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創新企業八講

創新企業八講

槍口下的創意

Creativity Under the Gun
泰瑞莎•艾馬比爾 Teresa M. Amabile , 康絲坦絲•哈德里 Constance N. Hadley , 史蒂芬•克萊姆 Steven J. Kramer
瀏覽人數:11006
  • 文章摘要
  • "槍口下的創意"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槍口下的創意〉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槍口下的創意〉PDF檔
    下載點數 10
真正帶來突破的思想,很少在一夜之間孕育而成。例如,達爾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的演化論經過了漫長的演化期間後,才開花結果。達爾文耗費數十寒暑研讀科學文獻,跟隨小獵犬號軍艦(HMS Beagle),航行到加拉巴哥島(Galapagos)等地,辛勤的進行田野調查,並將其仔細觀察的心得和解釋,寫成數千頁的筆記。假設達爾文當初操之過急,恐怕無法得出這個突破性的理論。

真正帶來突破的思想,很少在一夜之間孕育而成。例如,達爾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的演化論經過了漫長的演化期間後,才開花結果。達爾文耗費數十寒暑研讀科學文獻,跟隨小獵犬號軍艦(HMS Beagle),航行到加拉巴哥島(Galapagos)等地,辛勤的進行田野調查,並將其仔細觀察的心得和解釋,寫成數千頁的筆記。假設達爾文當初操之過急,恐怕無法得出這個突破性的理論。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商場上,很多例子已經證明,企業想醞釀新鮮創意,都必須先經過一段鬆散、沒有壓力的時間。AT&T貝爾實驗室的科學家,都依循「偉大的創意需要耗費時間」的公司哲學從容行事,結果推出不少改變世界的創新產品,如電晶體和雷射光,他們的創意已經贏得好幾座諾貝爾獎。他們和達爾文一樣,也有很多創造思考(creative thinking)的時間。

但是,創意在極大時間壓力下產生的例子,也曾發生過。一九七○年,阿波羅13 號在飛往月球的途中,突然發生了極度嚴重的爆炸,損害了空氣過濾系統,使太空艙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情況一度危急。如果沒有趕緊修復或更換系統,艙內的太空人在幾小時內就會死亡。幾乎所有太空總署的工程師、科學家和技術人員,都在休士頓的指揮中心,立即傾全力解決問題。他們利用一組和太空艙上完全一樣的材料,想盡辦法做出一個讓太空人也可以依樣複製的過濾系統。只要是想得到的材料,連飛行程序手冊的書皮,都被納入考慮。他們在分秒必爭的情況下,最後弄出一個醜陋、粗劣的東西,但是恰可派上用場。工程師很快把這套設計傳到太空船,幾乎是奇蹟發生,那些意識模糊的太空人也根據這套設計,製造了一個過濾器,救回三條人命。

商場上,創意在壓力下開花結果的例子,雖然不若阿波羅13 號的故事這麼高潮迭起,但也俯拾即是。備受稱譽的依帝歐(Ideo)設計公司,將創意發揮在電腦、醫療設備、自動電子儀器、玩具,甚至是動畫電影的機器人,而這些產品的設計,都在三個月內或更短的時間內就完工。如果你和多數經理人一樣,碰過一些同事,堅信最有創意的工作,是在緊迫的時間壓力下趕出來的。所以你相信高度壓力可以激發員工的創意。你甚至也用這種方法管理自己。如果這是你的想法,那這樣對嗎?

一言以蔽之,我們研究結果是「不對」。槍口下的創意,最後往往遭到扼殺。雖然時間壓力可能可以讓人完成更多工作,甚至也可能讓人自以為更有創意,但壓力通常讓他們的點子較無創意。當然,「不行」二字,無法把問題在三言兩語之內解釋清楚。所以我們現在來看看什麼是時間壓力,人們在工作上經歷到時間壓力時有何感覺,以及加強創意的方法。

與時間賽跑

馬莉亞是軟體開發人員,她所屬的團隊,要建立一套線上系統,讓醫療組織可以透過這套系統,取得某些高危險群病患的健康資訊。新系統必須做到零誤差,因為他們服務的病患是年老或重度殘障的人,病患在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系統必須立即取得正確的健康資訊。不幸的是,這項案子的合約,大大低估了系統開發時間。結果,馬莉亞和她的團隊在期限逼近時,發現他們面臨了極大的時間壓力。蓋馬莉亞的名字蒡以及本文其他人物、專案和公司的名稱蒡都是化名。蓌這個團隊不眠不休的工作,但是每過一天,他們就越明鶴,他們要處理的技術問題,複雜到無法在原來的截止期限內解決。然而資深管理人員,以及專案負責人,都要求這團隊要不計任何代價,在期限內完成。這段期間,馬莉亞在工作日逤記錄了她的經歷:

「今天早上七點三十分蒡專案負責人問我今天的作戰計劃是什麼蒡還問我有沒有時間出席新品發表會議。我在記事本上寫下了今天必須完成的事蒡並看著這張清單告訴他蒡這些事情是兩三天份的工作量。現在蒡我準備結束工作蒡看看這張表蒡發現我最多只做完了應完成事項的20芮蒡卻已身心俱疲。這張一天份的工作表蒡裡面有四天到五天的工作量。我整天滿腦子都在擔心蒡這張欠揍的工作表上蒡被劃掉的事項蒡怎麼那麼少。」

幾天之後,馬莉亞更接近崩潰極限:

「我告訴我的主管蒡我的工作時間已經長到讓我受不了。還有蒡如果公司的專案都必須這樣跑的話蒡我會待不下去。他聽到之後蒡大吃了一驚。這有什麼好驚訝的蒬他怎麼可能這麼驚訝呢蒬整個下午我精疲力畾蒡就好像我明明血糖很低了蒡還在一直奔跑。我昨晚睡得很不好蒡再度心力交瘁蒡也打不起精神蒡繼續進行這個案子。」

不只馬莉亞在面對巨大的時間壓力,產生了這種感受,團隊裡的其他成員,也是心有戚戚焉。團隊中的另一位成員理查,這陣子在他的工作日逤,也寫下了這些當:

「專案負責人又把上班時間蓋就是每個人都要待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蓌延長翪『現在的上班時間是早上八點到晚上七點蒡而且接下來三個週末蒡都不要安排社交活動蒡因為我們可能得工作。』現在這個專案對我而言蒡和被迫參加死亡行軍沒有兩樣。我根本不敢去想還有多少沒有完成的工作。我們真的嚴重低估這個案子和程式的複雜程度。我們每跑一次程式蒡不是發現還有更多問題尚待處理蒡就是問題已經複雜到超乎我們的想像。」

我們最近研究7 家美國公司與177 位員工,並收集了大約9,000 筆的工作日逤。目的是深入觀察這些工作者,在執行高度創意的專案時,如何面對每天的時間壓力,同時也測量他們在這樣的壓力下,能否保持高度創意。這些受訪者大多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工作者,我們特別請他們每天上網填寫日逤,並且評估他們當天的工作情形和工作環境等狀況,包括他們感受到多少時間壓力等。我們在這份表格另外設計一個部分,要求受訪者描述他們當天印雲特別深刻的事件,然後我們仔細分析這些簡短的記錄,從中抽出與創造思考相關的事例。(請參見文末〈捕捉創意〉一節蒡我們在那裡詳細解釋了研究方法蒡以及這項研究對「創造思考」的定義。)

我們從這些日逤觀察到的現雲一方面十分有趣,同時也令人錐心。參與研究的許多受訪者和馬莉亞一樣,都有類似的經歷:他們覺得工作份量太重、流程一團亂,而工作榨乾了他們的氣力。時下的新聞報導也支持了我們最近的觀察:《新聞週刊》(Newsweek)的記者提到美國人覺得工作壓力之大,使整個國家的人「不是疲於奔命、就是累得要命」。這個問題已經行之有年;早在一九九五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刊載了全國性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美國人希望享有更多空閒,即使收入減少,也沒有關係。一九九六年,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和NBC新聞台的調查,那些年收入超過100,000 美元的人中, 75 %認為管理時間,比管理金錢更難。

對美國上班族來說,時間壓力是家常便飯。參與調查的受訪者認為,平常工作便感到「中度」的時間壓力。很多受訪者在工作上,常常感到「極高」的時間壓力。一位受訪者在某一筆相當典型的日逤中,寫下他的工作情況:「我到今天才發現蒡我們快要開新品發表會議了蒡但是我們幾乎無暇準備。」另一位在其他公司任職的受訪者,則是哀怨的說:「我必須在一夜之間蒡將剩下的發展階段訂出完整詳細的計畫蒡好讓我們知道進度多麼落後。」下面結論或許不令人意外:儘管受訪者都說,多數時候的時間壓力都很大,但我們注意到,當案子逐漸進到後面的階段時,時間壓力似乎也漸漸增強。就馬莉亞的案子而言,完成期限逼近時,人們越感時間吃緊。

有趣的是,我們也觀察到一週之內壓力會隨時間不同而稍有變化:週一時間壓力較低,之後逐日增加,週四攀到了高峰,週五又下降。這或許是因為經理人對員工的生產力,在週一和週五,期待較低之故。也可能週一和週五是接近週末的日子,大家已經(或還是)有放假的心情,因此忽略了原本存在的時間壓力。

我們也發現出差,或到公司以外的地方工作的時候,也感受到較大的時間壓力。這可能是因為人們會儘量在這些日子裡,塞進更多工作,以縮短離開辦公室的時間。而且,旅途中的舟車勞頓,本來就會帶給人壓力。

時間壓力會帶來活力還是挫折?

就如同日逤描述的情形一樣,受訪者感到極高的時間壓力,和較低時間壓力時,心情完全不同。人們在時間壓力大的時候,通常會有較長的工作時數,要做更多事,並且得常常改變。這給我們第一個線索,幫助我們解讀時間壓力如何影響創意,我們稍後會談到這點。

當時間壓力增加時,人們的工作心情往往不同,但我們不能只說他們感覺更好或更糟,因為這往往是五味雜陳。一開始,人們會因為深入參與工作,感到工作有更高的挑戰性:「這禮拜我壓力好大蒡因為我為了新產品要製造機器。……當我跑到五金行找管線的接頭和螺絲時蒡我真開心蒡這是我第一次覺得工作上真的有所進展。」人們在面對高度壓力時,變得更有活力,這和馬莉亞的疲憊無力有著天壤之別。就如某段日逤上記錄:「我們已經完成四分之三了!看到團隊同心合作蒡真是開心。」

但是也有人因為時間壓力增加,而倍感挫折:「我常常覺得這個案子進行的過程蒡好像一直在逆流而上蒡我老是埋首在工作中。」特別在壓力大的日子裡,他們會因為團隊其他成員,不斷讓他們分心,而感到挫折。某位受訪者將他同事帶給他的挫折感,描述的歷歷如繪:「我們開會蒡檢討過濾計畫出了什麼問題蒡並且討論大家要如何達成共識蒡在蒐集資訊時蒡做到一定的詳細程度。和平常一樣蒡保羅、艾密立歐、莎拉和我想要火速討論完問題蒡確定我們可以各司其職。但是拉吉只會一直說翪『如果你真的要我做這一部份蒡那我可以不做另一部份蒬』他很愛鬼叫蒡也一直在批評蒡而我只想叫他閉嘴!還好我有控制自己蒡沒對他吼蒡不過我差點就抓狂了。」人們在經歷時間壓力時,他們會很努力,也會花更多時間工作,有時候也會做得更快。同時,他們也有許多挫折。這可以幫助我們了解時間壓力對創意的影響。

壓力會扼殺創意

我們的研究指出,人們在一天之中感受到越多壓力,便越無法創造思考,不過,多數人們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受訪者在評估他們每天的創意時,大多認為他們壓力大時,較有創意。可惜他們的日逤推翻了他們對自我的評估。時間壓力增加時,創造思考明顯減少。

另外,創造思考能力在時間壓力最大時,跌幅也最為明顯。受訪者在每天的工作日逤中,要以1 到7 的等級,評估他們感受的時間壓力, 7 代表最高的壓力。人們評為7 的工作天,創造思考能力下降了45 %。

經理人可能認為,偶發性低創意的日子,只是為了保持高度生產力,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創意的泉源在某個特別忙碌的禮拜四枯竭了,禮拜五工作量減少時,創意又會恢復。但是,情況可能不是如此。研究結果讓我們大吃了一驚,某人如果在某一天承受較大的時間壓力,他在當天、隔天、再隔天的創造思考能力都會下降。換句當說,我們的受訪者不管是否因為疲勞或是壓力,造成認知麻痺,他們似乎經驗到「壓力宿醉」(pressure hangover),並且這至少延續兩天。不管我們是否以一天為單位,每天檢驗時間壓力,或是以一段更長的時間進行觀察,受訪者都處於時間壓力的陰影之下。受訪者如果在專案開始的第一個禮拜感受到越大的壓力,他們在初期(這時期短則三週、長則四個月)表現的創造思考的程度就越低。如果專案進行到中間,時間壓力越大,後期創造思考的程度就越低。

為什麼時間壓力會抑制創意呢?過去三十年的心理學研究,與產生創意的理論,皆可提供解釋。長久以來,心理學家相信創意來自人類內心的許多聯想,人們會從聯想中,選出特別有趣和有用的部分,組合在一起。有點像心智把一堆球投到認知空間,並不斷拋耍這些球,直到這些球碰出有趣的排列。過程有點像在玩遊戲。其實,愛因斯坦曾說創意就像是「組合的遊戲」(combinatorial play)。倘若聯想是組合從未交集的概念,也就是說,如果平常老死不相往來的球竟然碰在一起,最後的解決方式就會更為新奇。

許多研究創造活動的實驗和觀察,都支持上述創造過程的論點。有些最近的研究指出,想要創造成功的組合,必須要有足夠的時間創造用來拋耍的球(即探索和學習可能用得到的概念和事物),與足夠的時間實際耍弄這些球。例如,我們同事進行的另一項研究發現,執行任務時,如果花較多時間探索執行方式,會做出專家認為較有創意的工作。另一項研究結果顯示,只花短短幾分鐘思考自己的工作,如研讀資料、隨意拼湊,會比一接下工作就埋頭苦幹,來得更有創意。由此我們更能了解高度時間壓力為什麼會影響創意發想的過程。

如何保衛創意?

雖然時間壓力通常可能會破壞創造思考,不過大爆冷門的例外情形還是出現過。我們的研究結果,和之前發生過的妙事,都證實了有些人在極短的時間限制下,確實也能夠天外飛來一筆,心生錦囊妙計。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不同的結果?我們可以將前面的線索拼湊在一起,找到答案。

我們比較時間緊迫,仍能產生創意,與時間緊迫卻無法產生創意的日逤,我們發現時間緊迫還能產生創意的日子,都發生了非常、非常少見的工作狀況。首先,個人能夠注集中注意力。受訪者當天的某個時段裡,都能將注意力集中在單一工作上。某位受訪者喜孜孜的在當天的工作日逤寫道:「今天的大事蒡就是我沒有特別重要的事蒡所以我可以不受打擾蒡專心做我手上的案子。」專注的時光往往得來不易,許多人或他們的經理人,都努力不讓工作受到打斷或干擾:「今天受到很多閒聊打斷蒡弄得我不能好好完成任何工作。後來我到另一個房間靜靜的工作蒡才做完一些事。」

專注確實代表了某種程度的隔離,所以時間緊迫,卻

可以產生創意的時候,會不常看到團隊合作。就算是團隊合作,也比較可能在專注的情況下進行,例如,只和一個人合作,而不是和一組人合作:「我在今天下班前有機會和蘇珊說話。她肯定我現在的方向正確蒡也幫我找出程式碼裡的差異。因為她的幫忙蒡我可以繼續努力。」另一個在高壓產生創意的關鍵,是將時間壓力解讀成有意睏的迫切感。人們若先了解何以解決問題或完成工作相當重要,他們接著就會產生迫切感,覺得自己身負重任。(請參見表1-1「時間壓力與創意的矩陣」蒡這是研究受訪者工作狀況的摘要。)他們全力以赴的工作,也以積極的態度面對挑戰。

有兩個原因可以解釋急迫感和專注力兩者為何相關。如果人們相信他們的工作是當務之急,他們可能會更願意也更忽略工作的干擾。同時,經理人如果也有相同的急迫感,可能讓他的下屬先不管次要的工作。這就是阿波羅13號的情形:所有次要的工作都先被丟在一旁,直到空氣過濾器的問題被排除,太空人都平安返家為止。但是當人們壓力大,卻無法專心工作時(而且情況通常如此)他們會覺得自己就像在原地踏步一樣。這種情形讓受訪者在工作日逤上,表現更高的時間壓力,即使他們的工作時數沒有變長,他們更常不專心。他們記錄工作內容時,可能會使用像「好幾個」、「許多」和「多得數不清」這類的字眼。他們被拉向不同方向,無法將精力長時間集中在同一件事上。不少人都有和這位受訪者一樣的感嘆:「我跑得越快蒡就落後越多。」

我們的第一個線索是,人們面對在時間壓力下,可能得更常疲於奔命,同時進行不同的事,這就是原地踏步的狀況;許多事情可能同時冒出來,讓人不知應先從哪裡著手。另外要記得,時間緊迫造成的壓力常伴隨挫折感,而你的挫折感常是由你同組的成員造成的。我們懷疑挫折感主要是因為同事干擾造成的。

其他證據提出,受訪者在原地踏步時,工作環境一團混亂、員工的注意力分散,並且受到干擾。大家必須參加許多會議、進行許多討論,而不是個人分頭進行。此外,他們在最後關頭的時候,通常不得不配合工作行程和計畫一再改變。從許多方面來說,他們似乎在較大的不確定感中工作:「開會的時候蒡我們才發現蒡目前為止已經完成的工作可能要全部重做蒡因為高層主管決定要改變新系統處理客戶訂單的方法。」在時間壓力大,卻忙得像無頭蒼蠅時,人們不太可能認為他們身負重任,或是覺得自己忙得很有意睏。

不過,沒有時間壓力就能夠擔保人們會更有創意嗎?當然不是。不管你的時間壓力大小與否,創造思考的活動在工作日逤中相當稀少;全部九千多筆的工作日逤中,只有大約5 %的工作日逤表現出創意。時間壓力小的時候,是否會產生創意,似乎決定於人們如何使用一天的時間。最明顯的是,當某人時間壓力小,他表現出的創意,通常會是探索和想出新點子,而不是去解決問題(記得我們從組合性遊戲的心理研究得到的線索嗎?),並且表現得像是在探險。另外,如果他們是和別人一起工作,通常在一天中(或部分時間),他們只會和一個人共事;而很少會許多人一起合作。丟出想法的時候,只丟給一個人,而不是將想法同時丟給許多「玩伴」,對創意的發想會更有幫助。最後,當然,有時候人們沒有感到時間壓力,但也沒有顯示他們在進行任何創造思考的活動。他們似乎善盡職責,按部就班的完成份內工作,但是並沒有全心投入自己的工作,他們的表現態度和自動駕駛系統控制沒有兩樣。

他們通常獨立作業,就算有更多的會議和討論,這些會議和討論都會是小組討論,而非一對一的深入討論。他們不覺得高階主管鼓勵他們多多發揮創意,或許如果主管鼓勵員工多多發揮創意,這些人可更能善用他們沒壓力的工作時間。

不同時間壓力下的創意管理

知識工作者是我們研究的重心,學者蕾思麗‧柏洛(Leslie Perlow)認為他們也是那些在現代美國組織中最可能遭到「時間飢荒」(time famine)摧殘的一群。我們要求並期待這些人表現出最高的創意;他們研發明日的產品、研究未來的服務,和改善今後的組織,但是他們也是尋求創意時,最常碰到瓶頸的一群。的確,創造思考行為在高度時間壓力,甚至極度時間壓力下,仍會發生。但是只有在某種特定情境下才有可能發生。研究指出,這種情境並不是現代組織的常態。現代的組織並未創造一個讓人心無旁騖、並且將全付心力持續投注於重要緊急的問題。今日多數組織都要求同事間彼此溝通,並要通過層層檢查,加上彼此的工作都是高度相互依賴的情況下,保留給創意的時間並不會自然出現。如果工作環境這麼不理想,經理人該怎麼做,才能減少時間壓力對創意造成的負面效果,並善用時間壓力,刺激創意的發生?現在大家又要怎麼做,才能在時間壓力這麼大的情況,依然保持創意?

第一個建議看來不證自明,就是盡可能避免極度的時間壓力,尤其是如果你希望可以高度學習、深入探索、發想創意,和實驗新觀念。不要誤以為時間壓力本身就會刺激創意。這是個有力的假雲,但畢竟是誤會一場。複雜的認知處理過程需要時間,若沒有相當的時間做進行認知處理,要期待創意產生,等同緣木求魚。

當然,若以為完全不給截止期限,可以讓創意發揮到極致,也是不智。現代生活對人們有各種要求,其他新冒出來的事情,很可能會移轉某人對他手上進行的案子的注意力,緊急狀況會驅逐重要事項,最後落得一事無成。另外,如果沒有急迫感存在的當,人很容易不自覺的自動放空。研究指出,充絽的時間不一定可以讓創意滋生,但是,創意的產生,需要鼓勵員工學習、玩弄創意、和發展出真正新鮮的玩意。3M 保護同仁創意的機制已經行之有年,多年來這家公司就像創新製造機一樣,保持公司的優良傳統,保留一週工作時數的15 %醞釀創意。所有的研發人員都可以使用這段時間試驗任何可能的新想法,或是玩弄他們最感興趣的案子,就算這些想法或案子,和手上的工作差了十萬八千里,也沒關係。

多數公司如果要避免不當時間壓力,最好的做法,就是在組織的層層階級中建立實際可行、仔細研擬的目標,並避免許多公司制定計畫時常犯的缺陷,就是因過度樂觀而產生偏頗。例如,貿然宣布下年度要開發出多少數量的新產品,卻完全沒有考慮到可行性,很可能會讓極度緊迫的時間壓力波及到整個組織,包括逼迫那些實際負責研發新產品的人員。

貿然和客戶簽約,承諾會在某天交貨,而沒有小心估算完成這個專案,到底需要投注多少人力時間,可能會導致像馬莉亞的團隊一樣,遭到原地踏步的下場。人們可能還是會繼續進行工作,但他們不會產生有創意的想法,讓這個專案得到令人驚喜的成果。

如果真的無法避免時間壓力,經理人應該奮力保護自己的正在與時間賽跑的創意人員,不讓他們受到干擾,或是擋掉不相干的要求,讓他們全心「辦正事」,可以減少工作日逤看到的時間被切割的現雲。柏洛在其著作《找出時間:公司、個人和家庭如何從新工作實務中得益》(FindingTime: How Corporations, Individuals, and Families Can Benefitfrom New Work Practices),研究高科技公司,裡面指出,工程師彼此約定好每人在每天的特定時段中不要互相干擾、安靜工作,結果他們可以完成超出預定的進度,也覺得上班時間更美好。不過她的研究也提到,倘若組織內部沒有進行深度的文化改造,恐怕很難維持這種對工作常態的大改變。

如果經理人能幫助員工了解他們為什麼必須限期加緊完工,緊迫逼人的時間壓力還是可以發揮創意。當你知道你的工作急如星火是因為你負有重任,而不是覺得主管隨便決定期限只是為了要你加快腳步,你可能可以發揮創意。我們的研究發現,經理人也應該鼓勵一對一的合作討論,並避免例行的小組會議,因為這些大會小會可能會分散工作時間,甚至讓人覺得浪費時間。最後,如果經理人不會突然改變預定好的活動和計畫,下屬更能夠專注在工作上。

簡言之,想要保護創意,包括你自己的創意,訣竅是消除極度時間壓力帶來的影響。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減輕時間壓力,但是面臨無可抗拒的時間壓力時,只要你讓下屬或你自己覺得身負重任,用工作的重要性去合理化工作的急迫性,即可沖淡時間壓力帶來的負面效果。這也代表你必須堅持預留一段不受干擾的工作時間,使工作人員不受組織生活中常見的注意力分散和干擾影響。把自己放在時間壓力的槍口下,不會讓你發揮最佳創意,但是如果你做不到,至少要學會躲子彈,不要讓自己置身在高度時間壓力之下。



泰瑞莎•艾馬比爾 Teresa M. Amabile

哈佛商學院商業管理的教授,兼任創業管理單位的負責人。艾馬比爾原就讀化學科系,並成為化學家,一九七七年取得史丹佛大學心理博士學位。艾馬比爾的研究圍繞在團隊創意和組織的創新。 她耗時二十五年,研究工作環境如何影響創意和創新,提出了創意和創新的理論、評估創意、動機和工作環境的方法、以及維持和刺激創新的處方。艾馬比爾著有《創意的繗景》(Creativity in Context)和《培養創意》(Growing Up Creative),以及超過一百篇學術論文、著作章節、和演說記錄。她也是《管理學院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創意研究期刊》(Creativity Research Journal)、《創意和創新管理》(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Management)、《創造性行為期刊》(Journal of Creative Behavior)的編輯委員。


康絲坦絲•哈德里 Constance N. Hadley

哈佛商學院研究組織行為的博士候選人。她是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心理學學士、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的商學碩士,曾服務於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mpany)。


史蒂芬•克萊姆 Steven J. Kramer

本文首次發表於哈佛商業評論時,他是獨立的研究學者和作家,居住在美國麻州的威(Wayland)。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