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立即登入會員,每月精選文章免費看,並享有個人化功能與服務!  

復原力不是一味忍耐

Resilience Is About How You Recharge, Not How You Endure

我們夫妻倆經常出差,育有一個兩歲小孩,因此有時會幻想,我們其中一人登上飛機時,不會因為手機、朋友、《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而分心,可做許多工作。

我們競相把所有要在地面做的事情做好:收拾行李、通過安全檢查、臨時撥個電話談工作的事情、打電話給彼此、然後登機。接著,當我們試著在飛行期間好好做一些工作,反而什麼都沒做。更糟的是,我們一再更新電子郵件,或是一再閱讀相同的研究,後來覺得精疲力竭,等到飛機降落,我們已經累到無法繼續處理仍舊堆積的電子郵件。

搭飛機為什麼會耗盡精力?我們只不過是坐在那裡,什麼事也沒做。我們為什麼不能更堅強,更有復原力,在工作上更有決心,以便達成為自己設立的所有目標?根據我們目前的研究,我們已經了解,問題不是出在緊湊的行程表上,也不是出在出差坐飛機本身,而是出在誤解了「復原力」的意義,以及過度工作的後果。

通常,我們會以一種軍國主義般的「強悍」方式,來看待復原力和勇氣。我們會想像一位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戰士在泥濘中跋涉,一位拳擊手再戰一回合,或是一位足球運動員從球場上爬起來,繼續比賽。我們相信,堅持奮鬥得愈久,就會愈堅強,也會變得愈成功。但這整個概念在科學上是不正確的。

缺乏恢復期,會大幅降低我們維持復原力和成功的集體能力。研究發現,「缺乏恢復」及「健康與安全出現問題的次數增加」之間,有直接的相關性。不論是因為老是想著工作而影響睡眠,或是因看手機而出現持續的認知喚起(cognitive arousal),各種原因導致的缺乏恢復,造成美國企業每年因生產力降低而損失620億美元。

只是停止工作,並不表示我們正在恢復。我們有時在下午5點「停止」工作,晚上卻繼續苦思能解決工作問題的對策,在晚餐時間談論工作,或是想著明天要完成多少工作,想著想著就睡著了。不久前發布的一項研究中,挪威研究人員發現,有7.8%的挪威人已成為工作狂(workaholic)。這些科學家提到「工作狂」的定義是:「受到不可控制的工作動機驅使,而過度關心工作,投注太多時間和精力在工作上,因而損害了其他重要的生活層面。」

我們認為,大多數的美國員工也符合這個定義,其中包括《哈佛商業評論》的讀者。因此我們開始研究美國的工作狂。我們的研究,會使用一家重要醫療公司的一個大型企業資料集,以檢視科技如何延長我們的工作時間,進而干擾必要的認知恢復,導致雇主得負擔龐大的健保費用和離職成本。

馬上按讚,加入哈佛商業評論粉絲團

購買本篇文章

  • 購買PDF檔,下載點數 10
    點數不夠嗎?立即儲值
  • 訂閱HBR數位版,線上瀏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