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2017年1月號

延伸閱讀

你不可不知的「區塊鏈」創新

The Truth about Blockchain
馬可.顏西提 Marco Iansiti , 卡林.拉哈尼 Karim R. Lakhani
瀏覽人數:37964

  • 文章摘要
  • "你不可不知的「區塊鏈」創新"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你不可不知的「區塊鏈」創新〉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你不可不知的「區塊鏈」創新〉PDF檔
    下載點數 10
你不可不知的「區塊鏈」創新
GUEDDA HASSAN MOHAMED
作為比特幣背後的技術,區塊鏈能安全、永久、有效率地記錄交易。區塊鏈可大幅削減交易成本,消除律師、銀行等中介者,讓經濟轉型。但採行區塊鏈需要耗費多年時間。我們可以說,這場企業轉型的旅程,現在才剛剛開始。

合約、交易及相關紀錄,是我們經濟、法律、政治體系的最關鍵結構。它們保障財產,設定組織的疆界;建立並驗證身分,按時間先後記錄事件;掌管國家、組織、社群和個人之間的互動;指引管理的與社會的行動。然而,這些重要的工具,以及為管理它們而設置的官僚機構,都未能配合經濟的數位化轉型而與時俱進,就像尖峰時刻的車陣困住了一級方程式賽車。在數位世界,我們管制與維持行政控制的方式必須改變。

區塊鏈可望解決這個問題。作為比特幣(Bitcoin)與其他虛擬貨幣的核心技術,區塊鏈是一個開放、分散式的分類帳(ledger),能以可驗證的方式,有效率地永久記錄雙方交易。分類帳本身也可程式化,自動啟動交易(見邊欄:「區塊鏈如何運作」)。

有了區塊鏈,我們可以想像一個世界,其中的合約都嵌入數位碼,儲存在透明、共享的資料庫中,免於遭到刪除、篡改、修改的危險。在這個世界裡,每份協議、每個流程、每項任務、每筆支付,都有可確認、查證、儲存、分享的數位紀錄與簽名。像是律師、仲介、銀行人員等中間人,可能都變得沒必要了。個人、組織、機器、運算法,彼此之間可以幾乎無磨擦地自由交易與互動。這就是區塊鏈的無窮潛力。

的確,幾乎人人都聽過一個說法,就是區塊鏈會掀起企業革命,並重新定義公司與經濟。雖然我們對區塊鏈的潛力同樣熱中,但也擔心被過度誇大。我們關切的,不僅是安全性的議題,例如2014年一家比特幣交易所倒閉,以及近期一些駭客入侵事件等。根據我們以往研究技術創新的經驗,若要進行區塊鏈革命,有許多障礙必須消除,包括技術、治理、組織,甚至社會等方面的障礙。在不了解區塊鏈創新會如何發展成熟之前,就急著加入,會是個錯誤。

我們認為,真正由區塊鏈帶動的企業與政府轉型,要等到許多年之後才會發生。這是因為區塊鏈並非「破壞式」技術,破壞式創新的技術能以一個低成本解決方案,去攻擊傳統的商業模式,並迅速奪取既有業者的江山。區塊鏈是一種基礎的技術:有可能為經濟與社會體系打造新基礎。只是區塊鏈的影響雖然巨大,卻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來滲入經濟與社會的基礎架構裡。採行的過程會是漸進而穩定的,有待技術面與制度面的變革浪潮蓄積動能,並非一蹴可幾。本文的主旨,就是探討這方面的展望,以及它的策略意涵。

採用技術的形態

討論區塊鏈的策略與投資之前,先回頭檢視一下有關採用技術(technology adoption)的知識,特別是其他基礎技術典型的轉型流程。其中最具參考價值的案例之一,就是分散式電腦網路技術,我們可以看看奠定網際網路發展基礎的傳輸控制協定/網際網路協定(TCP/IP)採行過程。

區塊鏈可能可以大幅降低交易成本,而且,假如應用廣泛的話,可重塑整體經濟。

1972年推出的TCP/IP,首先嶄露頭角是在單一用途的案例中:作為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計畫署網(ARPAnet)內部人員使用的電子郵件的基礎,ARPAnet是商業性網際網路的前身。沒有TCP/IP之前,通訊架構是以「電路交換」為基礎,兩方或兩部機器之間的連結必須事先建置,並在每一次交換期間持續連結。為確保任何兩個節點都可溝通,電信服務業者與設備製造商投入巨資,來建立專用線路。

TCP/IP讓這種模式轉換方向。在新協定下傳輸資訊,是把資訊數位化,並分割為極小的封包(packet),每個封包都包含地址資訊。這些封包一旦進入網路,就可經由任何路徑送達收件人。網路邊緣的智慧型發送與接收節點,可拆散與重組那些封包,並翻譯被編碼的數據資料。這麼一來,專用線路或龐大的基礎施設就沒有必要了。TCP/IP創造了開放、共享的公用網路,沒有任何中央管理機構或單位來負責維護與改善這個網路。

傳統的電信與電腦部門對TCP/IP抱持懷疑態度。很少有人認為在這個新架構上,能建立活躍的資料、通信、語音、影音的連結,也不太相信相關系統可確立與擴展規模。但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愈來愈多公司使用TCP/IP,像是昇陽(Sun)、NeXT、惠普(HP)、矽圖(Silicon Graphics)等,部分用途是打造組織內的專用區域網路。為了這麼做,它們開發相關的基本組件與工具,把用途擴大到電子郵件之外,逐漸取代較傳統的區域網路技術與標準。組織發現,採用這些基本組件與工具後,生產力顯著提升。

隨著1990年代中期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來臨,TCP/IP的公共用途蔚為風潮。新技術公司快速興起,提供「管線」:必要的硬體、軟體、服務,用以連結到已變成公用的網路,並交換資訊。網景(Netscape)把瀏覽器、網路伺服器和其他工具及零組件都商業化,這些工具及零組件有助於發展、採行網際網路服務與應用。昇陽推動程式語言Java的開發。隨著網路上的資訊爆炸性成長,引導使用者的Infoseek、Excite、AltaVista、雅虎(Yahoo)陸續誕生。

一旦這個基本架構累積了關鍵多數的使用者,新一代公司就會利用低成本的連結,創造足可替代既有企業的網路服務。CNET把新聞放到線上;亞馬遜(Amazon)銷售的書籍超過任何書店;Priceline與Expedia讓購買機票更容易,也讓這個流程前所未有地透明化。這些新進業者有能力以相對較低的成本接觸到廣大消費者,對報紙與實體零售商等傳統企業造成沉重的壓力。

下一波公司仰賴廣泛的網路連結,打造了新穎、轉型的應用,徹底改變企業創造與獲取價值的方式。這些公司建立在一種新的點對點(peer to peer)架構上,靠協調分散的使用者網路來創造價值。這些例子包括:eBay透過拍賣而改變了線上零售、Napster改變音樂產業、Skype改變電信業,而Google善用使用者創造的連結,來提供更切題的結果,從而改變了網路搜尋。

最終來說,TCP/IP花了三十年以上的時間,走過以上的所有階段,單一用途、局部使用、替代、改造轉型,然後重塑了整體經濟。今天全球半數以上最有價值的股票公開發行公司,都有網路驅動、以平台為基礎的商業模式。我們經濟的真正基礎已經改變。實體規模與獨特的智慧財產,不再能賦予不敗的優勢;有愈來愈多經濟領導者是扮演類似「關鍵樞紐」的企業,它們積極組織、影響和協調由社群、使用者和組織所組成的廣泛網路。

新架構

區塊鏈是架在網際網路上的點對點網路,在2008年10月推出,屬於比特幣提案的一部分。這種虛擬貨幣制度沒有一個中心權威機構來掌管貨幣發行、所有權轉換、交易確認。比特幣是區塊鏈技術的第一項應用。

區塊鏈與TCP/IP之間的對照性很明顯。就像電子郵件促成雙邊通訊一樣,比特幣促成雙邊金融交易。區塊鏈的開發與維持,是開放、分散與共享性質,一如TCP/IP,由全球一組志工負責維護核心軟體。而且和電子郵件一樣,比特幣一開始,是在一個熱中但相對小眾的社群中風行。

TCP/IP大幅降低連結成本,因而釋出新的經濟價值。同樣地,區塊鏈也可大幅降低交易成本。它有潛力成為所有交易紀錄的系統。如果真是這樣,經濟將再次經歷徹底變動,出現以區塊鏈為基礎、新的影響與控制來源。

現在,回頭看看目前企業如何運作。持續記錄交易情形,是任何企業的核心功能。這些紀錄回溯以往的行動與績效,並指引對未來的規畫,也讓人不但能一窺組織內部如何運作,也看到組織的外部關係。每個組織都保有自己的紀錄,屬於私有性質。許多組織並沒有本身所有活動的總帳,紀錄分散在內部各個單位與功能性部門裡。問題就在於,整合各個私有與個別分類帳的交易,不但花費許多時間,也容易出錯。

例如,一筆典型的股票交易可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執行,通常不必人為介入。然而,移轉股票所有權的交割,最長卻可能耗時一個星期。這是因為交易各方無法進入彼此的分類帳,以致無法自動驗證資產確為對方擁有,且可移轉。現行做法是,隨著交易紀錄跨越不同組織,以及分類帳個別進行更新,必須透過一系列中介者來擔任資產保證人。

在區塊鏈系統中,分類帳複製在許多相同的資料庫中,每個資料庫由相關一方主持並維護。當變動進入其中一個副本,其他所有副本都同步更新。因此,交易發生時,相關價值與資產的交易紀錄,也會永久進入所有分類帳中,就不需要第三方中介者驗證或移轉所有權了。如果一筆股票交易發生在區塊鏈系統中,幾秒內就能安全且可驗證地完成交割。(之前駭入比特幣交易所的事件,顯示的並非區塊鏈本身的弱點,而是連結到區塊鏈使用者的其他系統出了問題。)

區塊鏈採用的框架

如果說比特幣像初期的電子郵件,區塊鏈是否得等幾十年,才會完全發揮潛力?根據我們的看法,答案應該是有附帶條件的「是的」。我們無法精準預估這種轉型需時多少年,但可以猜測哪些類型的應用會率先受市場歡迎,而區塊鏈最終又會如何普遍被接納。

我們分析過往歷史之後發現,一項基礎技術及相關的商業應用如何演變,受到兩個層面的影響。首先是新穎性,也就是對世界來說,這項應用創新的程度如何。愈新奇,就得花愈多力氣,讓使用者理解它能解決什麼問題。第二個層面是複雜性,也就是生態系統需要協調的程度,需要多少數量和類型的相關各方一起合作,用這項技術來創造價值。例如,只有一個成員的社會網路沒有什麼用,只有等到與你有關係的許多人都已登入,這樣的社會網路才有價值。必須讓其他使用者也加入這個應用,才能為所有參與者創造價值。區塊鏈的許多應用也是如此。不只如此,隨著這些應用的規模與影響力增加,採用時就需要相當大的制度變革。

我們設計了一個框架,以這兩個層面來呈現創新,可分為四個象限(見邊欄:「基礎技術如何普及」)。每一象限代表技術發展的一個階段。確認某種區塊鏈創新屬於哪個象限,有助於高階主管了解那種創新帶來的是什麼類型的挑戰,需要什麼程度的合作與共識,還有立法與法規監管方面應作哪些努力。這份象限圖也會建議應建立哪些流程與基礎設施,以促成採用創新。經理人可用這個圖來評估任何產業的區塊鏈發展狀況,並衡量本身對區塊鏈能力的策略性投資。



單一用途
第一象限是新穎性與協調性都低的應用,創造的是更優質、成本更低、高聚焦的解決方案。電子郵件作為電話、傳真、傳統郵件的廉價替代選項,是TCP/IP單一用途的應用(雖然它的價值因使用者數目增加而提高)。比特幣也落在這個象限。草創初期,比特幣為少數使用者提供立即的價值,而他們純粹只是把它當作另一種支付方法。你可以把它視為一種複雜的電子郵件,傳送的不只是資訊,也有實際的價值。截至2016年底,估計比特幣交易價值將達920億美元。然而,與全球支付總額411兆美元相比,這不過是可忽略的零頭。但比特幣成長迅速,而且在一些領域裡變得愈來愈重要,像是即時付款、外匯和資產交易等,因為現行金融體系在這些領域裡有限制。

局部化
第二象限創新的新穎性相對較高,但只需少數一些使用者就能創造立即價值,因此推廣採用相對較容易。如果區塊鏈依循網路技術在企業界發展時採取的途徑,我們可預期區塊鏈創新會建立在單一用途的應用上,打造區域專用網路,讓多個組織透過一個分散的分類帳連結起來。

以專用區塊鏈為基礎的初步發展,許多發生在金融服務業,經常在公司組成的小型網路之內運作,因此需要的協調工作相對較少。Chain.com是眾多區塊鏈基礎設施提供者之一,納斯達克(Nasdaq)現正與它合作,提供處理與驗證金融交易的技術。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摩根大通(JP Morgan)、紐約證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富達投資(Fidelity Investment)、渣打集團(Standard Charteredv,都在測試區塊鏈技術,是否能取代紙本為基礎及人工處理的交易流程,應用在多個領域,包括貿易融資、外匯、跨境清算、證券交割等。加拿大銀行(Bank of Canada)在測試一種名為CAD-coin的數位貨幣,用於銀行之間轉帳。我們預期,為不同產業特定目的服務的專用區塊鏈,將更為普及。

替代
第三象限的應用新穎性相對低,因為是建立在既有的單一用途應用與局部的應用上,但協調需求高,因為涉及較廣泛與公用程度更高的使用。這些創新的目標,是要取代整個做生意的方式。但它們面對的採用障礙高,不僅是因為需要更多協調,也是因為希望取代的流程可能在組織或制度內已完全成熟,且已根深柢固。替代的例子之一是一些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完整成型的新貨幣體系,由簡單的比特幣支付技術發展出來。關鍵的差異在於,加密貨幣要求從事金錢交易的每一方都必須採用它,因而挑戰長期以來處理、監督這類交易的政府與機構。消費者也必須改變習慣,了解該如何執行加密貨幣新的功能能力。

麻省理工學院(MIT)近期一項實驗,顯示數位貨幣體系面對的挑戰。2014年,麻省理工學院比特幣俱樂部(MIT Bitcoin Club)提供該校4,494名大學生每人一百比特幣。有趣的是,30%的學生根本沒註冊領取這筆免費金錢,而註冊領取的學生當中有20%在少數幾星期內,就將比特幣轉換為現金。即使精通技術的人,也沒那麼容易了解如何或在哪裡使用比特幣

區塊鏈的替代應用當中,企圖心最大的當屬恆星幣(Stellar)。這個非營利組織的目標,是提供平價的金融服務,包括銀行業務、微型支付、匯款,給從未使用過這些服務的人。恆星幣提供自家的虛擬貨幣流明(lumen),也允許使用者在它的系統中保有一些類別的資產,包括其他貨幣、電話通話時間、資料信用額度(data credit)。恆星幣初期鎖定非洲,尤其是非洲最大的經濟體奈及利亞(Nigeria)。現在,目標族群的採用率相當高,證實它的成本效益。但未來仍高度不確定,因為協調生態系統的挑戰相當艱巨。雖然從草根接受度可看出恆星幣的可行性,但若要成為一項銀行標準,仍需影響政府政策,並說服中央銀行與大型組織採用。這可能得有賴於各方共同努力許多年。

一些公司已使用區塊鏈,來追蹤一些品項在整個複雜供應鏈中的情況。

轉型
最後一個象限是完全新穎的應用,如果成功,可望改變經濟、社會與政治制度的本質。它們涉及協調許多行動者的活動,並在標準與流程上取得制度性協議。採用它們需要重大的社會、法律、政治變革。

「智慧合約」可能是目前最具轉型力量的區塊鏈應用。議定的條件滿足時,系統會自動支付,並移轉貨幣或其他資產。例如,智慧合約會在貨品運送完成後,立刻把貨款支付給供應商。公司可透過區塊鏈發出訊號,顯示特定貨品已收到,或是該貨品有全球定位功能,可自動登入位置更新,從而啟動支付。我們已看到這類自動執行合約的一些初期實驗,分別在創投募資、銀行業務、數位權利管理等領域。

箇中的意涵相當令人期待。公司是建立在合約上,從成立公司、買賣關係到勞資關係都是如此。如果合約自動化,傳統的公司結構、流程、甚至是律師和會計師等中間人,又會如何?經理人呢?他們的角色會徹底改變。不過,別興奮得太早,別忘了,普遍採用智慧合約可能還得等好幾十年。舉例來說,沒有制度面的支持,它們無法發揮作用。智慧合約如何設計、驗證、推動、實施,需要極高的協調與清晰度。我們相信,承擔這些艱巨任務的機構,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演變出來。而技術面的挑戰,尤其是安全性,也非常棘手。

區塊鏈投資方向指南

高階主管應該如何從自己公司的角度來思考區塊鏈?我們的框架可協助公司找出適合的機會。

對大多數公司來說,最簡單的起點就是單一用途的應用,因為並不新穎,也不涉及與第三方協調,所以風險最低。其中一項策略,就是增加比特幣作為支付機制之一。比特幣的基礎設施與市場都已發展良好,加上採用虛擬貨幣可強制在許多不同功能性部門中建立區塊鏈能力,像是資訊科技、財務、會計、銷售、行銷等部門。另一個低風險的做法,就是在內部使用區塊鏈作為資料庫,裡面的應用包括管理實體與數位資產、記錄內部交易、驗證身分等。尤其是對苦於協調多個內部資料庫的公司來說,這更是有用的解決方案。測試單一用途的應用,可協助組織培養更先進應用所需的技能。不論是新創公司或亞馬遜與微軟(Microsoft)等大型平台,都開始提供雲端區塊鏈服務,因此這類實驗變得愈來愈容易。

對企業來說,順理成章的下一步是局部應用。現在,我們看到許多對專用區塊鏈網路的投資,而相關專案似乎短期就可獲得實質效果。例如,金融服務公司就發現,它們與少數信任的交易對象之間設置專用區塊鏈網路,可大幅降低交易成本。

組織也可使用局部應用,來解決跨境交易的特定問題。例如,一些公司已使用區塊鏈來追蹤一些品項在整個複雜供應鏈中的情況。現在的鑽石產業就是這樣,從礦場到消費者的整個過程當中,鑽石都受到追蹤。這類實驗使用的技術,現在已經很容易取得了。

開發替代應用需要仔細規畫,因為可能很難排除既有的解決方案。方法之一,是聚焦在不需要終端使用者改變太多行為、但可作為昂貴或不理想解決方案的替代選項。替代應用若要受到歡迎,必須提供足可匹敵傳統解決方案的功能,同時方便生態系統接納與採用。例如,第一資料(First Data)進入以區塊鏈為基礎的禮物卡(gift card)領域,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替代應用。發行禮物卡給消費者的零售商,可大幅降低每筆交易的成本,而且利用區塊鏈去追蹤帳戶的貨幣流動,不依賴外部的支付處理者,可提升安全性。這些新的禮物卡甚至可經由共通分類帳,讓帳戶餘額與交易能力在商家之間移轉。

轉型應用目前仍遙遙無期。不過,現在評估它們的可能性,並投資開發相關技術,應該是合理的。最強大的轉型應用,是連結到新的商業模式,而新模式創造與獲取價值的邏輯,都與既有方式有別。這類商業模式不易採行,但可為公司開創未來的成長。

思考一下律師事務所該如何改變,讓智慧合約行得通。它們需要培養軟體與區塊鏈程式設計的新專業,或許還得重新考量按時計費的模式,例如,對合約收取交易費或主辦費,就是兩種可能的做法。無論採取什麼方向,高階主管必須確定,在進行任何轉換前,已先了解並測試那個商業模式。

轉型的情況最後才會發生,但也能創造龐大的價值。它們可能在兩個領域發揮深遠的影響:大規模公共識別系統,像是護照查驗功能;演算法推動的決策,用在洗錢防制,以及涉及多方的複雜金融交易。我們預期,廣泛採行這些應用並達到關鍵多數使用者,至少還要十年,甚至更久。

轉型應用也會創造新的平台層級業者,來協調並治理新的生態系統。它們將是下一代的Google 與臉書(Facebook)。實現這樣的機會需要耐心。

轉型應用也會創造新的平台層級業者,來協調並治理新的生態系統。它們將是下一代的Google與臉書(Facebook)。實現這樣的機會需要耐心。雖然現在開始大手筆投資為時過早,但為此打好必要的基礎,包括工具與標準,仍然是值得的。

從小轉型開始

TCP/IP不但提供良好範例來說明如何推動採用區塊鏈,也大致為它舖平道路。TCP/IP現已無所不在,而區塊鏈應用建立在這些數位資料、通訊、運算結構之上,使得實驗成本降低,也讓新的使用案例迅速出現。

援用我們的框架,高階主管可找出該從何處著手,建立組織現在的區塊鏈能力。他們應確認員工都具備區塊鏈相關知識,並開發前述四個象限裡自家公司特定的應用,同時投資區塊鏈的基礎設施。

然而,要達到像TCP/IP一樣的接受程度,會牽涉到漫長的時間、採用的障礙與複雜情況,因此,高階主管進行區塊鏈實驗時,應仔細思考涉及的風險。顯然,一開始從小處著手是個好方式,可藉以培養思考格局更遠大的關鍵技術。不過,投資程度應該取決於公司與產業的環境條件。目前,金融服務公司已經明確朝著採用區塊鏈的方向發展,而製造業還沒開始。

無論產業的環境條件如何,區塊鏈很可能會影響你的企業,關鍵問題在於從何時開始影響。

(李明譯自“The Truth about Blockchain,” HBR, January-February 2017)




馬可.顏西提 Marco Iansiti

哈佛商學院企管講座教授。


卡林.拉哈尼 Karim R. Lakhani

哈佛商學院企管教授,也是哈佛計量社會科學研究所群眾創新實驗室(Crowd Innovation Laboratory at Harvard Institute for Quantitative Social Science)主任調查員。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

你可能還會想看