著作後,眼睛開始發亮。「這些人開啟了我的心靈!我無法相信自己以前居然錯過了這些東西!」茱蒂絲很快開始號召同好組織讀書會,她的丈夫也熱心地共同尋找體驗猶太教義的新方式。

擴展宗教視野並未變成茱蒂絲的新事業,不過是促使她進一步改變的因素。她,更能與人暢所欲言。她原本自認是無法嘗試新事物、墨守成規的人,現在她知道這種看法嚴重局限自己的發展。她的工作職責之一,就是向打算進行併購的公司提供建議。她在這方面累積了豐富的專業知識,卻發現這種工作一再重複又煩人,但若要跨界從事投資者那一方的工作(她所謂「轉赴敵營」),卻又充滿威脅性。有一個熟人建議她轉行從事創投基金,她心裡忐忑不安。她說:「我年紀太大了,這些創投基金不會對我感興趣的。」

茱蒂絲找上的第一個基金沒有適當職缺,不過他們對她想進入這一行的反應非常熱烈,甚至願意協助她找工作。她花了大約半年才找到工作,進入另一家創投基金公司。對方的條件是,她先擔任高級分析師,做滿一年後,如果她與其他合夥人合得來,就可以成為合夥人。兩年內,茱蒂絲就成功完成中年轉型。

茱蒂絲的例子展現了一種普遍的模式:她的中年轉型不僅在於改變事業,也與自己熱切想做的事有關,因而能成為更獨立自主的女性。像茱蒂絲這樣的人,中年時期可能特別寶貴。在他們開始邁向心理學家卡爾.榮格(Carl Jung)所謂的個體化(individuation)之際,也就是成為真正自我的過程,他們的生活可能變得非常豐富,與過去完全不同。就像茱蒂絲一樣,許多成功實現中年轉型的主管,終於可以開始自由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和信念。

破除迷思2

不要相信神奇轉變!

茱蒂絲特別難能可貴的,就是追求切合實際的改變。但是,並非所有中年人都採取這種方針。對於中年轉變,近年來充斥著一種截然不同的迷思;我們懷疑,這種現象有一部分是出於對「中年難免讓人失去自由」這種舊觀念的反動。

這種新迷思強調有志竟成。不計其數的自助成功式書籍、啟發性研討會和激勵性談話,被譽為「醍醐灌頂」、「振奮人心」和「激勵鬥志」,這一切都散播一種訊息,耐吉(Nike)球鞋膾炙人口的「說做就做!」(“Just do it!”)成功地總結這項訊息。進一步觀察就會發現,這是將某些東方哲學的思想,與完全不連貫的口號混在一起。可是,有一些認真、有經驗又聰明的高階主管和商場人士猛讀這些文章,希望找到深奧的真理,其實裡面根本沒有什麼真理。

問題是,神奇轉變的迷思根本違反科學。我們的腦子是由大約120億個神經元(神經細胞)組成,這些神經元透過平均一千個路徑彼此連接。若要改變基本的思想、感覺和行動模式,必須形成幾十億個新的連結,這需要持續經歷許多經驗才能完成,因此那些改變必然是漸進的。我們的腦子是有機結構,不是只要下載新程式就可以改變的電腦。碰到打壁球之類的感覺運動技能(sensorimotor skill),我們很容易接受「自己不是電腦、必須漸進改變」這一點;但是,改變根深柢固的心理模式跟學習感覺運動技能一樣複雜,我們卻很

容易忘記自己無法在一夕之間改變。

靠著願景和意志力就能達到神奇轉變的迷思,也禁不起日常經驗的檢驗。根本沒有神奇轉變這回事。我們從未見過任何人一覺醒來,腦子裡就出現一個完整的願景,然後一心一意實現這個願景,過程中毫無阻礙。我們碰到的人,在轉變過程中都經歷許多恐懼、迷惑、嘗試和錯誤;這些年來,我們訪談過一些認真輔導他人轉變的教練,他們也證實這種看法。

中年覺悟:帶來失望

大多數人到某個時候會覺悟到,劇烈轉變是不切實際的。問題在於,這種覺悟帶來的失望,會讓人喪失力量。我們見過數以百計的人參加激勵演說會和密集研討會後,覺得自己的生活即將徹底改變,但後來的發展卻如出一轍:這種神奇魔力會持續幾天,幾週過後,絕大多數人就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會以為這種演講能改變自己。他們會迷惑,不確定自己希望生活朝哪個方向演變,後來乾脆放棄改變。結果,那些試圖鼓勵人們改變的論點,反而妨礙人們改變,這實在很矛盾。

神奇轉變的迷思相當普遍,因為它會助長人類作白日夢的天性。我們都會幻想自己若是另一種身分,會是什麼模樣,像是夢想變成演員、歌唱家、作家、企業大亨或政治領袖。大多數人都不會吐露這種幻想,可是就像佛洛伊德(Freud)所說的,這些想像對我們有強烈的吸引力。我們經常覺得自己像困在繭裡的蝴蝶,還在等待破繭而出。這種幻想表現在童話和電影裡,只要認清那只是童話,就不會造成問題。但是,一旦有人相信「幻想是可能實現的想法」,麻煩就來了。

要了解這個問題,必須承認夢想與幻想的區別。英國精神分析學家唐納德.溫尼科特(Donald

W. Winnicott)認為,作夢是利用想像力創造可能的景象,讓我們的潛能在夢中發揮出來,獲得成果。但是,作夢要能夠發揮積極作用,就必須與我們的潛能有關,否則只是無謂的幻想。因此,區分夢想與幻想是很重要的能力:沒有夢想,就不可能做任何改變;但若迷失於幻想中,不僅浪費精力,也可能妨礙真正的改變。

中年築夢:必須踏實

就以「艾伯特」(Albert)為例。他是一家大銀行的行銷部門資深副總裁,最近找到相當成功的新方法來促銷銀行最新的金融工具。因此,盛傳他將成為銀行下一任執行長。但是,他突然開始胸痛。醫生為他做了很多檢查後,懷疑是心理因素引起的身心症,介紹他找本文作者之一的史純格諮商。

艾伯特同意,他的症狀可能與心理和年紀有點關係(他已年近半百),不過他不明白,為何在事業如此順遂時,身體卻出了問題。他的身體告訴他,在企業界的工作已不再適合他,他該怎麼辦?光是想到要離開銀行,就讓他不寒而慄,冷汗直冒。「我當了一輩子銀行家!現在要拋棄這一切,絕對是發神經。」艾伯特的恐懼很合乎常情。要離開提供自己地位、收入和安全保障的根據地,絕非易事。艾伯特不知何去何從,陷入強烈焦慮期之後的一、兩個月,他開始大談要當劇作家和電影導演。宣揚自助成功的書籍保證他想做什麼都可以做到,因此他打算改行,進入競爭極為激烈的電影業。有個週末,他甚至坐下來想寫劇本。

後來,艾伯特在史純格的諮商過程中徹底想清楚了,他走這條路並不切實際。他一直很喜歡電影,電影知識也非常豐富,可是在史純格的追問下,他承認自己做過最接近導演的工作,就是為孩子錄影。他說:「當我想把度假時拍攝的錄影帶剪輯成比較有系統的影片時,我都會交給一個學電影的學生去做,根本沒有想過自己動手。」艾伯特體認,他想當電影導演或劇作家,只是幻想而不是夢想。

在這個階段,艾伯特顯然意氣消沈。這不足為奇,神奇轉變的迷思使他力不從心。啟發式自助成功書籍中描述的那些人擁有熱情和毅力,他卻沒有。他說:「他們一定是非凡人物,而我不是。我最好還是乖乖待在銀行直到退休。」

這個時候,艾伯特需要外力協助,釐清新願景。個人諮商顧問鼓勵艾伯特探討自己為什麼會想做電影這一行。

首先,他喜歡這種媒體。其次,他以為進這行就有機會跟不同類型的人一起工作。「我已經受不了四周全是西裝筆挺的人!」但是,他還有更深層的動機。艾伯特成年以來,每次碰到重要關鍵,都會覺得某些電影協助他了解自己正在經歷的事情。他對這種藝術形式興趣濃厚,也是由於他想製作電影,以同樣方式幫助他人。

經過一些嚴酷的現實檢驗後,艾伯特領悟,他雖然不能做到自己幻想的一切,可是只要有心,仍然大有可為。他喜歡激勵別人;喜歡出點子,而且在這方面很在行;他喜愛擬定策略,而且績效卓著。最後,艾伯特透過多方連繫搭線和一些諮詢輔導,結識了一批打算離開某家大型媒體公司的人。這些人想以小規模作業,更直接接觸創意人才,但他們需要資金,也都不太懂得如何領導一家公司。

艾伯特正好有他們需要的東西:他很擅長策略運作,也擁有募集資金所需的豐沛人脈;最重要的是,他很喜歡篩選劇本、創造構想,然後切實執行。經過一段時間,艾伯特才接受「與這批人合作會有一些財務風險」的想法。起初,這種想法又讓他擔心座車降級,不如朋友的座車豪華,或必須到較普通的度假勝地去滑雪,會沒面子。但是,艾伯特對自己有一定的信心,最後在妻子支持下,擬定詳細的計畫削減成本。令他意外的是,失去能夠眺望全市的大辦公室,和公司提供的豪華汽車時,失落感並沒有他預期的那麼嚴重。幾年後,他表示,新生活不僅比在銀行時更有創意,胸痛也不藥而癒。

艾伯特能成功轉業,是因為他終於懂得如何區分夢想和現實。如果有個人五十歲才開始彈鋼琴,卻希望成為國際級鋼琴演奏家,大家都會覺得這是不切實際的目標。中年改行,從銀行業換到好萊塢寫劇本的事例也很少見。把重點放在如何結合自己的能力與夢想,你就不會幻想自己無所不能。你或許當不了專業鋼琴家,卻可能成為管弦樂團經理。

中年契機:漸進規畫

就業市場過去幾十年經歷的改變,增加了中年轉業的機會。這對接近中年的主管是個好消息。現在出現了許多三十年前還不存在的職業和職務功能,此外,大公司把愈來愈多工作和功能外包出去,讓各種領域的專業人才有機會自我行銷。主管愈了解自己在工作當中培養的技能,就愈能把握這些機會。

當然,就像前面幾個例子顯示的,認清自己的潛能,是極具挑戰性的工作,往往要求助於很了解事業發展的私人顧問、教練或治療師。還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真正了解自己。艾伯特光承認自己應該考慮改行就拖了一年多,身體狀況不斷提醒他考慮改行的問題。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往往需要先從事一些與事業無關的計畫,藉由這些計畫來促成某些變化,茱蒂絲的例子就是如此。也許在住家社區裡,或是在公司贊助的企業社會責任活動中,就有這類計畫。許多主管可能會說,現階段工作讓他們分身乏術,無法參與和工作不相干的活動。但我們堅信,這些看似與工作無關的活動可以協助主管了解自己是否需要中年轉型,以及可能的轉型方向。

但是,中年轉型並非只是自我管理的課題。公司及投資人必須有所準備,因應可望接任執行長的高階主管(就像艾伯特)可能會考慮改行。另一方面,企業也有機會延攬打算轉換跑道的中年英才,引進新觀點和技能,就像茱蒂絲改行進入私募基金工作。這是企業界首次面對如此大規模的問題(和機會),因此這方面目前還沒有最佳對策。不過,有些公司正在積極尋求應變之道,他們多半是派經理參加短期研討會和計畫,宣揚一些簡單的訊息,像「保持前進」、「探尋自己的潛能」,或是「跳脫窠臼來思考」。

這類活動或許有幫助,但有意認真處理高階主管中年轉型問題的公司必須了解,這種轉變需要時間。派資深高階主管參加三天的研討會頂多是激起改變的火花,絕不可能讓主管就此完成轉型。企業必須採取一些步驟,從根本上協助主管了解:由於平均壽命延長,公司裡每個人遲早都會離職,開展生命的第二春,唯一的問題是會在幾歲時離開。

中年幫手:公司協助

為創造這種心態,公司必須制定政策,協助主管為生命第二春作好準備。我們認為,中級管理階層以上,以及超過45歲的每個人,都應該與教練或顧問定期會面,策畫事業第二春。公司也應該設立在職教育基金,讓主管們發展對個人生涯有幫助的知識、技能和興趣,而非僅限於提升目前工作上的績效。如同羅莎貝絲.肯特(Rosabeth Moss Kanter)、拉凱許.古拉納(Rakesh Khurana)和尼汀.諾瑞亞(Nitin Nohria)所提議,企業界與高等教育機構,必須合力發展相關計畫和課程,以達成這個目標。

另一個有效的做法是,公司和其他企業和非企業組織建立關係,讓高階主管透過專案計畫協同合作,以擴展眼界。當然,這種投資需要錢,但投資報酬極高。只要這些主管繼續留在公司,就會變得行事圓融、視野開闊,這本身就是很有競爭力的資產。或許更重要的是,鼓勵主管思考他們離職後的生活,可以讓他們不再將離職視為絕境,避免因想到離職而產生的恐慌悄悄滲透到企業文化裡。如果主管早早發展對生命第二春有益的其他興趣、知識和技能,他們就會更有自信,較不會恐慌,組織也會更有生產力。

公司也必須學會因應嬰兒潮世代人才的流入。企業界許多中年主管覺得,自己必須在本業之外尋找新天地,但外界也有人想進入企業界。

公司若願意發揮創意,善用中年主管的技能和經驗,也能在市場掌握競爭優勢。例如,有一家大型金融公司知道嬰兒潮世代是市場金礦,因為這一代的人有許多已累積大筆資產,正想尋求良好的理財服務。這家公司為吸引這個年齡層的客戶,集合一批五十多歲的主管,創立了一個以中年人為導向的新事業。這些主管了解目標客戶的特定需求,以及所需要的服務,在行銷時也更能獲得信任。

由於中年轉型問題才剛出現,大多數公司還沒有全盤考量公司對員工中年轉型的責任和機會,但可以確定的是,提供諮商和教練等解決辦法,頂多只是權宜之計。企業必須設計真正務實的計畫,協助愈來愈多高階主管找到適合人生第二春的事業,這是需要花時間的。

中年挑戰:傾聽自己

嬰兒潮世代逐漸上了年紀,可是工作期還很漫長。許多人即使無法擁有生命第二春,仍可以期望和享受事業的第二春。

但是這種挑戰絕不像自助成功式文化保證的「說做就做」那麼簡單。真正的中年轉變並非是在我們自己內部完成變化,只待像蝴蝶一樣破繭而出。自我實現是一項藝術,必須靠努力、毅力和技巧來創造。幸好,生命力不會在65歲就自行消退。其實,中年是最適合內在成長和發展的一段時期,因為大多數人在這個時候學會傾聽自己的心聲,而這是邁向自我實現必須踏出的第一步。

(黃秀媛譯自“The Existential Necessity of Midlife Change,” HBR , February 2008)

--------------------------------------------------

妥善規畫中年以避免高風險

有些讀者一定會覺得,在中年做激烈改變雖然可能會有好處,但風險實在太大。

第一,這時放棄退休福利可能太危險。

第二,在沒有全民健保的美國,離開有提供醫療保險的公司,實屬不智。健康保險非常昂貴,留在企業的庇護傘下可能比較好。

我們絕對可以理解這些恐懼。現在的中生代當年出生時,員工對公司有信任和安全感。大多數人直覺認為留在大組織裡比較安全。

但是,平均壽命逐漸延長、醫療保險愈來愈貴,以及全球競爭升高,使得愈來愈多公司無法再兌現對醫療保健和退休福利的承諾。

記得通用汽車(GM)還是全球最大公司,而且似乎屹立不搖的時候嗎?曾幾何時,向來強硬爭取會員權利的汽車工人工會,卻與通用重新談判健康保險內容,因為通用根本已經無法應付550億美元的保險債務,甚至可能會被它壓垮。

現實情況已無法再支持「待在大組織裡比較安全」的策略,其實這是差勁的風險管理。如果現狀很安穩,我們通常就會想要保持現狀。但是,把未來寄望在公司提供的保障是一種賭博,不是毫無風險的策略。大家必須自己掌握命運,不能只想著要有基本的安全保障,而應該積極進行風險管理。

這種心態上的改變影響深遠。許多人步入中年之後不久,就知道自己應該轉換跑道。有些人可能有失業之虞,有些人則是知道他們對工作失去熱忱,而拚命維持現狀通常是下策。

為了做好長期風險管理,趁著較年輕時展開新事業,可能會好得多。我們必須在還有二、三十年生產力的時候,就開始考慮更適合自己能力和個性的其他出路,如此才能發現各種可能性,讓自己工作得更長久,並確保財務健全。



卡洛.史純格 Carlo Strenger

精神分析師、哲學家,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心理學副教授。


亞里.拉登柏格 Arie Ruttenberg

五十俱樂部(Club 50)創辦人,這是一家以中年人為對象的服務推展與行銷公司,他也是麥肯廣告集團(McCann Erickson)以色列部門創辦人及前執行長。2005年,史純格和拉登柏格共同創立Life-Take2 Institute,是專門針對中年改變進行研究並提供諮詢的機構。


本篇文章主題轉職

你可能還會想看

您已閱讀 4

您的免費閱讀篇數即將到達上限。

登入哈佛商業評論網站會員,即可觀看更多免費閱讀文章!

登入會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